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8:20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天妖   当代政治观念 20231210

转自:新世纪  标题:中国人对基辛格念念不忘是在补一场19世纪的帝国主义美梦补一场19世纪的政治迷梦

Henry Kissinger | Image: Getty Images

小引: 天妖是一位博闻强识的中国观察家,不但长期研究中国近现代史跟当代政治,也对世界历史和国际关系了若指掌。在天妖看来,中国盛行的政治理念和一般社会观念仍然沉浸在19世纪的迷梦中。在这种情况下,基辛格那一套属于19世纪的陈旧的政治理念恰与中国人的理念暗合,天妖认为,这就是中国人至今对基辛格念念不忘的原因。基辛格在西方世界所受评价远远不及在中国高,中国人对基辛格的”顶礼膜拜”可以视为是一种社会病态的折射。我们不禁要遐想,为什么中国盛行的政治理念和一般社会观念,至今沉浸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猖獗的19世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要补的似乎并不是”功课”,更像是在补一场19世纪的帝国主义美梦。从”补课”到”补觉”,中国似乎并没有追上全球化的历史潮流,反而更像是在观念日新月异的时候,逐渐与时代脱节。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人跟基辛格互相欣赏,就好像在对方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就像对着倒影产生了自恋。

2023年11月30日,基辛格辞世,享年100岁。

得享百岁高龄本是人生之幸,但基辛格作为政治人物的巨大争议,以及晚年一系列言行,反显得寿多则辱。有趣的是,这样一个过气的政治、外交人物,却在中国内外收获差异巨大如冰火两重天的评价。

美国民间和大多数国际舆论,对基辛格的政治生涯几乎劣评如潮,认为他毫无原则的现代马基雅维利主义和”密室外交”不但给第三世界造成大量政治灾难,还导致美国国际形象受损。然而在中国大陆,对他却多有好评,不但认为他是中美友谊奠基人,甚至还有点将他当成政治元老供奉起来的意思,即便美国人丝毫没有这种意思。

但值得玩味的是,对基辛格持好评的中国人,并不完全跟随官方”节奏”。中国官方对基辛格的评价,并不涉及权谋与道德操守、政治原则,但中国网民所予正面评价却有相当程度比例侧重于此。这一状况耐人寻味。

这些”正面评价”普遍认为基辛格是美国最后的智者,当代最伟大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外交家,美利坚帝国最睿智的外交操盘手。而获得这些评价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网民对他拉拢中国从而战胜苏联的作用,夸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对基辛格持正面评价的中国线民,并不限于他作为老牌”拥抱熊猫派”代表的亲华立场,以及他为1970年代北京与华盛顿结成事实上反莫斯科政治联盟做出的努力。笔者观察,这些”正面评价”普遍认为基辛格是美国最后的智者,当代最伟大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外交家,美利坚帝国最睿智的外交操盘手。而获得这些评价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网民对他拉拢中国从而战胜苏联的作用,夸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基辛格在第三世界和美国均受到左右两派恶评。基辛格去世后,半岛电视台甚至还着文痛斥基辛格是”战犯”,基辛格的”血手”所经之处,从越南、柬埔寨、孟加拉、智利、塞浦路斯、东帝汶、以色列、阿根廷、南非到中国,制造了大量血迹斑斑的”政治遗产”。从连番制造政变,到煽动战争跟支持残酷无情的屠杀,再到反复无常的背叛,经他之手造成数百万人死亡,这些”政治杰作”最终为基辛格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真可谓是莫大讽刺。基辛格毫无底线的政治勾兑和冷酷的外交决策严重损害美国公信力和国际形象,这些反而在中国网民眼中成为”加分项”。

基辛格在第三世界制造大量战乱、政变和死亡的冷酷决策,在这些人看来,是”帝国必要之恶”的”理性决策”,他那些无底线的”密室外交”和政治勾兑,更被看作是”顾全大局的长远决策”,并结合他的亲中立场,认为他是最理解世界未来——中国必将超越美国——这一趋势的美国人。赞誉基辛格的中国人,对基辛格的高评价,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仿佛整个西方文明数千年的文明史,都没有任何一位战略家、外交家能与基辛格相比。

基辛格在第三世界制造大量战乱、政变和死亡的冷酷决策,在这些人看来,是”帝国必要之恶”的”理性决策”,他那些无底线的”密室外交”和政治勾兑,更被看作是”顾全大局的长远决策”,并结合他的亲中立场,认为他是最理解世界未来——中国必将超越美国——这一趋势的美国人。赞誉基辛格的中国人,对基辛格的高评价,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仿佛整个西方文明数千年的文明史,都没有任何一位战略家、外交家能与基辛格相比。
这样的夸张的赞誉,不仅过誉,而且肉麻。但基辛格为何能成为一个极其符合部分持沙文主义价值观的中国人认可的西方外交家,个中深层原因却值得玩味。

究其本质,不仅仅在于基辛格是”拥抱熊猫派”代表人物,还因为他的外交决策和世界观有浓厚的19世纪古典外交时代风格。在19世纪,精英外交、古典大棋一度是时代主流。迪斯雷利首相的”没有永恒之敌,亦无永远之友,仅有永恒利益”是这一时代外交决策的基本特征。阅读基辛格的代表著作《大外交》,可感受到他对19世纪精英外交的高度认可和向往。

但从另一角度看,基辛格实际上是一个停留在19世纪精英外交,沉醉于”古典大棋”博弈的旧时代的人。他的诸多特质,让人联想到苏联元帅布琼尼。布琼尼与基辛格,看似毫不相同,两人一文一武,分别属于外交和军事领域人物,彼此并无太多交集,性格更是南辕北辙,布琼尼粗莽外向,基辛格阴险深沉。但两人内核与经历却高度相似。

布琼尼擅长骑兵指挥,是苏联最出色的骑兵统帅。在残酷的俄国内战里,布琼尼屡立奇功,位列苏联五大元帅之一,作为第一骑兵军统帅,布琼尼堪称”红色的哥萨克”而深受史达林信任。但战功赫赫的布琼尼难以掌握以飞机、装甲为主的现代战争精髓,二战期间他的军事能力已不能胜任大兵团指挥官,但史达林依然对他委以重任,并对他少数判断正确的军事建议充耳不闻,最终导致数十万苏联生力军在基辅一战里被德军大规模包围歼灭,苏德战争就此进入了苏联被动的劣势局面。戎马一生的布琼尼就此洒泪挥别军界,直到退休不再担任任何军事指挥职务。

基辛格与布琼尼的相似在于,两人都是旧时代旧体系下的顶级人才,都曾拥有一定成绩,1970年代美国陷入冷战以来的低谷期下的联华外事工作,和俄国内战拯救整个南方战线里的察里津战役,都是两人职业生涯的巅峰得意之作。但随着时代的变化,两人都像是没有学会使用电脑和互联网进行网上下棋、学习棋谱的老一代顶级棋手,被时代的进步所抛弃。

两人也同样长寿,布琼尼在那个人均寿命不如当下的时代活到了90岁,基辛格更是得享百岁高龄,但布琼尼比基辛格退出更彻底。基辅惨败后他事实上相当于退出了军界,但基辛格淡出美国政治决策层后,一直以政治掮客的身份工作到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

来自骑兵不代表无法适应二战这样的机械化战争,铁木辛哥、朱可夫、叶廖缅科等名将都出自布琼尼担任首任指挥官的第一骑兵军,但他们都是适应了现代机械化战争,并在二战留名的老骑兵。就像戈德华特在90年代对自己曾经政治观点的调整,拜登作为曾经的冷战老人对自己政治观点的修正。冷战老将,并不代表无法彻底跟上时代的变更。

基辛格的不少见解,在21世纪,甚至未来依旧有价值。因为以主权国家为单位的博弈并不会消失。就像布琼尼领导下的苏联畜牧场培养的布琼尼马依旧是良好的马种。但他们的一些遗产依旧有价值,不改变他们生前已经落后于时代的事实。

即使在这个卫星和互联网制造资讯爆炸的时代,那些地域辽阔的国家,如中、美、俄等大国的武装力量序列里依然存在极少数成建制的骑兵,就像再公开透明的时代,”密室外交”和阴谋诡计也不可能永远从政治决策和博弈里消失。但布琼尼和基辛格擅长的时代依然早已远去。二战期间,布琼尼其实对德军的战略意图判断正确,并提出了正确的军事建议,可见如果只是担任一个高级参谋和政治委员,布琼尼无疑会在二战里表现出色,但他当时的履历和地位都不可能担任这样的职务。就像基辛格的不少建议对于看穿当代外交的虚伪和狡诈算计部分依然有极高参考价值,但他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合出任国务卿和国安顾问,只适合作为各种委员会的顾问,而不适合参与重大决策。

迷恋于古典大棋、精英外交的基辛格,与他的老板尼克森一样热衷于密室政治、阴谋诡计,忽视价值观对当代政治的影响作用。布琼尼与他的老板史达林一样喜爱骑兵,但忽视了组成现代军事力量的关键。如果精英外交有效,第一次世界大战就不会在各国愤怒的民族主义的裹挟下爆发,从而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秩序和价值观,让精英外交成为历史。如果骑兵依然是战争的决定性力量,装甲就永远无法取代骑兵在战争中的生态位。所以布琼尼无法适应二战,基辛格也无法适应冷战结束后的世界。布琼尼战后的职务是农业部分管畜牧的副部长,就像基辛格事实上相当于的”美国对华常任外交特使”一样,是他们仅存的价值。

在飞机和装甲成为决定性进攻力量的时代,依然相信布琼尼的军事指挥能力,就像在公开外交的时代相信基辛格那套迷恋密室交易的所谓”精英外交”一样过时。只有自认毫无底线的人群才会在这个时代迷恋吹捧基辛格以及他那套以”理性、务实、古典、精英”掩饰的功利主义世界观。

在飞机和装甲成为决定性进攻力量的时代,依然相信布琼尼的军事指挥能力,就像在公开外交的时代相信基辛格那套迷恋密室交易的所谓”精英外交”一样过时。只有自认毫无底线的人群才会在这个时代迷恋吹捧基辛格以及他那套以”理性、务实、古典、精英”掩饰的功利主义世界观。

悼念基辛格的人,悼念的其实是那套自己认可的价值体系的逝去。所以死掉的不只是基辛格,还有他们坚决笃信的三观。吹捧基辛格的中国人,实质是内心渴望西方阵营多出现几位类似基辛格世界观的”理性决策者”,以国家的体量大小、地理位置等古典外交时代的”硬指标”作为政略、战略决策的判定标准,而不是考虑到在这个时代越来越重要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差异等要素后再决策。因为中国现在是一个体量巨大的顶级强国,对基辛格和米尔斯海默等依然把国家的体量和地理位置看作是政治决策最重要指标的人物而言,这些要素足以让中国在博弈中获得明显的优势地位,也是这部分中国人惋惜基辛格的潜台词的真正”潜台词”。

时代的洪流,非少数人能阻挡。以一战前的观念去看待21世纪的国际政治的人群,通常处于前现代到现代社会转捩点的门槛阶段,不少人对于一切现代社会的人道主义、国际法均嗤之以鼻,认为是虚伪做作的游戏。国际政治应该只以体量和硬实力决胜负,而非书生的嘴和笔。对一切试图寻找合法性、道义高度的行为,嘲讽为”辩经””虚伪”,相信自己的硬实力足以最终掀翻这些事实上毫无约束力的条文和道义。而这些也正是基辛格之流人物日渐边缘化的原因。

一昧鄙夷轻视道义和法理等”虚伪”行为,自认”理性”、”务实”、”深谋远虑”,认为权谋、算计、实力才是一切的人,注定会被时代淘汰,并留下不彰的名声。把基辛格看作是西方真正伟大战略家的人,是因为自身只能理解基辛格这样落后于时代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如果与自己打交道的物件,并不是基辛格这样被时代淘汰的落后之人,就会难以理解对方的一切行为。

其实不论时代如何发展,即使到太空移民时代,”古典大棋”和”密室外交”的内核依然不会消失,只会换形式存在。但认为这些阴谋诡计的老游戏只有一种固定形式的人,必然无法理解这样的变化。基辛格和他那些自认为”理性、务实”的功利主义者拥趸心中的理想世界,也不会出现。

把基辛格看作是西方真正伟大战略家的人,是因为自身只能理解基辛格这样落后于时代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另一方面,文明也在虚伪中进步。自一战前至今的这100多年,也是人类文明程度前所未有提升飞跃的百年。这百年时间大幅提升的道德水准,足以让此前数千年文明史的总和汗颜。从一战后禁止大国军事密约、设立国际联盟,并经由二战后调整完善,加上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辅助”以来,当今世界的发展水准已经达到了古代认难以想像的地步。两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人口,还有主权国家数量,都在这个时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绝大部分历史上根本无法存在的国家在这个时代得以存续,因为文明就是在这些人嗤之以鼻的道义、法理等”虚伪”中逐步提升。

人类从来不完美,但意识到自身的不完美后,不应自暴自弃,而是逐步改善。这也是世界在这百年里变化至今的根本原因。认为自己可以依靠不遵守任何”虚伪规则”,靠”厚黑学”的毫无底线就能纵横无敌的人,只会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只有一己私欲。走到这一步的人,永远不会赢。

(完)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