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48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 王松莲  转自:中国之春    民族之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 8 月 26 日赴新疆考察时,宣称这个穆斯林维吾尔人占多数的地区已享有“来之不易的社会稳定”,正朝向“团结和谐、繁荣富裕”迈进。习近平口中“美丽新疆”的形象,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的报告显然有天壤之别。

人权高专办去年发布报告指出,自 2017 年以来,中国政府对数百万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实施了严重的人权侵犯,其迫害之有计画和普遍程度 “可能构成国际犯罪,特别是危害人类罪”。

中国当局长久以来坚称新疆一切安好,同时却严控人员进出。外部观察者因此难以窥其全豹,不过有关新疆现况的资讯仍不时流出。

在新疆开展所谓“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的高峰时期,估计约有维吾尔、哈萨克等各民族一百万人被中国政府任意拘禁在“政治再教育营”和正规的监狱、看守所中。

许多新疆居民接受人权观察访问时谈到,警察拿著名单出现——有时在三更半夜——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居民从街头或自家带走,使他们被强迫失踪。这些人之所以成为打击目标,往往只因为稀松平常的合法行为,例如出席街坊邻居的伊斯兰教葬礼,或下载政府不喜欢的手机 APP。

在新疆某些地区,许多突厥裔全家都被强迫失踪或拆散,大人遭到关押,小孩送进公立“孤儿院”,借以消灭他们的文化和身分认同。据报许多人在拘押期间遭到酷刑、性侵甚至失去生命。

没被抓走的人也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当局没收护照,在公共场所安装高科技大规模监控系统,并对居民实施强迫劳动和无所不在的政治思想灌输。

联合国报告证实了前述各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陈述,促使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的恐怖待遇受到空前关切。尽管中国政府去年 10 月以极小票数差距挡下多国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该报告举行辩论的动议,国际社会对新疆的关注并未动摇。那么,自报告发表至今,有没有带来什么改变?

有些独立媒体记者在这段时间设法溜进新疆,发现部分政治再教育营已经关闭,但未有任何官方统计说明营区关闭的数量。

截至 2022 年中,人权观察估计仍有近五十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居民被监禁。迄未发现监狱大量释囚迹象。

许多海外维吾尔人仍然无法与家属联系或得知后者的下落与近况。一位维吾尔族朋友最近告诉我,“对我来说,唯有让我再次跟家人通话,才能证明新疆恢复常态。” 有些人在亲友亡故后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得知噩耗。

新疆居民和来自中国其他地区观光客贴出的一些讯息显示,当地政府已经缩减某些侵入式的保安措施,包括警方检查站减少,安全检查也略见宽松。

但检查仍旧相当频繁,尤其在旅馆和商场等地。车辆驾驶人加油时仍要出示多种身分证件,外加刷脸。正如一位(中国线上论坛十分稀有的)维吾尔网民所言:“基本上只要你长得像少数民族,他们就要 [在检查站] 搜查你⋯⋯有时我感觉真的很糟,完全不受尊重。”

由网上官方帖文可见,当局持续在整个自治区实施强制性的“访惠聚”(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许多官员分别与突厥裔居民家庭“结对认亲”,常常进入到他们家里,对他们进行政治灌输和监控,确保“民族团结,亲如一家”。新疆当局还在不断发布照片和影片,描绘“感恩戴德的”少数民族家庭如何接待官员干部、一同吃饭跳舞的景象。

2021 年底,中国政府撤换强力推动镇压的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由具备广东经济发达区治理经验的马兴瑞接任。然而马兴瑞继续以强迫同化维吾尔族和突厥裔民族作为施政核心。

在 2022 年 11 月对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全体会议的报告中,马兴瑞强调要继续推进“反恐”及伊斯兰教 “中国化”等工作,后者旨在强化政府对宗教的思想控制,包括重新解释《古兰经》以符合 “社会主义价值观”。

马兴瑞的团队并启动多项强制消灭突厥系文化认同的新方案。其中一项是 “文化润疆”,目的是在维吾尔群众之间树立各种“正确观念”,形成对中华文化和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另一项是推动“各族群众全方位嵌入”,主要是开拓多民族混同生活的空间场域,包括多民族共同居住的社区。

中国政府一直努力想让全世界相信新疆已经向前迈进,成功平息了内部骚乱,正在全力追求经济发展。它也已经确保维吾尔人在孤立、恐吓和消音之下,无法挑战官方说法。

有些民主国家发表声明谴责新疆迫害,并尝试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此一议题。除此之外的具体行动却如凤毛麟角:只有少数几个新疆官员被点名制裁,也只有美国通过立法禁止输入涉及强迫劳动的新疆产品。

然而多数世人的目光似乎正在转向他方。全球政治领袖纷纷在新冠疫情结束后恢复与中国高层会晤,却没有公开质疑新疆发生的危害人类罪行。这正是中国政府想要的:让新疆暴行遭到淡忘。

正因如此,有关各国政府应加倍努力对中国的危害人类罪行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包括指明应为迫害负责的官员。各国应该实施协调一致的签证及其他旅行禁令,以及对个别人员的针对制裁。

各国政府还应该基于“普遍管辖权”原则(即任何一国都有权起诉重大国际犯罪,不论犯罪发生在何处)在国内对加害官员提起刑事诉讼。同时应该有系统地记录新疆遭受任意拘留和监禁人士,施压中国政府将其释放,允许他们回到亲人身边。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蒂尔克曾在今年 3 月指出,有必要“具体落实”其办事处所提报告中的各项建议,现在他应该清楚说明后续步骤。除其他措施以外,人权高专办应继续监测和报导新疆情势,随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更新资讯,并支持失踪者家属寻找亲人下落。

前述各项措施和一年前同样刻不容缓。如果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政府不必承担严重后果,只会鼓励它变本加厉。继续坐视新疆暴行有罪免罚会有什么结果?我们根本不想知道。

本文转载自Al Jazeer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