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3:04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罗祖田 文章属于旧文新帖  原载:民主中国   021-08-06
习近平昨天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高度赞扬前几任领导人邓小平(左起)、江泽民和胡锦涛领导时代所做的历史贡献,有助于打破外传官方要淡化邓江胡贡献的传闻。(海峡时报/新华社/档案照片)

习近平昨天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高度赞扬前几任领导人邓小平(左起)、江泽民和胡锦涛领导时代所做的历史贡献,有助于打破外传官方要淡化邓江胡贡献的传闻。(海峡时报/新华社/档案照片)-联合早报

 

红朝改开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在入世的强大助力下,器物建设取得了公认的一时绩效的后面,是国内的强力“维稳”一天都停不下来,说明了官民互视对方为寇仇已不可逆转。境外则是美西的围堵已在朝着要红朝命的方向发展。前者属于赤裸裸的与民为敌,后者却又不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达观显贵富豪们早已为自己家人安排了退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百姓能退到哪里去呢,还有退路吗?若经济崩盘加上连连天谴之下,外面世界谁有能力帮助中国的天量人口解决生存问题?去岁武汉瘟疫,近期郑州洪灾,蒙难的人顶多能恨苍天无眼。苍天没长眼睛,中南海却长有眼睛,怎奈它的眼光只投向金銮殿。事态不止于此,人一旦沦落生存斗争边缘,便离野兽不远了。偏生在红朝的摧残下和国人的配合下,社会生活的文化凝聚力已剩无几。改开改到了这个份上,已经超出了小说家的想象力。

因此,需要关注“地心”的运动了。有一点特别显然:陆权时代,人们尚存躲避暴政做野人的可能。海权时代,亦存逃避暴政做难民的可能。今天的空权时代,不复人权,人们已无处遁形。

由此来看红朝改开。

回顾整个冷兵器陆权时代,亚、欧、非,三大洲就文明传承来讲,华夏文明不失为魁首。其功于产自黄河流域中原王朝奉行的外儒内法这个法宝,兼具长江以南吴楚巴蜀文化的野性活力,形成了汉、唐、宋各自的一度光彩夺目。随着理学得势,正统文化由盛而衰,突出反映在两个方面:1,统治思维囿于“天不变,道亦不变”以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质是因循守旧。2,“重农抑商”带来的超稳定道德日渐表里分离,反人性的理学愈得势,生活愈虚伪。与此同时,大航海却悄悄地开启了欧洲的海权时代。它预告了非洲文明进一步没落,也预告了亚洲文明被甩出了老远。是因亚洲文明的龙头,华夏文明全然不识海权的生命力,遑论识得海权的内核乃是大工业,世界贸易、科学技术、民主代议制度的互相呼应。

满清权贵不具备海权观念有情可谅,消化一个大天朝就到了它胃口的极限。主要是,通常认为它被汉文化所驯化,其实它从汉文化吸收的糟粕远多于精华,反倒消磨了自身锐气,成了互害。此为它注定衰亡的思维思想根由。

近两百年中国,无论朝野行为的哪个方面,基本上都可以从落伍于时代的思维找到答案,突出表现在中国国号取代天朝尊号,不是知耻而后勇的直面现实,属于无奈下自我降格。中国未被征服,赖于两点:1,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拥有大纵深这个老本吃。2,长江以南生活中不屈的野性活力,展示了英勇抗争一面。野性不可久长,但它不虚伪。

三十八年的中华民国退出了大陆,原因很多。就二战前亚洲的时势而言,地缘战略,经济、政治是主因。用百年的眼光看,落伍的文明广泛的劣币驱逐良币行为起了大作用。中共能成气候和红朝一度受到拥护,没有强大的社会文化心理基础是做不到的。而待到它的权力巩固,良币就更不是劣币的对手了。对此,从民国过来的知识分子想必感受最深。

红朝前三十年,这个不甘心失败但事实上失败了的民族,把个劣币的苦头尝了一个饱,。把一切罪恶都归于毛泽东一个人头上,不叫公允。综观红一代绝大多数人,尤其进城后由骄兵悍将变身的官僚们,可谓连分辨常识对错的能力都小得可怜。他们是文明走下坡路的受害者,就事论事只有自觉不自觉作恶的本事。

不能不改开了。改开的本意是突围,为此必要变通手法和睁眼看世界,目的却是完善中共统治。从疗伤只能一步步来这个观点看,改开是对的。当时,保障十亿人的生存与为后人的生活着想,优先发展经济是国内工作的重中之重。但是当局面已打开,如何防止惊天灾难重演的问题变成了重中之重。共产党权贵的反应竟是高举四根棍子,于是中国又被驱赶踏上了所有专制王朝想当然的中兴之路。然而这是一条只会走向反面之路。中国历史上最有气势的两场变法足以说明问题。商鞅似乎成功了,变法出来的那支虎狼之师灭了六国,自身又为六国所灭。大一统思维保证了天朝荣耀总是后继有人为之献身,代价却是文明活力一步一步消失,以及人命总是如纸。王安石变法更不消说,直接促成了北宋变南宋。诚然,不应苛求过去的时代,但今人的改革不需要吸取教训吗?实际,专制条件下改开无需御用吹鼓手的口吐莲花和妙笔生花。有一个常识摆在世人面前,只许换汤,不许换药,性质上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再演。

不忍于国家民族再陷惊天灾难的学生和知识人起来抗争了,逐渐演化出了八九年。这个运动原有可能成为中国转型的契机,因为诉求其实不多不高,却招来党卫军坦克的无情碾压。那个大屠夫的堂皇理由是不稳定什么事都干不成。他当然要这样讲,怪的是这样的鬼话居然长期有人相信。无情的事实却告诉了我们:中共权贵和党卫军已把事做绝,必要的话就还会干第二次第三次。正如受到保护的强奸杀人犯不会金盆洗手一样。另者,此举将对中国社会精神层面带来多大的扭曲,这样的账怎么算?

诚然,即使八九年中共权贵不曾动用军队,中国民主转型之路也不会顺利。这就不要全部问责共产党了,该问责的应包括中国人的思维、性格、价值观。今天,当年投身民运、学运的人皆老矣,不排除会要抱恨终身。但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皆有常人不免的毛病,但他们曾经展示了良心,尽到了责任,虽败犹荣。

此后三十余年,改开迎来了史上所有的改革不曾有过的大幸运,便是国际和平环境使大战的几率几乎降到了零。新的世界大势甚至使中国呼吁列强来侵略,人家都不会来,只有傻帽才会来背一个大包袱。同时,美西齐齐伸开双臂,让中国经济融合进了世界经济。随着经济大步推进,绝大多数人告别了赤贫生活,迎来了温饱生活和小康生活,江、胡时期私下里也可以骂骂娘。于是包括很多民运人在内的各阶层,莫不认为迎来了文明和平转型再复兴的好时机。其情可悯,但最终还是看错了寄希望的对象,严重轻视了专制下人性丑陋一面的狠毒贪婪。既然人民仍旧毫无权力,经济发展便异化成了国资无异于权贵们的提款机,外资成了中共权贵与国际财团的分赃物。事儿没完,中共红二代权贵财大气粗了,心态跟着变,由鄙视中国人发展到了傲视全人类。当然,此种骄狂现在招来了美西的反击。

综观邓、江、胡时期的三十余年,不谈性质,只谈功效,实际表现无非尔尔。它打造不出柏林奥运会前德国凭恃自力出来的器物绩效,培植不了明治维新时期日本人的坚韧不拔精神。它只有一件事值得大书特书,便是招安、腐蚀、毒化了一代中国精英。它的统治之所以稳固,此为主因。

举一个小小例子:我个人不赞同许章润教授的保卫改革开放的观点,但我钦敬他的骨气、勇气、情怀。他被“嫖娼”,被剥夺教职,此时此刻,若有三五十个教授讲师站出来声援许教授,哪怕只是“请假”几天,至少会让他感受身边人的温暖,让学界保留点体面与斯文。连这点都做不到,清华园的众多教授真能心安理得?这样的局面,当然为专制政权欢迎。换言之,生活中不能无表率人物群,但你让中国老百姓以谁为楷模。

这样的国情,出来习当局“新时代”又有什么奇怪。相应地,便是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皆骑上了虎背,也就只能由得这头狂野的恶虎驮着中国奔走到哪里算哪里了。

那么,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是否骑上了虎背?

先说经济。现代经济,说白了就是个所有权是基础,资本是杠杆的文明扩张行为。利民惠民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精明,只有在刚性制度制约下,社会生活才能形成互相离不开的局面,才能称为进步。

就性质而言,中国仍停留在野蛮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阶段。特征是所有权极霸道,贪得无厌,疯狂扩张,不择手段。只要所有权不受制约,那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就很有限。它在顺境时,是乐意抛洒面包屑的,以利于韭菜再生长,说它精明,理由在此。但是,疯狂扩张既反天道又反人道,是因天道上剧烈地撕毁了有序与平衡,人道上只有破坏没有建设,经济社会危机也就不可避免。

如果主要是私营经济,在民主制度的刚性制约下,可以做到兼顾各方利益,降低剧痛,利于危机修复。此为英、美的经济能够波浪式推进的主要依据。但在国家权贵资本主义条件下,它修复危机只有两个途径:1,听任大量贱民自生自灭。2,向境外转嫁危机,一般来说大国统治者倾向第二条路,符合连续做富豪的利益也迎合好大喜功心理。

当然有个过程。邓、江、胡时期中国经济走的算不上转嫁危机,为此需要穷兵黩武之路。因为那时期处于上升期,不存在重大经济危机。习时代不同了,说他向左转、开倒车,似有点儿冤屈了他。诚然,此人就才德而言,只配做个村镇官员,但又何尝不是“吃爹的”红二代的缩影。根本原因还是依赖于美西输血的经济扩张已见顶,自身又放不下架子平易待人,需要另辟蹊径。

具体如房地产业,小学生都明白这个行业已完成了历史使命,再扩张就是把个泡沫吹得更大,后果极严重。但现实是这个行业不能倒,一倒就会地动山摇。习当局当然要打境外的主意,转移产能,利于泡沫破裂时减轻经济的剧痛。一带一路,经济的考量显而易见。

走强兵之路也有明显的经济考量。习当局纵然愚顽也会明白,撒出去那么多钱,总得有点回报才行。而保障海外利益的强大工具,首推一支令人生畏的军队。况且,军工也是一个经济增长点,又能转移社会视线。如果能实现雄霸世界,更加美不过了。至于这发霉的思路在今天能否行得通,是另一回事。

我个人愚见一带一路能够推行,中共上层会有不同意见,因为很明显地是在步传统帝国主义之路,这条路即使一时成功也会好景不长。但是反对意见能说共产党之路是传统帝国主义之路吗?而拥护意见只能是因为谁也拿不出更好的方案。

这就是当年德、日一步步走上战争之路决策者只能无奈的情况再现。于是,问题回归到了政治。
次说政治。改开延续了红朝性命,对死亡的恐惧仍然是中共权贵最大心病。如果说改开伊始,中共还有两分可能和平交权以换取平安退休,那是因为权贵们所贪不多,这方面肯定能博取各阶层谅解。六•四以后经过二十余年的疯狂掠夺国资民脂,红二代权贵还能考虑什么民主制度吗?不但他们不能考虑,大量的既得利益集团成员乃至名流也不能考虑了。只一句“你它妈的还是不是共产党员?”便强胜《封神榜》里翻天印的神力。没了共产党,既有的地位、名誉、特权、财产、子女、亲属等等,怎么办?既然如今又多了个高科技监控手段把个中国人制服的只能乖乖儿做良民,他们犯得着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但是,这样的日子何日是个头呢?天下有不散的宴席吗?

可是,这样的道理习当局不懂吗,高端家族不懂吗?懂是一回事,下不来虎背了又是一回事。

下不来虎背决定了中共会要一条路走到黑。其实,习当局稍微自律一点,红色江山再持续上十年并不太难。自家后院埋着地雷,却去前院摆擂台,蠢到家了。但是此种蛮干又有必要,可望巩固血脉喷张的基本盘,满足既得利益集团和大量的红三代,官三代的膨胀的虚荣心。但是这个基本盘又会要反噬共产党,逼迫习当局的战狼亮剑,让民企听党话。中共丧钟敲响会有三个标志:美西经济科技封锁,经济大萧条,富三代也不免反共了。最后一点很重要。

再说文化。一个国家,一时无文化仍可以建立起来,但不能持久。而一个大国和一大块地域文明文化便是承重墙。

中国还有多少文化呢?这方面无需多看浩如烟海的典籍,更不消去看大量的官样文章以及明星八卦,文化的精髓乃是生活的凝聚力,是正气朝气求真求实,是不看眼色行事的思想。而今日中国的现实,是党官的群体嗜血性格已成生命本能,是大多数精英已丢光廉耻,是小民的互害加剧,是各行各业只认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是任你苦口婆心也唤不醒装睡的人,是爱国者实为害国贼的气势汹汹,是学术、艺术的只为赚取网络流量,等等。这样的群体性格、思维、价值观,能够承重得了未来的庞大国土和十几亿人?

可以肯定地说,习当局和权贵们不会乐见此局面,因为于他们的统治有害无益,甚至大多数精英虽愿意为虎作伥,心里也不会无微言。毕竟,皮之不存,毛何附焉?问题是中共上层现今拿什么来复兴文化?靠正统儒学,靠红色文化,如果它们管用,早起作用了,中共也就不会跌进塔西佗陷阱。

没了承重墙的后果是什么呢?那只能是房子某一天突然垮掉。如果大中国将亡无可阻挡,武统台湾只会更加坏事,意味着这个外表虽眼下光鲜,里子尽腐的大国,只恐想转型为联邦制或邦联制都难。这一天,也许就在十年后的三十年之内。

结语。


仍是那个老生常谈:无分陆权、海权、空权时代,人的命运是第一位。斗兽场,托不起来罗马文明。集中营,建不起来千年帝国。百代行秦制,倚靠的不是万里长城,首推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未来的时代,非人权支撑不住空权。中共既已把中国引上了当年德日的那条路,改开又加速了经济、政治、文化骑上了虎背,逻辑上便是大中国迎来了可能成为绝响的终点。

或许,去岁武汉瘟疫,近期郑州水灾,是人祸更是天谴。此天谴便是绝响的预告?

我们,很可能要陪葬在这辆失控的列车上,但我们不能连死因都弄不明白。因此:

一,不变专制,就不要再提什么继续改开,深化改开了。

二,如果命运决定了必经一场猛烈的暴风雨才能涤荡满地的活泥浊水,我们也应服从命运的安排。

三,罗马帝国的崩溃,导致了七百年黑暗,到底孕育了欧洲的再生,当十年之内民主、人权、宪政仍不能救中国出牢笼,我们就只能祝福后人有新的出路。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