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波旁斯基

谁说地产商撑不下去,就能随便大甩卖的?

2008年的时候,因为房价下跌得太厉害,特区深圳也闹出过一场不大不小的“断供风波”。

当时只要一算账就能发现,房子价值不断缩水,断供赔了首付之后再买房,比继续还贷要划算。

当有人选择摆烂,把房子扔给银行的时候,一场“万人住房团购行动”在深圳炒得火热,首次把“团购”的概念带入到了房地产。

这场运动的发起人是个叫邹涛的人,号称要携万人之势和深圳开发商谈判,帮大伙儿把房子的价格给砍下来。

当时特区内的房子,每平方米单价在2.6万元左右,邹涛上来就喊了个“关内八千,关外六千”的目标价出来。

image

为了能跟开发商在谈判桌上掰手腕,据说邹涛专门请来了克林顿的谈判顾问,来给团购行动当指导。

请他们美国顾问来砍咱们地产商的价,这招是想“师夷长技以制谁”啊?

因为低到离谱的价格,仅一个月,就有1万多深圳市民报名参团。

队伍兵强马壮,也有底气喊出了“团结力量大,联合去砍价”的口号出来。

当时有人跑去问潘石屹怎么看,潘老板对这种团购买房很不待见,他说购房就像谈恋爱,是件很私人的事。

你见过把两万人放一起谈恋爱的吗?

很快,邹涛的这场“万人团房”就被外界质疑炒作和营销,或者干脆觉得他本身就是地产商的托儿。

当时有人认为,深圳的地产商眼看着已经快撑不住,就要大甩卖了,此时突然冒出来一个万人购房团。

把价格给撑住了,把底牌都亮完了。

你还敢说你不是对面派过来的救兵?

因此,以打折为名的“万人购房团”,此时反而起到了托市工具的作用。

这个观点不无道理,但忽略了一个大前提:

谁跟你说过地产商撑不下去,就能随便大甩卖的?

去年的时候,“金九银十”还没过去,贵州就拿出了一份“团购买房”政策,手把手指导优惠买房。

在此之前,买房搞团购都是一些城市各自为战,从省级层面出台政策,贵州创下了全国首例。

image

当时有统计数据显示,贵州全省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跌了近四分之一。

省会贵阳“以价换量”的促销活动,停都不敢停下来,仍止不住房价连续多月环比下跌的颓势。

按照规定,商品房备案价有严格限制,谁要是打折太随便,轻则喝茶约谈,重则暂停网签。

知道你很急,但你先不要急。

所以开发商只能朝着零首付、送车位、送物业费这些下功夫,搞一些“小麦换房”的噱头遮遮掩掩。

但在这份团购买房政策里,明确提到了:“商品房团购价”不计入商品房备案价格跌幅比例。

也就是说团购可以优惠打折,但并不算违背“楼市限跌令”。

可以让利,但要换个说法;可以促销,但别搞得锣鼓喧天;可以打折,但不认为房价跌了。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说,今年已有近20城支持团购买房,部分城市的房价折扣,可以突破备案价跌幅限制了。

你搞打折促销,以价换量;我安抚市场情绪,欣欣向荣。

大家一个市场,各自表述。

降价不叫降价,叫团购,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卖楼。照这么看,百亿补贴、帮忙砍一刀,还会远吗?

唯一的问题是,一条可以绕过的防线,究竟还是不是防线?

当初又是为何费尽心机挖出这道防线?

贵州的团购买房政策里特别提到:鼓励机关、企事业单位职工开展商品房团购。

2021年时,当地的土地财政依赖度,处于40%至50%的区间。而公职人员的薪资又仰赖财政体系支撑。

这么一来,颇有一种“工人集资保护工厂”、“出钱给自己发工资”的画面。

当然这不是贵州一地的特点,在很多城市推出的团购买房政策里,事业单位都是关照的重点。

吉林长春就明确提出,支持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乃至社会群体,去跟开发商接洽,组织商品房批量购买活动。

青岛去年还专门针对“师医公”等群体搞了个“手拉手”爱心购房团购活动,打出的口号是:

回馈疫情期间默默付出的“逆行者”。

原来对人最大的回馈,是邀请他们集体加杠杆。

这些团购买房政策非常清楚,当下的地产市场,哪部分群体最具有购买实力,哪些人能起到示范带头作用。

当然,有合适的购房优惠是好事一件,但如果团购的是期房,很多时候还是多留一个心眼。

比如,在“烂尾楼之都”南阳,“房管中心的团购房都烂尾了”,是很多本地人都会拿来自嘲的话。

image

在西安,中石油这种老牌央企,下属子公司团购买房遭遇烂尾,一直是反映问题的热点。

image

郑州知名烂尾楼啟福城,尽管有超过10个单位参与团购,仍避免不了长期停工,最后需要当地相关部门出面牵头解决。

2019年郑州金水区人民法院,闹出过322位职工集体维权,原因是他们的团购房已经烂尾多年。

image

一个浪头打过来,哪还有什么亲疏远近之分呢?

前段时间,江苏昆山有两家开发商,因为擅自打了75折,大幅降价销售,被当地通报处罚。

image

有支持团购打折的,也有严厉处罚开发商私自打折的,有人觉得这个现象很割裂。

但其实道理很简单,里外都是打折,关键是要看这个折扣由谁来打。

想要托市,也得看谁托得水平更高一点。

在流传出的文件里,处罚两家房企的理由是“扰乱市场秩序”,处罚的结果有“记入诚信档案”。

原来东西有涨有跌不算是市场秩序,套取监管资金“善意烂尾”都够不上失信行为。

电影《大空头》用过马克·吐温的话做开头,说的是:

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而是看似正确的谬误论断。

在当年深圳的“万人团购”中,打出6000-8000元买房的确很有噱头,但地产老板潘石屹非常不以为然,他说:

你自己说的价格,在市场上不认可,是没有意义的价格。

image

这话当然可以嘲讽杀跌的空头,同样也能用来批评抱有幻想的多头。

斯基觉得,潘老板很懂西方的那套市场论,但有个道理,要等他十几年后出售SOHO中国受挫时才会明白。

很多时候,这市场上可能不止有买家和卖家两方存在?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