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争论美国新冠病毒解密法案是否有助于溯源调查

freedom
27china virus reax qjgh master1050

上周五(3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无异议通过了解密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相关情报的议案。美国参院之前已经通过了相关议案。人们目前正等待拜登总统将此议案签署为法律。如果这项解密法案成为法律,将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内将“任何及所有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疾病之间潜在联系的信息”解密。

那么这将对查清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产生什么影响呢?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说,情报解密后将让公众看到美国大多数情报机构在2021年得出的结论“令人震惊的劣质”。

2021年拜登总统下令美国情报界进行新冠病毒大流行溯源调查,根据同年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公布的结论,以及今年2月美国能源部的最新立场,现在美国有两家情报机构认为大流行最有可能因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意外导致,但四家情报机构和国家情报委员会至今仍未改变他们的结论,即病毒可能通过自然传播出现。

埃布赖特认为,“解密可能会显示17个(情报)机构中除了FBI和能源部外,其余的机构——作为他们分析的一部分——都没有审查过2014-2021年国家卫生院(NIH)的拨款提案、拨款进度报告以及来自生态健康联盟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信件,都没有审查过生态健康联盟和武汉病毒研究所2018年给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拨款提案和给该局的拨款信件,或在2021年底发布这些文件后更新了的分析。”

生态健康联盟是一家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是该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在过去一直将其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的部分资金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达萨克是世卫组织-中国联合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组中唯一的美国专家。

《纽约时报》说,虽然国家卫生院的官员辩称,资助武汉病毒所研究的病毒与导致新冠大流行的病毒在基因上没有相似之处,“但卫生院代理主任劳伦斯·塔巴克在最近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承认,他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其他工作不知情。”

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至今已经整3年。全世界约7百万人在大流行中丧生。但有关这次大流行起源的调查仍未有进展。

虽然大流行首发地在中国武汉,但中国政府一直阻挠对源头的调查。习近平处理武汉疫情的最早措施就是将武汉封城,同时限制中国科学家与国际社会合作。

星期六,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推特上说,“了解新冠的起源并探索所有假设仍然是一项科学义务,以帮助我们防止未来的疫情爆发。同时也是一项道德义务,是为了那些数百万死于新冠病毒的人以及那些生活在长新冠后遗症中的人。”

《病毒》一书的联合作者、麻省理工和哈佛博德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对美国之音说,虽然目前尚不能确定解密后有哪些证据将有助于大流行病毒溯源,但如果 “机密情报中有什么可以帮助我们更有信心地来评估大流行是如何开始的,考虑到过去三年中有数百万人丧生,那么将其公之于众是值得的。全世界和每个受Covid-19影响的人都有权看到不同情报机构收集的证据。”

但是,美国外交协会国际公共卫生资深研究员黄严忠认为,这项解密法案可能只会加剧已经高度政治化的大流行溯源。

“当然(国会关于解密有关Covid起源的情报的法案)为中国提供了另一个理由,中国会认为这是政治驱动的。”黄严忠在外交关系协会的一个研讨会上说。

“如果没有中国的合作,我们就无法找到大流行的真正原因。所以最终归根结底,单方面调查疫情源头不会让我们对原因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而只会让美中关系更糟,让我们的继续调查更加难以获得中国的合作。”黄严忠说。

不过,分子生物学家埃布赖特说,有些调查不需要中国的合作。

“美国有许多调查线索可供美国政府调查,特别是那些有权要求(被调查对象)强制出示文件和强制宣誓作证的调查。”埃布赖特说。

跟许多科学家认为没有中国协助溯源几乎不可能的看法不同,亚裔科学家曾昱嘉相信,在中国至少有一些人掌握着病毒来自哪里的证据。

“实际上我非常有信心有人知道这种病毒是从哪里来的。”两年前,曾昱嘉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这样说。“也许他们今天觉得告诉我们不安全,但也许再过5年、10年,或50年,最终会有人告诉我们。这是本世纪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它不可能被遗忘,不可能永远只是个谜。”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