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10:06 上午

中共最近推出两项新政策,一是保障性住房,二是全面取消制造业外资准入限制。中国经济死寂,习近平每日操心斗争,无心经济民生,这两招都是姿势多于实际。

保障性住房并非中共发明,香港早就有廉租屋与居屋,新加坡也有组屋,中共推出保障性住房,不为救当前房市,而是安抚底层国民的虚招而已。当前楼市崩盘,是因为投资过火,房价过高,居民收入下降,对未来悲观,与政府手上有没有保障性住房,是否满足低收入人群的需要,一点关系都没有。

反之,推出保障性住房的消息,更有可能进一步打击当前楼市。那些本来有一些实力,正打算趁房价跌而入市的市民,一听说未来政府会提供廉租廉价房屋,肯定会忍手,等享受新房策的优惠,那岂不是更绝了楼市的活路?

建屋不是玩泥沙,先要筹措大笔资金,然后买地﹑设计﹑建造﹑宣传﹑售卖,「有排烦」,在政府捉襟见肘的当下,单是筹钱已是难事,现在开始起动,至少是三五年之后的事了,根本远水救不得近火。房市仍会崩塌,人民仍会怨气冲天,中共仍只有望天打卦。

廉租屋廉价屋如何定价,如何审查申请人的资格,如何防止申请过程的腐败,这都是难题。香港与新加坡早已解决了法治公平的问题,市民收入基本公开透明,政府操作过程不容徇私舞弊,实施保障性住房没有太大困难。大陆社会恶质化,官民弄虚作假成风,处理不当的话,未见其利先见其害,非但安抚不了底层,还可能引起更多社会矛盾与官民冲突。

中共党官闭门造车,以为别人做得到的,中共也做得到,可惜很多事情别人做到了,偏偏中共就做不到,我们还是放长双眼看热闹好了。

至于取消制造业外资准入限制,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只不过是中共在卖笑拉客。改革开放让中共赚得盆满砵满,对外摆脸色,既捡客又赶客。最终旧的外资跑了,新的外资不来,其原因根本不在中共有什么「准入」的限制,是更宏观更长远的利弊衡量的结果。

最根本的问题是习近平的倒行逆施,从前的国退民进,翻转为国进民退,国企霸道,民企遭殃,外企里外不是人。政府政策倒向国企,外企被排挤,日子不好过,当然萌生去意。

第二个决定因素是地缘政治风险。美中关系恶劣,迟早会发生严重冲突。中共在南海与台海寻衅闹事,又挑唆朝鲜作恶,中国内外将永无宁日。外资搬一大笔钱来,一旦世界大乱,那些钱就泥牛入海无消息。

第三个因素是美中交恶以来,美国主导的供应链转移已成气候,东南亚低成本,政府政策开明稳定,外资渐成规模,有东南亚在,何必舍易求难,重坠中共圈套?现在连墨西哥﹑加拿大﹑南美诸国都来分一杯羮,中共山长水远,态度蛮横,人家何必不远千里来受气?

还有一点,外资来中国投资,本来看中低成本大市场,在中国生产就地销售,有地利之便,特斯拉便是这种。但现在大陆消费低迷,百姓捂紧钱包躺平,即便外资产品有吸引力,也敌不过万念俱灰之下,中国人的「四不」生命哲学。生产成本高涨,销售市场死寂,蜡烛两头烧,还有外资想往这个坑里跳吗?

中共有钱时,颐指气使面目可憎,现在到处碰壁,外商走避,外资不来,压力山大,境况堪虞,这才想起,是时候扮一点笑脸了。想来想去,发现竟还有对外资准入的限制,既然没招了,只好拿来一用,这应了一句成语: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当初要是不把事做绝,留有余地好做人,看到自己的弱点,看到人家的好处,那就不必弄到今日狼狈不堪来扮笑脸了。

最后,中共在国际政治纷争中,永远站在邪恶一边,最近的俄乌之战和以哈冲突,中共都扮演恶棍共主的角色,乞人憎到极。当今之世,与中共同捞同煲,已成一种不名誉的行为,有点体面的商家都不肯同流合污,利既无望,名更不堪,那还有谁来?

中共说的话,现在还有人相信吗?今日扮笑脸,明日「养套杀」,折腾四十年,一朝回到改革前。可惜今日之中共,已不是当日之中共,今日之世界,也不是当日之世界,时与势都不在中共那一边了。

 

(文章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