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3:46 上午

作者:刘亚洲   来源: 中外文摘 2012.05.08  转自:新世纪
与其他同志相比,我只是有点锋芒而已。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是隐讳自己的观点。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支军队。正因为部队困难、有需要改进之处,才需要我和我们。如果它太完美了,要我们干什么?因为爱而无私,因为无私而无畏。

当到一定的职务后,不敢替别人办事,不敢说话,战战兢兢,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当更大的官吗?有私欲,你就不可能坚强,你就不可能无畏。人活一场,我不做自己还做别人吗?官帽子像雨点一样往下掉,哪一顶能掉到你头上?不要去追求这些东西,还是去追求一下精神方面的东西,这方面疆界无限宽广。

我在生活里是没有锋芒的。我和大家相处都很好。但是,在思想上我是有锋芒的。真正能够刺痛你的,真正能够把人刺出血的,是思想上的锋芒。而不是在于你这个人有多高傲,你有多大的官职,那都没有用。

我写过不少书。我宁愿我的书被一个人读一千遍,不愿意它被一千个人只读一遍。有人读得懂我。很多人把锋芒藏起来,我不藏。我藏给谁看,藏了我要干什么。

张孝祥,南宋人,秦桧当宰相时,他考进士第一,当即上疏揭露秦桧,为岳飞平反。朋友劝他收敛起锋芒,他说,没有锋芒我考进士干什么?我明明有锋芒把它藏起来我考进士干什么?秦桧是个王八蛋,我不攻击他我考进士干什么?三问,酣畅淋漓。

我对自己的讲话负责。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每个个体都是自由的。我不能要求我的思想都给你们。我更不能要求把你们的思想都统一到某一个思想上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偏要追求那种可能,这是非常虚无缥缈的,实际上做不到。

有人说,我们这辈子是什么都缺。我们小时候缺菜,长大了缺钙,老了缺爱。年轻时缺知识,安了家缺房子,上了三十缺文凭,有了年龄又缺健康,开放了我们又缺青春,有青春时又缺开明。我们这辈子就是不缺四面八方的提醒,夹着尾巴做人!我们总是生活在别人的评价体系中,想想挺可悲的。但是今天的年轻人不活在别人的评价体系中。这一点很可贵,很难得。我们不仅要使用他们,还要珍重他们。

如果大家都不讲真话,那就让我一个人来讲真话好了。欲上天堂,必下地狱。我愿意做思想先锋,我愿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我连活着都不怕,还怕死吗?在中国,讲真话真难啊。但我还是要讲真话。我为什么如此?我为什么孜孜不倦地如此,即使碰得头破血流也不退缩?那是由于我太爱这支军队,太爱共产党了。”我把党来比母亲”,儿子对母亲能不讲真话吗?儿子如果欺骗母亲还叫儿子吗?

李先念主席当军长时,手下有一个英勇善战的师长,叫熊厚发,24岁。西路军失败后,他跟随李主席一起撤往祁连山。这时,他的师政委逃跑了,还偷了李主席一匹马。熊厚发大怒,猛地一拍,把胳膊拍断了。我问李主席:”拍桌子呀?”李主席说:”哪有桌子拍?是拍在石头上!”后来伤口化脓,不能随部队走,留下养伤,被马匪俘虏,押至西宁,绑在炮口上用炮轰死。马匪把其他战死和被杀害的红军师以上干部的尸首用毛毡包起来,用火车运往南京邀功。天气寒冷,尸体冻得硬邦邦的,居然可以不用人扶就直立在车站月台上,排成一排。我看到了那张照片,当时我的眼泪就淌了下来。想想先烈,我们凭什么患得患失?

我写过《大国策》,有人说我有亲美倾向。那是他们没读懂我。真正读懂我的反而是美国人。美国人一直对我非常注意。当年对我是不错的,数次邀请我赴美访问、学习,很下工夫。但是最近他们在研读了我的著作之后,知道我骨子里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者。美国中央情报局列了一个我国党政军干部的黑名单,名单上都是坚决反美的、不可能被和平演变的、”死硬的”共产党员。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摘自《中外文摘》,原载参考网,原发时间:2012-05-08 】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