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5 月, 2024 8:26 上午

资料图片:南京公民记者孙林。(维权网)

(对华评论—2023-11-30)一个社会正常与否,在很大程度通过当时国民的死亡情况可予鉴别。正常社会自然是国民正常死亡情况普遍,而非正常社会则国民非正常死亡普遍。

非正常死亡在法医学上指由外部作用导致的死亡,包括火灾、溺水等自然灾难;或工伤、医疗事故、交通事故、自杀、他杀、受伤害等人为事故致死。与之相对的正常死亡,则指由内在的健康原因导致的死亡,例如病死或老死。

当一个社会若出现对“非正常死亡”事件麻木、冷漠与沉默时,那事实就是将“非正常死亡”当作了正常,这个社会就肯定进入了不正常社会。那么“非正常死亡”已经或者即将成为这个社会的“正常”状态,如此,该社会的每个国民就将或者已经随时面临“非正常死亡”的命运。这是值得高度警惕的一种社会状况。

近日,南京异议维权人士孙林之死,中国大陆网络一片平静,没有因孙林之死泛起任何波纹,使孙林诚如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万千死亡者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显示孙林之死就是这片土地上一个普通民众的正常死亡的现象很发人深思。

据孙立勇先生通过媒体披露,南京异议维权人士孙林(网名孑木),北京时间11月17日中午一时许,被南京市玄武分局国保一帮人闯入家中,随后邻里听到孙林房内发出打斗声,下午2点44分孙林被送入江苏中西医结合医院,5点45分医院出具死亡报告。

孙林在当日上午10点44分与家人通话,显示孙林一切正常;而3天前孙林刚刚做过全面体检,身体状况一切正常。

17日晚上家属被国保传到医院,家属要求见遗体,国保不让见,18日凌晨3点多才放家属回家,允诺18日下午2点可以看遗体。孙林遗体由南京国保控制,已被从医院转移到了南京西天寺。

孙林去世后,国保控制了孙林的女儿孙艺嘉,并到孙林前妻何方的住所,要求何方做孙艺嘉的工作,不许闹事,否则后果自负—-

原南京国保大队长已于半年前退休,现在的南京国保大队长是王达。11月17日带队闯入孙林家的就是这位王大队长。半年来,王达严格限制孙林的对外交往,谁接触孙林,王达就迫害谁。因此导致孙林和王达水火不容。

从披露出来的情况可见,孙林之死绝不属于人类任何时期任何社会的正常死亡,而是典型的“非正常死亡”,并且是非正常死亡中极其恶劣,为现代文明世界所深恶痛绝而千方百计予以防范杜绝的那种酷刑死亡。

据联合国对酷刑定义:”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

对照孙林之死与联合国对酷刑的界定,孙林酷刑而亡一目了然。一个遭受酷刑而死的人,在今天社会被视为了平常,被等同于正常,而不能泛起民众内心的波澜,这是多么可怕的现象!

从公开资料可见,孙林并非是一个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在社会没有任何影响,而被人灭掉不会为外界所知的人,事实上他是个有着相当社会知名度与影响力的异议维权人士。

孙林1955年4月15日出生,江苏省南京市人,网名“孑木”,前南京《今日商报社》“大都市”专刊主编,原博讯网、无疆界等公民记者,中国曾押政治犯。

1998年8月,曾被南京市18频道录用,后因言语过激而被解聘,离开电视台;1998年9月,曾自己开办“星梦影视制作中心”,后因被人诬告而被迫关闭; 2000年,曾被南京《今日商报社》录用,任“大都市”专刊主编,但很快再次因“言语过激”而被停刊;

自2006年10月起,开始以博讯网等公民记者的身份大量采访报导民间维权事件,2007年5月,因和北京另一名公民记者光远采访报导了秦皇岛的一个案件,并于5月25日在天安门录制上传了一段有关向奥组委申请博讯记者采访报导奥运会事宜的视频,随触碰到中共高层敏感神经,同年5月30日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刑拘;2008年6月26日,被南京玄武区法院以“非法持有枪支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重判4年,后在江苏浦口监狱服刑,直至2011年5月29日刑满释放;

2016年11月16日,因其在南京江宁区法院门口围观维权公民王健涉“寻衅滋事案”开庭,随被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警方再次抓捕,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并被关押在南京市玄武区看守所;后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转正式逮捕,控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一些带有建立民主中国、继承三民主义等内容的政论性文章,且主要罪状有二:一,以网名’孓木’,大量发布、转发由其本人或其他人制作的含有结束中共独裁专政,建立民主中国,推翻共产政权,双十节国旗在上空等内容的文章及视频;二,于2016年4月20日在南京某小区的党员大会会场上,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2018年2月9日,其案在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受审,12月25日被该法院一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其不服上诉;2019年6月11日,经江苏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20年12月5日,刑满释放;据悉,被抓捕时曾遭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警方殴打,羁押期间曾一直被迫“吃药”。此前在江苏省南京监狱服刑。

如此一个有着社会知名度与影响力的人,居然如此在酷刑之下“非正常死亡”,却被社会麻木冷漠到等同正常死亡,这是怎样的悲哀与危险?这说明这个社会已经对酷刑而亡习以为常。那么意味着酷刑已是这个社会的常态。这似乎有点危言耸听,但只要稍微了解中国最近70余年来的历史,便会认定这是事实。

中共夺取大陆政权后,从土改镇压反革命,到反右大跃进,到四清,到文革,据中共官方公开的资料显示,“非正常死亡”人数达6000万到一亿,而文革后并没有终止中国大陆这种非正常死亡的延续,六四屠杀与镇压法轮功、基督教、维权民众等等,导致的非正常死亡不计其数。如此大规模长时期处于“非正常死亡”状态的社会,以致一个个个体要想得到正常死亡几乎成为奢求的情况,怎么可能不使人们将“非正常死亡”麻木成正常?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今天孙林遭遇“非正常死亡”,在这片土地自然就不是个意外,也不是个反常,而是这个社会的正常现象与逻辑必然。事实上,最近以来从著名教授孙文广、环保人士吴辉、硕士上访维权者叶钟等等频繁遭遇非正常死亡而社会悄然无声情况来看,这个社会的确是对“非正常死亡”已司空见惯。

但是,历史反复证明,当一个社会将非正常死亡视同正常时,灾难就必然降临,不幸就是每个国人的宿命。

最后,我们应该特别铭记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留下的短诗警言: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2023年11月30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