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9:11 下午

记者:陈美华 Ahmad Syamsudin/BenarNews

1.jpg

印尼首都雅加达街头(Gemunu Amarasinghe/RFA Photo)

_GA94621E.jpg

2022年,印尼GDP达13,198亿美元,成长5.31%,创10年新高。(RFA)

_GA95037E.jpg

雅加达街头((Gemunu Amarasinghe/RFA Photo))

_GA15056E.jpg

摩托车是印尼最普遍的交通工具,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使网约摩托车应运而生。(RFA)

華為logo in Huawei building_2052.JPG

位于印尼雅加达的华为总部(陈美华摄/RFA)

ID-Huawei-6(1).JPG

2023 年 7 月 15 日,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制造的智能手表在印度尼西亚万隆的一家零售店展示。(Gemunu Amarasinghe/RFA)

Indo_China_Belt and Road 109.JPG

2023年7月15日,中国华为手机配件在印度尼西亚万隆的一家零售店展示。( Gemunu Amarasinghe/RFA)

Telkomsel 營業廳_0051.JPG

Telkomsel是印尼最大的电信公司,提供各种通信方案。印尼的互联网普及率近八成。(陈美华摄/RFA)

Indo_China_Belt and Road 106.JPG

2023年7月15日,中国华为手机配件在印民万隆的一家零售店展示。(Gemunu Amarasinghe/RFA)

_GA95798E.jpg

印尼巴里巴板(Balikpapan)国际机场的中国电信充电器(RFA)

_GA95134E.jpg

印尼雅万高铁站(RFA)

_GA95340E.jpg

印尼雅万高铁站铁轨(RFA)

_GA15347E.jpg

印尼雅万高铁沿线的道路(RFA)

_GA95340E.jpg

印尼雅万高铁站铁轨(RFA)

_GA15182E.jpg

印尼雅万高铁站顶上的工人(RFA)

 

250BRI+logo+black+background.jpg

雅加达街头随处可见摩托车驰骋呼啸而过,这是印度尼西亚人惯用的交通工具,也是相当受欢迎的网约摩托车。

“一天能赚10万到20万卢比。”24岁的摩的骑士叙亚非(Syafii)在高档商场印尼广场(Indonesia Plaza)外等活儿时告诉 ,这一天的收入相当于6到13块美金,他做了五年的Gojek骑士,收入足以养家。

叙亚非和印尼400多万个网约摩的骑士一样,依靠印尼快速发展的网络平台谋生。以Gojek为例,它从叫车服务起家,如今已发展成包括外送、订票、购物、支付帐单等业务的东南亚网络巨头。平台活跃用户破亿,贡献了印尼GDP的1.6%

年龄中位数29岁的印尼,是东盟数字经济产值最大、增长最快的国家。谷歌、淡马锡和贝恩e-Conomy SEA报告显示,到 2030 年,印尼互联网经济价值可能达到 3300 亿美元,几乎是目前东南亚数字经济价值 1700 亿美元的两倍。

八月中在雅加达举行的一场互联网展览会上,有包括中国联通等多家中国企业参展。(陈美华摄/RFA)
八月中在雅加达举行的一场互联网展览会上,有包括中国联通等多家中国企业参展。(陈美华摄/RFA)

“印尼已经变得非常现代化。”印尼网络安全论坛(Indonesia Cyber Security Forum)主席兼创始人阿尔迪·苏德佳(Ardi Sutedja)向记者展示他手机的各种网购和电子支付应用软件,他几乎不用现金,身上只有五万卢比(约3.5USD)。

不过,由于印尼缺乏建设信息通信技术基础设施的能力,大多数依赖外国技术。在2G和3G时代,印尼电信运营商使用多种品牌的设备,包括加拿大北电、摩托罗拉和西门子,现在则主要使用华为、中兴、爱立信或诺基亚的产品。这其中,华为扮演了重要角色。

“我们拥有东南亚最大的市场,但我们只是消费者。”阿尔迪说,“华为正在主导我们电信的关键基础设施,从上游到下游。”

“便宜又大碗”的中国技术

2022年数据显示,印尼前三大移动运营商Telkomsel、Indosat oredo 和 XL Axiata占据移动用户总数的 88.9%

它们都与华为有不同程度的合作。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于2022年刊登的一份报告指出,华为和中兴是印尼运营商设备和企业设备业务领域的主要参与者。此外,这两家公司已与印尼的主要电信运营商签订协议,建设印尼的5G移动网络。报告指出,中国的电信公司已经成功利用本地化战略,将自己定位为值得信赖的网络安全供应商。

 

 

华为在印尼的总部位于雅加达市区CBD核心地段的甲级写字楼,共占据七层,出入口设有智能门禁、人脸识别、访客系统等。中午时刻,大批员工外出用餐,其中不少是华人脸孔。一位年轻的印尼华裔员工说,大楼约有一千名员工,约三成雇员来自中国,七成来自当地,包括印尼华人。一楼入口处的墙上用中文标语写着华为的核心价值观: 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艰苦奋斗,坚持自我批判。另一边的标语引用《世说新语》: 小胜靠智,大胜在德。

而华为能够拿下印尼市场,和它在其他新兴市场胜利的原因一样——便宜。

印尼信息与通信技术协会(MASTEL,Indonesia ICT Society)主席萨尔沃托(Sarwoto Atmosutarno)也是Telkomsel的前首席执行官。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印尼每GB数据包0.4美元,价格在亚太地区排名第三低。

为进一步了解上网流量费用,记者去雅加达一处Telkomsel营业厅询问,营业员提供三种方案,每月35GB流量约10美元,14GB约5.2美元,8GB约3.3美元。叙亚非和其他几位长时间使用网络的骑士告诉我,他们一个月的上网费大约为6.5美金。

印尼是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有一万七千多个岛屿,这使得基础设施需要密集的资本和建设投入。迄今,印尼的互联网普及率为78.19%,仍有约6,000 万人无法使用互联网。

“华为提供了非常有吸引力的财务方案。”阿尔迪说,印尼电信公司不必在基础设施投入大量资金,而是付费给华为,租用华为建造的基础设施。“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能打败它(华为)。”

如果电信运营商现在对华为说“不”,他们将不得不拆除几乎全部基础设施,并面临电信设备采购相关的巨额财务义务。阿尔迪指出。

从事机电工程的埃卡·坎德拉(Eka Candra)曾在六、七年前承包过印尼政府工程,当时印尼正在铺设4G,他经常进出印尼各个电信公司,发现电信基础建设规划的各方面标案技术,都是中国人的天下。

据埃卡介绍,电信基础建设由印尼电信公司承包给印尼其他电信业者,再承包给华为和中兴。

懂中文的埃卡说,在雅加达电信公司的办公室或大厅,“你都不知道你是在印尼,全部都是讲中文的,都是大陆口音。”

埃卡称中国技术“便宜又大碗”。“中国大陆的工程师是最厉害的,因为他们比印尼人勤劳,也比台湾人愿意上山下海、日晒雨淋。”他说,基地台的规划和分布大部分都是中国的工程师操刀,印尼没有这种技术能力。

中国国内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助力了华为和中兴在海外市场战胜西方科技公司。此外,这些公司还有中国政府的帮助。

一名在雅加达从事金融业的台商说,中国企业有政府支持和补贴,弹性很大,例如先使用再拆帐等作法,欧美国家没办法像中国企业这样“半买半送”。

由国有银行先承诺借贷,然后企业取得订单——这是“一带一路”常见的操作模式,被西方国家广泛诟病。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国会演讲提出共同建设“一带一路”,以基础设施投资作为外交战略的支柱。2014年中国从日本手中抢下“一带一路”旗舰项目雅万高铁。随后中国将数字建设纳入“一带一路”的整体规划,即“数字丝绸之路”,致力于在新兴国家输出数字产能。

早在2010年8月,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就与华为的印尼客户签署了一份出口买方信贷协议,为华为产品的进口提供资金。2017年11月,中国国开发展基金也为印尼最大的媒体集团PT Global Mediacom购买中兴产品提供了信贷。

今年5月,印尼通讯部长因涉嫌4G基地台网络建设项目的采购贪腐案被捕。嫌疑人包括华为当地子公司的主管和中兴通讯的工作人员。这个4G项目原本预计能为印尼一些最偏远的村庄提供4200个基地台,为几千个村庄带来网络,预算11.6亿美元。但调查发现仅完成了985个,且网络无法使用。这起贪腐案已让印尼损失约8万亿印尼盾(5.33 亿美元)。

这不是华为第一次在海外卷入贪腐案。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其在印尼的运营和发展。

华为如何赢得人心?

向电信公司提供基础设施并不是华为和中兴在印尼的唯一业务线。尤其是华为,除了制造手机等个人设备,它还向企业、大学和政府等提供硬件和软件解决方案。此外,华为在印尼本地培训人才的做法,也帮助它在当地深植影响力。

世界银行2018年的报告指出,印尼面临严重的信息技能人才短缺,估计2015到2030年间,印尼需要900万额外的信息技术人员来支持快速增长的数字经济。

“如果你想击败你的竞争对手,你会通过这些类型的培训来赢得人心。还有,当你培训某人使用华为设备和产品,他日后更有可能继续使用华为的设备和产品。最好的学生甚至可能成为华为的工程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the 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 at 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学者加特拉·普里扬迪塔(Gatra Priyandita)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华为在2023年8月一份公开的新闻稿说,华为计划在5年内(2025年前)培养10万名印尼信息与通信技术数字人才,至今受益者已超过83,000人。

26岁的穆罕默德·伊赫桑·法齐(Muhammad Ihsan Fawzi)上半年参加了五周的华为线上课程,在撰写程式并答完一百个考题后,取得华为移动应用程序开发领域的认证。伊赫桑自豪地展示他的华为认证说:“获得证书后,我发布在我的领英(LinkedIn)上,并写在我的简历中。有七家公司联系了我。”这些公司来自零售、科技和航空等,向他提供移动开发人员和项目经理的职位。

伊赫桑在培训课学习的是华为移动服务(HMS),这是华为从谷歌的安卓系统中脱离出来的一套移动生态技术方案,为智能手机提供应用程序发布和开发平台。

他受到南丹吉尔港理工学院(Institut Teknologi Tangerang Selatan,ITTS)副校长翁诺·珀博(Onno W. Purbo)的鼓励参加培训。61岁的翁诺曾在万隆理工学院等多所大学任教,是印尼知名的信息技术专家,在印尼被称为“网络之父”。

翁诺自己也参加培训,盼能作为表率鼓励学生,但因培训以英语教学,虽然一开始有1100人报名,到最后只剩下包括他俩在内的20人取得了证书。翁诺后来将华为这套免费的英文课程全部翻译成印尼文,让更多学生学习。

翁诺指出,印尼每年有60万数字人才的需求。但全国每年只有60万名大学生,其中只有8%的人学习工程方面的领域。这或许因为印尼没有像华为或台积电这样的国际型科技企业,工程和通信领域科系并不是大学生的首选。管理、教师、会计、法律的科系更受欢迎,这些行业的薪水也比从事信息技术方面的人才高。

加特拉指出,其他科技公司大多数只对排名靠前的优秀人才提供培训。但华为不看成绩,培训每个人,这其中也包括很多中下阶层的人才。

“教育和认证计划是非常软性的营销过程。”翁诺说。

华为为印尼30多所大学提供培训课程、认证考试、教学资源和实验室设备。

位于北苏门答腊省的德尔技术学院(Institut Teknologi Del)就是其中之一,这所私立大学周围环绕着郁郁葱葱的绿色山丘,俯瞰着雄伟的多巴湖。它自2013年升格为大学后一直与华为合作,为学校1500名师生提供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等领域的培训、认证,和研究机会。

“这对华为和我们来说是双赢的。他们取得成功的方式之一是支持印尼的教育,”副校长胡马萨克·西曼俊塔(Humasak Simanjuntak)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旗下的新闻网站博纳新闻(BenarNews)。这个暑假就有一团师生赴中国参加华为的夏令营。

值得一提的是,德尔技术学院的创办人是印尼对华合作的牵头人、海洋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 (Luhut Pandjaitan),他是协调印尼与中国合作的最高官员。

2021年,印尼最高网络安全机构印尼国家网络与密码局(BSSN)与华为续签网络安全合作谅解备忘录,并在签署仪式上与BSSN和德尔技术学院签署了一份新的三方合作协议。

卢胡特在签约仪式上说:“华为在印尼广受欢迎,华为先进的技术在印尼的各个领域被广泛应用。华为不仅致力于在印尼建设数字基础设施,还致力于为印尼培养数字化人才并向印尼转让高科技。”

印尼通信与技术部邮政服务与信息技术司司长瓦扬·托尼·苏普里扬托(Wayan Toni Supriyanto)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旗下的新闻网站博纳新闻采访时表示,感谢华为在组织培训课程、研讨会、考察、认证和竞赛等方面的积极支持。

华为没有接受本台的采访要求。不过,据中国官方发布,中国驻印尼大使陆慷2022年6月22日赴印尼华为技术投资有限公司考察调研,充分肯定华为在印尼建设数字基础设施作出了贡献。他指出,华为在印尼经营22年,共有超2000名员工,本地化率达90%。他还提到,华为与印尼本地300余家分包商和300 余家本地渠道合作伙伴开展合作,每年带动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

如果他们控制了市场,那么他们就控制了这个国家

印尼信息行业从业者对华为的主导地位并非没有迟疑。

“他们已经控制了上游和下游的关键基础设施和电信。下游意味着一直到消费者家中。这就是为什么我家很多机顶盒都是华为和中兴的。”阿尔迪说。

阿尔迪幼时跟随派驻美国的印尼外交官父亲,在美国长大并取得硕士,他曾在美英加韩等国获得网络安全等方面的专业能力认证,也曾领导过多家科技公司,并协助印尼政府管理​​网络安全等问题。

“请记住,我们只从供应商那里租赁技术,他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阿尔迪说:“如果他们控制了市场,那么他们就控制了这个国家。”

阿尔迪认为,印尼正通过科技面对新殖民主义。“掌控电信技术,任何对手都可以预测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们可以窃听,他们有数据,因为数据流使用基础设施。他们可以知道我们计划做的一切。这就是风险。”

加特拉也有相同的担忧。他提到中国2017年通过的情报法规定,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可以要求有关机关、组织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协助和配合。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因此他认为使用华为可能有间谍活动的风险。

翁诺指出,印尼对网络安全的认识仍然严重缺乏,而更令他担忧的是印尼学到了中国政府的监控手段。

2019年雅加达因选举争议而引发骚乱致九人死亡后,印尼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使用WhatsApp一段时间,并对WhatsApp进行监控和巡查。有批评称执法部门试图监控WhatsApp聊天群组的所有资讯,可视为大规模监视。

翁诺不用印尼人惯用的WhatsApp,而主要通过邮件联系。他说,印尼政府声称主要监控色情和赌博,但是他们能监控更多。“例如,他们正试图跟踪其他党派的竞争对手。他们即将举行选举。所以获胜的一方会利用这些基础设施来追踪另一方。他们可以做这种事。而这已经发生了。”

“希望印尼成为最适合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变得像中国”

2023年10月,延宕四年的雅万高铁终于通车。尽管这条长142公里的高铁预算超出20多亿美元,要营运40年才可能回收成本,两国仍商讨高铁延伸的建设。

除了雅万高铁之外,中国广泛参与建设了印尼的电站、路桥、水坝、通信工程等领域,包括东南亚最长跨海大桥泗马大桥、印尼最长钢拱桥塔园桥、印尼第二大水坝佳蒂格迪大坝等。

而最引起国际侧目的是中国近年投入数十亿美元,大举抢进印尼全球产量第一的镍矿,在这场电动车电池原料的投资战局中抢占了先机。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2014年就任总统后,将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心,并将数字基础设施改造作为国家任务。中国急于输出产能,印尼急需建设,一拍即合。

迄今,中国在东盟成员国建立的八个海外工业园区中,近一半在印尼。

印尼已建成一条长达13000公里的全国性光纤网络Palapa Ring,覆盖群岛500多个地区和城市,主要使用华为的设备。

印尼政府于2017年发布“100个智慧城市计划”(Gerakan Menuju 100 Smart City),选定25个优先参加计划的城市,其中以雅加达、万隆及望加锡发展最为迅速。“爱立信、诺基亚也参与其中,但华为可能是最大的。华为提供数据中心等设备。”加特拉指出。

印尼位于南海边缘,其岛屿分布在横跨数千公里的重要海上通道,在中美争夺亚洲影响力的地缘政治中不可忽略。在这场争夺中,中国占尽优势。

佐科上任以来已与习近平见面超过10次。不但在经贸上与中国紧密结合,外交政策也附和中国。佐科曾批评西方对于俄罗斯的制裁。

2022年中国冬奥会遭西方国家抵制后,佐科是冬奥会后首位访中的外国领导人。两国共同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两国元首会晤联合新闻声明》,续签“一带一路”与“全球海洋支点”构想合作谅解备忘录,并签署疫苗与基因联合研究、绿色发展、信息互换和执法、网络安全能力建设、海洋、印尼菠萝输华等领域合作文件。

2023年7月佐科又赴成都和习近平见面,出席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幕式。

不过,8月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峰会上,中国邀请印尼成为金砖国家成员,佐科给了习近平一个软钉子。他在出席峰会后表示,“我们打算进行彻底的研究和计算,我们不想做出任何仓促的决定。”有分析认为,金砖组织被视为新兴的反西方联盟,这可能是佐科决定再考虑的原因。

毕竟佐科当务之急是落实他的迁都大计,将爪哇岛上的首都雅加达搬到加里曼丹岛的努山塔拉,明年8月17日印尼政府将在新首都举行国庆日。迁都成本至少300多亿美元。佐科不仅邀请中国大力投资,也向各国招商引资。

据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报告,过去五年,美国在东盟的影响力减弱,而中国的影响力却在增长。中国已连续10年成为印尼最大贸易伙伴,目前是印尼第二大外国投资方。

台湾驻印尼大使陈忠派驻印尼近七年,明显感受到中国的压力。他说,随着中国在印尼增加经贸影响力,“中国大使馆常常借故来干扰我们的一些活动,印尼政府也因为一带一路方面的一些作为、经贸关系的提升,对中国的顾忌特别多。” 例如去年印尼在巴厘岛主办20国集团峰会时邀请习近平参加,印尼政府就不希望在那段期间有印尼的官员或议员访问台湾。

2022年,印尼GDP达13,198亿美元,成长5.31%,创10年新高。它是世界上成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拥有2.7亿人口,排名世界第4位,仅次于印度、中国和美国,且近一半人口在30岁以下。若能维持经济高速成长,至2045年或2050年,印尼有望成为全球第4大经济体。

今年45岁、在一家投资公司撰写财经文章的马利克(Malik)说,他希望两个还在读书的女儿,长大后能看到印尼的黄金年代。

公务员阿金·拉腊萨蒂(Ajeng Larasati)认为,印尼复制很多国家的发展道路,只要是他国的优点,复制无妨。但34岁的她表示:“希望印尼成为最适合自己的国家,而不是变得像中国。”

24岁、从事科技业的阿克巴尔·普特拉(Akbar Putra)觉得,印尼可以模仿中国一些价值观,例如中国人努力工作的方式,和扩大业务的方式。不过,中国的“意识形态并不适合印尼。”

明年他就要投票选出印尼的新总统。

(本报道由普通话组与BenarNews合作完成)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