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7:28 上午

评论 | 胡平:谈谈美国的政府停摆
美国白宫  美联社图片

这次,美国政府又差点停摆。上周六(9月30日)傍晚,美国国会罕见的召开会议,通过了一项为期45天的临时拨款法案;总统拜登于当天深夜签署了这项法案,此时离10月1日这个大限不到一个小时。这样,美国政府暂时躲过了政府停摆的风险。

其实,在美国历史上,政府停摆并不罕见,过去40来年就停了21次,平均两年停一次。说起政府停摆这种事,是美国民主的一个特点。别的民主国家没有这种事。在美国也不是自建国以来就有。过去美国政府也有缺钱花的时候,但不会因此而停摆。这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通过了相关法案,规定如果国会拒绝通过总统提出的财政预算,政府就要停止运作,除了紧要部门之外,其余的部门就要停摆,直到总统和国会经过妥协达到一致。

一般来说,在美国,政府停摆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影响很有限。因为美国是自由民主的国家,政府管的事本来就不多;又因为美国是联邦制,所谓政府停摆只不过是联邦政府停摆,州政府和下面的地方政府不受影响;再有,紧要部门并不停摆,军队、边防、消防、公共安全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邮局继续开门,警察照常执勤。另外,停摆的时间都很短,过去的21次停摆,少则5天,最多也就35天,一个月多一点,所以对经济对社会的影响不大。

美国政府停摆远远不像一些中国人想象的那么可怕,我来美国三十多年了,亲身经历过好几次政府停摆,基本上没有感觉。我相信在美国居住多年的大陆人恐怕和我一样,都是对政府停摆没什么感觉。在美国的华人常常热烈地讨论美国的各种事情,分享自己在美国的生活经验,涉及的话题很多,有些话题很热门,但我从来没见到有多少人在热烈地讨论政府停摆以及政府停摆给自己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尽管大家都经历过政府停摆。可见政府停摆这件事,对一般人真的是没什么影响。如前所说,所谓政府停摆是联邦政府停摆,影响最大最直接的是联邦政府的非核心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被迫休假,没有薪水的休假。在全美国,这种人大约有80万。其他人多半都感受不深。

政府停摆当然是件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它的严重性并不在于由于停摆造成的直接后果,而在于它是一个信号。它提请公众注意到在政府预算这个问题上,总统和国会分歧很大,争执不下。它促使公众去思考,为什么政府的预算案通不过?是总统提出的预算不合理,还是国会里的反对派的主张不合理。这就形成民意的压力。总统和议员都是民选的,他们都不愿意丢失选票,因此就会根据民意作出相应的调整与妥协。不错,事情搞到政府停摆的地步,说明两党的对立太严重。这不能算好事,这总是民主遇到了麻烦。但是停摆本身正是为了用民主的方法解决这个麻烦。所以我们不能只看到它的消极面,更应该看到它的积极面。

在民主制度中,国会最重要的权力之一,就是管住政府的钱袋子,不准政府乱花钱。政府该花多少钱,这些钱该怎么个花法,必须经过国会的严格审批。反过来看专制的中国,宪法虽然也规定了政府的预算要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批,但那只是一纸空文。因为中国的全国人大代表根本不是通过真正的选举产生的,全国人大无非橡皮图章、表决机器。实际上,中国政府花钱根本不受监督,想花多少就花多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办奥运、办亚运,对外大撒币,哪一次是经过纳税人同意的?先前法制日报发过一条消息,引用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透露的信息,说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有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国政府这种花法,民主国家想都不敢想。

这次美国又一次陷入政府停摆危机,中国新华社发文点评,说这件事凸显出“美国的机构和治理能力存在弱点”,由此彰显中国的专制制度的优越性。真是颠倒黑白,荒谬之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