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4 月, 2024 10:30 上午

中共的房地产巨头恒大的实际负责人许家印上周被该集团证实正因为疑似有犯罪行为被调查,而且行动遭限制,被拘禁在北京某处,和外界联系需要先获得许可,他之前负责财富管理事业体的二儿子许滕鹤也和他一起被带走。这消息传出来后恒大集团在香港股市挂牌,不久前才恢复交易的三只集团旗下股票全数再度停止交易。不光是许家印本人,恒大集团的前总裁夏海钧和前首席财务官潘大荣也都被捕。此外恒大的财富管理事业的总经理杜亮也在9月16日被深圳警方证实已经被拘留。


图片来源:达志影像/路透社

 

中共当局对许家印已没耐心

本次针对恒大财富管理事业体的拘捕行动很可能是中共新成立的国家金融管理局所发起的打击非法集资运动的一部分。的确,恒大的财富管理单位受到将近两年前恒大地产发生首次债券利息偿付违约的波及后,同样无法准时发放所销售总值约400亿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利息,只好和买主重新协商还款计画,从一开始答应每个月返还8000人民币,一年后减少到每个月还2000元,再减少到每个月500元(照这种还款速度,当初10万人民币投资要17年才能回本),但到了上个月的8月31日,却连一毛钱都付不出来。恒大财富管理事业体对此提出的说明是因为现金紧缺还有处分资产的过程不顺利。

在中共官方对这类金融产业纠纷的态度丕变下,之前想寻求法律协助却经常碰壁,被当地警方告知在上级不同意下无法报案的投资人却忽然收到通知说可以采取各种方式报案,例如上网或是亲身赴警局报案等。投资人还可以选择以发送有固定格式的简讯进行报案,而很多人在报案后很快收到已经通知说案子已经受理。另外9月中深圳警方还公开呼吁投资人提供各种相关讯息。

而同时恒大地产的母公司一样有坏消息传出,9月22日恒大发表声明说必须要放弃现有的债务重整计画,原因是地产销售额不如预期,该公司会想别的办法以求客观反映该公司的现状。在声明中还提到恒大正和中共的银行与国际债券持有人展开重新协商还款计画的初步谈判。

恒大的重整计画受挫

但在声明中没有提到的是,恒大之前向中共证监会提出,要求同意的重整计画的关键部分却被否决了,恒大因此无法发行新股票。几天后恒大所提交给主管机构的申报文件中提到根据证监会的规定,该集团的房地产部门因为正受到地方主管机关的调查而无法发行新股票或是债券。这样一来,恒大便无法将现有的债务置换成新股票与债券的组合。若是无法找到别的方法进行重整,恒大便面临国外的债权人要求清算公司的威胁,国外的债权人可以透过诉讼接管在开曼群岛或是巴哈马注册的公司。

从上面这些最新发展看来,中共官方决定闪电对许家印、儿子和某些高管进行逮捕很可能是先下手为强,在恒大又要发生新一波违约前先有所动作以防随之而来的民怨烧向政府,同时还可能对失去行动自由的许家印严刑逼供,看有没有办法让他吐出更多个人或是藏起来的资产来偿债。的确根据10月2日最新的《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共官方正在调查许家印之前是否曾试图将资产移转到海外。

恒大的负债已是惊人的债可敌国

那么接下来恒大集团的命运会如何、对中共的房地产部门还有整体经济、金融会有什么冲击呢?若先看恒大本身,情况的确很难让人乐观。今年六月终于公布的财务数字显示过去两年恒大的亏损高达810亿美金。今年的上半年又公布了45亿美金的亏损,这还是在营收增加之下发生的。而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到了今年6月还是高达3270亿美金。其借款总额到了6月只是微幅上升到6250亿人民币,但是其积欠供应商或是其他关联方的金额已经达到了约1兆人民币。在严重缺乏资金下,其预售的6040亿人民币建案是否能如期完成是大问号。此外恒大还面临2229件牵涉到5350亿人民币的诉讼案。

而且即使连亏损数字惊人的前两年财报都被今年1月恒大所雇用、负责审计的小型会计师事务所Prism出具警示意见说该公司在进行审计的过程中,无法获得足够和适当的资讯以完成工作。同样地Prism基于许多不确定因素也无法对上半年营收报告中的数字背书。

比较正面的消息是许家印在今年6月的内部会议上有些项目已经接近完工交屋的阶段,尚未完工的项目比较集中在内陆城市如昆明或是贵阳。还有恒大已经签约的销售建案金额出现了反弹,在200家地产商中爬上第19名。只是不知道销售金额的增加是否源自于恒大将地产项目打折出售加速换取现金来偿还逾期的贷款,或是恒大理财产品的应付款项。而从官方近日对恒大高管采取的动作便可看出,中央政府毫无意愿介入对恒大进行纾困、救援,唯一监管单位对恒大做出的指示是要优先还款给农民工和供应商。

但是如果政府不主动出手去解决恒大还有占中共经济比重1/4左右的房地产部门的泡沫缓慢破裂问题,中共的经济即使因为体制的特性能躲过猛爆性的金融危机,因为房地产部门的问题而陷入长期停滞是几乎可以100%肯定的。 8月地产部门的投资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8.8%。中共前百大地产商8月的总销售额和去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了34%,这是数年来的单月新低数据。 9月的数据和去年同期相比的降幅还是高达29%。这就是为何《华尔街日报》直接引述经济咨询公司中国褐皮书(China Beige Book)CEO Leland Miller的话,说中共的房地产部门是一团糟。

中共主要银行状况仍属良好,但乡镇银行则糟了许多

在中共的房地产销售规则下,因为需要付的头期款金额较高,和银行的抵押贷款在法律上可以被追索,因此放贷的银行除了房屋本身外,在贷款人弃贷消失时还可追索其他财产。而且商业银行的贷款中放款给地产商和购屋者的比例已经从2019年的接近30%降到今年年中的23%。此外中共的主要银行的财务状况都还处于良好状态,大银行的资本适足率从2017以来有显著的提升,整个银行体系提拨出来应付可能有成为不良风险贷款的金额达到了有问题贷款总金额的89%。

但一些较小的银行,特别是乡镇银行的情况就糟的多,《华尔街日报》引用另一家知名中共经济咨询公司中经龙讯(Gavekal)的估计指出只要不良贷款占总贷款的比例上升1.5 %,乡镇银行的资本适足率就会低于监管机构要求的10%。在上一波2014-2016的房地产不景气中,乡镇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上升了1%左右。

但这不表示中共政府或是分析师、投资人可以完全排除金融危机爆发的风险,还有另一个目前看不到解方的问题是市场买家严重缺乏信心而推迟买房的决定,一些地方政府包括大城市广州为了刺激买气已经开始撤销之前的限价令─禁止地产商将房屋的售价降到原订的价格的90%或是85%以下,这个政策转向也得到了北京的许可。这是否会加速房屋的售价下跌非常值得观察,毕竟和美国之前发生次贷危机房价在两年中跌了20%相比,目前中共在100主要城市的房价和去年同期相比只跌了2.4 %,是非常温和的幅度。

而《华尔街日报》引用澳新银行(ANZ)的估计,如果中共的房价像是东京、香港遇到泡沫破裂一样下跌30%的话,总值5.3兆美金的房屋抵押贷款中的12%其净值会变成负的。若是房价跌幅达50%,那么房地产贷款净值变负的比例会急速升高到51%。

中共经济较可能泡沫化,催生出类似欧美的金融危机

总的来看,不管是北京持续小幅的推出救市措施只求局面不要失控,或是资金流动性越来越吃紧的房地产商为了维持有足够现金入帐避免倒闭而加速抛售手上的建案,中共的房市未来都还是处于低迷的混乱状态,整体经济也很难因为其他指标的微幅改善而有大幅度的反弹,唯一的差别是这种慢动作的金融危机是拖延一阵子,还是忽然警铃大作,行情变成自由落体,泡沫急速破裂,催生出类似欧美的金融危机。

从中共对许家印终于失去耐心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正在逐渐升高,这也许就是为何已经失势的江派还是推出曾庆红、老军头迟浩田还有代表邓家势力的前常委张德江,在北戴河会议上犯颜直谏习近平,以免他自以为是的决策,把整条船弄沉,让其他依然有钱有势力的共产高干家族都一起陪葬。

作者有个云霄飞车式的人生,曾很轻松的进了不太好进的美国学校博士班,以为自己会是华文社会科学界的明日之星,又因为一个乌龙,更「轻松」的被踢出来,开始闯荡亚洲江湖,到处求人下单,到目前为止的心得是「我32岁以前到底活了什么?」

 

赵君朔
作者有个云霄飞车式的人生,曾很轻松的进了不太好进的美国学校博士班,以为自己会是华文社会科学界的明日之星,又因为一个乌龙,更「轻松」的被踢出来,开始闯荡亚洲江湖,到处求人下单,到目前为止的心得是「我32岁以前到底活了什么?」

来源:思想坦克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