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十大杂牌军之三东北军(二)

0
26

2020年5月21日 来源:网络 张老师海外聊史

1921年12月18日,靳云鹏内阁因财政困难而辞职,张作霖支持亲日政客梁士诒组织内阁,但吴佩孚坚决反对,双方都不肯退让,于是引发起第一次直奉战争。
1922年4月,奉军相继开进关内,以军粮城为大本营,从军粮城、马厂、静海一直开至德州附近。
奉军号称镇威军,张作霖自任镇威军总司令,孙烈臣为副司令,设总部于山海关,兵分两路出击。直军以吴佩孚为总司令,以保定为大本营,分头抵抗。
4月29日,张作霖下总攻击令,战争分东西两路进行,东路在津浦路马厂一带,西路在京汉路的长辛店一带。战况异常激烈,双方死伤惨重。
5月3日,西路奉军腹背受敌。5月5日,张景惠部第十六师师长邹芬倒戈,西路奉军大败,东路奉军闻讯亦纷纷溃退,张作霖率残部经天津、滦州出关。
奉军战败后,张作霖被免职。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张作霖于5月12日宣布独立,5月19日出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以图反攻。
6月17日,直奉双方在英国的干预下进行停战议和,直军全权代表王承斌、杨清臣,奉军全权代表孙烈臣、张学良,在秦皇岛海面英国克尔笛号军舰上签订了停战条约,以山海关为两军界线,奉系势力被迫退回关内。
第一次直奉战争以奉系战败告终。奉系之败,原因有多方面,但奉军纪律涣散,兵不精,械不良,也是导致失败的重要原因。
奉军首领张作霖,以及不少重要将领如张作相、张景惠、汤玉麟、张海鹏、张宗昌、马占山等,都是绿林出身,这就难怪奉军带有绿林的气味了。
在这次战争中,奉军第三混成旅和第八混成旅不仅没有象其他部队一样溃不成军,而且略有小胜,这两旅旅长分别是张学良和郭松龄。
张郭都是军校出身,曾对所部进行了严格的整训,所以三、八两旅成了奉军的精锐。
张作霖痛定思痛,决心对奉军进行全面彻底的“整军经武”。而协助他筹划的,就是他的长子张学良。
张学良,字汉卿,1901年由张作霖原配夫人赵氏所生。张作霖出身低贱,他希望儿子能饱读诗书,学贯中西,文武双全。
所以,张学良从小便得到名儒及博学洋人的教授,熟习中国经史典籍,又受到西方文化的熏陶。
1918年,他便走上职业军人的道路,被张作霖任命为奉天督军署卫队旅营长。
1919年2月,入东北讲武堂第一期炮兵科学习,与战术教官郭松龄交往甚密,并深受其思想影响。
1920年,张学良从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历任卫队旅团长、第三混成旅旅长。当年11月,年仅19岁的张学良,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
张学良受命协助整顿东北军,他成立了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兼任整理处参谋长。
同时,他还担任东三省航空处总办和航空学校校长。在郭松龄、孙烈臣、姜登选、韩麟春等协助下,他对东北军从上到下,进行了一次彻底改革:
整编和扩充陆军;扩大奉天兵工厂;购进数十架新式飞机,充实空军;在哈尔滨设海军司令部和海军学校,加强海军建设。
另外,张学良还注重对人才的使用和培养,对排连长以上干部都做了调整选拔,大量吸收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新进人才。
东北军经此整理,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大增。张学良经过这次整军,也表现了他卓越的组织和军事才能,提高了他在东北军中的地位和威望。第一次直奉战争后,英美支持直系军阀控制了北京政权。
1923年直系首领曹锟当上了贿选总统,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反直系的各派也乘机反对曹锟、吴佩孚。
皖系军阀卢永祥首先在浙江发出不承认曹锟为总统的通电,奉军张作霖立即响应。
张作霖一方面积极备战,一方面又联系在广东的孙中山,浙江的卢永祥结成反直三角同盟,以壮声威,待机而动。
1924年9月,直系军阀齐燮元、孙传芳进攻卢永祥,爆发了江浙战争。张作霖则以粤浙奉同盟为由,通电指责齐燮元,并率兵入关,响应卢永祥反直。
于是,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作霖将奉军编为六个军,仍称镇威军,自任总司令。姜登选、李景林、张学良、张作相、吴俊升、许兰洲分别担任军长。
1924年9月15日,十五万奉军分六路向榆关,朝阳进攻。曹锟火速电召吴佩孚入京主持战务。
吴佩孚组织讨逆军,分三路迎战。双方投入兵力共达四十多万,出动了陆海空军,主要战场在山海关一带。
10月下旬,正当直奉两军激战正酣之际,直军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联合胡景翼、孙岳发动了北京政变,使直奉战争形势急转直下,直军军心大乱,迅速溃败,奉军乘机进逼天津。
吴佩孚先是退守天津,到11月3日,率残部二千余人乘舰狼狈南逃。第二次直奉战争,奉系张作霖借助冯玉祥的倒戈而大获全胜。
战争结束后,冯玉祥、张作霖共推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到北京主持政务。此时北京政府出现了由冯系、奉系、皖系三种势力暂时联合主持的局面。
1924年11月,段祺瑞上台执政。
12月,段祺瑞下令免去齐燮元的苏皖赣三省巡阅使等职,特派卢永祥为苏皖宣抚使。
张作霖为谋求扩张势力于长江流域,又以援助卢永祥为名,派张宗昌率兵偕卢南下。
1925年1月,张宗昌、卢永祥联合在丹阳、无锡间与齐燮元军激虞,结果齐军战败,张宗昌率奉军一万多人进入上海。
1925年,奉军多次入关,抢占地盘,到9月,津浦路沿线各省区全部为奉系所占有。
李景林任直隶军务督办,张宗昌任山东军务督办,姜登选任安徽军务督办,杨宇霆任江苏军务督办。
奉军的入关势头,严重威胁到直系浙江督军孙传芳。孙传芳联络直系势力,以及北方的与张作霖已矛盾激化的冯玉祥,发动了奉浙战争。
1925年10月15日,孙传芳出兵进攻奉军,派李宝章师攻上海,谢鸿勋师取南京,卢香亭师袭丹阳。
奉军进驻上海后,整日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听到枪炮声响,早已鸡飞狗走,师长邢士廉惊慌失措,略事抵抗,即逃入租界。旅长刘翼飞化装成和尚逃走。
江苏军务督办杨宇霆见南京被孙军包围,也渡江乘车潜逃。江苏军务帮办陈调元早已与孙传芳勾结,电令浦口、花旗营苏军将杨所乘专车截住。
照例,一切紧急军电都应从尾译到头,因为结论大都末尾。不料,花旗营苏军的电务员换了一位新手,他从头译到尾,结果,让杨宇霆早了一点点逃脱。
城内的奉军不是被歼就是被包围缴械,师长丁喜春也作了俘虏。安徽军务督办姜登选见沪宁失利,也弃职而逃。
张作霖得知江南奉军溃败的消息后,大发雷霆,即任命张宗昌为江苏善后督办,施从滨为安徽善后督办,率军南下,收复苏皖。
张宗昌任命施从滨为前敌总指挥,率兵从充州、泰安防地出发,进占蚌埠;自己则率白俄军由济南沿津浦路东侧开进,掩护施军向南急进。
但是,张宗昌的白俄军毫无纪律,到处**烧杀,无恶不作,致使突前的施军失去了掩护和退路,在蚌埠一线被孙军击溃,施从滨也被孙传芳俘虏后残杀。
张宗昌率残部退回山东境内。孙传芳一直打到徐州以北,才停止追击。他一则担心孤军深入,恐有不测;二则他横扫苏皖,急欲筹组五省联军,所以主张罢兵息战。
张作霖一败再败,本想亲率大军南下,与孙军决战一场,但由于北边有冯玉祥的牵制,他不敢轻举妄动。
更为严重的是,奉系内部矛盾激化,竟发生了郭松龄倒戈反奉事件,他更无暇南顾。
于是,奉浙战争于11月8日孙军占领徐州后遂告结束。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冯玉祥、张作霖共同控制北京政府。
冯玉祥按照双方划定的势力范围,沿京汉线及豫、陕、甘发展,但屡屡遭受奉军的压迫,冯、奉的矛盾便激化,准备兵戎相向。
但冯玉祥自知难敌奉军,于是利用奉军新旧派的矛盾,与郭松龄联合反奉。
奉军军阀原分新旧两派,旧派首领为张作相,新派首领为杨宇霆。新派之中,又有士官派和大学派之别:士官派以杨宇霆、姜登选为中坚;大学派以郭松龄、李景林为首领。两派互相倾轧,由来已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