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1:05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最近一段时间心情格外沉重,先是胡石根长老于3月23日出狱后三日音信全无,令人万分焦虑,直到26日他回到北京四壁空空的家。先后二次近24年的铁窗生涯极大的伤害了他的健康,看着发来的照片,长老体弱衰老,饱经沧桑,不禁悲怆。
7号突然网传丁家喜许志永律师将于4月10日宣判。众所周知从2019年12月下旬厦门大抓捕以来,丁家喜许志永先后于2019年12月26日及2020年月15日被捕入狱,迄今超期羁押三年多。十号的判决,丁家喜律师被判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许志永律师被判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举世震惊如此重判,说明习共丧心病狂、疯狂到什么程度,他们虚弱到几个律师的聚餐都能吓到不能承受、如临大敌得草木皆兵。
这几年持续关注丁家喜和许志永律师,他们都是我在中国大陆认识的朋友。当他们被捕的消息传来时我已经到了美国,感到格外心痛。许志永先生还曾是我兰州大学的校友,但是相比较我和丁家喜来往的更多。原本对中共“按需判刑”不惊奇,心想他们至多被判7、8年,十年以内,未曾想到都是十年以上的重刑,中共的残暴邪恶再次超过了想象。
连日来脑海里都是他们的各种信息,往日如影浮现历历在目,不由想起点点滴滴的往事。
‘丁家喜’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感觉特殊。在北京民主圈里忙绿的时候,常常听到朋友们提起这个名字,说到他的智慧、能力超群,以及从理科生改行考取文科生都望而生畏的“律考”一次而过,从飞机工程师转型到成功律师的传奇,心想这也是个超凡人物。
在他出狱不久(2013.4.17-2016i.10.16丁家喜第一次入狱,被判三年半),大约在2017年秋冬北京的一次聚餐中见到了丁家喜。和想象的超凡不同,丁家喜个子不高,瘦小、甚至赢弱的样子,一看就是南方人,但他的眼睛特别有神,说话不紧不慢条理很清晰,坚定理性不过激、不冲动,待人温和,口碑很好,和圈子里的许多同道相比,可能是曾作为律师的原因他成熟的多,组织能力很强,对中国社会也比较了解。
习近平统治是中国社会全面收紧、复辟倒退的时代,我们亲历了愈来愈紧的收缩过程,眼睁睁的目睹昔日朋友入狱判刑、甚至家破人亡。周世锋、胡石根、戈平、江天勇、孙大午、许志永、丁家喜 …..,一个个意气风发智勇双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习共黑暗的大牢里遭受酷刑、备受折磨,出来后满目苍夷,甚至遽然而去,着实令人心痛不已。
家喜在北京海淀有自己的房子,但是由于国宝长期监视他,甚至在他家的楼下有国宝的车停在院子里。他为了便于工作,也为了不给来往的同道带来影响有时就索性不在家里住,以致居无定所。尤其是在六四、二会、国庆等这些敏感的日子,对他们的看守会更加强化。
大约在2017-2018年家喜有几次曾短暂借住我家,我们离得很近。我从通州搬到海淀西山大院就是为了躲开人多眼杂、更好的与民主圈来往及提供方便、送饭等。通常怕手机定位我们会先电报联系,让他到景区阳台山门口车停场或地铁站、手机处理好后我再去接他,常用这种方法与各位同道联系。
由于家喜来家短住于是我们就有机会深聊。家喜有着深深的家国情怀,以及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他关注公民权利、社会平等、相信中国一定能实现民主化。我对他们的教育平权、公民权利主张非常赞同。家喜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的坚定支持者,我们在此问题上有不同,我建议他应该兼有,中国共产党实在是太邪恶、太残暴了,和理非没有错,但是对中共这未必适用,不能作唯一的选项,跟他开玩笑说,对此不能唯一而是“唯二”。我给他讲了1958年藏区起义后在“平叛”名义下对藏人的种族灭绝情况,当时我正在做一些这方面的口述历史,家里有一些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他看了也很震惊,说民族问题很重要,但是往往因为没有渠道和了解真相而大众关注不够。
西山院子的宗旨就是考虑到提供活动场地,计划开一个家庭教会或查经,布置多功能,往来的人多,也经常有人来住。一个同道的亲戚大姐替我打理,一切格外放心。大约在2018年夏天院子里举行了一个三十多人的大型party,家喜和张宝成一起来了,人多没顾上说话他们匆忙走了。但是当时就有传言说丁律很危险,要格外小心,有人找事他。
大约初夏的时候家喜突然又来了,说他那里情况危急想在这里呆几天。我因为忙很快就出差外地去了,二十多天后回来,看到家喜和大姐处的很好,姐夫是个退休技术员,对中国的腐败感受至深,他们有共同语言。
不久一天家喜一大早出去,留话说晚上可能回来。在吃午饭时我突然感到莫名不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念头,就问大姐最近家里有陌生人来、敲门或是警察来查户口吗?大姐说正想告诉我前几天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有几个穿便衣的人来敲门,非要进来看看,大姐说“家里只有我们老两口,主人不在家”,他们非要进来拦不住,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就走了。”他们说什么了吗“我问,姐夫是个特别细致的人,观察力很强。他说那几个人虽然穿着便衣但很可能是警察,神态作风表情上看得出来,他说送他们出大门时“我特别留意听他们说道”不对啊,就在这里怎么会没有找到呢,不会错,,,他们可能是找丁律的’,原来他们来的那天恰巧丁律不在家里住。’糟糕,被发现了‘,我心里暗想。
马上联系直奔东直门,我拿着大姐收拾好的家喜小包匆忙开车到约定好的地点,见到家喜,他身着黑色运动装、脚穿旅游鞋、满脸疲倦。我给他说了情况经过,请他赶紧换地方。我怕盯梢暴露,匆忙与他说几句话就走了。当时还想着过一段时间看能否再聚,未曾想我很快被警方“收网”,漏夜逃离中国,就此一别,迄今。
现在丁家喜被判12年,3年剥夺政治权利。东直门一别犹如昨日,模糊又清晰,历历在目。
作为一名送饭党,本人曾有幸接触过很多英豪,他们都有着鲜活的思想和个人风格,丁家喜律师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是他的坚守付出、他对这个民族和国家的深深责任、也是他高贵的灵魂、无私的情怀感人至深。和许多人一样我曾问过他,他的夫人孩子都在美国,生活安逸,而他也曾去了美国探亲,他已经做过一次牢完全可以不用再回来,在美国也可以从事民主运动。他答曰,他的价值在中国,这是他的母国,中国更需要他。这话深深的感动了我,他舍弃小家为了大家,冒着风险甘受困苦,这是何等的精神情怀、这是何等的勇敢坚韧!
丁家喜律师是个闪烁牺牲精神的谦谦君子和勇敢的巨人,面对习近平这样恶劣的统治环境像松树一样站立,一样向死而生!
家喜的夫人罗胜春女士,不用说我们成为了朋友。他们夫妇有很多相似之处,信念能力、坚韧智慧、有勇有谋、大爱无私。特别是胜春,一个人带二个孩子在美国生活,面对家喜坐牢、家喜归国从事民主运动,我没有听到她对此有过抱怨,看到她默默践行着她对丈夫的爱、对朋友们和社会的大爱,令人肃然起敬。目睹胜春女士为营救丁家喜、许志永以及其他良心犯所做的奔走呼吁和努力付出,特别的感动和感激。
他们的精神也是对我继续前行、为推动中国民主不懈努力的鼓舞和鞭策。在此用丁家喜律师第一次庭审的最后陈述表达我的心志:“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
最后,请让我发自内心的大喊
致敬丁家喜
致敬罗生春
为他们的勇气和大爱,
为这样优秀的中国夫妇,
为拥有这样杰出的朋友而自豪
那美好的仗他们打过了
神佑义人
愿上帝的慈悲与他们夫妇同在,保守他们,直到永远
王安娜
 2023年4月12日于美国华盛顿DC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