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3, 2024 7:53 上午

作者:唐燕  来源:华夏知青网 2014-01-09 转自:华夏文摘发表于   wy

1966年6月文革初的工作组时期,校园里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我们天天被工作组组织学习毛主席著作和批斗走资派。

毛著的第一巻第一篇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对这篇文章我们并不陌生,因为早在三年前初一的政治课本上就有这样一课,我们被教导“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那时我们就知道了,人是被划分为不同阶级的,不同的阶级对革命的态度不一样,在阶级社会,人人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要用阶级分析的眼光看待一切问题。

只不过,聂元梓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告诉我们,我们的敌人除了地富反坏右,如今又多了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和封资修等牛鬼蛇神。现在我们要重新认识和明确敌人和朋友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

毛著第一卷第二篇是《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对被国民党右派冠以“痞子运动”的农民运动,毛在湖南五个县作了32天的考察后写了这篇报告。他用生动的笔触描写的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的场景使我们倍感新鲜,农民们把土豪劣绅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的豪气正好为我们在学校里斗校长提供了范本。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以及后来很多的红卫兵语言诸如“好得很”、“糟得很”、把旧世界“打得个落花流水”、“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等等,以及给牛鬼蛇神们“带上一顶纸扎的高帽子”、“用绳子捆绑了劣绅……牵着游乡”等做法都是从这篇毛著里学来的。

至于这个报告里的那段著名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更成了红卫兵们的座右铭和护身符。

毛在这篇报告里对中国农村的各阶级作了具体的分析:富农、中农、贫农由于经济地位不同,对革命的态度也不同。富农对革命消极、中农游移、只有占农村人口70%的贫农才是农民运动的主要力量,“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他们的革命大方向始终没有错。”

他还说,“必须发动和组织亿万农民推翻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权力,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会,造成一个大的革命热潮,在革命出现‘反常’的举动是必要的”,“他们在革命期内的许多所谓‘过分’举动,实在正是革命的需要”,“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非如此决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决不能打倒绅权。”

“反常”、“过分”、“恐怖现象”这些字眼后来在血腥的红八月里变成了现实,从小就羡慕革命英雄,为自己错过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战争时期而深为遗憾的我们,为如今赶上了比湖南农民运动规模还大的文化大革命而庆幸,以前在我们头脑里只是“概念”的阶级敌人原来一个个地就活生生在我们身边,革命即“暴烈”,“恐怖”是“必须”,有毛主席的这些教导,我们以满腔的革命豪情和战斗精神,奋不顾身地投入了文革。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地了接受暴力革命、造反夺权、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等理论,不曾怀疑动摇过。

近现代史上,人类最辉煌的成就大概就是非暴力革命理念的创立及其实践的成功了。继非暴力革命的创始者印度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圣雄甘地之后,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反种族隔离斗士南非总统曼德拉、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季等都以非暴力手段领导本民族取得了或部分取得了革命的成功。

甘地出身于西印度波尔班达尔贵族;曼德拉出身于南非泰姆布贵族,昂山素季家是缅甸贵族。(马丁路德金作为非裔不可能出身于贵族,但他出生于一个黑人中产阶级家庭,并最终在波士顿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非暴力革命大多由其领军人物——贵族——发动、推进和掌控,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非暴力革命即贵族革命。

贵族在文化教育水平、政治素质与远见、政治斗争手段、组织行为能力和声望威信上都属上乘。更为重要的是,贵族革命由贵族精神引领,而贵族精神的来源与核心是崇高的宗教信仰。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深受印度教和耆那教信仰的影响,非暴力思想植根于印度宗教并经久不衰。

创建英国君主立宪制的贵族、领导美国独立战争的先贤们、领导法国大革命的新兴资产阶级以及马丁路德金、曼德拉都是基督徒,马丁路德金的父亲和他本人还都是牧师。甘地是印度教徒,昂山素季是佛教徒,发动波兰非暴力革命的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则是罗马天主教徒。正是虔诚的宗教信仰铸就了他们博大慈爱的胸怀和坚韧的意志力,从而带领人民取得了非暴力革命的成功,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英国的君主立宪制、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人权宣言》也都出自贵族之手,其“人人生而平等、人人生而有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政府应该为人民幸福和保障人民权利而存在、人民有权起来革命推翻不履行职责的政府”等等的核心价值观均源于《圣经》。没有《圣经》就没有《独立宣言》,更没有上帝赋予我们的不容剥夺的人权理念。正如美国American Vision会长迪玛所说:“独立宣言乃是一份宗教文件,它以神学立场来讨论人权。宣言所维护的人权是造物主给我们的一份礼物。”

尽管现在西方的贵族式微了,可是因为他们一直怀有崇高的宗教信仰,所以其贵族精神不仅持续高扬,而且广泛地向平民普及了。

虽然当年甘地面对的是强大的老牌英帝国主义,但英国毕竟施行的是具有议会至上、法院独立、臣民的权利和自由不被侵犯等原则的君主立宪制,其民主和法制的宗旨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无法无天。甘地曾被英当局多次被捕又不得不多次释放。也就是说,曼德拉面对的英国政府也是非暴力。如果甘地像张志新那样从精神到肉体都受到摧残和杀戮,就没有甘地的非暴力,没有今天的印度了。

在马丁路德金时代,美国多地矗立着甘地的塑像,非暴力理念历经二十年已深入美国,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运动最终受到了肯尼迪政府和广大美国民众的支持。

在早已是法制和民主国家的南非,曼德拉和“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图图主教在为南非寻求种族和解的道路上,得到了与曼德拉同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德克勒克的积极支持,更受到了包括白人在内的民众的广泛配合。

曾是英国殖民地的缅甸如今也已是多党议会制国家。

这些都是非暴力革命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而且上述国家的人民都有着悠久的宗教信仰史,有着平和的心态和反对暴力、主张以和平和宽容的方式解决争端的宗教信仰的土壤和根基。也就是说,非暴力革命理念含有强烈的宗教色彩,这是其成功的关键。

而没有信仰、没有贵族和贵族精神的民族,当社会矛盾不可调和时,只能爆发由仇恨催生、以夺权为目的的“痞子革命”,使人性中邪恶的兽性被激发释放出来,无人性、无理性、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烧杀抢掠、刀光剑影、残暴血腥、生灵涂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打倒旧皇上,新皇帝登基,皇权被进一步强化,恶性循环往复,以至整个民族变得越来越野蛮、越来越愚昧,这种民族根本不可能发生成功的非暴力革命。

与痞子革命最大的不同是,贵族革命不以夺权为目的,而是以合法的、非暴力的诸如游行、示威、集会、议会选举等不流血方式规范、限制现有的国家权力,带领民族走向自由、宪政、民主和法制之路。

非暴力革命脱胎于暴力革命,是人类在崇高信仰的指引下走向文明、成熟、理性、共赢的结果。愿我们国人都能有正确的宗教信仰,敬畏上苍,爱人如己,逐步培养起博爱、诚信、道义、担当、荣誉、勇敢、冒险、坚韧、坦荡、宽容、自律等高尚的贵族精神,摆脱暴力和愚昧,提升我们每个人乃至全民族的素养。

(注:史称第一次贵族革命的“成汤灭夏”和也被称为贵族革命的“俄国十二月党人起义”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