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7:04 上午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 万维读者网

白左和黄左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今天看到推特上刷屏的是美国最高法院关于教育平权的判决,原来美国名校在招生录取中,一直歧视亚裔,偏向黑人。同样的条件,白人录取比例远比黑人低,亚裔最低,比白人还低好几个百分点。气得亚裔去打官司,这次最高法院总算判决高校这种录取方式违宪。正义略得伸张。

这个判决,也许不会实质性的改变什么,但以后亚裔再碰到这类情况,至少有法可依,可以去打官司控告了。

为什么我说不会实质性改变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一个国家的制度是否能充分发挥作用,主要看文化氛围,几个法官的一次两次判决是改变不了什么的。而这个文化氛围,说实话在美国已经无法彻底纠偏。什么是文化氛围?说白了,也就是民众大脑中的观念。有什么样的观念,才有什么样的社会。恰当的观念,和恰当的制度匹配,才能产生良好的政治。而目前这个观念的开关,掌握在民主党手里。

你看判决一出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立刻发推抨击,他老婆的推文说,自己曾经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不知道人们会不会认为她是占了以往政策照顾的便宜而入学的。我看到一位印度裔的学者跟帖说:“我读过你的博士论文,写得很差,你当年就是被照顾入学的。”^_^

另一个声称为铁杆民主党的白左女发帖说:“没有哪一个黑人能在以成绩(merit)为标准的制度下获得成功。”

白左和黄左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也就是说,黑人的功课都不行,只能靠走后门,像弱智一样被关怀才有活路。我想但凡是有点自尊心的黑人,都会气得跳脚,恨不能打上门去。

另外,这种思想也是对一个良善社会习俗的侵蚀,让那些皮肤不够白的人灰心丧气,觉得再努力也没用。同时还会降低专业标准:功课不好,也可以从名校毕业。怎么毕业的?无疑只能降低功课标准。普通学科还好办,顶多白发一份工资,但医生呢?航空技术员呢?那可是人命关天啊。

其实早就有人吐槽,说NBA怎么不优先招收白人和黄人?这个逻辑是很周洽的,但没什么卵用,因为话语权不在你这。各种宣传机器都在白左手里,不给你引流,你说的话就只有零星人能听见,好像对着旷野呐喊。这种言论自由还是给你的,当然,如果你声音大了,还是必须直接消声,比如川普。我看推上的黄左门,都很精,知道跟着白左摇旗呐喊网站才会引流,才有肉吃,也个个自轻自贱,大骂最高法院这个判决^_^。

观念的开关掌控在他们手里,所以我才觉得这个裁决本质上不会改变什么。白左目前已经在疯狂开动宣传机器,论证最高法院这个判决是种族主义的判决。既然是种族主义的,学校不遵守你又能怎样?难道拜登会派军队护送亚裔入学?要知道,美国军队现在也挂彩虹旗,将军中不少是LGBTQ。民主党实际上掌控了一切重要部门。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所有的权力部门,都喜欢体制。民主党的主要纲领是大政府,FBI难道不喜欢干部编制,旱涝保收?有位美国朋友跟我说,华人到了美国,喜欢钻进邮政部门上班,因为也是体制内,所以邮政员工都支持民主党。

倒是川普第一时间发声支持,说,这是对那些努力学习者的最好回报,值得庆祝。可是黄人大多仇视川普,这真是病态的自虐。

我这段时间一直是思考,为什么知识分子会那么左。你说他们关心弱小吧,他们又不关心那些艰苦努力的弱小。我看民主党任命的法官,其思想基础是:罪犯都有一个可悯的童年。所以民主党的法官往往把警察辛辛苦苦抓到的罪犯立刻释放,认为这是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对奉公守法的普通劳动者却不依不饶,苛以重税。马斯克曾经说:“民主党所有加税的政策,实际上影响不了富豪们,不过是对付普通工薪阶层罢了。我愿意交更多的税,但我知道这永远是一个口号。”其实民主党身后都是些那些大财团,哪会真正关心弱小,不过是借道德占位来发动最底层的流氓亡产者,收割选票罢了。这就是占位性病变,有很大几率腐蚀掉一个健康的国家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