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下题目,鬼使神差地联想到六十多年前中国“头号大右派”葛佩琦的一句话:“共产党要为人民,如果共产党不为人民,那人们也可以打共产党,杀共产党。”

敢说,就这么稀松平常的几十个汉字,对无数中国人而言,哪怕直到今天,一旦听到或是看到,仍不免脸变颜色,心跳加速,有那胆小者很可能还会瑟瑟发抖。可见,这是一句非吃了熊心豹胆不敢言的话。

那就让我再抄一段书吧。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韦君宜的《思痛录·增订纪念版》谈到葛佩琦时有600余字符,其中就包括这句话。现谨录如下:

“到了1985年,我才得知葛佩琦的事。这个人的问题是在‘阳谋’口号刚刚提出来时,在报纸上作为最狠毒最凶恶的右派首先打击的。说是他曾在人民大学公然喊叫‘要打共产党,要杀共产党’。这样的敌人不消灭他还等什么?这样的人存在,说明了反右派斗争的必要性。开始我也以为这人发了疯,真这么说,那是该批该斗了。但是后来偶然在一段报纸报道上,看见一段稍长的引文,原来他说的是:‘共产党要为人民,如果共产党不为人民,那人们也可以打共产党,杀共产党。’那意思就完全不同了!说的是必须为人民,共产党不能高于人民。哪里是盲目地要杀共产党!可是宣传还是照旧宣传,没有一个人敢出头来为这个大右派鸣冤叫屈一句。我是不知其详,只在大批右派中,感到这姓葛的并无大罪而已。这样过了二十来年,不知此人下落。直到1985年,在纪念‘一二·九’的会上,有人向我介绍一个老头子,说:‘这就是葛佩琦。’他名声太大,我不由得怀着敬意说:‘你就是那全国第一名大右派啊!你能来,太好了。’但是此人却低着头,‘王顾左右而言他’去了。后来有人才告诉我,此人是我们清华的老校友,老党员!我回家查了旧《清华周刊》,果然发现了他的名字。这是一位资格比我更老的老党员。他只为说了一句人民很重要之类的话,毁掉了自己的大半生。直到胡耀邦同志逝世后,报纸开禁了三四天,登出亲赴胡家流涕吊唁的有这个葛佩琦,我才明白大约是胡耀邦亲自过问才救出了这位冤枉一生的第一号大右派!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冤枉了他!”(第53~54页)

另外,在打右派运动中,韦君宜就对黄秋耘说:“如果在‘一二·九’的时候我知道是这样,我是不会来的。”(同上,第45页)所谓“不会来”,即不会去延安,不会加入中共。而邵燕祥先生在其去世前不到八个月即2019年12月17日,给所在作协离退休党支部写信,不仅公开申明不再缴党费,且告诉组织:“我的退党日期仍应是2019年1月27日”。

言归正传——

经济学家许小年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道:“一个国家,半管制半市场的状态,是很多贪腐分子最喜欢的状态。”为什么?他说:“完全的计划经济,无法变现;完全的市场经济,无法寻租,而半管制半市场经济,则可以寻租变现。”

中共懂不懂这一点?我们可以更善良一些,设想他们笨,愚蠢,就是不懂,否则,岂不等于说共产党就是在“故意使坏”,根本不是为了国家、人民,而就是要制造腐败、制造贪官吗?所以可以设想他们不懂。可经济学家懂啊。一个又一个经济学家告诉你共产党了啊,别的有远见的经济学家且不说,比如周有光(先做金融),比如许小年,他们都跟你讲了啊。

四十余年前邓小平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后来又说“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他们对“中国特色”是这样解释的:“同社会主义基本社会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并不是拒绝市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并不存在冲突。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只是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但是这并不妨碍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

可我们都看到了,所谓“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来就是许小年讲的“半管制半市场”。于是弊端多多,腐败层出不穷。可以说,共产党的官员中,特别是中高级官员,没有几个敢拍着胸脯说他不怕中纪委调查。当年周有光在接受采访时也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说‘搞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外国人就笑话,你们不是参加了世贸组织吗,哪里来的两个市场经济呢?可是我们要这样讲,安慰自己嘛。”

独裁与民主是相对立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相对立的,因此,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自然也是相对立的。怎么可能既是计划经济又是市场经济,这样说,就像说既是社会主义又是资本主义,既是独裁又是民主一样。一个独裁者说他也讲民主,还说他讲的民主是全过程的民主。你觉得可信吗?一个又一个国家,且至少有大半个世纪证明,除了500年前英国莫尔幻想的“乌托邦”,社会主义经济不可能发达,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可能发达。这个星球上没有勃列日涅夫所说的“发达的社会主义”。可以说,邓小平不懂经济,有些“邓小平理论”如果不能说是信口开河,也是想当然。从最早的中国科技信息创办人万润南接受采访中我们知道,“差不多在万润南的四通公司最鼎盛的时候,美国的电子商务杂志也是把万润南当作封面人物,称四通是邓小平和资本主义调情的最杰出的成果。”

万润南

几年前许小年在接受采访时就说:“中国经济(19)78年以来所取得的这些成就,不是政府更了解经济,不是政府更能高瞻远瞩,而是政府不断地后退,不断地向后退。政府退出农村,农村就繁荣了;政府退出城镇经济,城镇经济就繁荣了。”还说,“如果我们认为政府比市场聪明,我们1978年没有必要搞改革。”

然而怎么样呢?不论经济学家如何提醒,如何告诫,不懂或假装不懂的共产党就是不听。不然,为什么还要半管制半市场,且美其名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不就是明知是错的还要搞吗?而这样搞,轻了说,是你共产党太笨太愚蠢;重了说,就是你共产党故意使坏,容不得中国民众生活得好一些。可尽管如此,我们都看到了,不论共产党如何“故意使坏”,他们一张口就说自己代表人民,一张口就说自己“一心为民”,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这则短文题目上所讲的共产党适合这个星球上所有这种组织,而这里强调的是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因为所有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按他们的本意,绝不想搞市场经济。四十多年前,中国不是走到了“崩溃边缘”,害怕被联合国“开除球籍”,他们会改革吗?

共产党都想实行计划经济,都想掌控政治、经济、军事、科学、教育乃至一切;而实行计划经济乃至掌控一切,只有实行独裁专制,否则做不到。因此,所有共产党执政的核心和动力就是可以独裁专制,不管他们说得多么动听。

如果不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哈耶克、波普尔包括四十年代末奥威尔等思想家们出版那些振聋发聩的思想著作包括文学作品,今天的人类真不知是个什么样。至于任何一个共产党集权的国家说它实行的不是独裁专制,而是所谓“全过程民主”,都是骗人的鬼话。

共产党只有作为一个组织而不掌握国家政权时才会放弃独裁专制意识,甚至希望和要求实行民主,像日本共产党,像美国共产党,大概就没有独裁专制的野心,因为根本不现实或做不到。当然,当年在野的中共不一样,毛泽东利用反对国民党的独裁专制赢得人心,而毛泽东本人应该压根就没想过什么要实行民主,1949年前他所讲的所有赞美自由民主的话,都是为了实现他的野心,即夺取政权。毛泽东的血液里没有民主成分,更没有宪政意识。

一旦获得政权后,中共就再也不想把政权让出来了。过去的朝廷是一家一姓,而中共打下江山后,就变成中共的了,仿佛天底下只有中共最爱中国人民,只有中共最聪明,知道如何给中国人民“造福”。可只要不昧着良心,不欺世盗名,中共执政七十多年,给中华民族造成的灾难比任何一家一姓的朝廷造成的灾难都要严重。由于独裁制度以及所谓改革开放后半管制半市场的政策方针,造就无数贪官,一茬又一茬,没完没了。遍观整个星球两百个左右的国家和地区,中共统治下的官员腐败完全可称之为“世界之最”!

即使堕落成今天这般模样,依旧不肯像蒋经国那样开放党禁报禁,还人民以自由民主的权利!由此,可以认定,中共打1949年至今,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巩固自己的政权,坚决、有力地镇压一切对政权不利者。而现在中国社会发生的所有乱象,正缘于中共一心只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而衍生。到现在都不肯接受蒋经国那句名言:“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而本文开头提到的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韦君宜在《思痛录》中有句掷地有声的话:“天下最拙笨的民主也远胜于最高明的独裁,它使我抱着最高的希望。”(第183页)更有趣的是,1945年英国大选,丘吉尔首相下台。有人在看望丘吉尔时把大选结果告诉了他。当时的丘吉尔正躺在浴缸里洗澡,当他听到这个坏消息后幽默地说:“他们完全有权利把我赶下台。那就是民主!那就是我们一直在奋斗争取的!”可以说,中共非但不懂市场经济,也不懂文明政治,更不懂自由民主。中共最在行的,就是如何巩固权力,如何独裁专制!

中共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不仅不承认自己独裁专制,且特别反感别人说他们压制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几年前,外交部领导带领人马到联合国说中国每天生产300亿条信息,怎么还能说中共压制言论自由,这不符合逻辑嘛。大家可以到互联网上搜一下:据中共外交部网站2018年11月6日消息,11月6日至9日中共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率政府代表团与会,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审议会上有力批驳所谓“中国压制言论自由”论调。

他怎么说的呢?他说“中国有8亿网民,近1.2万种报纸期刊,每月微博活跃用户超过4亿,网民每天产生的信息量多达300亿条。”因此他就认为:“可以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信息产生量,也拥有世界上最丰富最活跃的思想。这样的国家,还有人说没有言论自由,这是什么逻辑?”我来回答这个中共官员:联合国大多数国家讲的是这个星球上通用的逻辑,中共当然不理解。中共只懂“中国逻辑”。十余年前韩寒就说了,这个星球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

可以说,这个中共高官就是在使用人类搞不懂的“中国逻辑”,说着昧心话。我不相信他不懂每天生产300亿条信息却并不等于中国民众就有了言论自由。如果允许说话或在他们各种审查后可以发表所谓文章即等于自由,那么这个星球上也就没有独裁专制国家一说了。

相信生活在中国的网民,特别是喜欢说几句真话、批评国家批评政府的网民对乐副部长这几句话一定十分反感。只要有众多网民,有多种报纸期刊,每天生产300亿条信息,就能证明中国人思想自由,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最活跃的思想”吗?别的都不说,如果中国真的拥有世界上最丰富最活跃的思想,为什么早已证明并不算笨的炎黄子孙,在中共统治下七十多年几乎没有像样的发明创造呢?“最丰富最活跃的思想”都干了什么?

请中共听一听温家宝2012年9月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是怎么说的吧:“我们追求的目标,不仅是经济发展,而且是人的自由平等和全面发展,是整个社会的进步。……自由是人全面发展的前提,也是人类进行创造的基础和源泉。自由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言论、信仰等基本权利的实现。人类的进步就是在各种不同思想的争鸣中萌发的。中国要有一个真正光明的未来,必须发挥全体人民群众的积极性,特别要鼓励人民的创造精神,提倡独立思想和批判思维。……让人民追求真理,探索自然的奥秘、社会的法则和人生的真谛。”中共做到了吗?

在本人看来,独裁专制下几乎所有官员包括最高独裁者都是痞子、流氓,你听听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耿爽(先前的不提,都一个德性)每次发言都说了什么,就不用再来费口舌了。而且这种情形,全世界所有独裁国家都一样。俄乌战争后,不论是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还是国内其他高官,如佩斯科夫、扎哈罗娃,还有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直至总统普京,只要是一个正常人,你听他们讲话即可认定他们是流氓,是痞子,逻辑混乱,自相矛盾,有时简直就像野蛮的强盗,连一些讲究“盗亦有道”的黑社会都不如。

中共不论口头上还是文件中都是要消灭资产阶级(即中产阶级),消灭资本主义。如果说他们是为了人民的幸福,那么,他们这么做,就等于犯了南辕北辙的方向性错误。只要他们要消灭资产阶级消灭资本主义,就表明他们根本不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因为这个星球上早已证明,只有实行完全市场经济,走世界上所有资本主义国家所走的自由民主的道路,才是正道。直到今天,人类都尚未找到比实行自由民主和实行完全市场经济更好的形式。而万润南在接受采访时认为,中共主要官员现在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感觉自己好得爆棚”。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所言所行并非装出来的,而是“他们真的认为自己了不起”。可也正是因他们是“真的认为他们自己了不起”,所以他们也就“必然要完蛋”!

所有独裁者都是利令智昏者。所有独裁者都是天下最自私者。所有独裁统治集团都是天下最自私最愚蠢的一群。今天中共所有官员都用他们的行为最好地诠释了这几句话。独裁者们无论对国民(忽悠)还是对天下(恐吓)喊出的“不惜一切代价”,是“不惜”被统治者们的“一切代价”,并非独裁者们的“一切代价”。

结语:中共,你们爱人民吗,你们真的爱中国人民吗?如果你们真的爱中国人民,就请你们实行民主,首先落实你们自己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不管你们多么自信乃至醉心于独裁专制,事实上只有一条路,即北大退休教授郑也夫四年多前在《政改难产之因》中所讲:“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二零二三年八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