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阎明复于在北京去世,享年91岁。他是中共地下党人之子,后来担任毛泽东的翻译,并作为谈判代表试图化解1989年中共与占领天安门的学生抗议者的对峙僵局。
1995年的阎明复。“在1989年那个关键时刻,他的人性战胜了党性,”一位学生领袖这样描述阎明复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扮演的角色。
1995年的阎明复。“在1989年那个关键时刻,他的人性战胜了党性,”一位学生领袖这样描述阎明复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扮演的角色。 ERIC LI/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他的女儿阎兰在中国的《财新》杂志发表文章,证实了他的死讯。她没有说明具体死因,但阎明复晚年患有多种疾病。
“爸爸平静地走了,为他波澜跌宕的一生画上了句号,”阎兰写道。
在中国的冷战关键期,阎明复被推入政局漩涡。在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与苏联结盟、以及后来转而交恶的时期,阎明复都是毛泽东的俄语翻译。1989年,当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问北京弥合裂痕,他再次成为中方领导人的陪同。
但阎明复一生中经历的最激烈、可能也是令他最痛苦的政治事件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民主抗议,此事给戈尔巴乔夫的访问蒙上了阴影。阎明复成为谈判代表,与抗议者以及试图阻止血腥镇压的中国知识分子对话。
“阎明复先生一生都是追随共产党的体制内人士,但是在1989年那个关键时刻,他的人性战胜了党性,”1989年抗议活动的学生领袖、现居美国的王丹在悼词中写道。“这样的人在中共内部很罕见。”
1931年11月11日,阎明复出生于北京,在六个孩子中排行老幺。他的父亲阎宝航是执政的国民党政府的官员,1937年秘密加入敌对的共产党,成为地下党。他的母亲高素桐是家庭主妇。
阎明复在2015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随着日本对华入侵的推进,他们一家人不停搬迁,最后定居在中国西南城市重庆,那里成为了国民党在战时的大本营。
年轻时,阎明复曾目睹神秘访客——也就是共产党的联络人,偷偷溜进他家二楼的房间去见他的父亲。
“表面上是打麻将,”阎明复在回忆录中写道。“实际上是在开会。”
后来,他们一家搬到靠近苏联边境的东北,阎明复决定去学俄语。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在1949年掌权后,阎明复为政府官员担任翻译。那时候,中国学习苏联,阎明复成了毛泽东政府里苏联顾问的翻译。
1955年,他与同为翻译的吴克良结婚。她在2015年去世。根据女儿阎兰出版的家庭回忆录,两位老人还有一个外孙。
阎明复曾陪同中国领导人访苏,并在1957年莫斯科形势诡谲的谈判中担任毛泽东的口译员,当时两国关系已经因意识形态和外交政策上的紧张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在1958年8月炎热的一天,毛泽东与来访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一边游泳一边交换意见。阎明复与另一位译员在泳池边亦步亦趋,努力听清两位领导人讲了什么话,再大声翻译给对方。
“当他们游泳完毕上岸更衣时,我们已经是个个汗流浃背,”阎明复回忆道。
此后20年间,随着毛泽东的革命形势动荡加剧,以及与苏联关系密切的官员越来越受到怀疑,阎明复深受牵连。1967年,他被指控为苏修特务和反革命而投入监狱。
他的妻子吴克良也遭到严厉审查,并下放到农村。1975年,随着“文革”渐进尾声,阎明复获释,夫妻二人得以与女儿团聚。
1989年4月,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抗议者。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政府都在讨论如何处理这些声势越来越浩大的抗议者。
1989年4月,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抗议者。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政府都在讨论如何处理这些声势越来越浩大的抗议者。 PETER TURNLEY/GETTY IMAGES
1989年,阎明复任中共统战部部长,该部负责处理与知识分子以及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的关系。
当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喊出民主改革和终结腐败的诉求,改革派党总书记赵紫阳派出阎明复作为调停人,赵紫阳试图劝解学生结束绝食抗议,确保戈尔巴乔夫对北京的访问顺利。
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要求阎明复出席与戈尔巴乔夫的会谈。“这么多年来,明复一直参加中苏的这些谈判,”阎明复在回忆录里这样描述邓小平的指示,“这次也让明复参加。”
在与学生领袖的会面中,阎明复试图劝说他们停止绝食抗议,因为绝食已将抗议者的政治热情推向了极点。他和其他官员还向自由派记者、学者和知识分子寻求帮助,尽力争取抗议者的理解。
但中共强硬派急于摊牌,拒绝做出任何重大让步。而热情高涨的民主抗议运动也不会轻易受到谈判的安抚。
5月中旬,阎明复冒险前往天安门广场争取抗议者的支持,因为拒绝进食,许多人都已无力起身。他向抗议者保证,政府会考虑他们的诉求,并保证不会秋后算账。
“看见同学们这种样子,我心里非常、非常难过,”根据当时与阎明复同在天安门广场的知识分子周舵回忆,阎明复这样告诉人群。“同学们的精神是好的,愿望是善良的。”
最后他恳求道:“如果同学们不相信我的保证,你们可以把我阎明复带回学校作人质!”
周舵写道,阎明复的言行让他明白,“共产党人不是铁板一块”。
邓小平搁置了以和平方式摆脱僵局的努力。不到三周后,军队开进北京市中心,向抗议及旁观人群开枪。数以百计——据一些估计是数以千计——的平民丧生。
阎明复被降职。在此后的政治生涯中,他担任民政部副部长,后来又在政府背景的慈善机构中华慈善总会担任会长。
退休后,他撰写了许多回忆录。他的文章并未提及上世纪80年代的历史,反映了官方对关于那个时代的讨论依然十分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