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1:39 上午

作者:冯睎干十三维度   来源:上报  2023年12月04日

傳聞參與韓戰的毛岸英當年違反規定,在司令部作戰室做蛋炒飯,炊煙引來敵軍軍機轟炸,結果陣亡。(圖片擷取自中國歷史研究院影片)
传闻参与韩战的毛岸英当年违反规定,在司令部作战室做蛋炒饭,炊烟引来敌军军机轰炸,结果阵亡。 (图片撷取自中国历史研究院影片)

11月27日,中国厨师网红王刚在微博发布一条蛋炒饭短片,旋即引起小粉红围剿。这群中国网民称,王刚在毛岸英忌日之后「恶意做蛋炒饭」,是有心要「侮辱先烈」。

毛泽东儿子毛岸英的死法,相信很多人都听过:1950年11月25日,正参与韩战的毛岸英违反规定,没留在防空洞中,反而拿了北韩送给彭德怀的鸡蛋,在司令部作战室做蛋炒饭,炊烟引来敌军军机轰炸,结果毛岸英和参谋高瑞欣阵亡。

以上故事,见于昔日中共曾批准出版的书籍中,包括军队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的回忆录。如今中共官方却极力否认,还斥之为「最恶毒的谣言」。有小粉红甚至认为,王刚借蛋粉饭讽刺毛岸英,应该举报他犯了「英烈保护法」。

所谓「英烈保护法」在2018年颁布。据中共所说,有学者会以「学术自由」、「还原历史」等名义,歪曲中国近现代史,恶意贬损中共的英雄烈士,所以有必要立法来「保护烈士」。说穿了,就是利用「法律」来删除一切关于中共的负面资料,也禁绝所有针对中共的影射讽刺。

王刚见群情汹涌,当日就拍了道歉片,郑重表示「以后再也不做蛋炒饭,也不拍蛋炒饭」,又说:「在中国,蛋炒饭也不是自由的。」其实因食物而犯禁惹祸,在中共史上屡见不鲜,蛋炒饭决非首例。

例如「大跃进」时期,有人抓了一只鹅,问人该怎么弄,对方顺口答:「这还不容易,先杀鹅,后拔毛。」结果到了文革,这句话居然被人翻出来检举,解读为「先杀鹅(苏俄),后拔毛(毛泽东)」,说话者遭扣上「含沙射影、恶毒攻击」的「反革命」帽子,沦为阶下之囚。

中国历史上,也有种种光怪陆离的食物避忌,例如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说:「国朝律,取得鲤鱼即宜放,仍不得吃,号赤鯶公。卖者杖六十,言『鲤』为『李』也。」意思是,唐朝法律规定,找到鲤鱼就要放生,卖者罚打六十杖,因为「鲤」谐音皇帝的姓氏「李」。

然而唐人其实照样吃鲤,当时也有很多烹鲤诗,如白居易〈舟行〉云:「船头有行灶,炊稻烹红鲤。饱食起婆娑,盥漱秋江水。」可见那条「国朝律」只是做样,根本不会较真,唐朝官员也不会谴责白居易「恶意烹鲤,侮辱圣上」。

但中共国则不同,有法必执,有权必用。如2021年10月,一名中国网民在微博说:「寒战(韩战)最大的成功就是蛋炒饭,感谢蛋炒饭!没有蛋炒饭,我们(中国)就跟曹县(北朝鲜)一样没区别。当然,可悲的是现在也区别不大。」结果被公安局以「发表侮辱抗美援朝志愿军的言论」为由行政拘留十天。

依我看,为了「保护英烈」,今后在毛岸英生忌至死忌期间,包括前后日子,即每年10月和11月,全国都应该禁止蛋炒饭。但我又有一个疑问:如果中共官方说法是对,即毛岸英之死跟蛋炒饭无关,那么在某些日子此地无银,禁止「蛋炒饭影射毛岸英」,岂非变相延续了这个「最恶毒的谣言」?

当然,我更关心的是如何「保护」当今圣上——如果「杀鹅拔毛」也是含沙射影,那么「叉烧包」一定是最恶毒的诅咒了。希望中国官方尽快颁布明令,禁止中国人在除夕吃叉烧包吧! (文章授权转载自作者臉書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