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10:37 下午

维吾尔电影制片人伊克拉姆·努尔买买提 (Ikram Nurmehmet)网络截图

讲述维吾尔人处境的记录片“杂音和噪音”(All Static & Noise)11月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北美首映,记录了主角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为争取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的获释各地奔走,以及多位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讲述自己或家人在再教育营的经历。影片中还使用动画与无人机镜头来揭示中国政府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残酷行为。此外,维吾尔电影制片人伊克拉姆·努尔买买提 (Ikram Nurmehmet)告诉法庭,他被酷刑逼供,被迫承认自己没有犯下的罪行。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为了讲述中国西北部维吾尔人受压迫的故事,《杂音和噪音》的创作者依靠了数十名男女在中国政府支持的迫害下被监禁、酷刑、强暴以及与亲人分离的经验寻得第一手资料。

这部纪录片于十一月五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首映,作为双重曝光调查电影节的一部分,还使用动画、卫星照片、新闻片段以及游客和学者拍摄的秘密电话视频来揭示中国当局在新疆的再教育营网络。

据估计,有 180 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被关押在这些营地中,这是美国所称的种族灭绝的关键部分。

这部影片历时六年制作,对土耳其、美国、挪威、哈萨克斯坦和其他地方的流亡维吾尔人进行了 300 个小时的采访,讲述了他们痛苦的个人故事。导演大卫·诺瓦克在马丁·路德·金纪念图书馆放映后告诉记者,

“我希望这将提升为全球范围内对国家权力下造成苦难的讨论,希望我们能够让各国对其所做的事情负责,即便是在其境内,而不仅仅是在境外。”

从本质上讲,这部电影通过讲故事来展现中国政府实施的系统性残酷行为的人性化一面。自 2017 年左右以来,北京一直致力于镇压维吾尔族中所谓的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 — 并同时明显试图消灭他们的文化、语言和穆斯林宗教。

该纪录片的标题来自一名中国共产党官员2017年对新疆大学学生的演讲:在北京赢得“人民反恐战争”的目标下,所有“杂音”和“噪音”都将被消除。

尽管中国政府否认种族灭绝的指控,但在整部电影中,镜头放大了几名维吾尔人的面孔,他们讲述了他们的痛苦故事,讲述了国家支持的镇压对他们的生活和文化造成的影响。

一些人被监禁,并表示他们受到酷刑——被迫在臭名昭著的“老虎椅”上坐几个小时,吊在天花板上,被电击或被强暴——同时被审问其亲属的下落。还有一些人的亲人被带走,而他们的命运却一无所知。

影片中出现的两个主要人物是被监禁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和因教儿童维吾尔语而入狱并遭受酷刑的阿不都外力·阿尤普。

现年 28 岁、居住在美国的菊尔·伊力哈木 (Jewher Ilham) 表示,她的倡导活动最初只是有人试图联系她的父亲,她的父亲于 2014 年被判处终身监禁。但这后来发展成为一场运动,旨在提高人们对每个维吾尔家庭所面对的困境的认识。她说,

“这是不可避免的。许多维吾尔人根本不想参与政治。大多数人只想做自己热爱的事情。但现在他们被迫有政治观点。 他们被迫学习政治。他们被迫推动变革,一直像说客一样。为什么?因为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家人能够自由。”

伊力哈木运营的维吾尔在线网站(前身为 uyghurbiz.net)成立于 2006 年,该网站引起了人们对维吾尔人面临的歧视的关注。在 2014 年 1 月他被捕之前,中国政府多次关闭了该网站。

逮捕发生在北京机场,当时他和菊尔正准备飞往美国。伊力哈木被耽搁了,最后被拘留在护照检查处,从那以后菊尔就没有再见过父亲,也没有和他说过话。

影片展示了菊尔·伊力哈木 (Jewher Ilham) 2019 年在欧洲议会上谈论她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自 2020 年以来一直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影片还展示了菊尔·伊力哈木观看2009 年西藏作家兼活动家次仁唯色 (Tsering Woeser) 对土赫提的采访,这一幕为电影提供情感结局的场景。

阿不都外力出狱后逃往土耳其,目前居住在挪威,在那里他维护着在新疆被拘留的维吾尔人的数据库,并继续向年轻人教授维吾尔语。他在影片中说道,“我不只是教维吾尔语。 我正在创造他们的维吾尔特性。”

影片中,阿不都外力采访了几名流亡在土耳其(那里有相当大的维吾尔族社区)和挪威的维吾尔人,了解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以及家乡亲人命运的不确定性。

大卫·诺瓦克承认,镜头前的拍摄对象面临着给新疆的家人带来麻烦的风险,但他觉得迫切需要说出来。其他人想发言,但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并通过在镜头外发言来做出贡献。

一些人表示,逃离新疆这一简单行为就导致父母或兄弟姐妹被拘留。

这些特写采访巧妙地与一名中国公民记者拍摄的几个再教育营的镜头交织在一起,该记者利用 “嗡嗡喂”新闻网站(Buzzfeed) 的报道追踪了地点。

一段震撼人心的无人机视频显示,一排排被蒙住眼睛的被拘留者被押往火车站,身穿制服的警察在督促他们。

诺瓦克说:“长时间无声地播放——它涵盖了一千张图像。”

另一个引人入胜的场景来自计算机生成的动画,该动画沿着典型拘留设施中的一排排牢房移动——其细节通过对前被拘留者的采访得到了证实。

其他动画图像显示囚犯的脚和手都被铐住,头上戴着黑色袋子。诺瓦克表示,团队进行的无数小时的采访有助于制作这些详细的图像,并以类似的方式一遍又一遍地描述这些图像。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故事,当我们身处动画世界时,这是多个人的故事。”

有一次,当电影团队安排对哈萨克斯坦的流亡者进行采访时,前来谈论他们在拘留期间情况的人数是预期人数的两倍多。诺瓦克说,即使面临危险和风险,他们也希望自己的声音被听到。菊尔·伊力哈木在放映结束后说道,

“它提醒人们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和言论,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常常让自己成为受害者,但你永远不知道。四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学生时,我不知道会有这部电影问世并如此强大。”

此外,维吾尔电影制片人伊克拉姆·努尔买买提告诉法庭,他被酷刑逼供。伊克拉姆被指控招募年轻人加入土耳其的维吾尔分裂组织。

法庭上的一名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一名在新疆因“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罪名受审的维吾尔电影制片人告诉法庭,他在酷刑下被迫承认自己没有犯下的罪行。

32 岁的伊克拉姆·努尔买买提和四名维吾尔族朋友(他们都曾在土耳其留学)正在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受审,罪名是涉嫌与寻求东突厥斯坦独立的土耳其组织有联系。东突厥斯坦是维吾尔人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选名称。

对这五人的审判正值中国当局持续逮捕和监禁那些曾出国留学或旅行并被指控从事恐怖主义或分裂主义活动的维吾尔人。为了自身安全坚持不愿透露姓名的该警员说,

“他们都被指控为土耳其东突厥斯坦组织的成员,除了伊克拉姆之外,他们所有人都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该警察称,努尔买买提在土耳其期间被指控“招募成员、培养成员,甚至为东突厥斯坦组织筹集资金”。

这名警察说,努尔买买提否认对他的指控,并告诉法庭,他是在酷刑下才认罪的。警察说,

“因为伊克拉姆告诉法庭他受到酷刑,法官无法结案,判决被推迟到一月”。

据《卫报》11 月初的报道,努尔买买提告诉法庭,他在审讯期间被关在黑暗的牢房里 20 天,并受到酷刑。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王松莲 (Maya Wang) 告诉《卫报》,中国法律规定,任何通过刑讯逼供取得的口供都应在审判中排除,但实际上,这一规定不起作用。

前述警察说,这些人于 5 月 29 日被拘留,并在审判前受到了三个月的严厉审讯。他说。

“审判期间的一个下午休息后,努尔买买提的一名被拘留同伴,作证指控他,声称他的朋友,“敦促他成为东突厥斯坦组织的成员”。

该警员还称,这名男子在法庭休息 15 分钟期间被带出法庭,并可能遭到酷刑,随后他出庭作证。他说,“其他三名被拘留者低着头坐着”。

在土耳其学习六年后,努尔买买提搬到北京制作有关维吾尔人生活的电影。

挪威活动人士兼研究员阿不都外力·阿尤普表示,他调查了从土耳其返回的新疆维吾尔族学生的命运,努尔买买提在土耳其期间与那里的维吾尔族社区保持了距离,试图避免任何麻烦,只与他所在行业的人交往。他在多家电影公司担任助理,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