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4 4 月, 2024 10:20 上午

来源:万维读者网   2023-12-04

江夏编译报道:美国《亚洲时报》网站发布卡内基国际事务伦理委员会(Carnegie Council for Ethic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高级研究员卡茨(Richard Katz)的文章说,毛泽东1976年死去时,中国在世界140个国家中是排名第二的最贫穷国家。邓小平借鉴了日本、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以前的成功故事,宣布了对外国“改革开放”的补救措施。

中共政府没有采用毛泽东的国有企业主导的计划经济,而是采取了日本式的产业政策。邓小平结合各种政府措施,利用私营企业的效率发展现代工业。到2018年,国有企业在城市就业和出口中占比下降到12%,在商业投资中占比下降到1/3。

国有企业永远不可能创造经济奇迹。近一半的中共国有企业经常出现亏损。即使是盈利的国有企业,其增长率也低于民营企业。现在习近平正在扭转这一记录,恢复国有企业的主导地位。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的2012年,只有32%的银行贷款流向了国有企业。到2016年,国有企业获得了83%的贷款。

这种政策逆转的根源是,中国共产党害怕私营企业可能成为独立的权力中心。习近平还迫使许多私营企业在管理决策中接受中共分支机构的干预,导致以资产回报率衡量的效率下降。对增长同样不可或缺的是,转让技术和推动出口的外国公司。与日本一样,出口促进了工业化,因为邓小平上台时,中国人民仍然太穷,买不起现代工厂产品,还不能生产出在全球市场上具有竞争力的商品。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外国跨国公司到2000年生产了中国出口产品,尤其是高科技产品的一半。

外国公司出口了100%的电脑产品,40%的服装。这一过程将知识转移给所有中国新兴的私营公司,这些公司生产了八成的出口产品。但习近平认为,中国如果减少对外国技术和公司的依赖会更安全。他断言,中国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外国技术。

万维专稿:中共国经济困境根源何在?

经济陷困境到处可见烂尾楼

习近平打错了算盘。他2015年启动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实现自给自足,并在多项关键技术和产品中成为全球霸主。该计划没有达到目标。

虽然中国在一些技术上取得了巨大进步,并创造了一些像华为这样的世界级公司,但赶走外国公司会损害创新和增长。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外国公司遭受了采购歧视和知识产权盗窃,而且这种情况在频率和严重程度上都有所升级。现在更以可疑的间谍罪名逮捕外国人员,以及要求外国公司让中共分支机构参与商业决策。

随着在中国的销售额下降,外资企业越来越不愿意容忍这类强迫措施。2023年前8个月,外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下降了8%。对私营和外国公司的打压来得不是时候。随着劳动力的萎缩和私人投资递减,中国如果不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TFP),就无法实现良好增长,从这些劳动力和资本投入中获得更多的产出。

在1980-2010年期间,全要素生产率约占人均GDP增长的40%。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率下降了三分之二,这是中国人均GDP增长率从习近平上任前十年的9%减半到未来五年预测的4%或更低的最大驱动力之一。

北京没有纠正这种生产率下降,而是经由过度的债务提供资金,试图通过建筑过剩的“没有人住的公寓”来促进增长。这导致了金融动荡和仍在等待房屋的买家的示威活动。

习近平要么在自欺欺人地了解中国经济逆风的原因,要么表明他愿意牺牲经济增长来追求国内外的政治目标。增长疲软对政治稳定的影响仍然有待确定。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很大程度上源于习近平放弃了改革开放模式。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