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3:49 下午

习近平本人的著作,与有关他生平的书籍,2018年3月1日在北京的书展中展售。

已经有人把习近平发表的文章及出版的“著作”形容为“小学生习作”,简称“习作”。相信中共网监很快就会把“习作”和“小学生”一起纳入“敏感词”的。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邓小平的文集加上文选的总发行量已达8千万,而早已超越了邓小平的“习作”总印量再要比肩甚至超越《毛选》和《毛主席语录》两者相加的总印量的话,还需要等待刚刚开始出版的《习近平著作选读》的一卷接着一卷,一版接着一版的不断积累。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已经了赚取了多少稿费和版税?》中已经介绍到了仅《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一套四卷本,保守的估计也已经给习近平带来了共计5亿5千8百万的中文版版税收入。在此基础上,我们不妨把该套书十几万至几十万印量的少数民族文字版忽略不计,但十几种文字的外文版版税肯定也是为数可观。不信的话,可以参阅一下中共自己媒体透露出来的数字。

2014年10月8日,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主持《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多语种图书首发式的时任中国外文局局长杜占元现场介绍说:中国外文局与39个国家的知名出版机构合作开展《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当地语种的翻译出版。截至目前,《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出版4卷、36个语种、170多个版本,发行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翻译出版语种最多、发行量最大、覆盖面最广的大国领袖著作。

2016年2月17日,中共驻纽约总领馆网站刊登《用图书树立闪亮的中国形象 2015年中国出版业国际交流合作取得突破》一文,文中披露,基辛格出马为之打活广告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经发行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发行量突破537万册,成为2015年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图书。

2017年8月,中共官方特别在北京举行了一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国际出版成果展示会”,会场上介绍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自2014年9月出版发行以来,在国内外引起热烈反响,目前已出版21个语种,累计发行642万册,发行到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半年以后,中共人民日报即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 全球发行突破1300万册”为题报道说,截止2018月2日,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编辑,外文出版社翻译出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英文版全球发行已突破1300万册。这是记者从2日举行的古巴中国图书中心成立仪式上了解到的。

该报道文章中还详细介绍道:《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自2017年11月7日发行以来,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在全球引起热烈反响,不断刷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领导人著作海内外发行量的最高记录。该书中文繁体、法、西、德、俄、日、阿、葡等版本也在抓紧编译中。2017年11月27日,外文局同16个国家的知名出版机构签署《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国际合作翻译出版备忘录,正式启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国际合作翻译出版工作。

如上是笔者搜索到有关于《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出版数量的最新一期是中共官方披露数字。日后的这数字肯定还在不断被刷新,那么我们仅仅就每卷出版1300万计算,四卷的总发行量就是5200万。如此说来,我们上篇文章引述的公孙平的文章《从习近平的巨额稿费看腐败之源的》中介绍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中文版本每册定价80元,不考虑对领导人的优惠,仅按百分之十五计算,习近平仅凭《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一套四卷书即至少可以得到6亿2千4百万的中文版版税。而不是笔者上篇文章中粗略统计出的5亿5千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文学城网站以《“著作”总印量已达天文数字 习近平已赚了多少稿费版税?》为题转载后,网友“永远是中国人“发表评论说:习近平才不在乎那些钱呢, 天下都是他的。伟大领袖, 工资都不需要, 全身都献给了人民, 人民也都是供他驱使的, 他哪需要钱。

网友“cowboy62“ 则说他在位时是不需要花一分钱这笔巨大的稿费的,但他也要考虑传给他女儿老婆的时候可以合法传承的遗产的…..”

确实,习领袖“引领“世界的野心足以与当年希特勒相提并论,而二战期间的希特勒表面以一个简朴形象示人,没事还喜欢“哭穷”,实则他生前私藏巨额财产。在希特勒死后,他的巨额财产和收藏的大量艺术品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历史学者查找了与希特勒相关的银行存单和纳税记录,发现他在几家瑞士银行私藏了高达11亿马克的财产,大约相当于今天的36亿英镑。

“将心比心“,如今的习近平应该也是和希特勒一样,其独裁的程度和贪财的欲望肯定也是成正比的。水涨船高!

至于除了这一套四本《习近平治国理政》,习近平已经出版的其他“著作”们的出版发行数量及相应版税的数额估算,这里先继续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部分引用过的公孙平的文章《从习近平的巨额稿费看腐败之源的》中的内容。

该文章举出的习近平的《之江新语》一书的版税情况是:这本习在2003至2007年期间在浙江任职时的多篇短论辑录,当时只印5千册。习一登龙门就身价百倍,2013年重印后,至今已发行138万册,每册36元,印数稿费约是750万元。

《摆脱贫困》是习在1988年至1990年在福建宁德工作时的讲话和文章共29篇,1992年7月福建人民出版社初版,2014年该出版社再版,定价36元,发行30多万册,稿费约162万元。

《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和实践》是习在2002至2006年在浙江任职期间的报告、讲话、批示等。2006年12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初版,2013年10月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再版,定价66元,在浙江一个省就销售30万册,其他省当然也有销售,稿费至少300万元。

公孙平作者如上数字的依据都是这三本书早期的发行量。但日后的实际印量早已经远远超他所介绍的这几个数字。比如《之江新语》在2016年左右即被中共官媒发出了印数已经超400万的消息,并以“洛阳纸贵,一书难求”描述之。

另外,这本《之江新语》与习近平的另外两本“习主席早期著作” 《摆脱贫困》和《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推进浙江新发展的思考和实践》,也还都先后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对外国外发行。

如上三本书中文版的普通版至今为止已经加印了N次,同时还不断有精装版、礼品版和对港对台的繁体版,以及中国少数民族文字版面世,再加上多种外文出版发行,那么总得算下来,仅这三本书的总版税收入,应该早已经超过了亿元人民币。

不过,如上三本习近平的“早期著作”虽然先后被当时的浙江、福建和湖北等省委指定为全省干部必读书,但毕竟还没有被中央办公厅或者中宣部指定为全党必读书,所以它们的发行量还是无法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相提并论。该书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编,人民出版社出版,首版即发行1700万册。

2017年3月,《中华读书报》刊登文章《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图书出版已成规模》,披露《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版)自2016年4月与学习出版社联合出版以来,总发行量突破5000万册。”

2020年,官媒文章《沐浴真理之光 汇聚复兴伟力——党的十九大以来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纪实》一文中透露,《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再次刷新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创造的出版发行纪录。出版半年,发行量突破7300万册。

如上两书的定价都是25元,两书合计发行量即使就停止在5千万和7千3百万的数字上,版税数额即已达4亿6千多万元。

除了如上所举,公孙平的文章《从习近平的巨额稿费看腐败之源的》中还举出了习近平主编的一部分书籍,比如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科学与爱国:严复思想新探》,香港经济导报社出版《福州投资实务指南》,1992年8月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的《企业魂》等。不过这些也都属于习近平的“早期著作”而且在习近平登基之后都没有再版过,版权收入有限。,

公孙平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后,随时都被官方权威出版社出版其各种“重要讲话”的单行本,每册定价10元至12元。总加起来,也是一笔为数相当大的稿费。

另外,自从2014年12月以来,由中纪委、中央文献研究室先后编辑出版一系列《习近平关于××论述摘编》,至今己有下列各种:《习近平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论述摘编》(2013年12月1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论述摘编》(2014年4月3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2014年5月28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2015年1月12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2015年4月27日出版),《习近平关于培养“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重要论述摘编》(由总政治部组织编印,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6月3日出版发行)……。

按照这种出版趋势,今后将层出不穷,大量编印出版并大量发行,这又是毛泽东也没有干过的“新常态”。仅举一例可知,2014年4月3日《习近平关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论述摘编》一书才出版,中共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当天立即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认真组织学习该《摘编》。小学生也能懂得,这不就为该书的畅销大开了方便之门吗!

如上公孙平的文章中特别强调,该文统计出的习近平的巨额稿费仅仅是他上台一年多的时间内获得的,如果习也像毛、邓那样长期统治,他的稿费肯定远超毛、邓……。

2016年9月,中共人民网曾刊登《领导人文选发行量有多大?》一文,文中统计说:1951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在全国同时发行。到1965年末,全国累计印制《毛泽东选集》1000多万套。其间,专门出版《毛选》线装大字本,每卷一函,专供高级干部学习。

1967年1月4日,周恩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大会上代表中央宣布当年印制《毛选》8000万套的任务时,要求节约纸张,节约公文用纸,集中力量印《毛选》。于是全国扩大印制点,到年底实际完成9151万套《毛选》。

从1951年到1976年共印制属于第一版的各种版本的《毛选》约2.5亿套。《毛选》第一版在“文革”中大量印制,以致造成积压,到20世纪80年代,《毛选》在书店无人问津。但在1989年以后,大学生们在历经纷繁复杂的思潮影响后,开始寻找《毛选》阅读,呈现“寻找毛泽东热”,《毛选》又一度脱销。

1980年至1989年十年时间内出版邓小平著作26种,其中邓小平非文选部分著作为5600万册左右,《邓小平文选》为4408万册。另据人民出版社的人民出版网报道,《邓小平文选》发行数为6000万册。

1990年后至2006年十七年时间,若按邓小平著作平均出版发行数计算,邓小平新版文选与其他著作总出版数不低于8000万册。

如此说来,习近平陆续出版的各类“著作”的总印量,早已经把邓小平甩出了好几条街。至于毛泽东的出版物,因为除了《毛选》,还有数亿印量的《毛主席语录》以及《毛泽东诗词》等,所以习近平要与毛泽东比肩,甚至超越毛泽东的话,还要等日前刚刚开始出版的《习近平著作选读》的一卷接一卷,一版再一版的不断累积。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开篇即提到的《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一卷、第二卷的同时出版发行,是为了把它们当成全党正在开展的“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必读教材。。

请注意,这个“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将是一场长期、持久的教育运动,中共当局专门为该运动成立以蔡奇为首,李干杰为常务副组长的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有正式编制的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刚刚升任中组部主持常务工作的副部长黄建发兼任。

毫无疑问,随着习近平在位时间的长长久久,《习近平著作选读》在出版了第一和第二卷之后,还会再有第三、第四直至第N卷。其日后的发行量将会达到怎样一个天文数字,我们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详细分析。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