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6 月, 2024 10:50 上午

资料照:浙江省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的两名工人在墙上漆一面中共党旗。VOA

最近几年,随着中共的危机加深,各种为中共搅浑水的说法越来越多。其中,最邪恶的一种说法是:中共是掌了权的中国人,中国人是没掌权的中共!这种说法的要害在于,将中共的邪恶与中国人的劣根性混为一谈,它所产生的恶劣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和危害性:

1、它混淆了”中共”这个政治概念与”中国人”这个民族概念的区别。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是现代政党,因而它是一个政治概念;而”中国人”则是一个具有历史文化内涵的民族概念,”中国人”的母本是”中国”,”中国”最早见于《礼记•中庸》:”洋溢乎中国”,《汉书》:”统天下,理中国”等记载。因之,”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历史概念,”中国人”就是包含着这个历史内涵的民族概念。显然,”中共”与”中国人”之间在逻辑上是不能划等号的,说”中共是掌了权的中国人,中国人是没有掌权的中共”,是张冠李戴的生拉胡扯。

2、它颠倒了制度与人性的因果关系。制度与人性的关系最容易搞混,它们之间具有确定的因果链,有什么样的制度,就会培育出什么样的人性。因为人是社会环境的产物,这个”环境”主要是以各种制度为基本骨架,传统文化只是附着其上的藤蔓,而自然环境对人性的影响远远小于社会环境。说到底,人性是制度的”烙印”,当下中国人的人性,是当下社会制度塑造的,而中国人的民族性,则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大约400多个王朝的各种制度的教化,经过漫长岁月的沉淀和累积叠加而成的。因此,中国人的劣根性,则是历史上的各朝恶制和当下暴政合力型塑的产物。制度是因,人性是果,而不能倒果为因,不能说”有什么样的民族就有什么样的制度”,更不能胡诌”是中国人造就了中国共产党”!

3、它抹杀了不同周期的转型目标的差别。华夏之变,面临着多重维度的转型目标:改变制度(推翻中共),是短周期目标;改造人性(民族性批判),则是长周期目标。因此,将两种周期的转型目标混为一谈,把民族劣根性与中共制度之恶搅拌在一起,不仅增加了中共存续的历史合理性和依据,而且大大冲淡了推翻中共的重要性和急迫性。

4、它掩盖了中共”暗渡陈仓”的战略企图。所谓”暗渡陈仓”,是指中共企图以捆绑民众为掩护,混进民众中隐身潜藏,将自己和民众混合成一个整体,从而将民众作为中共护身的战略盾牌,实现其躲避清算的逃生目的。滑稽可笑的是,中共的本性是反人民的,但人民却成了中共的护身符。中共一直强调”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人民的选择”,而实际上这是中共的弥天大谎。在1949年,从召开政协会议、中央政府成立、到政务院召开的各次会议,中共建政的全部过程,没有一个环节有民众参与,没有一个代表是由民众投票选举产生的,民众完全被隔离在政治事务之外,连傍观者都不是。因此,中共说”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就是强奸犯的一种无耻逻辑!

由此可见,将”中共”和”中国人”作捆绑,是一剂蛊惑人心的迷魂汤。现在中共最希望人们把它和”中国人”绑在一起,和”中国人民”绑在一起,和”中华民族”绑在一起,因为这种捆绑不仅给了中共存续下去的历史合法性,而且给灭共事业制造了一个无法克服的荒诞矛盾一一剿灭中共的同时,是否也要连带铲除中国人?

2023.5.13

(文章代表作者的观点和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