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3:54 下午

缺德的承德之续写 中国画地为牢 VS  印度外包世界

关键事件:

一名居住在承德市的程序员因“翻墙”远程工作,被承德市双桥区公安处了200元罚款,并处没收其3年工作收入105万8千元。

当事人表示,他的工作是是登陆国际知名软件代码平台 GitHub 领取公司任务,进行代码编写、在售后网站上回答用户问题、使用 Zoom 视频会议软件开会、远程协助等。所谓的没收收入(灵活就业兼职3年的全部工资被没收),网友纷纷指出,这和抢钱无异。

近年国内失业率高企,疫情后,国家支持和号召远程办公、灵活就业;有失业者在此期间,远程做做兼职,敲敲代码,利用自身的知识回答一些专业问题,此失业者这3年利用远程兼职,利用自己的知识稍微赚点钱,就被人抢走,真是匪夷所思!

有的地方,不但不想办法解决就业或者解决不了就业,而失业者自己想办法找到一份计件(或计时)的灵活工作,在国际知名的正规平台上敲敲代码、利用自身知识回答一些专业问题,3年的工资收入就被抢走,抢钱的相关人(当地做出没收决定和执行的具体经办人)是否太恶劣了些?

小编近日工作感想:因为英文和中共特色防火墙的存在,导致了中国软件行业没办法进入国际软件外包行业的竞争。其实国际软件外包是一个非常有搞头的行业,可以吸收、培养大量软件行业初中高级从业人员,有丰富的项目可以做,还能赚外汇。中国如果能加入竞争,其实是一举多赢的局面,也能倒逼南亚的外包提升水平,道理上虽然如此,结局是然并卵!

此处请让我们换一个视角看看后发的印度为何外包走向世界。

 “世界办公室”的优势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外包基地,大约占全球软件外包市场的55%,被誉为“世界办公室”。

过去三十多年,印度的软件业创造的价值超过1900亿美元,GDP占比超过了60%,成为印度最重要的支柱产业。

印度服务外包以面向欧美市场的离岸外包为主,其中美国市场约为67%,欧洲市场约为25%,两者合计超过90%。

不免让人好奇,印度是如何成为欧美市场最大的软件外包国度呢?

这或许要拜英国殖民者所“赐”,印度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英语系国家。

印度的官方语言是印地语和英语,但英语是最有影响力的语言,其行政和司法系统皆以英语为官方语言。

因此,以英语为主的全球电话呼叫行业,印度就比其他国家有着天然的语言优势。

上世纪70年代,欧美国家为了节省企业人力成本,就将远程售后服务转向海外,也就是俗称的全球电话呼叫服务。

英语为官方语言,薪资成本不到十分之一的印度,自然成了最佳首选。到上世纪90年代,全球打出去十个售后电话,超过一半都通向了印度。

如果说电话呼叫还属于技术不算高的工种,那么需要知识高度密集的软件外包行业得以落户印度,离不开印度的专业人才培养和储备,依赖的是印度多所世界级的理工大学。

网上曾有个段子说,有个美国人很佩服一位印度同学居然能考上麻省理工,可他却遗憾地表示,自己是由于没能考上印度理工才来的麻省理工。

成立于1951年的印度理工学院是一所在世界享有盛誉,但也是录取率极低的大学,甚至比一些欧美著名高校还要难考。

每年印度理工学院招生人数大约是8000多人,但印度国内算上应届、复读等考生,报考人数超过60万,录取率还不到2%。难怪印度人自己都说:一流的学生进理工学院,二流的学生才出国念美国名校。

除了印度理工学院,印度的德里大学、尼赫鲁大学等知名理科院校均已跻身QS世界大学500强排名,更是亚洲排名最前列的理工科大学,所有教材和教学均与欧美先进国家同步。

正因为印度的教育技术和语言体系与欧美国家毫无代差,全球软件开发项目最看重的CMM认证的公司中,75%是印度公司;全球最多通过ISO-9000认证的软件公司也是印度。

欧美市场青睐印度还有一个原因:在世界全球化体系中,印度能提供极为专业和贴心的外包服务。

因为时区的差异最终可以降低项目的成本以及总交付时间,印度的外包公司为全世界客户提供7*24小时技术支持的同时,还能根据客户所在国家的时区调整工作和作息时间。

这种专业贴心的服务是任何欧美国家都做不到的,自然为印度吸引来大量海外软件外包订单。

印度外包产业的渊源

当然,跨国企业愿意选择印度作为软件外包公司,不仅仅看中印度的软件公司拥有现代化的技术和雄厚的实力,能处理复杂的软件项目,关键还是人力成本的“性价比”超高。

印度一名软件工程师平均年薪大约是555000卢比(大约54970元人民币),其中安卓开发者平均薪资大约是420997卢比(大约41697元人民币),苹果开发者平均薪资大约是459735卢比(大约45534元人民币)。

哪怕全球现在最火热的AI人工智能工程师平均薪资也不过是750000卢比(大约74283元人民币)。

即使在中国,普通的安卓工程师的年薪都超过了20万元人民币,差不多是印度同行的5倍。

换到欧美等国,一名软件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为10万美元(大约63万元人民币),即使刚刚入门的软件工程师也能拿到最少6万美元(大约37万元人民币)。

说到底,印度软件外包工程师“价廉物美”,才是印度成为“世界办公室”的核心要素。

提到印度的外包产业,不能不提被印度称为“印度IT之父”的F. C. Kohli,同时也是印度最大的软件服务公司塔塔咨询服务(TCS)的创始人。

1968年,Kohli以塔塔电气公司(Tata Electric Companies)总经理身份被集团委派经营初创的塔塔咨询服务(TCS),靠着给银行和企业做软件外包逐渐站稳脚跟,随后又将业务拓展到了海外市场。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塔塔咨询服务通过软件外包逐渐在英美等国家声名鹊起,订单多到忙不完,分身乏术的Kohli于是开始将大量的海外软件外包订单转回国内,交给各类中小企业完成,自己做起了软件“包工头”。

可印度当时的教育和专业程度远不能满足需求,Kohli便在印度各大城市建立了十多个软件培训中心,大量招募软件人才进行培训。

学习者在Kohli开办的培训机构不仅可以学到最先进的软件开发知识,更能在培训结束后立即上岗就业,堪称印度软件业的“黄埔军校”。

彼时,全球各国还没意识到信息产业的巨大潜力,还醉心在制造业上,客观为印度发展外向型的软件产业提供了巨大的机遇。

在Kohli的呼吁和推动下,印度政府从20世纪90年代初决定发展软件行业,不仅不收取任何税务,而且在银行贷款还享有优先权,为这个行业发展创造了良好环境。

那些从Kohli开办的培训机构走出的学员,后来均成为印度软件业的创业者和技术高管,带来了数百万名从业者,并为印度服务业提供了每年超过1750亿美元的产值。

今天,Kohli所开创的塔塔咨询服务已是一家拥有40多万名员工和200亿美元年收入的大公司,也是世界著名的软件外包服务公司。

如果说塔塔咨询服务开创了印度软件业,那么印度首家美国上市的科技公司,同时是世界500强之一的印孚瑟斯则是真正将印度软件外包产业发扬光大的企业。

靠着给全球40%的银行开发系统,印孚瑟斯迅速成为世界级的软件服务提供商,客户基本都是世界500强公司。

仅靠软件外包,印孚瑟斯的营收从2007年的30亿美元增至如今的100亿美元。更惊人的是,印孚瑟斯利润率高达30%,几乎是竞争对手IBM和埃森哲的3倍,是美国电子数据系统公司(EDS)的4倍。

今天,印孚瑟斯与塔塔咨询服务(TCS)、Wipro技术公司、Satyam计算机服务公司、HCL技术公司等科技企业几乎将全球超过70%的信息外包项目统统揽入囊中,成为印度一项真正以全球竞争者的身份参与其间的产业。

这就不难理解印度的软件人才不仅为本国创造了巨大经济价值,同时为何也是美国软件业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BBC一份调查显示,400万印度裔美国人中,就有大约100万人是科学家和工程师。每年,美国签发给外国人的H-1B签证(技术工作签证)中,超过70%都发给了印度软件工程师。

如今,印度裔美国人只占美国人口的1%,但却占到硅谷科技人口的6%,其中还不乏众多硅谷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

当然,能去美国的印度精英在印度庞大的人口总量中属于凤毛麟角,就连国内真正从事软件行业的高端人才也不到千万,对比庞大的印度人口基数,实在是微不足道。

总结,国运的分水岭就在这一个个小事情上显现,并不可逆转的走向各自归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小编钟山呼吁更多的工程师能够有所觉悟,能躺且躺,当润泽润!如果有余力更要使用自身特长,去除这个中共国特色防火墙!

作者:钟山,曾名王祖,旅居美国,作为通讯网络工程师在硅谷湾区工作,毕业于中国知名院校的信息电子相关专业。他作为“觉醒的工程师”,长期反抗中国特色数字极权暴政,呼吁所有科技从业者觉醒起来并有所担当。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