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10:28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疫情三年可能每一人都是受害者,但有一个人例外,无论是“清零”还是“解封”,他都能名利双收,有人把他看做疫情风向标,也有人说他是骗子,这个人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官方称他为“国士”,一些地方还为他树立雕像,但他在民间的口碑却没有像他的头衔那样光鲜。

钟南山是个善于投机的人,因他为中共愚蠢的防疫政策站台,从而吃尽了疫情红利,积累起万贯家财。不过,在派系势力林立的中共内部,他没有坚实的政治靠山,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出事落马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忘却父母遗恨

钟南山1936年10月生于南京,次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随父母移居贵州。1955年,钟南山考入北京医学院(今北京大学医学部),那一年,中共发动“肃反运动”造成5.3万人枉死,到他1960年大学毕业时,中国正处在最严重的饥荒之年,全国多地出现了易子相食的惨剧。到1964年饥荒有所缓解,他在这年成为一名下乡知青。

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于1953年起担任华南医学院儿科教授、主任,毛泽东发动“文革”后他被轰到儿科去刷奶瓶。钟南山的母亲廖月琴在“文革”开始的1966年因不堪屈辱迫害而投江自尽,终年才56岁。

钟世藩将亡妻骨灰一直存放在睡房里12年,到他1987年去世时最后的遗言是:把两人骨灰混在一起洒向大海。

据说,钟南山曾表示,母亲的自尽是他永远的痛。

钟南山一家人在文革期间经历了家破人亡,但由于对名利的欲望,让钟南山忘记了父母的遗恨,甘心为中共站台。

疫情受益者

2003年初,SARS疫情最先在中国南方省份广东爆发,钟南山时任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广州医学院院长。尽管当时钟南山已是中国呼吸系统疾病的权威专家,并且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开始跟踪SARS病毒,但他并不是第一个向外界公开疫情真相的人,相反,他还极力帮助中共政府掩盖,罔顾人命。2003年2月11日,钟南山在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市民到公众场所进行正常的活动不会受到感染。”

到当年4月初,SARS疫情已在全国范围爆发,但中共的“防疫”重心仍然是掩盖。4月4日,北京市解放军总医院医生蒋彦永出于道义,向媒体公开了他了解到的疫情真相。顿时,舆论哗然。

随后在中共上层的授意下,钟南山在4月1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官方表示,疫情并未被全面控制。中共企图利用钟南山重塑被蒋彦永击碎的话语权。钟南山还在记者会上为中共辩护称:政府在SARS爆发初期不存在有意隐瞒。

在中共的包装之下,钟南山成了领导抗击SARS疫情的“英雄”,反过来,他也在粉饰中共政权的所谓抗疫“功绩”。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评价钟南山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胡平说,论揭露真相,钟南山比不上蒋彦永;论破解病毒,他比不上香港的袁国勇医生。钟南山只是中共的传声筒。

2020年初,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再也掩盖不住时,中共当局把钟南山派到武汉,充当那个戳破窗户纸的人。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宣布COVID-19病毒可以人传人。随后,中共大小官媒快速跟进报导,把他塑造成“敢于说出疫情真相的第一人”。但在旁观者胡平看来,这更像是一种事先的安排。

习近平在这一天,对防疫问题发布了一系列新的指示,其中一条是:“要加强舆论引导”。

实际上,李文亮医生早在2019年12月30日就已向外界披露,武汉出现了类似SARS的病毒,并且已有7人感染。

“带货王”

中成药“连花清瘟”自2004年上市至今,没有证据表明它对冠状病毒有疗效,但还是在2020年4月被中共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推荐用药名单中,一个月后(5月4日),钟南山公开说:“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

连花清瘟唯一的生产厂家以岭药业的股价在三年内一度飙升近3倍,钟南山在此期间多次为连花清瘟“背书”、“代言”,因此不禁让人怀疑二者之间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早在2015年,钟南山就和以岭药业签订了有关连花清瘟系列产品的研究战略合作项目,并在2019年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根据中共的宣传口径,这款药物在2004年上市后曾被用于禽流感;在2009年用来防控甲型人流感;2015年再被官方纳入“中东呼吸综合症”的治疗药物;自从2020年疫情大爆发后,又被中共标注为防疫药物。

河北医科大学附属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透露,疫情发生以来,中共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和北京、山东、河北、广东、上海等省市发布的诊疗方案都将连花清瘟作为推荐用药,成为推荐频次最多的中成药。同时列为12省份储备用药,全国200余个市县卫健委发文要求下辖医疗机构储备该药。

然而,钟南山推销过的产品不仅限于连花清温,有人总结,他在2003年爆发SARS疫情期间为广州白云山药业“代言”板蓝根;2017年推销用冬虫夏草制成的保健品;在2020年疫情肆虐之际,除了为连花清瘟站台,钟南山还为血必净中药注射液、氢氧雾化机、伊利安慕希乳酪、刺梨饮料等产品做过隐性广告。

分析“天眼查”的数据可发现,钟南山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钟南山是董事长。该公司的副董事长周荣拥有34家公司,另一名副董事长张晓雷有20家公司。该公司全部的管理层合计拥有90家公司。

过气的“嘴”

但颇为讽刺的是,当习近平在2020年9月亲自向钟南山颁发“共和国勋章”时,钟南山说:“其实,我不过就是一个看病的大夫。”

当年12月中旬,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举行132周年校庆,该校1955届校友钟南山到场为自己的雕像(钟南山雕像)揭幕。

一位评论人士在大纪元撰文称,钟南山之所以能享受活人立像和共和国勋章,不是因为他对人民做了多大贡献,而是因为他对中共的巨大贡献——粉饰。

还有网民更形象地说:“从2019年开始,我就一直觉得,钟南山的嘴,不是完全长在他自己身上。”

钟南山是个善于投机的人,他在2003年爆发SARS疫情时依附中共实际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势力;2012年习近平执政后,钟南山又投向习派。2020年疫情肆虐全球,他再次成为中共粉饰“伟、光、正”的工具。不过,在今年初,习近平宣布“防疫取得重大胜利”前夕,钟南山的处境发生微妙的变化。

今年1月,中共公安机关指控,核酸检测龙头企业广州“金域医学”的一名区域负责人“传播病毒”,此人已被警方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金域医学成立之初,是钟南山担任院长的广东省广州医学院(现广州医科大学)的校办企业。目前,钟南山担任金域医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而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控制的博裕资本是金域医学的大股东之一。钟南山与江泽民家族联合恰好满足了金域医学在封控期间迅速发展的三个要素——即:公权力、资金和技术方面的支持。

钟南山与旧主——江泽民家族的利益纠葛,会不会惹恼习近平?

今年5月初,中国大陆网络上突然传出“钟南山被双开”的消息,同时有消息称,一些钟南山雕像也被当局撤下。

钟南山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他利用疫情敛财无数,也是遭诟病的全民检查核酸的重要推手之一,而他在中共内部,没有坚实的政治靠山,犹如头重脚轻的墙头草,在他逐渐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出事落马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

来源:大纪元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