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1, 2024 2:33 上午

大逃港历史纪念碑正面(图片由作者提供)

2023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75周年,我们聚集在洛杉矶举办《大逃港历史纪念碑》揭幕仪式暨《以生命博取自由》研讨会,铭记发生在中国的共产主义灾难,既申张人权正义,又延续历史记忆,意义重大。

我荣幸地接受雕塑家陈维明师傅的委托,协助海松会主办、并由自由雕塑公园和洛杉矶香港论坛协办的纪念活动。海松会和雕塑公园的宗旨同我一直思兹念兹的想法完全一致:即“守护历史真相、铭记历史教训”。

2009年柏林围墙倒塌20周年的时候,德国政府举办盛大的纪念活动。我当时以《海峡时报》记者身份赴欧采访上述活动,并顺道访问了多个前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在这些国家中我发现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建立了“共产主义灾难”的博物馆或纪念碑之类的建筑,用以守护历史真相。名称各有不同,但宗旨则一,例如:

俄罗斯:古拉格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Museum of GULAG History)

捷克:共产主义博物馆(Museum of Communism)

德国:柏林霍恩申豪森纪念馆(Berlin- Hohenschonhausen Museum,专收藏东德时期秘密警察迫害人权的档案)

匈牙利:恐怖之屋博物馆(House of Terror Museum)

波兰: 华沙起义博物馆(Warsaw Rising Museum)

乌克兰:大饥荒-种族灭绝国家纪念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Holodomor-Genocide)。

纪念碑浮雕(图片由作者提供)

这些博物馆或纪念馆都收藏了很多实物、文献、回忆、声音、影像,显示人民在共产主义统治期间遭遇到的种种惨绝人寰的人道主义灾难。从苏联崩溃的1992年开始到现在,东欧地区前苏联华沙集团国家已经陆陆续续建立了14座这类博物馆。

这些博物馆的建设,得益于政府和民间的努力。为了使共产主义灾难不再发生,欧盟和欧洲议会自2008年开始(柏林围墙倒塌19周年)就多次做出铭记历史的决议,计有:

2008 关于良心与共产主义的布拉格宣言(The Prague Declaration on European Conscience and Communism);

2009 关于欧洲良心和极权共产主义的公听会(European Public Hearing on European Conscience and Crimes of

Totalitarian Communism: 20 Years After),并指定欧洲良心日。

2010 共产主义罪行的宣言 (Declaration on Crimes of Communism)

2011 欧洲关于记忆与良心的平台 (Platform of European Memory and Conscience)

通过这些守护历史真相的努力,欧洲各国都逐渐建立起对共产主义的心防,杜绝了共产主义灾难卷土再来的危险。

当时我就想,中国的共产主义灾难论其规模及灭绝人性的程度,绝对超过前苏联东欧各国,但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在神州大地上建立起一座铭记共产主义灾难历史的博物馆/纪念馆呢?我记得,1985年名作家巴金曾经提出要建立“文革博物馆”,他说:

“建立‘文革’博物馆,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决心:决不让我们国家再发生一次‘文革’,因为第二次的灾难,就会使我们民族彻底毁灭……要产生第二次‘文革’ ,并不是没有土壤,没有气候,正相反,仿佛一切都已准备妥善,……因为靠‘文革’ 获利的大有人在……建立‘文革’ 博物馆,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我们谁都有责任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牢记十年惨痛的教训。‘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要使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最好是建立一座‘文革’ 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说明二十年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看看它的全部过程,想想个人在十年间的所作所为,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弄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偿还过去的大小欠债。没有私心才不怕受骗上当,敢说真话就不会轻信谎言。只有牢牢记住‘文革’ 的人,才能制止历史的重演,阻止‘文革’的再来”(见巴金:《随想录》)。

很可惜,巴金的建议无法落实,正因为此,他在38年前关于“第二次文革”的预言,现在看来,它的脚步已经离我们不远。

陈维明师傅在工作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正因为此,笔者对陈维明的自由雕塑公园寄以厚望,希望它可以成为民间建立“共产主义灾难博物馆”的肇始。经过陈维明及各界的努力,自由雕塑公园从2016年开始,短短7年,已经初具规模,其作品日益增添,作品计有:

“六四”坦克人

“六四”大屠杀纪念碑

民主女神像

中共病毒雕塑

李旺阳像

铁链女像

连侬墙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大型浮雕

现在又增添最新的“大逃港历史纪念碑”,笔者希望将来还会有大饥荒纪念碑、反右纪念碑……等等。据陈维明透露,他正在计划建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馆”,存放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字图片以及实物。从中共派人破坏自由雕塑公园一事足见守护历史真相、铭记历史教训,正正是中共最害怕的事。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的名言:“人民同极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所以,记忆及守护历史真相是我们手无寸铁的平民同武装到牙齿的共产党斗争的最有力的武器。

纪念碑在制作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大逃港”是我这个年龄层的人的共同集体历史记忆。我幼年时有三幅图像深深刻入脑际:一是1963年香港新界东北地区漫山遍野的饥民;二是60年代尖沙咀火车站香港市民在盛暑时份还穿满冷衫棉袄大衣,大担小挑地把粮、油、粉、糖、罐头等食品坐火车回乡接济亲人;三是1968年夏天香港海面上经常出现五花大绑的浮尸从珠江顺流到香港。这三幅图像,正好反映共产主义给中国带来的饥荒、贫穷和杀戮。

今时今日回顾这段历史令人不胜唏嘘:昔日的“大逃港”发展到今日的“大港逃”。自港版《国安法》颁布(2020年)以来,香港居民经机场净离港数字高达53万人,中小学生净减少人数也比2020年前增加逾10倍,这标志着香港不幸的“历史性陨落”。

香港曾经是大陆政治及经济难民的避难所,现在自身产生大量政治难民

香港曾经是为华人世界最自由的地方,如今原有自由岌岌可危

香港曾经是全世界“中国研究”的“圣地麦加”、两岸政治禁书的集中地,如今却有系统地摧毁历史资料、禁绝敏感政治书籍以及改写历史论述)

香港的法治曾经是捍卫人权、公义的利器,是中国及东南亚各国人民所艳羡的,如今法律成为政权压迫人民的帮凶(最近周庭的例子说明大陆式“法治”已经悄然在港实施)

最重要的是:香港曾经具有推动中国进步的歷史功能,如今却自身不保,不但失去推动中国进步的功能,曾经辉煌的国际“金融中心”如今正走向“金融遗址”。

一个年青朋友问我:“为什么70多年来我家三代都要逃避共产党”?这是中国人的宿命吗?我无言以对,事实上这种逃避共产党的事情,从1949年开始从没有停止过,今天的“走线”正是这近百年来民众不断逃避共产党的最新延续。事实证明,共产主义正是中国灾难连绵不绝的主要原因。我们今天借“国际人权日”在此回顾历史,就是为了说明我们要以最简单的武器 — 记忆 — 来抗衡共产主义。

程翔于2023.12.9

※作者为资深评论人,前《文汇报》 副总编辑,驻京办主任。 《海峡时报〉驻中国首席特派员。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于正文前标明出处:www.ipkmedia.com 】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