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华为来说,当下更需要的不是大放卫星,而是伙伴和生态。

撰文丨沸雪

这一次,连华为都坐不住了。

image

最近,一则华为“将发射1万枚6G移动低轨卫星的消息”引发华为官方辟谣。华为表示,网传“华为将发射1万枚6G移动低轨卫星”纯属造谣,并指出造谣者毫无根据,无事生非。

01

“1万枚6G卫星”“真正实现万物互联”“彻底解决无人区”……其实稍微有点基本常识的人,就会知道这样的传言有多么的荒诞不经;奈何这些年来,类似配方熟悉却又传播广泛的谣言实在是太多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华为亲自下场辟谣,想必这样的消息还会不断裂变传播,甚至成为许多人国产品牌自豪感的重要组成来源。

无论是从品牌实力还是从技术能力上,华为都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企业代表。加之在近几年来,华为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全球的焦点之一,而这家公司的一系列迅速反应,确实也展现了中国企业的强大韧性。

image

但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年来,这种“遥遥领先”却也使得华为常常被拿来成为狂热情绪表达的“筏子”。而且,随着这种情绪的不断加剧和升温,即便是华为,也正在越来越难以承受其所带来的影响——

在谣言和现实交织的沉默螺旋中,华为正在被裹挟进一条未知且湍急的河流,那些夸大华为技术能力、帮华为“大放卫星”的谣言始作俑者不会想到,恰恰正是这种谣言,可能会把包括华为在内的许多中国企业推向更危险的境地。

02

从谣言的水平来看,造谣者基本属于民科范畴,其首先对于卫星是什么,应该都没有明确的概念。

按照USC卫星数据库信息显示,截至2022年1月1日,地球在轨运行的人造卫星数量共计4852颗,其中属于美国的卫星有2944颗,俄罗斯169颗。

如果觉得USC数据不准确的话,2023年初,国内官方也披露了《中国航天科技活动蓝皮书(2022年)》,其中显示,截至2022年底,全球在轨航天器数量达到7218个。其中美国4731个,占全球总数的65.5%;中国704个,占全球9.7%。

也就是说,按照造谣者的说法,华为一次性就要发射超过全球所有国家总量的卫星数量。

image

其次,造谣者充分发挥了听风就是雨的谣言本色。按照国际标准组织3GPP定义,5G到6G间共存在R15到R20六个技术标准,行业最为乐观的预计也不过是2024年产业界有望迈入5G-A时代,而这一周期也在5年左右。

一句话总结,就连5.5G目前都还属于前瞻性研究,更遑论6G了。

谣言尽管十分愚蠢,但依然有很多人选择相信。这是因为谣言背后存在巨大的生长土壤。在当下低智化、且对抗情绪要远大于合作沟通的环境中,事实和真相早就让位于立场和刻板印象。

03

其实,相比那些造谣生事的盲目乐观粉,华为自己其实反而十分清醒。

比如在一个多月之前,华为的mate 60pro恰好赶上iPhone15上市,彼时许多人把华为和苹果相比较,甚至认为华为已经超越苹果;但在那之后华为披露的一份任正非讲话却称自己是“果粉”,把苹果视为老师。

任正非无疑是一位极为优秀的企业家,而他的判断一定是基于企业经营实际和他所理解的世界的综合考虑,也是最可能贴近真实世界的。

但遗憾的是,那些看似为“遥遥领先”欢呼的人,并不能真正意识到,现实世界到底正在发生什么;而且,这些满足所谓虚荣心和自豪感的谣言,最终只会对华为造成更大的外部压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遥遥领先”的宣传,短期内或许是一次有效的迎合社会情绪的成功营销尝试;但从长期看,这对于华为来说并无好处,相反,在这种“遥遥领先”语境下,类似本次这样的刷新智商下限的谣言,可以想见,只会越来越多。

04

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逐渐意识到一个我们不愿承认但却客观存在的惨烈现实,我们所面临的“卡脖子难题”绝非一年半载可以解决,也不是单靠华为一家企业就能够实现反超。

芯片半导体向来被视为是信息工业革命皇冠上的明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一产业拥有着全球无出其右的极为复杂的产业生态,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真正意义上实现“自主可控”,更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掌握完全的话事权。

image

以荷兰阿斯麦公司(ASML)生产的光刻机为例,其整机虽在荷兰完成,但该公司依赖数十个国家的几千家企业为其提供数以万计的零部件。而在这条漫长的产业链中,密布着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企业。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美国设置了芯片禁令,也需要给多个国家的企业发出要求、还需要附上一个不断更新的实体名单才能够得以配合的原因。

全球化分工与合作是现代产业的基本特征,也是基础规律。即便是在最新勃兴的人工智能领域,也并非微软或是OpenAI能够独领风骚,硅谷同样存在着一大批竞争者们。

而中国之所以被认为是除了美国之外最重要的人工智能发展战场,也恰恰是出现了一大批能够追赶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们。

05

回顾工业革命以来的产业发展历史,没有哪个国家的产业领先位置是靠一家企业撑起来的;美国欧洲自不必多言,日本汽车的黄金年代诞生了丰田、本田、日产等一系列全球品牌,领先的产业一定是以生态和集群的形态出现的,而绝不是孤军奋战的模式——哪怕后者更具有悲情叙事的感染力和号召力。

对于华为来说,当下更需要的不是大放卫星,而是伙伴和生态。这也不难理解日前科大讯飞宣布的与华为的算力应用合作。只有在华为的上下游能够长出更多的“华为”,遥遥领先才能够在真正意义上实现可持续。

image

图/网络

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对于华为寄予厚望到试图通过谣言来拔高其位置的人,也应该是时候给华为“释压”了。

真正意义上的支持中国企业,是应该把生存在产业链上的成千上万的大中小企业都一视同仁,而不是双标地一面不惜于造谣也要摇旗呐喊“遥遥领先”,另一面却又动辄对企业家举起“把资本家挂路灯”的大旗。

*题图来源于图虫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