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11:22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宋国诚  来源:上报   2023年12月05日

權術」與「非道德」就是季辛吉思想與人格的特質。(美聯社)
权术」与「非道德」就是季辛吉思想与人格的特质。 (美联社)

二战之后,美国首次面对一个崭新的历史格局,首次面对「共产主义的国际性挑战」。由于美国缺乏战略准备与外交规划,这就出现了一个「战略转型的空窗期」,也就是不知如何面对世界格局的重组与共产主义的威胁。就在这种空窗期,季辛吉-一个跨世纪国际政治阴谋家-的思想与策略,趁虚而入地占据了美国的政坛,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与世界格局。

国际政治的夜行动物,弱小国家的刽子手

作为一个德国犹太人移民美国并取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季辛吉自始醉心于「后拿破仑时代」奥地利首相梅特涅的战略哲学,这是一种以操纵国家权力以塑造权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而获取稳定体系的思想,史称「梅特涅主义」。在性格上,季辛吉是一个具有阴阳两面的分裂性人物,聪明、狡黠、刁钻、冷血,善于秘密外交与筹码交易;他是一个国际政治的夜行动物,弱小国家与无辜平民的刽子手。为了完成外交使命,既可以殚精竭虑而穿梭调停,也可以魔鬼交易而妥协逃命;为了实现战略目标,既可以冠冕堂皇涂脂抹粉,也可以不择手段玩弄权术;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关于世界和平的谠言宏论,也可以看到人性中「纳粹/犹太-欺弱/唯利」的本性;他享尽自由美国赋与的尊荣与便利,却斲伤践踏了美国的传统价值。他践行世间一个最不可取的原则:目的合法了手段(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季辛吉自始醉心于「后拿破仑时代」奥地利首相梅特涅的战略哲学,一种以操纵国家权力以塑造权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而获取稳定体系的思想。 (美联社)

不是毁誉参半,而是功不抵过

他有两句名言,一句是「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一句是「一个在外交政策上要求道德完美的国家,将得不到完美,也得不到安全」。由此即知,「权术」与「非道德」就是季辛吉思想与人格的特质。

盖棺论定,正是此时。有人说,季辛吉一生毁誉参半,但若「毁大于誉」,则无「参半」可言;若论其一生「过大于功」,则只能是「功不抵过」。终其一生,八大罪状,无可卸责!

第一过:国际政治的「夜行动物」,美国史上最大的宫廷权臣

1969年「珍宝岛事件」之后,中苏关系正式破裂。在此之前二个月,季辛吉进入白宫担任尼克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早在1970年初,毛泽东就想与美国改善关系,其动机就是在苏联的核武威逼之下试图「联美抗苏」,这是至今中共每遇困境之时就会「借助」美国之力以求生的规律。毛泽东利用「乒乓外交」,以一种亲善友好姿态开始勾搭美国。 1971年春季,一支以15名球员组成的美国桌球代表队获邀前往中国,以切磋球技为名,开启了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序幕,同时也开启了季辛吉与中国龌龊不堪的秘密外交。 1971年7月9日,季辛吉伪装一次东南亚之行,实际上骗开了随行记者之后从巴基斯坦飞往中国,展开一场改变世局的秘密外交。在往后的政治生涯中一再证明,当季辛吉身负重大阴谋之际,就会像「夜行动物」一样垫步潜行。

季辛吉深知,他可以通过一种称为「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和「联中制苏」的战略为工具,使中国成为他毕生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利益之泉与淘金之地。他说服了尼克森:「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它的7亿51 千万人民的参加,稳定而持久的和平是不可能实现的」。他同时也说服了尼克森向美国公众广播:「我们寻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新关系的行动,并不是以牺牲我们的老朋友为代价的」。实际上,不仅并非如此,而且正好相反。

季辛吉深知「中俄嫌隙」的微妙与可用之处,他紧紧抓住苏联对中共的敌意以及中国在苏联核武阴影下的恐惧而拉拢中国。他也深知尼克森的弱点就是「寻求连任」,他把「塑造亚洲权力平衡」献策于尼克森,包括「联中制苏」与「撤出越南」,以利于对总统的玩弄与操控。昏君与权臣,往往是历史悲剧不可或缺的搭档;尼克森也许是美国历史上最窝囊的总统,但季辛吉从来就是把「美国总统」当成自己权力欲望的傀儡,而不是老板或上司。

季辛吉深知「中俄嫌隙」的微妙与可用之处,他紧紧抓住苏联对中共的敌意以及中国在苏联核武阴影下的恐惧而拉拢中国。 (美联社)

对中共而言,所谓「谈判」向来以交易和勒索为目标。但季辛吉无所谓,因为只要敢于牺牲他人就会有筹码。他深知,拉拢中国的最好办法就是满足中国并吞台湾的野心。至于台湾这个「鸟不语、花不香,男女不相爱」的蕞尔小岛,在季辛吉眼里,无足轻重,不足挂齿!

第二过:帮助中国崛起,养虎为患

受到有「冷战之父」之称的乔治.肯楠(George Kennan)「围堵政策」(containment policy)的影响,季辛吉采取了「联中制苏」政策,目的是孤立、围堵、遏制、牵制苏联,但是在「关门」与「开门」之间,季辛吉也替同样处于国际孤立的中国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大门。在美中关系正常化期间,中国正处于「文革」的动荡与骚乱之中,生灵涂炭、国困民穷;当时中国的人均所得什至不及沙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穷国的1/3,但是季辛吉依然认为中国「潜力无限」,依然可以充当美国的战略盟友。季辛吉不仅帮助中国躲过文革10年浩劫与经济凋敝,而且给予中国在经济、商贸、科技与文化各个领域的援助。他从不把美国视为「犹太移民」的第二故乡,而是把中国视为他心目中的「迦南美地」!

为了对付苏联这匹野狼,不惜养大中国这只暴虎。季辛吉并非不知「养虎为患」的后果,但以邻为壑、损人利己,有何不可?由今观之,实际上,所谓「联中制苏」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毛泽东「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翻版,不过就是「拉一个共产党去对付另一个共产党」,但其结果是主要敌人苏联没有消灭,反而扶持了中共,给当代国际社会制造祸乱的根源,并最终反过来对抗美国。季辛吉这种「帮美国制造敌人」的恶劣影响,乃至历经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美国即使「亡羊」都不足以「补牢」!

第三过:「秘室背叛」/彻底牺牲中华民国的利益

美中建交始终是在季辛吉的权力操控和秘密外交的框架下实现的,并且以牺牲中华民国的利益为代价,去满足他所谓的「联中制苏」战略。在1973年2月15日与毛泽东的会面中,季辛吉就应允中国在华盛顿设立「办事处」,即使当时中华民国大使馆还坐落在「双橡园」。这是一种「密室背叛」,是季辛吉早已准备出卖中华民国的第一步。


在1979年中美建交之后,季辛吉一共访问了中国100次,却从未一步踏进民主台湾。 (美联社)

在与中共的所有谈判中,季辛吉几乎「照单全收」中共对台湾所有严厉的打压,从台湾必须退出联合国「中国代表权」身分,到必须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且为1979年美中建交三条件:废约、撤军、(与台湾)断交,预先做出了准备。尽管季辛吉承诺在台湾遭受中共武力攻击时美国将提供保护,但不可弥补的伤害已经造成,使台湾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始终受到「一中原则」的钳制和打压。在1979年中美建交之后,季辛吉一共访问了中国100次,却从未一步踏进民主台湾。在季辛吉一生中始终看不起台湾,从未尊重台湾人民的意愿,从未顾及中华民国曾是二战期间与美国并肩作战的盟友,这就是季辛吉一贯「鄙视小国」的倨傲心态。即使在去世前夕,季辛吉还主张美中之间应该寻求「和平相处」之道;在川普当选并与蔡英文通话之后,季辛吉警告川普,美中关系的重心在中国,不在台湾!

季辛吉沒有避免讓「美國強權」滑向「美國霸權」的軌道,反而讓「美國價值」成為反諷和笑柄。(美聯社)

季辛吉没有避免让「美国强权」滑向「美国霸权」的轨道,反而让「美国价值」成为反讽和笑柄。 (美联社)

第四过:在美苏限制战略核武谈判上,浪得虚名

一般认为,自1969年到1972年之间,季辛吉在达成美苏削减战略核武谈判上贡献良多,不仅促成了尼克森任内「第一轮战略武器限制谈判」(SALT I)以及「反弹道飞弹条约」(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ABM)的签订,也奠定了卡特任内第二轮谈判(SALT II)的基础。一般也认为,季辛吉采取的「低荡政策」(法语:Détente),在推动军备控制与核不扩散方面,缓和了美苏之间的核对抗,也避免全球面临核大战的威胁。

实际上,季辛吉不过是顺势而为、借力使力。所谓「贡献论」只是从「美国方」(American side)来论定,若从「苏联方」(Soviet Union side)来看,苏联实际上更希望实现削减战略核武的目标。当时处于布里兹涅夫统治下的苏联,为了发展核武并与美国军备竞赛,已使自身陷入财政空虚、民生崩溃的边缘。对苏联而言,与其自行削减核武,不如拉入美国进行共同裁核。换言之,与其说季辛吉在美苏限核问题上居功厥伟,不如说苏联在限武议题上高度配合,试图使自身获得喘息复苏的机会。

但是,季辛吉喜欢卖弄创新观点,试图在美苏限核议程中试图保留美国的「核特权」。他一方面致力于限核,一方面又为限核另辟方便之门。在1957年的《核子战争与外交政策》一书中,季辛吉提出了所谓「有限核武」(或称「战术核武」-区域性小型核战)的概念,这实际上是在「保证相互毁灭」的战略吓阻上开出一条「你灭我存」的例外通道,以致给「战略吓阻」理论钻出了一道漏洞,使得核子武器再度(或实际上可以)成为外交政策的讹诈工具,使先前削减战略核武的成果功亏一篑。当今俄罗斯就是利用「战术核武」(有别于保证相互毁灭[MAD]的战略核武)进行对西方国家的核讹诈,对世界发出核恐怖,并在俄乌战争中频频暗示随时动用战术核武的杀招,逼使北约克制和让步,并使极权国家(如北韩与伊朗)取得利用战术核武进行威吓与反制的工具。

第五过:抛弃越南,导致中南半岛尸横遍野

就在结束第一次中国之行之后,季辛吉再度回到巴基斯坦并转飞巴黎,为他已经预谋的「弃越计画」进行秘密谈判。从美国仓促介入越战到仓皇退出,季辛吉始终不相信美国会打赢这场战争,始终抱持失败主义的态度。 1973年1月27日,就在与毛泽东会面前夕,季辛吉与越共代表黎德寿在经历68次会谈并签署《巴黎和约》之后,美国无情地抛弃了南越。对于这场「弃越闹剧」,仅仅凭借季辛吉的三寸不烂之舌,美国就撒手而去!尼克森所谓「光荣退出越南」,成了举世嘲笑的政治闹剧。然而,为了美化这场丑闻,季辛吉给了尼克森一个不痛不痒的名词:「越战越南化」。

美国离开越南之前,季辛吉一方面与北越当权派进行妥协式的谈判,一方面却对柬埔寨与寮国边境的共党残余份子进行地毯式轰炸。这场从1969年持续至1970年的「秘密轰炸行动」,不仅隐瞒了美国国会与公众,也违反了国际法,并且造成5万名平民死亡。对于这项残忍行动,季辛吉曾下令美军:「打碎一切能飞能动的东西」,显示其下手之狠有如快刀斩乱麻。在200吨炸药的肆虐之下,这条狭长的边界几乎每寸土地都被炸翻,几乎能动的生物都被炸死。在美国撤出南越之后,半壁中南半岛已成尸横遍野的废墟,海上漂浮难以计数的难民。总结整个越战,美军在这一地区投下了800万吨炸弹,超过了二战期间所有参战国投弹的总和。直到今日,寮国还在清除除美军投下足以把寮国儿童双腿炸飞的未爆弹!


从美国仓促介入越战到仓皇退出,季辛吉始终不相信美国会打赢这场战争,始终抱持失败主义的态度。 (美联社)

然而,打不赢越共就拿寮柬平民泄愤的「迁怒战争」,并没有迫使越共屈服,反而造成寮柬两国反美情绪的高涨,人民普遍不满并推翻的寮国王室与柬国龙诺(Lon Nol)亲美政权。换言之,季辛吉的狂轰滥炸,等于间接帮助寮共与赤柬赢得了内战,造就了史上最残暴的波布(Pol Pot)政权的崛起,导致200万人死于「红色高棉大屠杀」(Khmer Rouge)。多数人认为,这场骇人听闻的系统性谋杀,季辛吉难辞其咎!

美国前总统欧巴马就曾经指责尼克森与季辛吉:「我们在柬埔寨和寮国投下的炮弹比欧洲在二战期间的炮火还要多」,「但留给世界的只有混乱、屠杀以及最后从地狱爬出来的专制政府」。换言之,季辛吉一生自诩重建世界和平,实际上是助纣为虐,贻祸无穷。

第六过:滥用CIA的力量在南美洲搞政变,扶植独裁政权

很难想像,一个国务卿可以操纵和滥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力量,与拉丁美洲的独裁政权秘密勾结,搞政变、搞暗杀,并支持独裁政治。历史解密资料已经证明,季辛吉是推翻智利社会主义民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的主谋,并暗助智利极右派的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政权,坐视其扩张拉丁美洲的恐怖统治。换言之,由于季辛吉的倒行逆施,反而助长了拉丁美洲「反美-左翼」力量的抬头,为远比「反共右翼」更为独裁的「拉美左派」铺平了道路。

根据CIA的解密档案,阿连德在1970年赢得总统大选之后,季辛吉通过监听、跟纵和恐吓,试图破坏阿连德的就职,在此期间,季辛吉还策画绑架智利陆军总司令施奈德(Rene Schneider),在任务失败后干脆将其杀害。面对阿连德的胜选,季辛吉曾经表示:「我不懂为何我们有必要袖手旁观一个国家因为国民的不负责任而走上共产主义道路。这些议题太重要了,不能任由智利选民自己做出决定」。换言之,季辛吉自认可以操控智利政局,可以左右智利人民的命运!尔后,即使阿连德上台后,季辛吉也拒绝与智利新政府合作,暗中采取破坏智利经济的行动。

当季辛吉的死讯传出之后,现任智利驻美国大使巴尔德斯(Juan Gabriel Valdes)不仅冷漠以对,甚至以「道德卑鄙」一词表达对季辛吉的负面悼念!

第七过:放任巴基斯坦与印尼的侵略与种族屠杀

1971年,仅仅因为巴基斯坦充当美中之间的传信者,美国公然支持巴基斯坦军队对「东巴基斯坦」(现在的孟加拉)发动种族灭绝战争。当时,季辛吉和尼克森不仅无视美国驻东巴基斯坦领事馆提出停止屠杀的请求,还批准向巴基斯坦运送武器,造成东巴基斯坦30万人丧生,1000万难民流亡印度。

1975年,季辛吉和福特总统秘密批准美国支持的印尼军队入侵前葡萄牙殖民地东帝汶,爆发大规模的土著残杀事件。当时季辛吉曾向印尼总统发出密函:「行动必须保密并迅速取得成功」。在这场季辛吉幕后鼓动的屠杀事件中,有超过10万名东帝汶人死亡。事后,季辛吉在遭到指控时竟然辩称:「我们只是违法,没有违宪」!

第八过:严重伤害美国价值,是「全球疑美论」的制造者

当代美国政界与知识界,多数认为权倾美国政坛达半个世纪的季辛吉,非但没有保护美国的传统价值,没有将美国约束在权力与道德的平衡之间,没有避免让「美国强权」滑向「美国霸权」的轨道,反而让「美国价值」成为反讽和笑柄,使「美国信誉」(American credibility)黯然失色,使美国主导的「战后秩序」被视为掩盖美国单边利益的遮羞布。


说季辛吉是美国国际政治上现实主义的代表,这种说法是对所有「现实主义学派」的羞辱。 (美联社)

一旦失去普世信任,美国主张「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就有如风中烟雾,飘邈而空洞,盟国就会担心随时遭到出卖和背叛。季辛吉的「弱国无人权」、「盟友可牺牲」、「强权即公理」、「割地换和平」、「美国版本的马基维里主义」等等主张与行动,就是今日「疑美论」和「美国式微论」的根源。换言之,当代反美国家与独裁强人无不以「季辛吉主义」来拆解「美国秩序论」,把美式民主视为美国帝国利益的代名词。

在季辛吉处于政治颠峰的年代,也就是在中东地区进行穿梭外交(shuttle diplomacy)期间,作为一个犹太后裔和「反苏」政客,他从来没有支持流亡苏联的犹太人返回以色列定居。他甚至说:「即使苏联把犹太人关进毒气室,也不是美国关心的问题,它顶多只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难以想像这是一个受过纳粹迫害并流亡美国的犹太人说出的话!

即使离开了美国政坛,季辛吉依然对世界局势说三道四。对于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于中共以坦克和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季辛吉竟称这是中国内政,与美国利益无关,美国不应干涉!在俄乌战争问题上,季辛吉主张乌克兰应该「割地求和」,也就是把被俄罗斯侵占的克里米亚归于俄罗斯永久占有,以所谓「战前现状」来换取停火。尽管他事后认错,但这就是季辛吉一贯的「魔鬼交易论」,一贯的「绥靖换和平」的懦夫之论。一言以蔽之,季辛吉一生号称反共,实则最为恐共!

冷血的现实主义者/懦弱的绥靖主义者

有人说,季辛吉是美国国际政治上现实主义的代表,这种说法是对所有「现实主义学派」的羞辱。当代美国的现实主义学者,无不羞于宣称自己是「季辛吉主义」的继承者。另一方面,对密室交易的沉迷、对弱势人权的漠视、对权力平衡的执着、对穿梭外交的自恋,特别是对中华民国做出无可挽回的伤害,使得所谓「季辛吉主义」只能是一种「冷血的现实主义」,一种「肮脏的现实主义」。有人说季辛吉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认为他根本是「懦弱的绥靖主义者」,因为他一生基于「低荡政策」而进行的调停外交,都是在和魔鬼做交易,和霸权谋妥协,以牺牲弱者的利益来满足独裁者的野心,是当今国际政治上最负面的教材与示范。

作为一个台湾学者,我不愿也无法给予季辛吉任何正面的评价。对于季辛吉的离世,一个操纵世局达半个世纪的美国外交政客,恕我不客气的说:死有余辜、遗臭万年!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David Sanger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由于着眼于大国竞争,他经常倾向于粗暴的『马基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特别是在与小国打交道时,他总将这些国家视为更大斗争中的棋子」。这一批评,正中红心!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中国问题与国际战略学家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