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4:21 下午

在当今中国“信仰”一词是个禁忌。被垄断的教育中,除了信仰共产主义,其他的信仰都被认为是宗教迷信,是统治者控制无产阶级的精神鸦片。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中国人并不了解信仰的真实涵义,而简单的对各类信仰都抱着排斥的态度,更不会去深入了解。

其实信仰并不局限于宗教。即使是宗教信仰,对人类社会而言其重点的也不是仅仅相信神的存在,而是神的教诲或宗教教义对个人和社会行为的影响。信仰对人而言是对价值观和行为规范的塑造。正统宗教一般都会教人向善,能够促进社会的和谐和稳定。也有宗教意以外的信仰,比如中国历史上儒家思想就是一种不谈论鬼神的文化信仰。儒家思想讲究中庸之道,教导人们尊重社会阶层并以忠孝等品德立身,在中国历史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信仰为人的生活提供了目标和意义,帮助人建立了三观,因此十分重要。

除宗教外,人类社会的各类信仰也是很多的,包括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对民族独立的追求,对环保的追求,对科技发展的追求等等。当然信仰也不都是正面的,比如哈马斯对消灭以色列国家民族的执念就属于此。不少人的信仰是建立在违背普世价值的基础上的,片面追求个人或所属群体的私利私欲,比如极端化的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等。无论何种信仰,拥有信仰和坚定的信心都会给人以动力和克服困难达到目标的意志,从而在社会上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因此了解各类思想并确定个人的信仰就及其重要。

正统的宗教信仰绝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国家统治阶级愚弄被统治者的精神鸦片。历史上各类正统宗教信仰的道德观为社会和谐稳定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在普遍接受正统宗教信仰的国家社会中,人们团结友爱,主动为弱者提供帮助,约束和抑制私欲,在困难和灾难中展现顽强坚韧的意志都是常态。不是说所有人都能够如此,但信仰为大家树立了道德和行为准则的标杆,提升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另一方面,宗教的教义相对来说更稳定,不太容易被人为曲解和利用。历史上宗教往往对掌权者能够起到约束作用,限制他们的私欲并让他们更多地善待子民。

拥有信仰(不止是宗教信仰)对于个人的精神健康也是非常有好处的。信仰赋予了个人人生的意义,生活的目标和动力。当遭遇困难和挫折时,有信仰的人能够更积极地面对困境,并从信仰中获得慰籍。相反没有信仰的人则大多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也不知道该如何生活。没有目标,缺乏追求的结果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很多人把对物欲的追求看作生活的动力,变得自私自利,损人利己。当遇到挫折时他们极易灰心乃至绝望,陷入抑郁的病态心理,甚至轻生厌世。

信仰如此重要,选择信仰几乎等于对自己人生的选择,因此捍卫信仰自由至关重要。用强权强制个人必须接受规定的信仰,那等于是在思想上限制个人自由,这是真正的精神枷锁。打个比方,这就好比父母强制要求孩子接受某种教育从事某种职业,而不顾孩子的个人资质兴趣喜好一样。如果这个父母强迫孩子做的事情不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和可行性就更糟糕了。在中共极权统治下的中国社会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在起步阶段,马克思主义理论以诱人的物质许诺吸引了众多追随者以暴力的方式抢夺了社会财富和国家政权。而代价是必须接受其思想并对其他一切信仰加以敌对和铲除。全国人民并没过上共产主义的富饶生活却被套上共产主义信仰的精神枷锁。当然早期很多人确实是主动接受共产主义信仰并为之奋斗的。但当夺取政权后真正开始搞社会建设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幼稚和荒唐就充分体现出来了。世界范围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共产政权纷纷变质垮台。中共政权虽然维系了下来,但所有人都已明白马克思那一套是行不通的,共产主义社会不可能实现。然而为了维持其独裁统治的理论合法性,中共不肯放弃对信仰的垄断和钳制,直接导致社会上信仰缺失和思想混乱带来的种种恶果。

作为统治阶级的中共官僚们是可笑的。他们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深知共产主义信仰和追求的目标已经沦为虚无。但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和自己的既得利益,仍要在表面要上装出信仰坚定的模样,训练自己习惯性地说出违心的言论。为了掩盖理论缺陷并给其历史上的失败实践遮瑕,他们费尽心机搞理论“建设”,想方设法自圆其说,甚至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的理论是“与时俱进”的。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一旦民众自由接触到其他思想,他们精心编排的谎言立刻就露馅了。所以又要不遗余力牵制言论,把防火墙修得越来越高,敏感词越来越多,同时还得不遗余力地抹黑国外和国内历史上的正统信仰,甚至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都被诬陷为邪恶。他们挥舞着科学的大棒打压宗教信仰,可是不论神存在与否,正统宗教在历史上对人类社会道德维护的正面功绩是抹煞不了的。那如今共产主义信仰起到了什么作用呢?不就是仅仅为了维护共产党对中国人的统治和压迫吗?这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鸦片,百害而无一利么?中共官员们谁心中真的还有共产信仰?他们争相把财产妻儿转移到西方国家的行为揭示了其内心对共产主义在中国未来的真正态度。

至于在中国社会处于被统治阶级的普通百姓,不少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而接受了中共灌输的思想。但当他们步入社会受到现实的毒打后很多也会明白共产主义理论的错误和荒谬。信仰破灭后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行为,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人虽然明知共产主义的终极理想不可能实现,但由于思想惰性仍旧对中国打满补丁依然漏洞百出的新思想照单全收。他们实际上并没有自己的信仰,而是单纯信仰政府和权威而已。他们自以为自己是中共治下良民,与中共(他们以为是中国)荣辱与共,把中共的利益当作自己的利益,把中共的敌人当作自己的敌人,把中共在国际舞台上的无耻下流之举当作荣耀事迹,甚至喊出“看到国家如此流氓我就放心了”的愚昧言论。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是中共统治下欺压的对象,镰刀下收割的韭菜。他们一片粉红赤诚之心只不过是用自己的鲜血向对自己露出獠牙的吸血鬼献祭。更可悲的是他们帮助中共声讨打击的敌人常常才是最关心他们,最努力设法解救他们的真正的朋友。

第二类人没有对政权的迷信,也不关心其它任何思想和信仰,成为了前文中描述的无信仰者。多少人只是顺从社会惯性机械地生活,不知道生活的意义,也没有什么对社会和对个人的责任感。有的人成为了精致利己主义的市侩,只关心个人私利,对他人的困苦、社会的不公和正义的缺失表现出极端的冷漠。他们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满足个人的物欲。当日子还过得过去或小有富余时,他们认为自己属于幸运的大多数。尽管社会上有种种问题和不公,他们认为都与自己无关。而当不幸降临到他们身上,特别是大规模影响到几乎所有人的困境,例如房价太高无法在城市立足,经济衰退就业极端困难,他们不去思考这些现象背后的根源,也不愿为解决根本问题去奋斗抗争。他们更多的选择消极逃避自暴自弃,没有工作就躺平啃老,买不起房就不结婚生子。没有社会责任感,在糟糕的社会环境下充满悲观厌世的消极情绪。充斥这种人群的社会在精神上是腐朽溃烂的,自甘堕落缺乏改变和进步的动力。

第三类人在黑暗中找寻到个人信仰并在全社会的压力下坚持不懈。和前两类人相比,他们是稀少而弥足珍贵的。无论他们选择了什么信仰,至少他们顶住了被中共政府迫害的压力,选择了自己的人生。而其中更有一部分人以从思想上唤醒前两类人为使命,帮助他们突破封锁看到真相。他们是黑夜中的明灯,是中国社会恢复正常走回正统的希望。

现今的中国不单单是没有信仰自由,中共事实上是擦除了人们头脑中对信仰这一概念的认识,并对所有非官方认可的思想进行污名化,让中国人在不了解其详情时就主动排斥不敢接触。除了直接驱使其追随者,也让不信仰中共的国民像行尸走肉般生活,从而也间接被其收割和欺骗利用,这是人类历史上思想控制的极致,中共所行最大的恶。

来源:大纪元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