华盛顿, DC.

23 5 月, 2024 8:22 上午

20230310 16784695496147
亚洲很想聊主持人戴忠仁(左至右)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巴黎大学教授张伦。

习近平无悬念连任国家主席,巴黎大学教授张伦在自由亚洲电台“亚洲很想聊”节目中,呼吁以“文明崛起”取代“民族主义崛起”,中国的改良没有彻底解决体制的本质问题,需要革命性的改革终结历史的轮迴。民运人士王军涛则指出,白纸运动使得新一代年轻人登上政治舞台,具有重要意涵。

习近平近日在两会罕见点名华盛顿,指出中国这五年发展的外部环境急剧变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实施了全方位的遏制、围堵、打压,给中国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巴黎大学教授张伦9日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上分析习近平是政治考量,中美双方紧张趋势升高,中共官方最近把许多事“挑白了说”,上了一个声调的台阶。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则认为,习近平找美国作为他施政失败,造成经济下滑、失民心的垫背、代罪羔羊。

 

张伦提到,他在习近平初上台不久的2013年下半年就写了文章,判断习往“新毛主义的执政理念”方向走去,是大反动、大倒退。

张伦主张中国在全球地位的设想,应以“文明崛起”,而非“民族主义崛起”。他提到,习近平提倡所谓民族主义式的崛起,有太强的十九世纪色彩,好似“你的崛起,是以他人受压迫为代价”。

张伦说:“不只停留在批评,民族主义式崛起的取向,希望以文明崛起,中国人的努力方向,以现代自由民主法治为核心,现代性为核心,记取自己文化好的东西,台湾是好例证。”

习治中国大反动,需“革命性改革”终结历史轮迴

巴黎大学教授张伦。(RFA)

张伦另提出冀望中国出现“革命性的改革”,从八九六四“天安门运动”,到去年终结清零政策的“白纸运动”,张伦指出,六四时王丹等学生领袖提出的七大诉求,三十年没有解决、仍是今天中国不能逾越的基本问题。

张伦举例:“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要求民间可以办报这些问题,中国不解决司法公正,中国民族能真走向未来文明崛起吗?这些问题不解决,中国变革动力不可能消失。年轻人、学生一定会在特殊情境下会有基本需求,白纸运动就出来。”

张伦说,过去三十年以经济代替政治,抗争的主题是罢工、房子被拆迁、要求偿还工资等,带有政治议题的社会运动,重新回到中共舞台,“不自由毋宁死”、“要习近平下台”这种直接的诉求,不是一时形成的风潮,未来会以不同方式重新展现。

张伦提到,文革时代,毛泽东的政策,跟百姓吃好吃坏有关。到了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政治和经济系统可分化开来。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政策调整,老百姓只要吃喝玩乐、不碰政治就好,年轻人可以留学、旅游,是过去没有的。人会理性思考,趋吉避凶,但这三年疫情,国家清零政策,唤醒人民认识到,权力对生活产生直接压迫,人民权利被剥夺,两者又连在一起。

张伦说:“人民觉醒了,享受的自由是虚假的,权力会影响你的生活,你玩游戏没有自由,上厕所要排队,连洗澡都不行。这觉醒意义冲击很深刻,种子已在发芽,衔接三十年前天安门基本诉求,参加的学生会带着记忆和创伤,为中国将来准备新一批行动者。”

王军涛认为,革命的动力,往往起于社会边缘者的造反,假使王朝菁英是团结的,改革不了,当王朝菁英不满了,底层农民起义,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会引发大规模政治风潮,给上层、中层菁英机会,否则菁英想造反也不敢。看秦国灭国之战,那些陈胜、吴广等揭竿起义之后,张良之辈才出来。中国假如有一场变革,一定是要有边缘事件,如公共卫生事件等,造反不一定是底层农民,也可能来自城市中产阶层,这是白纸革命的意义。

王军涛认为,白纸革命具有“青年登台”的意义,他提到当年他比“粉红”还“紫红”,相信毛泽东、共产党,是真诚的相信。不像现在中国青年“三心二意”、比较自私。

习治中国大反动,需“革命性改革”终结历史轮迴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RFA)

提起白纸运动,王军涛说:“一旦觉醒,出现怀疑,那种刻骨铭心刺激你走极端,六四老运动员还说,你们别走太远。白纸运动有些人被共产党抓起来,职业革命家都在监狱培养,白纸运动新一代年轻人登台政治事件,即在感情上忘不了,经历刻骨铭心,他们的领袖会在这个事件中培养出来。”

旅居法国的张伦提到,中国清零政策很多荒诞、不人道的影像传送全世界,令法国人觉得不可思议,认为你们中国人怎能接受这些对待?白纸运动出来后,法国有些名嘴评论说:中国人了不起!

张伦认为:“海外华人与有荣焉,原来中国人不是奴隶圈、养猪圈,中国人和许多人一样,有自己尊严权利要捍卫,逼急了也会走上街。中国人也是有脾气的,向全世界传达非常重要的讯息,纠正西方人认为中国人绥靖文化、儒家传统信仰,遵守权威不会反抗等。这三十年很多人忘了八九的事,这运动在这意义上是很重要的。”

张伦强调,要明白现实世界没有天堂,理想总是相对状态。追求完美理想的中国共产主义,反而跟社会现实紧张,跟人性冲撞,会带来悲剧。现代生活是创造一个自由的制度,可以讨论、批评,像台湾的状况,你可以批评美国,但永远要记得这社会允许你可说话,你站在华盛顿,可以骂总统,你到北京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可以吗?要能表达才能揭示问题本质,不断调整,有利社会进步。

张伦说:“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你是跑不掉的,来了就得有勇气迎接挑战,争的不是完美理想社会。永远有冲突、矛盾、不平衡,并不是说一定要消灭共产党,其实共产党如果能允许台湾有不同光谱,像法国也有共产党,中共能允许他信的、他讲的,我们有我们信的、讲的,就可以,不是要完美自由。提到纯而又纯的程度时,往往就是灾难。”

 

文章来源:万维读者网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