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4 6 月, 2024 10:32 下午

图片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新闻网

作者:蔡咏梅  来源:北京之春

毛泽东的多位妻子,除了原配,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但最让人伤感的是杨开慧和贺子珍命运之悲惨。两位美丽的少女被卷入革命,最后被她们的革命丈夫遗弃。一个被国民党杀害,一个疯掉。杨开慧被杀害时只有29岁。

在我中学读书的时候,虽然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民间对他的家庭所知甚少,因为中共公开的文宣对此几无提及,好一段时间我还以为毛泽东这位“伟大领袖”“红太阳”就像中共宣传所说的整个人生都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没有个人私欲和私生活,潜意识以为应该是没有妻子的。我这个想法在毛被神话的时代还相当普遍。记得文革后有个朋友告诉我,他简直把毛当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有天突然想“不知毛主席会不会像我们一样蹲毛坑屙屎”,但随即就感到很害怕,觉得自己这个想法亵渎了伟大领袖,不敢再想下去。

开始知道毛有妻子,是因为中学语文教材选了毛泽东写于1957的一首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但课本注释中没有说明“我失骄杨”中的“杨开慧”是谁,与毛是什么关系,语文老师也含糊其词,只说是毛的革命战友。到后来才众所周知杨开慧是毛的前妻,在国共内战中死于湖南籍国民革命军将领何健的屠刀下,因此杨开慧之死也就成了毛泽东的革命资本之一,说成好像是毛泽东为中共革命的无私奉献,为革命甚至牺牲了家人的生命。但拨开这个光辉神话的外壳,真相却冷酷得令人不寒而栗。

上文我说过因要了解杨开慧的悲剧后面湖南农民运动这个红色恐怖大背景,查资料意外发现“中共五老”之一谢觉哉的一段黑暗历史,谢这位看起来与人无害的老书生在湖南农民运动时曾签名批准处决著名湖南学者叶德辉,双手染有无辜者的鲜血。

何键是国民军北伐名将,北伐攻下武汉后升任国民革命军35军军长,那时好歹也说得上是中共大革命时代的战友。但1926年他在河北前线与张作霖军浴血奋战之时,他在后方的家人却受到战友的暴力冲击。当时中共领导的农民运动在湖南搞土改,斗地主,抄家,屠杀所谓的土豪劣绅。何健湖南醴陵人,身世贫寒,父亲当过多年长工,是卖尽家中微薄田产才能送何健到保定陆军官校就读。按照老共阶级分析,何键父亲只能算是富农或小地主,剥削等级并不比毛泽东家高,但也未能幸免。何健在长沙的家被抄,父亲被逮捕后游街示众,何听到家乡传来的消息后后顿时全身热血澎涌,愤恨不已,从此与中共结下梁子。当时在北伐前线作战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的军官多为湖南士绅阶层出身,很多家人与何健父亲一样,在后方受到共产党批斗。湖南军界因而反共情绪高涨。在这一反共情绪下,1927年5月21日在何键的指示下,驻长沙的35军第33团许克祥部哗变“铲共”,封锁共产党各机关,解除共产党武装、逮捕和处决共产党人。可以说,中共农运的红色恐怖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的原因之一,也埋下了杨开慧被杀的祸根。换句话说,何健固然是杀害杨开慧的主谋者,但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发动的农民运动铺下仇恨土壤则是间接凶手。

但这还不是杨开慧遇难的直接原因。 1927年4月国民党清党(将共产党人从国民党中清除,老共称为412政变),国共正式决裂,毛泽东这年10月上井冈山后,即与妻子杨开慧从此分离,杨开慧带着三个儿子回到长沙城外板仓娘家生活。虽然国共之间已是敌我战争状态,杀得你死我活,但在长达三年时间,因为杨开慧没有共党活动,只是一个在家养育三子的家庭妇女,湖南省主席何键却未动过念头要抓捕这位朱毛红军头子的妻子。 (朱德妻子伍若蓝被何键处决,因伍本人是红军,曾任红四军政治部宣传部长,是在军事冲突中被俘)。甚至1930年7月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攻占长沙,令何健差点丧命,而且杨开慧就在他眼皮下,他也忍了。直到毛泽东8月23日再打长沙,被彻底激怒的何键在10月24日逮捕了杨开慧及其长子毛岸英。但何键还是为杨开慧留了条活路,仅要她公开宣布与毛断绝关系。杨开慧拒绝了,11月14日被枪决。

其实杨开慧是完全可能逃过此劫。为了解关杨开慧之死的真相,《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在1993年9月30日访问了当年马日事变后的中共湖南临时省军委书记,代理省委书记的易礼容,后来还多次参观杨开慧板仓故居,采访了多位湖南当地的党史学者,拜访了毛的一些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并亲自阅读杨开慧的遗稿。根据这些研究和访问,她发现毛在围攻长沙时,杨开慧板仓之家就在毛去攻打长沙的路上,而且毛还在长沙城外整整呆了三个星期。但这三个星期他完全置他妻子和三个儿子于不闻不问,甚至没有与妻子通过任何信息。

因为这时毛已有了新欢,妻子杨开慧已被他抛弃了。毛上井冈山后不久,即在1928年5月与贺子珍结婚。这三年时间,杨开慧孤身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在娘家,她日夜思念丈夫,但都收不到丈夫的来信,音讯断绝,让她非常痛苦。这期间杨开慧的兄长杨开智曾前往井冈山探访毛泽东,亲眼见到毛已和贺子珍生活在一起,返回长沙后是否将实情告知杨开慧不清楚,但从杨开慧的遗稿中看出,杨开慧是知道自己被她深爱的丈夫无情抛弃了,她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

杨开慧面临生死选择时拒绝公开发声明与绝情的丈夫断绝关系以救自己一命,我想有多种原因,一是她对毛仍然怀有感情,虽然毛在感情上对她不忠,但她仍然忠于自己的感情。第二出于女性的执着,女性在情感和信念上较少机会主义和现实利益的考虑,如同林昭一样,“死也不回头”。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她对生之留恋已枯死了,既死于被背叛的爱情婚姻,也死于她曾经的人生信仰,活着对于她将是一个漫长不堪的负累。杨开慧对爱情和人生信念的绝望痛苦都纪录在了她生前的遗稿中。

杨开慧在她最后人生岁月所留下的这些文稿,有日记和未发出的信件,是湖南文物保护委员会80年代修复杨开慧板仓故居老屋在墙缝中和房檐下发现的。我1999年去长沙,首次听《第二次握手》的湖南作家张扬说起过。张扬告诉我,杨开慧在她日记中提到毛对她不忠,发现丈夫与她的表妹偷情,让她非常痛苦。也看过杨开慧这些文稿的湖南老人李锐说,杨开慧最后一份遗稿中给的毛的评价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张戎在她的毛传中提到,长达三年杨开慧得不到毛泽东音讯,但经常在报纸上看到毛的消息:毛被称为“共匪”,“焚烧劫掠于湘东赣西之间,惨毒不堪言状”,“屠杀之人民,焚毁之房屋⋯⋯猖獗异常”等等。

对杨开慧而言,丈夫的绝情和背信自然令她非常痛心,但信念之死才是最致命的,在杨开慧的遗稿中,我们看到这个湖南女子对革命带来的暴力已深恶痛绝,对曾经的中共革命信仰有痛彻心扉的反思,说她需要一个有别于暴力的新的信仰,“唉!杀,杀,杀!耳边只听见这种声音。人为什么这样狞悪!为什么这样残忍!为什么呵!?我不去设想了!我要一个信仰!我要一个信仰!来一个信仰罢!!”

毛的三个妻子杨开慧、贺子珍和江青的一生,都有很强的悲剧性,但以杨开慧的悲剧性最强。她是名门闺秀,知识女性,嫁给毛后是一位温婉贤淑的妻子,这样一位女子本质与暴力和革命是格格不入的,但在上世纪这场以暴力和血腥著称的红色革命,她是被时代和家人不由自主卷入进去,而最后也是不由自主地横死于这场革命。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