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3:58 上午

近日,河北省承德市的一位程序员“翻墙工作被罚百万”事件受到关注。

国内一程序员,在网上为一家境外公司工作,却被承德公安局以“非法上网”为由,罚款200元,没收“非法所得”105.8万元。 按这个执法逻辑,国内上推特、油管、tiktok 和 脸书等网站,都是非法上网,没查你不是因为你没违法,而是因为你的收入太少,不够警察专门跑一趟。 所以,执法的关键不在“违法”,而在“所得”。

如何规避网络审查?

其中热度第一的评论写道:“好一个‘非法所得’,那大量明星都有YouTube账号,推特账号,还发广告,怎么不查。”另一位网友讽刺道:“老胡为啥可以上去啊?有什么秘诀吗。”此外还有网友讽刺中国宣称要建设的“互联网强国”其实是“互联网墙国”,并且是“遥遥领先的墙”。

作为官方报纸前主编的胡锡进本人也是“翻墙”上外网的一员——他在社交平台X(以前的推特)的个人账号拥有50多万粉丝,并且仍在定期更新。除此之外,包括党报《人民日报》在内的一些官方媒体,以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等在内的官员也都拥有X账号并且关注者众多。

照此为例 中国IT圈可以被“清零”了?

在“知乎”上面,有关承德程序员被罚事件的讨论也十分热烈,相关话题的浏览次数已经接近500万,网友的回答和讨论数量接近800条。排在最上面的一条热门回答写道:“就经常觉得老胡是真友军,本来压热搜还来不及,结果老胡一个微博大伙全知道了。”

另外一条点赞数量也很高的回答写道:“翻了当事人的信息。看起来是合规合法的工作。我是很感动的。当地本来可以直接明抢的。果然现在是依法治国,找到了法律依据。我建议当地警方扩大调查范围。全国至少一亿人满足罚没违法收入的标准。人均罚没三五十万违法所得,分分钟让河北财政收入赶英超美。”

还有网友表示,这件事情已经震惊了IT圈,因为按照这个案例来说,“中国的IT行业应该可以基本清零了,无一漏网,都能罚没。”

当事人在Github上的账号信息截屏 当事人在Github上的账号信息截屏

承德这个程序员“非法”上的GitHub,是世界上最大的代码托管网站和开源社区。截至2023年1月26日,已经有超过1亿开发人员使用GitHub。根据当事人自己的答辩状,他的工作是是登陆 GitHub 领取公司任务,进行代码编写、在售后网站上回答用户问题、使用 Zoom 视频会议软件开会、远程协助等。

他也多次表示,访问 GitHub 网站和公司的售后支持网站并不需要翻墙,编写代码在本地电脑上完成也不需要翻墙,但“这些解释没有被采纳”。这名在GitHub上账户名为“maliming”的程序员表示,自己将在10月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他披露的承德市公安局双桥分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其处罚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和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第七条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这两部法规是1997、1998年颁布施行的,虽然那时候还没有“翻墙”这个概念,但是被广泛地用于处罚“翻墙”行为。

根据海外网站点评,

“这个案例貌似是有法可依,但实际上我认为违反了其他的上位法。”在荷兰流亡旅居的人权斗士林生亮先生分析说:“比如说,这只是个管理规定,97年出台的暂行管理条例,到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也不对这个管理条例进行更新,成为法律。今天拿这个进行惩罚,更多的是出于政治考量。”

根据旅居海外的网络通讯领域资深工程师钟山先生的评这是下位法对其上位法的侵犯,具体说是侵犯了宪法第四十条、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电信条例第六十六条。

更进一步具体说 电信条例第六十六条:电信用户依法使用电信的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电信内容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对电信内容进行检查。

钟山先生进一步说,只有执法机关必须有足够证据认定嫌疑人有国家安全或者刑事犯罪重大嫌疑才可以认定检查相关内容。而该案件事实简单,仅仅是一般意义的跨境技术类服务的业务工作。不存在威胁国家安全更不存在构成刑事案件的前提,既然前提不存在,何谈依法收缴罚没非法所得?

案情后续:

这位程序员还在微博上透露:“今年9月5号,我申请了行政复议,经过和复议部门的沟通,他们基本认同公安机关的意见,后续我需到法院进行行政诉讼……,接下来我会委托律师积极准备行政诉讼。”

 

 

最后科普

如何所谓合法翻墙?原本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就是个笑话,类似第二十一条军规

既然违法,那么在海外互联网上的中国官媒、名人,如何翻墙?外资和跨境电商如何经营?

据工信部2017年发布的文件,机构和企业可通过中国三大运营商和中国光电申请VPN,个人不能申请。申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100万元,如果企业在全国经营的,注册资本不低于1000万元。

参照墙内官媒的普法逻辑 个人和企业的“翻墙”行为是否违法?如果违法,如何处罚?

现行法规:明确禁止个人“翻墙”行为,没收违法所得

首先,在墙国,“翻墙”是否违法呢?

这里“墙”指的是“国家公共网络监控系统”-GFW(The Great Fire Wall of China),俗称中国国家防火墙,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其管辖因特网内部建立的多套网络审查系统的总称,包括相关行政审查系统。

“翻墙”干什么?

网络“翻墙”又称“破网”,是指通过虚拟专用网络(VPN)技术规避国家网络监管,突破IP封锁、内容过滤、域名劫持、流量限制等,非法访问被国家禁止的境外网站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截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截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截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定规定》)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必须通过接入单位接入网络进行国际联网。未经批准,接入单位不得接入互联网络进行国际联网。

目前,只有通过国内三大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申请的海外服务器对接服务才是合法行为,其他形式的“翻墙”都属于“非法定信道”。

“翻墙”怎么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 截图

根据《暂定规定》:违反本规定第六条、第八条和第十条的规定的,由公安机关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可以并处15000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若同时触犯其他法律法规的,依法依规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

另外,《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军队有关条令条例也对处理“翻墙”上网行为有明确规定。

由此可见,我国明确禁止个人“翻墙”行为。

2

工信部此前表态:外贸企业、跨国企业因办公自用等原因可所谓依法租用VPN

在我国境内的外贸企业、跨国企业,因为办公的需求,是否可以“翻墙”?

2017年1月23日,工信部对外发布《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该部信息通信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无国际通信业务经营资质的企业或个人不得租用国际专线或VPN私自开展跨境的电信业务经营活动。

该负责人指出,近年来,我国云计算、大数据等应用蓬勃发展,以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IDC)、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ISP)和内容分发网络业务(CDN)为代表的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但无证经营、无序发展的苗头也随之显现,层层转租、违规自建网络基础设施等带来的“黑带宽”、“下水道”等问题不容忽视,既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秩序,损害了广大用户的合法权益,也给国家网络和信息安全带来隐患。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总工程师张峰

对于禁止使用VPN等行为是否会对外贸企业、跨国企业的正常运转造成影响?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总工程师张峰曾表态:“《规定》颁布对于依法依规企业和个人不受影响,不会对国内外企业和广大用户开展正常跨境访问互联网,以及合法依规开展各类经营活动带来困扰。主要是对无证经营、不符合规范的企业公司和个人行为进行清理。”

张峰强调,一些外贸企业、跨国企业因办公自用等原因,需要通过专线等方式跨境联网时,可以向依法设置国际通信出入口局的电信业务经营者租用,

《通知》的相关规定不会对其正常运转造成影响。

 

客观来说,承德这位程序员,这些年在贸易战和对我国限制排斥的大环境下。还能通过远程工作拿到上百万的收入,大概率是有真才实学的。

在国内就业不好的情况下,他在国外赚钱,在国内消费。或者说,在承德这个四五线城市生活消消费,大概率是对这个城市有感情的。

因为按他的工作性质,他去粤港澳大湾区也一样的生活,飞去泰国也能够一样的工作,甚至生活成本也不一定比承德高到哪里。

而承德的做法,其实是对全中国的“人才”说了一句:千万别来。

能够查到,就在今年4月19日,承德市为加快实施人才强市战略,正式出台15条招才引智优惠政策。里面提到:

诺贝尔奖、图灵奖、菲尔兹奖等国际大奖获得者、中科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等A类人才,因工作需要在承德主要工作地购买首套住房居住的,给予100万元安家费,5年内每人每年补助40万元生活补贴,在承工作期间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全部返还。

这里面,获得“诺贝尔奖、图灵奖、菲尔兹”的,如果要推进相关工作和研究,大概都需要“访问国际互联网”的。所以,承德大概打的主意是:

先用“100万”安家费把人吸引过来?然后再以“违规”为名,没收对方几千万上亿的“违法收入”?

所以,承德想要“人才强市”,就是这么“粗暴”的对待自己土生土长的“人才”么?又或许在承德眼中,自己土生土长的,能在全球赚上百万收入的就不是“人才”了。

所以,这个事件几乎就宣布了,至少是连最勇敢的“互联网”企业及其人才,是不可能到五行缺德的“承德”投资兴业的,那其他企业敢去么?

全文完

编辑整理 作者:钟山,曾名王祖,旅居美国,作为通讯网络工程师在硅谷湾区工作,毕业于中国知名院校的信息电子相关专业。他作为“觉醒的工程师”,长期反抗中国特色数字极权暴政,呼吁所有科技从业者觉醒起来并有所担当。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