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41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中国政治环境持续恶化及中共的防疫措施等重创了中国外贸出口。图为2022年5月9日江苏省连云港堆放的集装箱。(STR / AFP)

王赫评论文章:5月9日,中共海关总署发布数据:今年1-4月,中国进出口总值13.32万亿元,同比增长5.8%(以美元计,则下降1.9%)。但是,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出口额(4.06万亿元),却下降8.2%,仅占外贸总值的30.5%;其中,出口2.2万亿元,下降6.9%;进口1.86万亿元,下降9.8%。

这表明外企中国外贸和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下降得很厉害。大家知道,毛时代搞计划经济,国营公司垄断对外贸易。1978年“改革开放”后,外企进入中国,外贸开始多元化,对中国外贸和经济贡献巨大。1991年,外企进出口额在中国进出口总额中的占比已经达到 21.34%;1998年,外企进出口值占比超过国有企业,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最主要力量,推动中国迅速成为“世界工厂”。

不过,2012年之后,外企的进出口占比开始下降,由2013年的 46.1%下降至 2018年的42.6%。然而,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和2019年底爆发的疫情,大大强化了下降趋势(见下表)。(与此同时,从进出口规模看,民营企业2019年成为中国第一大外贸主体,2021年占比上升到48.6%,2022年进一步提升为50.9%。)

2019-2023外企货物进出口数据

资料来源:中共海关总署

为什么这些年外企在中国外贸的占比持续下降呢?一个因素是外企“去出口化”、外商投资“去工业化”。就前者而言,2006年,企业出口商品销售额达到5,638亿美元,是其在中国国内销售额的7倍;2020年,外企的国内销售则高达1.45万亿美元,比出口金额高55%。就后者而言,2005年,外商对华直接投资额中,服务业仅占24.7%,2020年已升至77.7%。

外企“去出口化”、外商投资“去工业化”可以较好解释外企在中国外贸的占比持续下降;可是,这个持续下降可以是和缓的,为什么2018年以来下降幅度急剧扩大呢?

这就要在经济因素之外,从中国政治和国际政治上找原因了。本文以为,关键在于中共向左转所导致的国内政策僵化和国际关系紧张,推动全球供应链重组、国际贸易格局大改写,催促外企挥别中国。

择要而言。第一,中共的全球野心,引起美国反制,2018年川普政府跟中共打贸易战,中国国际经济环境逆转。第二,中共三年极端化的“动态清零”政策,尤其是上海封城,动摇中国经济大盘;而一夜之间又突然放弃“动态清零”,隐瞒空前的死亡人数,让国际社会更觉得中共不可理喻。第三,围绕“二十大”习近平三连任,中国政治环境大为恶化,中共走向让海内外绝望;以及中共对俄乌战争的立场、发动对台战争的可能等等因素,都迫使外企撤离中国,也逼得国内资金、企业大规模外流。

事实上,2018年来外企在中国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外贸占比下降只是表现之一。从下表中可以看到,外企在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中的占比,也在不断缩小。这些年的“国进”,不仅打击民企,也在打击外企。

2018-2023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

资料来源:中共国家统计局

今年中共“拼经济”,大喊“稳外资外贸”,而其实际做法却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从审查搜查外企、抓外企高管到修订《反间谍法》扩大适用范围、严控经济与金融信息对外发布等等,不一而足)。中共难道一点都没意识到吗?当然也有所认识。但,仍然这么干,这说明它几乎丧失了自我调整能力了,而这正是其走向末路的表征。

来源:大纪元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