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6 月, 2024 8:28 下午

专栏 | 中国透视:习普梦 - 欧亚大陆内循环
图为1939年日军占领深圳;政治学者约翰·麦金德认为, 历史就是大陆强国和海洋强国斗争的历史。 网络截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李恒青先生,经济学家與政治评论家

一、欧亚大陆中俄内循环圈:乱局中兀然浮出

背景

当今的世界,天下大乱。这边厢欧洲的俄乌战争还没有打出个结果,那边厢中东的巴勒斯坦又燃起了战火。

在俄乌战争胶着缠斗,哈马斯恐怖袭击突如其来,以色列反恐战争如火如荼之际,冒着两场战争的硝烟,俄国总统普京翩然降临北京。

10月18日俄总统普京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会晤。两国多位部长参会,长达三个小时。两人还进行了一对一会谈。这种展示两国“没有止境”的伙伴关系的姿态无疑是向西方示威,挑战美国主导的全球主流秩序。

这是一个标记,表明习近平中共虽然还在对美国说些和解的话,但他实际上已经关闭了进入国际主流大家庭的机会。

普京软硬兼施,把习近平套牢。 他说,(来自西方的)共同威胁只会加强中俄合作。他对俄中进一步合作的前景持乐观态度。

中俄建立欧亚大陆内循环圈的动因

实际上是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遭遇困境(欧洲国家全数退出,意大利是唯一曾经加入过,现正在退出),中共出海之大门——东海、台海、南海——长期被三大岛链加锁看守,所以北京企图耀武扬威于“一带”已经困难重重。

有鉴于此,既然“一带”不畅,只好内循环“一路”于欧亚大陆。北京莫斯科海权认怂,复归陆权。

 

1)经营“世界岛“,中俄内循环

占据并固守欧亚大陆这个“世界岛“,习普视之为双方联手的最大轴心腹地。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习近平为普京提供了外交掩护和资金支持。

对中国来说,战事的目前状况似乎符合其利益。乌克兰前线的稳定状况意味着北京无需对俄方施以强大援手,以防俄罗斯战败,进而动摇普京的权力。这场越拖越久、充满不确定性的战争也让俄罗斯在经济和外交方面日益依赖中国,并让俄罗斯无暇分身,无法在中俄两国地缘政治利益重叠的地区(例如中亚)与北京抗衡。还必须在更多问题上看北京的脸色,并且不时得奉送几句谀词,譬如“习是公认的世界领袖”之类。设想在俄乌战前,心高气傲俯视习近平的普京会口出如此恶心肉麻的词语吗?

目前,双方各自都有求于对方。只不过普京有求于习近平更多而已。于是,欧亚大陆中俄之间的内循环由此而兴。

根据记录,中俄之间的贸易在今年前九个月增长了30%,2023年的商贸总额预计将打破去年1900亿美元的纪录。俄罗斯超过三分之一的石油目前出口中国,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一个重要战争资金来源。

普京的首要任务之一是筹建拟议中的“西伯利亚力量2号”天然气管道,该管道将有助于把过去输往欧洲的俄罗斯天然气供应转向中国。为过去要挟欧洲的大砝码,今日变成欧洲不再必须依赖的俄国油气找到一个稳定可靠的甚至需求日益增加的出口大市场,是普京念兹在兹的开放贸易的大事。中国无疑是普京的首选,而且是由陆路输入,比远程昂贵的海洋运输便宜多了。目前尚不清楚北京对该项目的支持程度,该项目需要修建一条穿越蒙古的管道。以习近平目前对“亲密朋友”的态度,可能性是不小的。

此外,双方定期有官员互访,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在东亚实施空军联合巡航。双边关系在乌克兰战争以来甚至更为紧密。

总之,中俄两国在俄乌战争开打以来,经济、政治甚至军事的相互依存度是飞速提高了。中共有求于俄罗斯的是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以及少量高精尖军事技术,还有东部与中国接壤边界的开放贸易及人员进入;俄国有求于中共的是逃避国际制裁的金融支持,通过北韩、伊朗、阿萨德等渠道的间接的曲线式的武器装备资源……等等,更重要的是在政治外交上沆瀣一气,抱团取暖。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协调行动以抵制欧美国家和民主联盟的巨大压力。

于是,一个内循环圈在世界岛——在欧亚大陆冉冉升起。

这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有些许相似处,然而其间仍有重要差别:

其一,老大哥换了,现在中共取苏联而代之,变成老大。

其二,不再有统一意识形态和制度的约束了,从中共到俄国再到中亚那几个“斯坦”国家,有“秦始皇加马克思主义‘,有”大俄罗斯帝国主义“,有较亲西方的哈萨克斯坦,……等等,同床异梦,各行其政。

其三,规模大大缩小,原来社会主义阵营的东欧国家,基本上都归属于欧盟,归属于西方世界了。

因此,这个欧亚大陆,已经被减削了一大块地盘,实力早已不复当年了。何况其内部由于缺乏统一的价值基地,因利益而抱团,未免各怀鬼胎,难谋大业。

 

2)陆权国 vs 海权国

当下以中俄为轴心的欧亚大陆内循环体登上历史舞台,却隐隐重现了历史上的陆权与海权之争。

所谓“陆权说”,由地缘政治学者哈尔福德·约翰·麦金德爵士(Sir 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年2月15日—1947年3月6日)提出,他认为,世界历史就是大陆强国和海洋强国斗争的历史。他从战略角度把欧亚大陆称之为 “地理枢纽” “心脏地带”“世界岛” “中间带”,提出 “谁统治东欧,谁就能主宰心脏地带; 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能主宰世界岛; 谁统治世界岛,谁就能主宰全世界”。

然而,世界历史却很少为麦金德背书。特别是近代,陆权国家几乎都是失败的战绩。只要稍稍回顾一下近代重大的竞争和对抗史,自从法国拿破仑以陆权强国的姿态横扫并试图统一欧亚大陆,对抗海权强国英国而遭遇失败以来,以后的陆权强国奥匈帝国和德国在一战中的崩溃和失败,陆权强国希特勒德国的倏忽而起和迅速毁灭。

甚至冷战,也可被视为欧亚陆权强国的前苏联及其社会主义卫星国的大崩溃大失败于以美英为代表的海权民主国家的伟大胜利史。

鉴于此,马汉的《海权论》看来更能站住脚。

海权论是美国海军史学者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1840年9月27日—1914年12月1日)所创立,其影响超越陆权论,为史家所瞩目。

英国强大的海权,是来自全世界海洋是相连的这个地理现实 (这与陆地不同,欧亚大陆再大,也远逊海洋)。

马汉认为制海权对一国力量最为重要。国家为了获得资源。必须依靠海洋去进行贸易,获取海外的原料、市场和基地。海洋的主要航线能带来大量商业利益,因此必须有强大的舰队确保制海权,以及足够的商船与港口来利用此一利益。

此外,海洋可保护国家免于在本土交战,而制海权对战争的影响比陆军更大。

所以如果能够控制海洋,就能控制世界的贸易和财富,从而控制全世界。

英美两国在世界霸权崛起之时,就充分利用两国相对孤立的地理位置,立足海权,尽量远离欧亚大陆的纷争,实施离岸平衡原则,赢得长远的国家利益。

世界史上著名的海权国家如英国、美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等至今仍然是世界前列的发达的民主国家,这并非偶然。

特别是现在科技发展,使得国家安全概念,国家间战略竞争的维度从二维空间进入三维、四维、五维空间,从陆地到天上、水下、外太空、网络空间。在网络信息时代,人们不再在传统地图上纸上谈兵,转向多维地缘战略思维。随着各国经济相互依赖程度强化,地缘经济对地缘政治关系的影响越来越强。俄乌冲突把大国竞争重新聚焦到 “世界岛”和 “心脏地带“,重新聚焦于陆权与海权的抗争。

在当代复杂的时空背景下,重新思考海权与陆权的竞争对抗历史,是有其现实意义的。

 

3)再次面临海权同盟的围堵

尽管目前北京与华盛顿正在尝试缓和关系,然而中共的长期利益决定了它仍然希望与俄罗斯保持紧密关系,因为中美的全球权力争夺可能是相当长期的。

“这段兄弟情很坚固,本质上没有受美中关系回暖的影响,”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这样评价习近平与普京的关系,“中国显然不相信回暖是可持续的,因此俄罗斯仍然是反美同盟中的关键搭档。”

位于柏林的卡内基俄罗斯-欧亚中心主任加布耶夫则说“中国还没有做好甩掉俄罗斯的准备。”

中俄都一直避免谴责哈马斯本月对以色列的袭击。两国都批评了以色列对加沙的空袭,并呼吁重启巴勒斯坦建国的谈判。

习的错误站队使中共并且失去了友国以色列。这并非很小的外交损失。他一定会遭遇到他未曾预料到的巨大的惨烈的历史后果。

二、安居平三路  咬定印太局

乱局突至

最近,国际局势变化迅急,显而易见,一个重大的引爆点是哈马斯对以色列突如其来的残忍袭击屠戮。整个世界被搅动了。

这一野蛮事件的出现绝非偶然。无需太高智力也不难看出,此事的获益者和受损者是谁。

它出现的背景及时机:

俄国,陷入紧急危局的国家?

中国,进入中长期被外交围堵及经济下坠困境的国家?

突然,一个新的战争乱局出现了。人们不难设想这两国的心情。

重返中东?

目前,美国已派出「福特号」航母战斗群前往东地中海,相信美国第五、第六舰队也处于备战状态。换言之,无论准备如何介入,美国都已走到一坑泥淖的边缘。美国愿意重蹈阿富汗经验?若如此,那就是「大中东区域战争」的启动。

美国会重新掉入中东泥淖吗?

这种时刻,是考验一个大国政治家的定力、冷静和全局判断力的时候。

拜登总统说:“当恐怖分子不为恐怖行为付出代价时,当独裁者不为侵略行为付出代价时,”他宣称,“他们就会继续下去。美国和世界付出的代价和面对的威胁不断增加。”

当然,拜登说得不错;防止敌对势力重新绘制地图或破坏美国的民主盟友极为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在三面起火时,必须判断火势大小,灾害轻重,延烧时间。这里是需要巨大的智慧与判断力。

哈马斯恐怖袭击,以色列有其足够的军事、经济和政治的应对力量,必须信赖曾经沐浴于血泊中的以色列国家及其公民的力量与智慧。只需在国际舞台上在政治外交上支撑它。

俄乌战争是需要更多武器弹药的支持,维持并强化这一支持,假以时日,结局是不容置疑的。

现在的基本问题是,是否要修改这几年来美国与西方的基本判断:只有中共有能力在全球和地区范围内投射军事政治和经济力量,中共是唯一的既有能力又有意愿来颠覆现行的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的力量?

显然,这一判断至今为止仍是睿智的有远见的正确的。

美国及西方盟国的政治家不应被一些风浪,一些可以解决的风浪遮盖了自己多年来仔细考察后深思熟虑而获得的明智远见。勿需被一个极端组织的残忍的恐怖袭击而把美国与西方再次被拉回到中东那永无休止的战火之中。

无疑,中共在东亚建立军事优势将是一个独特的地缘政治冲击,对美国承诺的信誉,对美国联盟体系的可行性,对地区战争和军备竞赛的可能性,以及对我们维持支撑国内繁荣的全球贸易体系的能力,都会产生可怕的影响。

美国及其盟邦绝对不能输掉中共发动的侵犯台湾的战争。倘然分心分力而失败,那是全人类的悲剧。

而如果美国西方此时掉头又返回中东陷阱,那正是普京和习近平们求之不得并暗自窃喜的。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