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7:18 上午

作者:林保华   来源:自由时报  自由开讲 2023/12/11

资深政经评论家林保华。 (资料照)

 

中国人民大学号称「第二党校」。正牌党校学员都是调干生,就是由在职干部进入学校。当时人大大部分也是调干生,但也有一小部分是应届高中毕业生考进,相对来说我们都很幼稚。大量的政治运动与到农村劳动排挤了正常的上课,加上原来的五年制因为「革命需要」而缩为四年,因此许多课程就跳掉不上了。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却又获得不少社会经验,例如政治运动中人与人的关系、共产党的政策、大跃进与人民公社的实质情况等。面对政治运动侥幸没有成为「右派」,却永远是被批判的「右倾」,在不断做检讨中终于毕业。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城市里已没有私营机构,我们1960年毕业时是国家统一分配,我被分配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中共党史。当时党内斗争复杂,我们非党员听不到内幕性的报告,我还是糊里糊涂,政治学习发言也失当,所以1964年把我调到化工局属下培养技术工人的学校,1966年文革爆发,两年后学生都要送去农村,学校就改为化工机修二厂,起初我被分配在车间做刨床工人,后来调去当仓库保管员,一直到1976年离开中国。

十年文革对我教育很大,才比较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中共党史。我当时的岳父是大学教授,被当作「反动学术权威」批斗,我因为住在他们家里,也被抄家两次。我本人的海外关系也使我紧张。根据毛泽东的解释,这些过激行为是群众运动中不可避免的,要看主流,当时也只能忍受。一批批被揪出来批斗的当权派,原来都是党国先进,怎么后来都变成坏人?当时出现的匪夷所思的侮辱性言行与花式繁多的惩罚行为,让我觉得这个民族似乎有虐待狂的心理问题。

由于被批斗的人太多,我不能不对文革重新评价,原来毛泽东与过去封建皇帝的刘邦、朱元璋没什么区别,只是加上马克思主义外衣。而我们周围同事的被批斗,则是中共惯用的「挑动群众斗群众」以便于控制。这与过去宣传的共产党代表公平正义、为人民服务是两码事。理想逐渐破灭,而中共开始放行当年回国的侨生出国来显示它的「开放」以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于是我申请离开中国。

当年我们离开印尼,都画押发誓不再回去,如今离开中国回不到印尼,只能留在香港。 1976年到香港后,我开始在报章写中国评论,目的是希望不要有人再与我一样被共产党欺骗。我在香港接受了许多法治教育,也认识资本主义的运作规则,尤其开始懂得「人权」这个普世价值,并且以此衡量中国,并且第一次参与民主选举选出自己属意的民意代表。我在媒体工作几年后,转到香港大学。当时中国正好改革开放,我担任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的助理研究员,研究并协助中国进行经济改革。也因为中国要在九七收回香港,我是反对的,认为中共不可信任,他们会过桥抽板。其后发生六四事件,中国又走回头路,我不愿意再度接受中共的统治,遂与太太杨月清决定离开香港移民他国。

原先我们决定移民加拿大,因为香港申请人太多,作业很慢,赶不上九七前离开,而我坚持一天也不给共产党再统治。因此由律师在纽约申请,我则在纽约与加拿大官员见面。因此我在1997年6月28日离开香港。到纽约落脚等待见加拿大移民官员时,有朋友建议我何不先申请移民美国试试?因此也以杰出人才身份申请。张五常教授帮我找了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傅利曼写推荐信,因为我曾经陪他们与张教授两次访问中国,见了赵紫阳与江泽民;另有余英时、黎安友等教授的推荐,所以我只是一天就批准申请,给我绿卡。

从我懂事起,由于接受的是中国教育,所以一直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到了香港仍然维持这个观点,虽然1980年代初在中报工作期间,也接触了党外观点。但那时我是希望台湾朝野团结对抗中共。一直到六四与台湾开始准备民主选举之后,我觉得中国改革的道路太漫长,台湾前途应该由台湾人民根据联合国人权宪章中的「住民自决」来决定。 1995年我在台湾表达了「台湾人决定自己前途」的看法,当时香港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少,经人密报新华社(中联办前身),因此我再次被列入黑名单(第一次是六四后不久),回乡证再度被没收。

1996年7月开始,我应邀在台湾《自由时报》写专栏,与台湾有了固定的沟通管道;我从自由时报了解台湾,国内海外的台湾人也从自由时报了解我,有幸专栏能一直写到现在。

来到纽约后,我不但与中国民运人士有许多接触,也与洪哲胜为代表的台侨有许多接触。我也很自然的将两者做了比较。中国民运山头林立,为争取资源相互攻轩,尤其魏京生到达美国后的互不服气让我很失望。反之,台侨对台湾的关注不带任何私心,就是以人力、财力、物力支持台湾的民主与独立运动。 2000年陈水扁当选台湾总统更是划时代的成就。我们一样感到兴奋,并且我与太太做桥梁,由我太太做翻译,民进党的美东代表首次进入纽约中华公所进行交流,解除中华公所里老侨对民进党可能搞台独而消灭中华民国的敌意。

其后,我们也参加台侨在美东举办的一些社会运动,以及政府组织的全侨盟的工作,但是要通过全侨盟团结国民党与亲民党人士并不容易,尤其在319枪击案以后,国民党捏造的民进党「自导自演」加深蓝绿对立。这点,因为李登辉前总统的群策会举办多次活动邀请我回台湾参加,更让我加深认识。此时中国经济正在快速发展,一些台湾人把台湾的希望放在中国身上,台湾弥漫一股亲中气氛,让民进党的执政更加困难,让我觉得台湾很危险。阿扁执政后的2001年立法委员选举,民进党成为第一大党,但与台联席位相加,仍然少于国民党加亲民党,摆脱不了朝小野大的格局。其后因为有关阿珍的传说绘声绘影,民进党声望下落,阿扁连任后到2005年秋天的三合一选举,民进党连宜兰县也失守了。民进党走下坡让我非常着急。

那时我正好收到雷震民主人权公益信托基金会的通知,邀请我担任咨询委员,并在2006年3月7日到台北开会。当时我与太太商量,我们一直关注台湾与香港的前途,在美国难以利用我的优势,不如回台湾直接参与,也给其他中国人做出榜样,尤其是1949年随蒋介石来到台湾,历经半个世纪到现在还不能认同台湾的中国人。由于我太太在台湾出生,有中华民国护照,所以我们回台湾很方便,我的港侨身份,一年依亲就可以拿到中华民国护照了。这样决定了以后,美国国籍与绿卡都放弃,背水一战回台湾作为人生的最后选择。短短几个月我们就打点好行装,把房子交托他人就回台湾了。两年后才回美国把房子卖掉,在台北置产。

2006年回台湾,一年后正式入籍,成为台湾公民。当时,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学术机构工作40年的蔡武雄博士退休后回到台湾,在国科会建立一个独特的中国事务大型资料库,叫「科技政策与资讯研究中心」,经赖义雄博士推荐,我参与了其中工作。虽然从成立开始就受到国民党的打压,还是举办了大型国际研讨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谭慎格等都莅临。可惜马英九上台就卡掉经费而被迫结束。 2006年12月25日,我还应邀在总统府中枢庆祝行宪暨国父纪念月会做专题报告「制度认同与国家认同」,比较国共宪法,呼吁用国家认同来巩固制度认同,并对台湾接纳我表示感谢。

我回台湾不久,就爆发红衫军事件,民进党气势日下,2008年的大选惨败,立委席次不到四分之一。输选那一天,我对在竞选总部大门前广场哭泣的民众表示,我接近70岁来到台湾,就是要与大家守住台湾。台湾不论出什么事情,我不会离开台湾,与大家在一起。 2008年我出版《一个中国人的台湾情》,就是要反映从一个中国人转为台湾人的这个思路。

所以在马英九执政后,与中国勾勾搭搭搞九二共识,放中国官员来到台湾。我们与李筱峰教授等遂成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由我担任创会理事长。一是强调救的是「台湾」而不是中国;二是强调「反共」,只有反共才能救国。成立目的除了要散播反共的意识形态,也要唤醒当年接受反共教育的老国民党,你们忘记了老蒋的「反共必胜,建国必成」吗?建什么国?自然是不同于原先在中国的「中华民国」。我本来并不想参与社团,不想搞街头运动,然而面对台湾的危险处境,我只能撩落去。

此后我们参加了多次的街头运动,尤其在2013年洪仲丘事件以后,我们从2013年8月到2014年春节前夕,每个星期六下午在台北火车站大堂「摆摊」,展示台湾社会运动的若干焦点呼吁大家关心,包括香港的占领中环运动,我们先占领火车站。由于台湾内部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尤其是马英九政府与中国签署服贸协议,不但要打垮台湾的小型服务业,造成大批人口失业,也给中国大量渗透台湾一个机会,台湾面临亡国命运。在马英九强迫立法院通过时,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爆发太阳花运动,占领了立法院的议场,不让服贸协议通过。太阳花运动爆发那天,我们就参与,当天晚上就进入议场,与林飞帆等同学等彻夜留守,以后也持续在议场与同学们在一起,一直到4月10日的撤离。太阳花运动的影响扩散,民进党终于在2016年再度执政。

在2015年11月马英九飞去新加坡举行「马习会」的那天凌晨,我们在松山机场还与陈为廷等20几个同学被警察逮捕,后来的罪名是「冲击指挥部」,原来我们不小心进入了当时他们的指挥部。后来华航提告我们,若非第二年民进党执政,华航放弃提告,我们可能要坐牢。

蔡英文执政后这8年里,台湾国际地位大幅提升,台积电的半导体成为台湾的护国神山,带动台湾经济发展。然而,台湾还存在国家的认同问题。马英九的开门揖盗,中国对台湾已经进行大规模的渗透,台湾像被白蚁蛀蚀的房子,不知道哪一天会突然崩塌下来,台湾的民主立即被中国的专制制度所取代。这是目前台湾最大的隐患,外人无从援手。因此不但希望民进党要继续执政,更要在未来继续肃清内部的敌人,建立健康、包容、清廉的政治文化,台湾的民主制度与国家主权才能稳固。这是对台湾未来最大的期望。

在这期间,我也花了多年,在2019年出版《我的杂种人生—-林保华回忆录》,总结我的一生经历,如何从被中共欺骗到觉醒。 2022年我出版了《用鲜血和谎言写下的百年中共党史》,写下真正的中国共产党是如何蜕化变质沦落到今天这样一个丑恶的东西。这些,就算是我的遗书吧。

(王康陆人权奖得奖人)

https://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6554102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