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7:45 上午

台湾著名雕塑家朱铭先生不久前去世,在我看来,他是台湾当代最伟大的艺术家。我对艺术是外行,但从小喜欢,我有自己的偏好,不敢说一定对,但一定属于自己。

朱铭的雕塑作品给人一种厚重坚实的感觉,有一点具象,也有一点抽象,在虚实之间呈现人间本色。他的作品有一点土气,又有一点现代感,有一点童真,又有一点世故,他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

前不久,有朋友推荐著名画家吴冠中作品的一个视频,这是我看过最完整的吴先生的作品合集。吴冠中是大陆当代最伟大的画家,与他并肩而立的,只有同样留学法国﹑受印象派影响最深的林风眠。可惜比起吴冠中,林风眠的作品比较少,林风眠文革中被迫将自己的很多作品泡成纸浆,从自家厕所里冲走。

吴冠中是中国式的印象派,他用心捕捉寻常巷陌中的美,有时线条极之简洁,有时又敢于繁富喧哗。他也有一种童真之眼去看世界,看到人间清喜,也看到平凡朴素的美。一个平静的﹑干净的﹑简单的世界,却充满生机。

我建议年轻人少看甚至不看中国的山水画,那种千篇一律的「宏大叙事」,内涵空洞,甚至张大千的「泼墨」山水,也从来没有打动过我,大是够大了,但内在贫乏。

从朱铭想到吴冠中,是因为最近有朋友回香港,说他感觉很多旧日朋友都变了,一些人不想见人,有人见面也情绪低落,他甚至感觉有部份香港人可能不知不觉处于精神抑郁之中。

这种情况说意外也不意外,近年来我也下意识对香港时事感觉疏离。每天耳闻目睹都是坏消息,政府越来越野蛮,奴才越来越无耻,每日要看一些人丑恶的嘴脸,听他们胡说八道,唯一结果只是惹自己生气和沮丧。

我根本不知道今日香港的立法会在干什么,也不知道李家超政府在施什么政,总之一伙牛鬼蛇神,每日昧着良心争蝇头小利而已。我远在北国尚且如此,每日生活在香港的同胞,要记挂失去自由的手足,旁听主控官和法官胡言乱语,又要忍受自己身边的生活环境一点点恶化,那种心情,当然只会日益阴暗下去。

一个人面对残酷的现实,无以排解悲愤的内心,又看不到前景,对生活失去热情,时间长了,很难避免自暴自弃﹑无以自处的陷阱。于是我有时会想,如果今日我尚在香港,我要如何安顿自己的灵魂。

我一定要固守自己的信念,要相信时代一定是向好﹑向进步﹑向更人性化的方向发展,不会向丑恶﹑卑劣﹑倒退的方向去发展。在某一个时段某一些地区,社会发展可能会曲折倒退,可能暗黑势力会一时得逞,但总体趋势一定是向好的。

固守信念,便是顺境时如此,逆境时也要如此,人多势众时如此,寂寞苦闷时也如此,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人生最基本的信念,便是向真向善向美,所有的政治理想﹑社会建设﹑人文关怀,只要从真善美出发,就是最符合人性,就是持身自守永恒的真理。

中共无恶不作,残民以逞,如果中共可以永久,那就没有天理人道了。我们深层的信念是真善美,反映到现实中,就是不相信中共这种集古今中外恶之大成的政权,可以「万岁」,可以传之久远。

今日善恶颠倒,政府疯狂,那不是中共强大的表现,恰恰是中共走到末路的最后挣扎。社会动荡不是前景堪虞,是中原板荡﹑善恶最后交锋的时刻临近的表现。

要守信念,才能有定力,要有定力,才能生意志,要生意志,才可渡劫波。中国局势一定会更坏,香港处境也一定会更糟,我们对此要有充份的思想准备。文前谈朱铭吴冠中,正因为人要无时无刻涵养自己的身心,要有源头活水,永远灌溉内在的丰饶水土,在那里长出人格的参天大树,才能覆盖养护旺盛的生机。

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人要站直自己,才不被环境打倒。要站直自己,就要有内在的力量,这种内在的力量不是别人给你的,是你每日每时涵养自己的身心得来的。我们站直了,便能鄙视那些卑污的灵魂,便有更强的韧性﹑更不屈的意志,去面对即将来临的大崩溃大动荡大变局。世道会更坏下去,坏到极致,否极泰来,那就是我们期待的未来。

—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