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士林:2020版机器人

0

赵士林:2020版机器人
最近,机器人这个概念由于一次有关疫情的答记者问又火了起来。什么是机器人?第一,它不同于自然人,自然人有情有性,机器人无情无性。第二,它不同于社会人,社会人讲尊严要自由争权利,机器人不知尊严自由权利为何物。所有机器人,都是由某种指令输入特定程序,严格按照指令程序办事。无思考,不怀疑,目标明确,死缠烂打,如俗语所谓“咬住屎橛子给麻花都不换。”
因此我说,机器人是机器不是人。
不妨以孟子讲的“四端”也就是人之为人的开端做标准,结合疫情中发生的一些事件,具体说明一下为什么机器人是机器不是人。
孟子关于人性有个著名的四端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端就是做人的开端,也是做人的根本,四端(仁义礼智)就是四个做人的根本。孟子更进一步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意思是有这四端是人,没这四端就不是人。
我们看机器人,恰好就是四端皆无。
谓予不信,请看2020版更新换代超炫型机器人。
1 无恻隐之心
当下正肆虐于世界的冠状病毒,已经使330多万人中枪,近24万人罹难。所谓物伤其类,对这样一场千年不遇的人类浩劫,稍有恻隐之心的人都会对无论哪一个国家的病患和罹难者心生悲悯。但是你看,就是有人悍然打出这样的横幅:“热烈祝贺美国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风顺长长久久”。还有的人竟然诅咒:美国人95%都该死。而地球人都知道,我国疫情爆发时,这两个国家都提供了慷慨的援助。日本提供援助物质的包装上,还印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令人感动的中国风诗文。挂那些横幅的人,网上那样诅咒的人,为什么如此地冷血?就因为他们的头脑里已经完全卸载了恻隐之心,只输入了“反美反日”的指令,逢美便反,逢日便骂,不问缘由,不讲道理。
2 无羞恶之心
羞恶之心就是羞耻心。近日,交通运输部放出消息,自5月6日起恢复高速公路收费。但此前曾通知免费时间暂定至6月30日。提前收费的消息一出,网上却多篇微信评论:“喜迎提前收费,减轻国家负担”之类。如此侵犯民众权益还要羞辱民众智商,就是毫无羞耻之心。我们看围剿方方、攻击梁艳萍、处理王小妮的那些人,他们若是有一点羞耻心,能忍心对这些女作家、女学者、女诗人乱扣帽子,大张挞伐吗?这几位女性的全部“罪行”不就是说真话,讲良知,要追责吗?对她们又祭出WG大批判,得是什么样的蛇蝎心肠?当然,如果从机器人的角度考察,问题就很好理解。那些强奸民意的人,那些大批判打手如张鹦鹉、司马夹头、钱诗贵、雷公等等,头脑里已经完全卸载了羞恶之心,只剩下一个指令:质疑即不当,批评即犯罪。于是喜迎涨价,于是对家丑视而不见,对外扬如丧考妣。于是看到方方、梁艳萍、王小妮的质疑、批评,不由分说,一味撕咬。
3 无辞让之心。
屡有报道,国人出国旅游,进自助餐厅如上战场,似虎如狼,旁若无人,恨不得把餐厅的杯盘碗盏全都吞下。疫情中又有突出表现。海外不时有同胞非常自豪地炫耀战绩:口罩、防护服、卫生纸全都买下,一点也不给他们留。“他们”是谁呢?他们都是这些人投奔的母国的公民,也就是一起生活在那个国家的人。幸灾乐祸,恶意抢购,这些揽货者的头脑中完全卸载了辞让之心,只剩下一道指令:恩将仇报,你死我活。
4 无是非之心。
今次疫情,可谓百年不遇的世纪大劫难。面对这场祸及整个人类的瘟疫,查出根源,分清是非,承担责任,汲取教训, 是每个国家概莫能外的应尽义务。但某些人头脑里完全卸载了是非之心,只剩下一道狭隘民族主义的指令。在这道指令的左右下,他们不管是非,不辨对错,不识真假。凡我皆是,凡他皆非;凡我皆对,凡他皆错;凡我皆真,凡他皆假。对希望厘清是非、查明真相的努力,则一味地进行战狼式的攻击。最极端的表现则是“美国害怕了”,“日本吓傻了”,“欧洲后悔了”,这类打开门户网站即扑面而来的“跪求体”“哭晕体”“吓尿体”。一时间,好像全世界都匍匐在他们脚下瑟瑟发抖,哪里还用讲什么是非?
卸载了造物主造人时授予人的自由意志、天赋权利,洗去了与生俱来的尊严独立自主及运用理性的能力,仁义礼智四端皆无,只是在某种被输入的指令下,按照给定的程序和目标运行,这当然已经只是机器,不是人。因此我说机器人是机器不是人。
从昔日卫兵到今日小粉,是不是这样的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