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3, 2024 4:03 上午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3-12-07 06:01 

按理说,正常应该是最不稀缺的东西。因为它是一种自然状态。但在现实中,却往往相反。

前几天,去了一次单位。按说,这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吧,但其实,并不容易。首先,车辆需要报备。幸亏有学生在学校工作,已经给报备好了。但还不行,进门时要看校园卡,同行的人验身份证。完事儿了?没有。因为我进门后进入的是属教学区的领土,而我要去的单位设在家属区的领土上,去时畅行无阻,但回来要从家属区进入教学区才能出门,于是,又是校园卡、身份证。

不用跟我说其中的道理。我就想问,也不是什么敏感单位,一个单位里的人,要这么才能进入单位,这正常吗?

其实,我这么抱怨,已经显得有点太不知足了,据说隔壁还得刷脸呢。到了单位,聊起天来,人们说,像你这样退休的,已经不错了,还有没退休的呢?他们不知还得干多少不情不愿,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所以,有的没有更高人生目标的人,就盼着早点退休。

这一点,体制内的人,尤其是需要坐班的体制内人,感受可能更深。我有一个学生,是政府的一个处级干部,晚上加班到10点左右,几乎是家常便饭。

实际上,很多人都抱怨,没有一种正常的生活。记得几年前,某市市委书记的一篇文章刷爆朋友圈。他说,不要让5+2、白+黑、8+X成为工作常态。我们每个人同时也是子女,人父、人母,人夫、人妻,同时做好这些,才能成为一个有理性、有理智、人格健全的社会人。是啊,不能做个正常的人,自己连个正常的生活都没有,能有一个正常的工作心态吗?

现在,扭曲正常,似乎已经成了一些人的执念。工作,好像不加班就是不努力,加班才是在工作;做事,好像不过分就不算成绩,不轰轰烈烈就是平庸。干什么事情,都弄得跟打仗一样。于是,大家比赛着不正常。

但这真的有意义吗?机关里,上班时经常做一些无用功,下班后在那里苦熬,真的就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吗?公司里,晚上10点之前都在那灯火通明,人困马乏的,真的就能提高多少效率吗?国外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加班的很少,为什么?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样效率低。当然不全是这原因了。

其实,写到这里的时候,本来是想接着从比较宏观的角度谈经济社会生活中那些不正常现象的。这,也是这篇文章本来的主题。但这时,正好看到一个朋友群里讨论孩子的正常成长问题。就顺着这个话题说吧。

事情的起因是,近日,北京一所著名中学的初中学生们因学业压力过大等问题,在微博发长文控诉校长,公开抗争。文中称,学校每天安排12节课,七点十分就要到校,晚上九点才能回家,中间吃饭时间过短,且没有自习的时间。事情发生后,家长反馈称,学校家长会已经通知了,改8点上学,取消分层走班,晚自习自愿学习,不考试不讲课。

群里有些中小学生的家长,一聊到这个事情,大家都很焦虑。难道我们就不能让孩子们能正常地成长,该学习学习,该玩耍玩耍,有一个健康的心灵,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吗?

据报道,2021年权威数据显示,中国有高达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占到我国总人口数的4.2%。其中,青年患病率最高,18岁到34岁的青年患抑郁症的人数要高于其他年龄段,而大学生和职场人员占了大部分。这不很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们现在经常说,不忘初心。最大的初心是什么?我想,是生活本身,是人们有一种正常的、健康的生活。地球上恰好有这么一块地方,我们这些人又恰好出生和生长在这里。你再怎么说,幸福和快乐也是人生的基本目标。除肩负大任者外,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不是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的。

我们为什么不正常生活呢?人生就那么几十年。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