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5 6 月, 2024 10:25 上午

 汪喻晓 沃伦财经 2023-10-20 16:26 

整整二十米长,两组钢管制同轴螺旋线就这样悬垂在顶部天窗,又通过电机分别以顺时针与逆时针方式完成绕轴自转。在周围经典螺旋楼梯的呼应下,给旁观者以无限生长、永续蔓延之感。

这个在2023年国庆期间引得诸多网友慕名前来打卡的艺术作品,陈列于由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的He Art Museum——和美术馆。而这里的“He”,指的正是位于300米开外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美的大道6号,美的总部大楼的真正主人:何享健。

作为5000元起家的美的集团创始人及实控人,现年81岁的何享健自2012年开始已退居二线。但这个土生土长的“顺德仔”,仍然通过美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美的控股)间接持有着美的集团约31%的股份。在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何氏以1800亿元的财富位列中国第七,全球第46位。

斯蒂芬·茨威格在他的名作《昨日的世界》的扉页上写道: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当中国内外部经济环境急速嬗变之际,无论是传统地产业还是新兴互联网平台,那些曾不可一世的操盘大佬们,其身家和财富排名往往以年为单位出现激烈动荡,甚至从此“人间蒸发”。反倒是何享健和他的家族,不动如山。

有人做过一个有趣统计,在美剧《权力的游戏》前七季中,330个有名有姓的角色的存活时间从11秒到57小时15分钟不等,中位数则是28小时48分钟。至第七季结束,已有186人死亡,死亡率高达56.4%。注意:主角死亡率是小角色的2.5倍,而核心霸主死亡率更接近普通人的6.5倍。

每一个虚构的世界都以一个现实的世界为依托,前者只是将后者当做背景。事实上,在远东这块现实版维斯特洛大陆,昔日声名赫赫的民营企业家的“存活率”,相仿。

也因此,尽管隐身经年,何享健终究成了“异教”,其影响力更丝毫未减。11年前上位并大获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多半也只是在台前体现“老人家”的意志。一个充作摇钱树,一个甘当迎风旗,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A股不断孵蛋 港股再谋前缘

就在两个月前,美的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通过了《关于同意公司研究论证公司境外发行证券(H股)并上市事项的议案》,本次拟发行规模预计不超过发行完成后公司总股本的10%。至10月11日晚间,美的集团官宣该议案已在2023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表决通过。这就意味着美的集团或将登陆港股,即打通“A+H”双融资平台。
美的方面此次准备在维港筹资10亿美元。这,相当于30年前的1993年其以“美的电器”名义成为中国本土首家上市乡镇企业时融资额的6倍。

He Art Museum已正式对外开放三年。广东人素来钟意“3”,何老板很难例外。所以在2013年通过换股方式吸收合并完成集团整体上市时,遂又将老代码000527替换成了000333。

既然想“升升升”,除了深交所外,自然不会忘记毗邻的港交所。事实上,美的集团与港股的渊源可谓“好耐”。2004年,是时的“美的电器”即通过购买广州国际集团手上一家港股公司华凌集团的全部股权,一跃成为其控股股东,在业务上也令双方的空调产业达成了强强联合。

三年后,美的方面再将机电装备业务注入华凌集团,并以5亿元受让了原有的白电资产,后者也就此更名“威灵控股”。而至2018年,已然整体上市五载的美的集团再次启动两大资产重组——在香港将威灵控股私有化,在内地则私有化小天鹅。至此,美的主体在国内资本市场上仅保留了一个集团层面的融资平台。

美的此番试图触港,颇有“再续前缘”的意味。虽然2023年上半年,港股的日成交额已同比下降16%至1155亿港元,至9月再降至903亿元,10月4日这天更是创下五年新低的470亿港元——还不如美股上一个英伟达公司一天的表现。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近半港股破发。而来自毕马威的数据表明,前三季度港交所的IPO数量下降15%,募资额更暴跌65%。

问题出现了:为何美的依旧迫不及待?

无论何大老板还是现任的方董事长,当然不是暴虎冯河有勇无谋的浪行之辈。这就只剩一种解释了:即当“买买买”的基因深入美的骨髓,从之前顺周期时期为做大规模的高速扩张,到如今逆周期时期为熨平主力产业利润波动多元化拓展财源,都不得不愈发倚仗资本市场的襄助。

如此一来,着力方向无非两个——A股与港股。那么,边个仲有机会?抑或更能卖出好价?

其实,除了国际化布局,财技了得的美的系及何氏家族过往三年在A股市场相当生猛。几乎是一年“吃”进一家,只2020年3月以来,其已相继收购了合康新能、万东医疗2家上市公司,又于2023年5月拿下已被国资控制的科陆电子的主导权。上述三笔交易合计投入逾67亿元,虽较前后7年305.5亿全资收购德国库卡集团的花费只及22%,但毕竟一个上市公司矩阵已然成型。

至10月13日,受大市影响较高峰期市值已近腰斩的美的集团仍录得3866亿元总市值,——即较老对手格力电器与海尔智家高出97.2%及77.9%,而合康新能、万东医疗和科陆电子当日的总市值分别为58.63亿、131.33亿、94亿。一干美的系的主力在A股市场市值,合计4149.96亿。

可惜唔开心!2021年年初时美的集团一家的市值即达7540亿元,现在“一拖三”后还落后四成五。所以一面收购扩张,一面拆分上市,幕后何老板、台前方先生,忙哂!

眼下,美的集团还有两桩“A拆A”正在进行之中。7月29日,美的集团公告将分拆隶属于创新业务板块的安得智联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赴深交所主板上市;另一家更早启动分拆上市的子公司名为美智光电,该公司早在2021年6月便向深市创业板提出了IPO申请,结果在历经三轮审核问询后,又主动于2022年7月撤回IPO申请,但至今年4月又再度发起。如若拆分上市顺利,则未来美的集团旗下的本土融资子平台将达到5家。

这还没算上同归属于美的控股之于香港股市,由何享健唯一儿媳卢德燕执掌的另一家兄弟公司——美的置业。至于该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五六家A股上市公司的少量股权,当前只能作为“财务投资”不计入在内。

有分析人士指出,以先正达虽然过会但按兵不动以及正大股份“主动”撤回上市申请为标志,中国A股市场的IPO大门因众所周知原因也在加速合拢。万得数据显示,今年9月,A股共有28家拟上市公司撤回了IPO申请。截至10月13日,2023年年内的该项数字高达171家。可即便高举“实业”旗帜的美的此次没能得手,貌似也无碍大局。至少相比于同样总部位于顺德的碧桂园,公司无需为债务发愁,老板也不用一边忙着出售私人飞机一边“人在呐人在呐”四处辟谣。

好了,答案浮出水面。港股层面,集团二次上市是一个不错的可选项。A股这厢,则视形势伺机而动。而且,除了自内部孵化的那两家拟IPO公司外,美的集团袖笼中还藏着一张“王炸”:银行。

二十年前的不世之功

自进入21世纪以后,特别是2012年5月为解决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以来,中国本土民营企业在奋力拓展起家主业的同时,对金融行业不吝表现出“贪婪”,通过收集“全牌照”以杠杆完成跃进式扩张几乎成为大佬们的“时代选择”。

谨慎如何生也不会故作清高。在美的集团庞大的资本版图里,同样刻有金融圈印记——资产规模超 4500 亿元的顺德农商行。重要提示:该行一直有志于成为广东首家上市农商行。

顺德农商行的前身,是始建于1952年的顺德农村信用合作社。2009年12 月改制后,成为广东省内首批成功转型的三家农村商业银行之一。

虽然挂名“农村”,其实有些名不符实,这块历史上桑基鱼塘富庶之地,在上世纪末就被粤省赋予“地级市”的管理权限。尽管其现在的官方标准定位是“佛山市顺德区”,不过以当地2022年4166.4亿元的GDP计,大约能排在全国城市的第70位,在同省足以压制珠海;而在省外,甚至远高于乌鲁木齐、呼和浩特这样的省会中心城市。

必须再讲段已沉没于历史陈迹中的“古”了——在2000年至2001年,美的高管层分两次向国资背景的顺德北滘镇经济发展总公司购买合计10761.43万股,从而完成22.19%的法人股转让,成就中国A股市场首宗MBO(管理层收购)的经典案例中,顺德农信社就扮演了极重要角色。

当时,何氏为完成股权收购成立的壳公司美托投资,注册资本区区1036.57万元。尽管此后的购买价格仅为2.95元/股和3元/股,即大幅低于是时4.31元/股的上市公司净资产表现,但显而易见,“未来的大富豪”此时囊中羞涩。关键时刻,顺德农信社以过桥贷款人身份同意以股权质押方式提供3.2亿元的真金白银。

注意一个细节,美的管理层先期只质押了目标收购股权的10%,就成功贷出所需全部款项。

一个险过剃头又一切刚好的时间差,最终令何氏家族成为美的电器这个上市主体超50%股权的绝对控制者。而2013年集团整体上市后的10年内,仅上市公司分红合计860亿元。何氏家族理所当然分到最大份猪肉。

更妙处在于,缔造这一切的金融机构,在改制成为顺德农商行后迎来的大老倌,恰是当初自己“急公好义”的贷款对象。

颇有意味的是,受美的管理层收购顺利达阵刺激,一批企业此后亦开始争相仿效,但也只涌现TCL、双汇等少数幸运儿。

同在顺德,很长一段时间在空调产品上力压美的的科龙电器的创始人潘宁,因改制失败只能远走加拿大。而距顺德70公里的三水,较美的更早出名的健力宝的创始人李经纬,也因在改制阶段未能照拂好各方利益竟然身陷囹圄。上述两家企业最终或被迫寄人篱下或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完全与美的呈现了两种命数。某种程度上,他们或许只是缺了一个“顺德农信社”帮衬罢了。

言归正传。招股书显示,美的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目前合计持有顺德农商银行股份 492,472,771 股,占其发行前股份总数的比例为 9.69%。

该行股权高度分散、无实际控制人,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为 37.08%——甚至,其参股的四家主要农商银行也没有实际控制人。此外,该行共有机构股东 240 名,持股比例 50.19%;自然人股东更多达 8.7 万余人,持股比例 49.73%。一个有趣的现象:在IPO的漫长等待期中,有至少135位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娃娃股东,是通过继承方式进入这一阵列。

在凤城顺德,有一种类似北方麻团的美食“煎堆”殊为有名。用糯米粉做皮炸至金黄,表皮匀布芝麻,馅料甘蜜味浓,个大者状如篮球。好食好意头,故广东民间一直有句俗语:年晚煎堆——你有我有。

从1968年率23人搞起制造电扇的生产组开始,何享健似乎就深明“要想玩得劲,还得兄弟多”的简朴道理,并有心设计为一种分配机制。“斩鸡头烧黄纸”是江湖人士结盟的必备仪式,之于美的,这种“一齐揾食有福同享”的最大好处,除了利出一孔易成大事,也包含了一旦遭遇外界不可控压力时,会迫使有关方面不得不在意“民意”的计算。

至少,这冇是一家一姓的生意。


公平当然要讲!1992年实施公司股改时,每名美的员工就能以1元作价最多购买4000股内部职工股,且在此后25年录得69倍升值回报,相当于年化18.5%的收益率。话事人自然也得有!当初22.5%占比的内部职工股中,何氏家族乃当仁不让的大头。而到了现在,持股近10%股权的美的集团及其关联方,也成了顺德农商行第一大股东——讲得就是一个杠杆效应。

在该行董事会中,美的集团的代表董事为何国坤,其同时也是美的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后者,正是何家事业的总账房先生。

顺德农商行:数据背后的秘密

从顺德农商行招股书来看,美的集团不出意料也是该行第一存款大户。近几个报告期内,该行向其支付的存款利息均是几大关联方中的最大值。

庞大的自然人股东数量,自然使得顺德农商行的自然人股交易异常活跃,以至于,其在非公开市场的流动性之高,超过了一些上市中小银行。2020 年至 2022 年,顺德农商银行共发生 3610 笔股份变动,其中自然人之间的股权转让为 3595 笔。这,相当于三年间每天都有至少 3 次的股权交易。

反观港股上市银行,沦为“僵尸股”者从来不在少数。威海银行、泸州银行近两年内均有超60个交易日零成交的情况。
如果能够上市,顺德农商行凭借盘踞经济发达珠三角多年的资历,当不至于如此悲催。何况,以其4500亿总资产计,最接近的对标体为兰州银行、青农商行与西安银行,上述三家去年末的总资产分别为4359.26亿、4347.91亿及4058.39亿。其中兰州银行的最新总市值近175亿,西安银行为157亿。毫无疑问,顺德农商行能轻松拿下该区间估值,乃至突破200亿触摸300亿亦有可能。

只是,启动IPO已四年之久,顺德农商行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

这就导致“有人急了”。近期,该行法人股连续出现两次流拍。9月5日,该行约963万股法人股第二次在线拍卖,9600万元的起拍价较之8月首次拍卖时降低了2400万元,但仍高于评估价8191 万元。结果,依然无人出价。

2020年-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顺德农商行总资产规模分别为3673.12亿、4057.24亿和4432.76 亿和4520.89亿,前三年均保持10%左右的增速,到2023年上半年则有所放缓。2022年,顺德农商行总资产在全部农村商业银行中排名第9,到了2023年上半年被青岛农商行超越,排名下降1 位。

营业收入方面,截至2023年6月30日,顺德农商行在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4亿,净利润17.97亿。与去年相比,该行上半年的营收也已被常熟农商行和天津农商行超过。

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2023年“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顺德农商行位列全国银行第54位,全国农商行系统第10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近亮相的业内权威“陀螺”(GYROSCOPE)评价综合评价结果中,该行以85.63分排在城区农商行序列的第13位,而上一年则以86.01分列居第九。如果再细看各打分细项,其中的“收益可持续能力”(Y)从90.59降至85.12,“风险管控能力”(R)从89.22降至88.28,股本补充能力(E)从83.62降至82.05。

这不是一个好信号!

事实上,顺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已升至近几个报告期的高点。截至2023年上半年、2022年底、2021年底和2020年底,顺德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3.71亿、28亿、19.72亿和17.43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0%、1.23%、0.96%和 0.94%。

2020年至2022年,顺德农商行房地产业对公贷款余额分别为 125.61 亿元、147.26 亿元和156 亿元,占顺德农商银行对公贷款总额的比重分别为 13.65%、13.01%、12.37%。对比 A 股已上市的农商银行来看,该行的房地产对公贷款集中度高于平均水平。

已很难不令人联想顺德农商行与美的控股旗下房地产企业美的置业之间的“亲密关系”了。

自2022 年下半年以来,房企融资“第一支箭”政策支持下,美的置业属于少数未公开违约的民营房企,进而陆续获得了来自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 8 家国有大行及全国性股份行超过 1000 亿元的授信额度。而顺德农商银行作为一家区域性银行,提供给美的置业的意向性综合授信额度相当大方——200 亿元。

观察美的置业的近年财报,顺德农商行也的确出现在了企业主要往来银行列表中。

2022 年以来,美的置业的融资规模逆势增长,以中期票据、公司债为主的公开市场融资超过 100 亿。据截至 2023 年 9 月底的不完全统计,56 家民营房企中约有13家发行了信用债,总规模274亿元。其中,美的置业发行规模超 35 亿元,仅次于万达商业排名第二,且同期融资规模已超过碧桂园、新城控股及龙湖集团等实力明显压制其的头部民营房企。

在房地产行业流动性趋紧的背景下,美的置业之所以如拿到“好人卡”般得以持续融资,除了得益于优质民营房企在监管当局“第二支箭”扶持下的债务增信、担保发行,顺德农商银行在其信用状况维护中确实“尽心尽责”。

要知晓,存续债券的交易价格对民营开发商新发行债券往往会起到关键作用。此前,包括远洋集团及金地集团在内的多家示范房企债券,由于部分受到市场传言影响,在交易所成交中大幅跌破发行面值。二级市场对这些公司的违约或展期预期,明显阻碍了其新债发行的定价及认购。

而顺德农商行通过发行理财产品,频繁购买美的置业的信用债,这显然对于稳定这些债券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有着积极作用。该行官网公布的理财产品关联交易公告显示,其发行的精英理财系列多款理财产品,陆续将资金投向美的置业发行的债券,面值在数百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

顺德农商行招股书也显示,截至 2022 年上半年,前十大表外理财底层资产对手方中,美的置业的债券资产金额 6.11 亿元,位列第四。此后,顺德农商银行仍频繁投资美的置业的债券。

2023 年以来,顺德农商行还开始介入美的置业的非标融资。1 月,该行的理财产品投向了美的置业子公司发行的信托,累计购买 1.6 亿元;6 月,该行对美的置业子公司一笔约 1.4 亿元的贷款进行了展期。

所以,即使美的置业从顺德农商行实际获得的贷款数额远低于200亿元的授信额度,但这家美的集团关联方银行源源不断的支持,仍属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仲有几个“花边”值得一说。

其一,从2020年至2023年,卢德燕在胡润中国女企业家排行榜的身价从290亿缩水至220亿,降幅为24.3%,而同期美的置业的港股市值缩水了65.8%。其二,早在2013年美的集团整体上市当年,何享健将其在9年前收购的顺德本地威灵房地产公司(很快离岸化处理)通过美的置业全部股权转让而让卢女士全资掌握,后者进而间接控制了美的置业。其三,在2018年美的置业上市之前,何氏家族曾60亿“金援”美的置业,并使其资产负债率从624.7%锐降至118.9%,而在2015年-2018年一季度,来自家族的免息贷款分别为20.12亿、16.5亿、25.56亿、30.19亿。其四,前者上市时吸引的基石投资者宁波雅戈尔,多半也是冲着“老爷子”面子。

最后一条尤是意味深长。虽然已转让所有股权,但何享健与卢德燕曾签署一致行动契约,前者在不直接或间接持有美的置业股份的情况下,仍将是美的置业主体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当盛京银行告别恒大 影响深远

如此林林总总戏码,包括美的集团与顺德农商行的缱绻情意,是否似曾相识?

好吧,有必要插叙一则关于恒大和盛京银行——一个地产公司与东北第一大城商行的故事了。

7年前,中国恒大正式成为盛京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20年末,恒大集团(南昌)仍持有盛京银行36.4%股份。2021年9月以来,经沈阳市属国有企业两次增持盛京银行股份,2022年9月,恒大“清空”盛京银行股权,将所持该行全部约12.82亿股内资股转让给沈阳市和平区国资公司等7家公司,后者由此完成了与恒大集团的彻底剥离,成为一家国资控股银行。

2023年5月中旬,即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云泽上任之初,辽宁省委书记郝鹏,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李乐成火速赴京拜会。更早前,后者还专程到北京见过时任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地方大员的连续出动显然是因为事态紧急。无论锦州银行、大连银行,还是受忠旺系严重拖累的辽宁农商行都是麻烦不小,但最大的BUG,肯定乃2016年被恒大以100.17亿元拿下主控权的盛京银行。

有证据显示,仅恒大之于该行的窟窿就达326亿,相当于后者2年营收及33年净利润。

就在中国恒大集团公告其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前一天,盛京银行于9月27日晚间突然发布一则重磅公告,即拟向辽宁资产管理公司有条件出售1760亿元资产,代价将以辽宁资产(或其指定人士)向前者定向发行专项票据方式支付。

粗略推算,这部分占到盛京银行总资产约17%的“潜在问题资产”,仅减值4%就打包给了辽宁资产。辽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出售业务,为辽宁金控的全资附属公司,而辽宁省财政厅又是辽宁金控的唯一大股东。加上利息后,上述交易价格比本金还要多14%,足见山海关外第一省政府倾力驰援的诚意。

也因此,业界普遍把此举看作是辽宁省政府向本省最大的商业银行定向“输血”。毕竟这种以往只有央行才能发行的专项票据,如今首度授权给了地方AMC,只可能是得到了“上面”的特批。而该交易实质上帮盛京银行剥离了潜在不良资产,且预示着有可能还会有进一步的疏困措施。

关键时刻拉“亲儿子”一把,无可厚非。只是这家前“许系”银行公布资产处置方案的时间节点实在太过巧合,为了就此撇清与恒大的关系也可谓颇费心思。

另外,对于事关未来还款方案的具体问题从未有公布,外界对此也多生疑虑。比如,这张15年后兑现的欠条是否一次性还本?巨额本金又有多大把握收回?相关资产的每年清收收入是否够付息?等等。上述方案公布次日,盛京银行以5.6港元/股收盘,较前一交易日跌2%。

盛京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为1.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实现营业收入71.44亿元,净利润7.9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1.6%、18.1%;不良贷款率为3.17%,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但仍然远高于行业不良率的平均水平。

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上半年银行业运行数据,行业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68%。事实上,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2020年由1.75%猛增至3.26%之后,迄今一直维持在3%以上。

自2019年以来,盛京银行资本充足率从14.54%降至2022年末的11.52%,一级资本充足率则从11.07%降至9.8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11.48%降至9.86%。

今年上半年,盛京银行资本情况有所改善——资本充足率为12.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8%,分别较上年末提升0.88%、1.02%;不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仍在下降,跌0.67个百分点至9.19%。当然,部分改善的局面很大程度上还是源于该行成功申请到15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中小银行专项债),通过协议存款转股方式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由此提高了资本充足水平。

但因为盈利动力不足,盛京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仍然较弱。该行财务状况在2020年开始明显恶化。这一年,盛京银行归母净利润由50亿元以上断崖式下滑至12.04亿元。公司方面解释为“疫情冲击、让利实体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所致”。此后的2021年、2022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2亿元、9.8亿元。

无巧不成书!与盛京银行财务状况恶化并行的,是该行加大在房地产领域的业务布局的步伐。2020年,其对公贷款占比从7.7%大幅提升至12.8%,不良率由1.91%上升至2.03%,其中的全年新增贷款中,涉房贷款占比更是高达53%以上。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许氏被抓后,有心人士起底的其十一大类融资手段,并判定恒大系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房地产实业公司,但实际上只是一个玩转金融的平台。其中雾里看花式的坑,哪怕是专业金融机构也未必躲得过去。事实上,这一点从恒大爆雷后牵连出十几家银行便可见一斑。

简单把美的集团和顺德农商行的关系对标恒大集团与盛京银行,并不恰当。但是,对于美的来说,把恒大看做前车之鉴未必不是一个好的警醒。

金融啊金融,多少大亨的梦

早在2020年春夏之交“何享健劫持案”被炒得沸反盈天之时,鉴于当时有社交媒体报道闯入者可能是“可怜的供应商”,美的的供应链金融模式也开始为外界关注。

从2019年财报来看,美的应付款项为677.7亿元,是应收款项224.7的3倍。

没错,只要通过自家财务公司,便可以在自己的供应链内实现实业、金融“两头吃”的闭环,这种操作手段并不罕见。当海航破产处置进入尾声后,一个标志也是其财务公司被有司宣布“注销”。

2010年,美的财务公司成立;2014年,该财务公司开通电子商业汇票线上清算,为集团下属单位开通财务公司内部账户收电票功能,集团供应商接收美的财务公司电票的覆盖率达90%以上,银行承兑汇票结算量占美的集团结算量比例达85%以上。由此,就打通了绝大部分供应商结算走财务公司的路径。

而美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30天左右,应付为90天左右——应收账款周转率明显高于应付账款周转率。即先收回客户的钱,再付供应商的钱。当供应商急需收款时,美的公司旋即出面。而供应商在拿到财务公司开出的票据后,到指定金融公司做抵押,金融公司则在放款给供应商的同时再收取利息。

具体而言,美的面向供应商提供应收账款、票据池融资、抵质押融资产品,面向旗舰店、直营店提供美E贷、美保贷,面向经销商提供风险共担、差额退款、存货质押、订单融资产品——犀利啊!

有人说,这是美的集团的供应链“霸权”。当然,非胳膊上跑马者,也无力主导这种玩法。

对了,有细心的财务分析师还发现,2022年美的集团利润总额为349.56亿元,其中利息收入系58.38亿,占比17%,即利息收入/全年平均货币资金余额高达9.2%。而即便采用“季度平均货币资金余额”,则仍旧高达8.67%。这一超出常理的表现究竟是缘于美的财务公司的高超财技,还是其他,迄今是谜。因为同一指标,同为业内头部阵营的格力与海尔交出的数据,却只有3.4%及1.7%。

值得玩味的猜想来了,究竟是美的财务公司还是顺德农商行,对该集团更为重要?一个大概率是:各司其职。

或许,这个世上从来有两个美的:一个在何享健的眼中手上闷声发财,一个则由他亲自相中扶持的高管们打理、并交由外界窸窸窣窣交头接耳点评。

哪一个更真实?还真不好说!可有一点毋庸置疑,美的系或何氏家族对于金融抓手绝不会轻易放弃。事实上,作为何享健独子又不愿在体系内接班的何剑锋,本就是玩转资本市场的老手。其手握的盈峰环境、百纳千成2家上市公司总市值分别达到155亿元、59.7亿元。

而鲜少被提及的是,何剑锋控制的盈峰集团有限公司还是“公募一哥”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加上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何家对此三者均持股22.65%。

一个有趣的坊间段子不妨一听:做金融原本是可以赚钱的,后来做的人多了,也就不赚钱了,慢慢的变成“为人民服务”了。只是,对某些浸润极深的“老江湖”,则又是另番光景。

眼下,顺德农商行正处在上市关键阶段。但就在10月11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严格限制和规范中小银行跨区域经营行为,这也是国务院层面首次对此下达“紧箍咒”。也就是说,即使顺德农商行能够顺利上市,其展业范围、对于美的集团的金融链条所能发挥的作用,恐也要大打折扣。

同时,鉴于恒大集团之于盛京银行的深刻教训,对于由民营企业出任第一大股东的顺德农商行,哪怕前者是已久经考验被盖棺论定的美的与何享健,恐怕监管部门在相当长时间内依旧会心有余悸。某种程度上,顺德农商行短期内不可能再对A股生出非分之想,而这又或是美的集团加速集团层面A+H进程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网友评价,当实体企业尝到了搞金融的甜头,就好似人尝到了会上瘾的“毒品”,再也看不上卖产品的钱了。对于实业起家的何氏家族来说,是选择“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还是再立一个“金融大亨”的人设,哪一个才更有吸引力呢?

种种希望、念想,正如和美术馆里展陈的那组后现代范式线条,可以是无限绵延生长之姿,也可以是到此为止、无限循环,所以听听老人家如何教训后生辈的——很多事,由一而成,以二三而败。

多说一句,这个来自丹麦裔冰岛籍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作品,有个颇有想象力的名字——你要跳舞吗?而就在不远处,美术馆广场外的绿草坪上,还漂浮着一只该馆的充气吉祥物——会飞的阿和。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