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3:35 上午

看美国的外交手段,从来都不能与美国内政脱钩,脱钩越深越无法抓到美国外交决策的轨迹,甚至可以直言,不理解美国文化中「个人主义」对于其内政与外交的直接影响,往往就会落入各国一厢情愿的想像。

简言之,美国个人主义连结的是美国在国际上的孤立主义,不管是美国优先或者美国撤退。而比较愿意抵抗个人主义而行的民主党人,虽然也有孤立主义的基因,但更喜欢建制派与「打群架」。尽管如此,就目前以色列的紧急状况而言,拥护孤立主义VS.集团行动的华府政治人物,不管是哪一种套路,都必须要急迫出手了。

的确,拜登告诉纳坦雅虎(Netanyahu):「美援已经上路」。美国航母驶向地中海东部,虽不直接参与打击哈玛斯,但作为吓阻之用,警告附近哈玛斯盟国包括黎巴嫩与伊朗不要轻举妄动,另外也派出F35与F15战机巡弋该地区,当然,如此作为极有可能也会让美军进入加萨走廊「夺回」哈玛斯所挟持的美国人质或者已经杀害的美国人遗体。事实上,美方证实有数位美国人被哈玛斯杀害。

美国的十月惊奇

十月初对美国政府来说绝不平静,先是政府深陷关门危机,后有众院议长麦卡锡愿意与民主党妥协通过数十天的预算支应法案,此举终于引发议员盖兹(Matt Gaetz)以自由党团为动能的全面狙杀,由一人提案罢黜了麦卡锡。余波仍在荡漾,中东却突然炸裂,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哈玛斯(Hamas)竟能逃过以色列的科技法眼,以五千多发的自制飞弹攻击以色列边界的Salim, Ashkelon与Ashdod,尽管以方有引以为傲的铁穹防御系统(Iron dome),号称可以防御90%的火箭弹攻击,但仍有在Ashkelon的医院被击毁造成伤亡。


以巴战争。图片来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哈玛斯不只发射飞弹,更以简易交通方式─骑摩托车,并剪破边境围篱进入以色列境内进行巷战,过程中也掳走观光客与以色列百姓。截至目前为止,以色列死亡人数已上看600人,包括260名在内参加音乐祭的年轻人,而哈玛斯方面也有三百名以上的士兵死亡。

拜登与川普方的反应

拜登站在以色列这一方,谴责哈玛斯,但也暗示幕后的指使者正是什叶派的老大伊朗。但当他与国务卿布林肯和其他顾问在白宫密谈,并视讯咨询纳坦雅虎和约旦的阿卜杜拉二世国王时,拜登并没有明讲他认为以色列应该如何回应这次攻击。共和党反对者见拜登一如过往的软弱,立刻将哈玛斯攻击转化为对拜登的攻击。

在川普领导之下,共和党声称这次美方与伊朗达成的人质交易促使了哈马斯的行动。川普说:「极其可悲的是,这些攻击是由拜登政府提供的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的」。今年九月中,拜登当局才对外宣布已经与伊朗达成人质交换协议,并将其视为是重大的外交突破。针对川普的指控,民主党人反驳,阐明该人质交易中没有涉及任何美国纳税人的钱。拜登政府只是同意释放在南韩冻结的60亿美元的伊朗石油收入,并下令将其存放在卡达(Qatar)的一家银行,仅供人道用途之用。

沉睡数年却苏醒的哈玛斯

国安顾问苏利文才在几天前提到巴勒斯坦领土的问题已沉寂数年,才刚这样说,哈玛斯就对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哈马斯的入侵和以色列的强烈反击将使以阿问题重回美国亟需处里的外交清单。九月初时拜登才与沙乌地王储萨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或MBS)坐上谈判桌,不只谈美沙关系正常化,也促成沙乌地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拜登认为此举有助于2024年的总统大选选情;而纳坦雅虎也欣然见到如此发展,因为让回教国家减少对于以色列的敌意有帮助。

但萨尔曼也要求美国物质协助,包括协助开发民用核电。当时在拜登─萨尔曼的谈判桌上,以阿冲突被认为是次要问题,长期而言需要和解,但却不是美国─沙乌地─以色列协议的核心。萨尔曼本身对以阿冲突不太关心,但他的父亲、沙乌地国王萨尔曼对此非常关心,据此王储才说,以色列必须对巴勒斯坦作出一些让步,协议才能有进展。

就拜登的战略而言,「美沙以协议」是在中东围堵伊朗,并阻止中国在该地区扩张的王牌。毕竟中国在2023年3月,才促成伊朗与沙乌地和谈并恢复关系,中国在中东使得上力让拜登感到不安。另一方面,对伊朗而言,以色列─沙乌地正常化是伊朗绝对不能容忍的,就伊朗的中东地缘思维而言,以色列根本不应该存在,必须在地图上消失!所以哈玛斯便再次成为伊朗执行灭绝以色列计画的代理人。

原本以为已经获得穆斯林朋友─沙乌地─的以色列,在哈玛斯攻击之后对于沙乌地的反应感到失望,沙乌地外交部对外的声明并未谴责哈玛斯,而是指出沙乌地早就警告「就是因为以色列持续占领与剥夺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情势才会如炸弹爆炸般的危险」。当然,这样的发展也让本来就是极右派的纳坦雅虎政权更有借口以强制力来扫荡巴勒斯坦势力。

事实上,巴勒斯坦领土由前英国巴勒斯坦托管地的两个地区所构成,从1967年六日战争以来就一直被以色列占领,分别是为包含东耶路撒冷的西岸和加萨走廊。国际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认定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西岸称为「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只有美国完全跟以色列站在一起,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川普时期甚至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所以对于哈玛斯、伊朗、甚至黎巴嫩真主党这些什叶派来说,当然看不下去沙乌地这些逊尼派跟西方势力眉来眼去。

沙乌地-伊朗关系

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除了派系不同,也因为数个地缘政治议题而产生冲突,包括两国都想领导中东、石油出口利益以及与对美欧应该保持何种距离的歧见上。 1980年伊朗、伊拉克所发生的两伊战争时,沙乌地也暗助伊拉克。沙伊关系从1987年到2023年间断断续续中断七年,当中又经历许多突发事件,如对叶门的干预、叶门的伊朗大使馆爆炸案、2015年麦加朝觐踩踏事故(Hajj)、沙乌地处决什叶派的尼姆尔(Nimr al─Nimr)。最近的发展是,在2023年3月,在中国斡旋的讨论后,伊朗和沙乌地同意恢复关系。

川普的亚伯拉罕协议

尽管看似偏好孤立主义的川普,总统任内在中东的作为比拜登更为积极,甚至也可以说成绩更好,让现在寻求连任的拜登欲以后来的美国─沙乌地─以色列协议来取而代之,但拜登的中东作为无法摆脱川普的「亚伯拉罕轨迹」,推动上也遇到了现在的哈玛斯攻击等困难。

所谓的亚伯拉罕协议,是数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正常化的双边协定,包括在2020年9月15日由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阿联)和巴林签署。 2020年8月13日的初步协议仅涉及以色列与阿联,尔后在2020年9月11日公布以色列和巴林的后续协定。这些文件都在川普主持之下在美国白宫签署。最关键的是自此之后阿联和巴林都承认以色列的主权,让往后的外交关系成为可能。

而且不只在中东,就连在非洲的穆斯林国家苏丹都在川普的协调下于2020年10月签署以色列-苏丹正常化协议,苏丹政府甚至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签署了《亚伯拉罕协议宣言》,由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见证。美国当时为了回报苏丹,同意取消苏丹作为「恐怖主义国家赞助者」的地位,并提供12亿美元的贷款协助苏丹政府偿还其对世界银行的债务。

哈玛斯比巴勒斯坦更适合领导加萨走廊

在了解哈玛斯攻击以色列的大脉络之后,将焦点拉回在加萨走廊执政的哈玛斯。过去几年,哈玛斯想要让自己比巴勒斯坦阿巴斯(Abbas)当局「看起来」更清廉,同时作为巴勒斯坦反抗以色列的激进侧翼,哈玛斯知道对以色列发动攻击可以增加其统治正当性,尽管哈玛斯也了解加萨子民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同时,透过对抗以色列,哈玛斯还可以安抚内部更为极端份子的不满,如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Palestinian Islamic Jihad)。

在哈玛斯发动攻击之后,几个回教国家纷纷传出支持的声音,包括在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堡有数千人参与支持巴勒斯坦的游行。在叶门也有响应,数千名支持巴勒斯坦的叶门支持者于星期六挥舞巴勒斯坦国旗上街。更不用说在黎巴嫩贝鲁特,数百名真主党支持者上街游行,也挥舞着巴勒斯坦和真主党的旗帜。而在什叶派大本营伊朗,议员们在议会大厅中高呼「让以色列死亡」。

尴尬的阿巴斯当局

至于巴勒斯坦的阿巴斯当局则显得尴尬,一方面阿巴斯希望看到哈马斯失败,但又不能公开支持以色列清剿哈玛斯。巴勒斯坦当局声称代表所有巴勒斯坦人,但这与哈马斯在加萨走廊的独立政权不相容。尽管阿巴斯当局已「间接」支持加萨孤立,但另方面阿巴斯的安全部队也与以色列密切合作,时不时在约旦河西岸以残暴手段镇压哈马斯。总之,巴勒斯坦与哈玛斯有「网内互打」的问题。

纳坦雅虎内外交迫

哈玛斯这次突袭不只是点出以色列在预判上的失误,更低估了哈玛斯反情报的能力,更说明了在AI当道的今日,哈玛斯以传统模式(骑车与自制飞弹)竟然能找到攻击以色列的破口。在政治层面上,哈玛斯袭击更代表了纳坦雅虎领导失利。过去纳坦雅虎不断宣称自己是一名可以领导反恐斗争、迫使巴勒斯坦人屈从于他的意志且在安全上采取强硬立场的政治家。

而且更早之前,纳坦雅虎就面临其他重大挑战,包括他企图大幅削弱以色列最高法院的权力导致大规模的抗议,他本人也被控贿赂与欺诈。此外,他过于依赖极右翼政府成员,当中几位部长言论充满种族歧视。

这次战争以色列可能「根除」哈玛斯

以色列的初步回应包括反击哈玛斯在加萨的火箭和飞弹设施,同时也努力擒拿已渗入以色列正在巷弄之间的哈玛斯战士。以色列的报复只会重不会轻!尤其原本以色列就评估这个哈玛斯的军事能耐比阿巴斯所领导的巴勒斯坦还要弱的许多,尽管哈玛斯可以这样突袭,真要完全清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纳坦虎胡藉由这次反击,要得应该更多,包括对抗真主党、伊朗和其他对手,因此战争范围有可能会超过加萨走廊。

尽管纳坦雅虎强势,以色列科技也强大,他也有美国总统有的忧虑,那就是他不愿意见到以色列士兵伤亡。因此在过去,除了派战机对加萨空袭,纳坦雅虎顶多就是对哈玛斯施加经济压力,包括断电,并尽最大努力避免地面行动,把以方士兵的伤亡风险降到最低。然而,哈玛斯这次的突击已杀入家门内,纳坦雅虎应不再有忌惮,以国地面部队可能全面出动,不狙杀哈马斯最高领导群不收手。但在重创哈玛斯的过程中,许多无辜的加萨民众也可能被牺牲。

两种外交思惟排挤乌战与台海

相较于穆斯林,基督教为主的美国还是会与犹太教比较亲近。虽然美国国内也偶有歧视犹太人的声音,但歧视回教徒更为常见。开头所说到的个人主义,基本上比较能够连结到川普的孤立主义与美国优先,从川普过往的中东政策来看,不管是彻底满足「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或者完全拉拢沙乌地,看的出来都是要投尽资源离间穆斯林世界,让逊尼派可以彻底压垮以伊朗为主的什叶派,当然也包括巴勒斯坦与哈玛斯。

但拜登途径则仍有一点平衡外交的味道,包括之前纳坦雅虎想要剥夺以国最高法院权力时,他也出声谴责以色列,反而让中国有机会亲近以色列。民主党人一向对于巴勒斯坦人比较友善。现在这场哈玛斯浴火焚身也要与以色列同归于尽的战争已经爆发,后续以色列的反击势必重磅,但也要注意是否会超过反击比例或者蔓延邻国如黎巴嫩。

而美国的战略资源同时也就会被分神了,在这场哈玛斯攻击之下,最担心的应该是泽伦斯基,另暗自窃喜的应该是习近平,因为援以可能会排挤美国在乌克兰战场上对乌的援助,另外也可能阻碍拜登不管是藉由援台或者围堵中共所预定输入的资源速度。不管怎样,把以色列视为警惕,台湾时时刻刻都要把自己的战备做好。

 

作者为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

来源:思想坦克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