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00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IGNATIUS D.H. LEE当代政治观念 2023年7月14日 新世纪

究竟是减低风险,还是增加风险?

近日,吴汉圣出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社会工作部部长,再次将媒体关注焦点拉回到这个神秘组织上来。关于这个今年新成立,绕开国务院、直属于中共中央的新部门职能可谓众说纷纭。

综合各方意见,大体上可以初步预测,设立中央社会工作部旨在加强共产党中央进一步集中地方权力和维护社会稳定。比如邓聿文认为,这个新部门既不会复活中共延安时期的中央社会部,也不会成为苏联的”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而是要强化共产党对维稳工作、尤其是舆情工作的直接领导,以便于共产党直接抓基层政权建设和社会稳定工作。

1
杭子牙认为,该机构的成立是为了”面对内外环境变化,特别是中美冲突以及新冷战产生的潜在影响,在社会经济运行进入新常态,某些矛盾冲突可能更频繁爆发或大面积激化的情况下,更敏鋭感知社会情绪变化,防范潜在风险演变为系统性政治安全风险。”

2
至于这个新部门可能给中国当前的政治生态带来什么变化,很少有人给出意见。下面我就来简单谈一谈。

首先,根据《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社会工作部最明确的职能,是将统一领导国家信访局。这个信访局将由中央社会工作部和国务院两套班子领导,这意味着省级以下的地方信访部门,可能需要同时受到两个上级部门指导。这不但不会增加信访效率,反而因为汇报、反馈和指导程序更复杂,反映周期更长,导致解决上访问题的难度增加。

其次,社会工作部和国务院两套班子搭台领导信访工作,可能跟信访工作量越来越大和民间抗议活动越来越多有关。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吴木銮对BBC中文指出,中国年初将信访局提升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可能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抗议示威活动,而信访工作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和各级政府的民意收集器。

3
据中国社科院2012年12月18日发布《社会蓝皮书》显示,中国每年爆发 “群体性事件” 数万乃至十几万起。由于 “群体性事件” ——中国当局故意回避使用 “抗议” 和 “示威” 等字样——逐年递增,在此后十年至今,北京当局不允许官方公布有关统计数据。

4
北京清华大学社会学家应星教授据相关部门不完全统计称,中国社会的”群体性事件”从1993年的1万起,逐年增长至2004年的7.4万起,年均增长17%;参与者从73万增至376万,年均增长12%。至2007年,”群体性事件”高达8万余起。北京清华大学另一位社会学家孙立平教授则推算,仅2010年中国大陆”群体性事件”高达18万起。

5
日本《日经亚洲》去年8月29日发布统计数据称,2020年中国维稳开支高达2100亿美元,仅10年内就翻了一番,还超出国防开支7%。

6 不断攀升的维稳经费恰恰说明了信访工作的压力,因为中国社会的”群体性事件”往往是在上访无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爆发的。
两套班子搭台指导信访工作,确实有利于中央及时掌握地方民情,但如果反而降低信访工作效率,恐怕会直接引起”群体性事件”反弹。但在保证平常信访工作效率的情况下,处理信访工作难度仍然非常大。民众之所以上访,通常是因为地方权力机构渎职或滥用权力。如果信访效率提高,其结果是要么加剧中央和地方的矛盾,要么使得地方官员和政府代理人,人人自危。如果不提高信访效率,那么叠床架屋的机构设置,除大把大把耗费国帑之外,可以起到的实际效果是微乎其微的。但就信访作为民意收集器的作用来看,中央在制定政策和推进行政改革时,确实有一定参考意义。所以可以说社会工作部指导信访工作,很难说能给信访工作带来实质性改变,但确实可以帮助中共中央及时、准确地掌握民情动向。

信訪制度| 通識·現代中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再次,中央社会工作部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基层党建,包括针对基层党组织、基层政府、行业协会商会、混合所有制企业、非公有制企业及社会组织、经济组织等等。简单地说就是:既加强党建工作,又拓展党建工作。对地方党组织和地方政府来说,这是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的信号。对上述其他组织和机构来说,是加强共产党控制力的一个信号,其直接目的,可能是为了应对经济衰退导致失业率攀升引起的社会动荡。这可能意味着共产党的经济发展目标,已经从”增就业”转向”保就业”。

社会工作部直接干预基层工作,显然表明中央对地方失去了信心和耐心。中央迫切寻求经济复苏的指标迟迟没能实现,反而不断拉出缺口。但是共产党过度干预经济部门可能造成反向的结果:过度指导经济成长,反而阻碍经济成长。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中央社会工作部职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中央巡视组的职责,或者说是将中央巡视组的部分职能机构化。在某些侧面上,这个新部门又承担着维稳和舆情工作。非常明显的是,它同时也分割了民政部的工作。职能混杂,既是权力集中的体现,也是权力分割不清晰的体现。这对于原有职能归属机构,构成了扰乱。

这是一个为应急,临时拼凑出来的部门。如果职能分配不明,不但不能充当救火队长的工作,反而抱大腿拖住地方,在重要决策上犹豫不决。

1

鄧聿文. 2023年7月13日. “客座评论:中央社会工作部会成为中国的’契卡’吗.” https://www.dw.com/zh/客座评论中央社会工作部会成为中国的契卡吗/a-66209370

2

杭子牙. 2023年3月18日. “解碼機構改革・三|為何成立中央社會工作部 和毛時代有何不同?” https://www.hk01.com/中國觀察/878429/為何成立-中央社會工作部-和毛時代-中央社會部-有何不同

3

BBC. 2023年3月10日. “中國兩會: 備受詬病的國家信訪局獲升級,「民意收集器」作用多大?”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64913042

4

李培林、陈光金等. 2012. 2013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 (社会蓝皮书).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https://www.pishu.com.cn/skwx_ps/bookdetail?SiteID=14&ID=1699336

5

楊陽. 2011年9月29日. “群体事件已超18万,中国社会动荡加剧.” https://www.dw.com/zh/群体事件已超18万中国社会动荡加剧/a-15426349

6

Nikkei Asia. Aug. 29, 2022. “China spends more on controlling its 1.4bn people than on defense Silencing dissent also nips innovation in the bud.” https://asia.nikkei.com/static/vdata/infographics/china-spends-more-on-controlling-its-1-dot-4bn-people-than-on-defense/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