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5:11 上午

1980年,邓小平在谈到“大跃进”时,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说话。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的人都正确,只有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

当时中央政治局共有6个常委,邓小平的话里唯独没有提到朱德,那么朱德对“大跃进”究竟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在“大跃进”初期,朱德也是十分支持和拥护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十分重视实际的朱德,在经过多次调查研究后,逐渐发现了不少问题,尤其是公共食堂的问题,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

1958年夏天,“大跃进”进入高潮时,部分农村为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曾自发地建立了一些公共食堂,这一举措很快在全国得到了推广,至1958年底,全国的公共食堂达340多万个,在食堂吃饭的人口占全国农村总人口的90%。但公共食堂在建立之初,片面鼓吹“吃饭不要钱”,甚至提倡“敞开肚皮吃饭”,导致粮食浪费严重,到1959年春,农村粮食紧张的问题日益凸显。

1959年2月,朱德来到广东视察。当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时,朱德叮嘱身边的工作人员:“到了下面不能闹特殊,吃鸡蛋时,把蛋黄也放进去,不要先吃蛋白。不然,人家会说我们娇贵得很。”

当时朱德正患有高血压,本来是不能吃蛋黄的,但他认为领导干部到下面视察工作,要以身作则,特别是在这个国家困难的时期,更要与人民同呼吸、共患难。工作人员只得照做了。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朱德在基层视察

第二天,朱德便驱车前往粤西的高要视察,他首先来到了一个公共食堂,发现几个羸弱的老人正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儿在那里等候开饭。朱德在食堂里转了一圈后,问陪同的地委领导:“一个专区有多少个食堂?有多少人参加?”

地委领导回答:“全专区共有2.3万个公共食堂,510万人参加。”

朱德又问:“这些食堂都有这么大的房子吗?”

地委领导回答:“有的只能在露天就餐。”

朱德又问:“刮风下雨怎么办?”

地委领导一下被问住了,朱德继续问:“一个食堂几百人吃饭,食堂都能管得好吗?”

地委领导回答说:“管不了也得管,你不管,他们上哪吃饭去?不过,怎么也难以管得那么细致周到。”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当时的公共食堂

朱德不禁长叹:“这样搞下去,怎么能得到群众的拥护和欢迎呢?”

2月20日,朱德不顾疲劳,又来到新会的公共食堂视察,他问陪同的县委领导:“这么多人参加食堂,都是自愿的吗?”

县委领导说:“有自愿的,但也不能说都是自愿的。对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详细去摸。”

朱德沉默半晌后说:“公共食堂都吃一样的饭菜,像军队一样,这有点生硬。军队都是年轻人,又是作战部队,可以这样办。群众的生活如果也这样,长期下去就成问题了。”

这年夏天,朱德又来到东北调研,他在吉林调研时,对省委的负责同志说:“吃饭不要钱不行,要把粮食分给个人,由个人负责调剂。一办食堂,就会造成很大的浪费。不吃大锅饭,可以节约很多东西出口,换回来更多的钢铁、机器。只有生活资料归个人所有,归个人支配,才能调动社员的积极性。”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在经过了大量的调研后,朱德决定上书中央,请求解散公共食堂。朱德身边的工作人员得知以后非常吃惊,因为当时办“吃饭不要钱”的公共食堂是毛泽东提倡的,反对公共食堂就意味着犯“根本性错误”,他们建议朱德要三思而后行,但朱德说:“作为党中央副主席,我发现了工作中的问题,有了意见就应向中央提出,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1959年6月20日,朱德与董必武、林枫联名致电党中央和毛泽东:

在今年的夏收分配中,应该强调把粮食分到户,允许社员自己在家里做饭。愿意入食堂者,可以自由结伙,重新集中食粮。

在这份电报中,虽然朱德等人没有明确表示要解散公共食堂,但他们对公共食堂的否定态度已经是很明朗了。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1959年7月,中央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朱德在会上谈的最多的仍是公共食堂的问题,7月6日,他在中南组的会议上发言:

办公共食堂,对生活有利,但消费吃亏。供给制是共产制,工人还得发工资,农民就那样愿意共产吗?食堂自负盈亏,公家总吃亏,办不起来不要硬办,全垮掉不见得是坏事。

但毛泽东却对朱德的这番话很不满,他专门对朱德说:“总司令,在食堂问题上我们略有分歧。食堂不可不散,不可多散,我是个中间派。”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庐山会议后,公共食堂不仅没有解散,反而更多了,至1959年底,全国农村已办公共食堂391.9万个,参加食堂吃饭的约4亿人,占人民公社总人数的72.6%。

朱德虽然因为反对公共食堂受到了错误批评,但他并没有放弃对这个问题的关注。1961年,已经75岁高龄的朱德在前往四川、陕西、河南、河北四省调研后,于5月9日再次给毛泽东写信反映公共食堂的问题:

群众说食堂有五不好:1.社员吃不够标准;2.浪费劳动力;3.浪费时间;4.下雨天吃饭不方便;5.一年到头吃糊涂面。

就在朱德上书的同时,党中央和各级党委相继组织了大批调查组深入农村调查,经过调研,全党上下都对公共食堂的诸多弊端有了深切的体会。1961年5月至6月,中央工作会议通过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条例规定:在生产队办不办公共食堂,完全由社员讨论决定。

 

庐山会议,朱德主张解散大食堂,毛:我们有分歧

当年的公共食堂旧址

自从以后,全国各地的公共食堂陆续解散,而朱德将个人荣辱置之度外,敢于向党的最高领导表达不同意见的勇气,也赢得了群众对他的钦佩。

来源: 帝哥说史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