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9:10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资料照:新疆和田居民走过街头竖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牌。(2021年3月22日)

作者:卡西姆·卡什加尔  来源:VOA  2023.12.26

出生于80年代的维吾尔人戈贾(Ghoja)在2015年经历了重大转变,当时中国当局开始向维吾尔人发放护照,让他们可以自由出国旅行,并鼓励居住在国外的人回国。他抓住机遇,从国外回到新疆,在家乡建立了自己的生活。

为确保安全以及担心他在中国的亲戚和同事可能受到影响,该人以戈贾(Ghoja)为化名,并明确要求美国之音不要透露他的真实身份以及他目前居住的第三国。

然而,到了2017年年初,他面临了一次严重的转折。戈贾因涉嫌“境外旅行罪”被捕,经历了一周的审讯和虐待。

戈贾回忆道:“我被当地警方逮捕,并被审讯了至少一周。他们让我坐在老虎凳上,我被剥夺了数天的睡眠。他们会问从我出生到现在的一切。”

后来,戈贾在集中营(中国当局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度过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期间他被迫为一家中国电子公司工作至少六个月,工资微薄,最终于2019年底获释。

获释后,他利用自己以前的政府关系在当地跟人共同创办了一家企业,希望与新疆的强迫劳工计划保持距离。

2023年一个维吾尔人的出国遭遇

戈贾表示,2023年,为了将新疆描绘成自由之地,中国当局有选择性地发放了护照。戈贾决心逃避监视,通过了一系列官僚程序,在包括一家公司在内的担保人的帮助下获得了中国护照。

“在中国,你无法与任何汉人分享你的经历。你必须成为一名演员,向汉人或公司隐瞒一切困难。如果你告诉他们真相,没有人会提供帮助你获取护照,”戈贾说。

尽管身已经在国外,但他越来越担心的是他仍然面临来自中国当局的询问。

“尽管我在国外,但当地的警察和居委会官员仍然联系我,询问我在哪里、什么时候回中国,”戈贾表示。“我现在还没有自由,因为我非常害怕中国的手臂伸向我。”

戈贾透露,从2019年底开始,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政府关闭了一些拘留设施,将其中一些改造为中国公司中被胁迫的维吾尔工人的宿舍,而其他一些设施则作为政府认定为“不安全的个人”的拘留场所,即使他们并未犯罪。

2023年新疆局势演变与中国政府的叙事努

丹麦人类学家鲁恩·斯汀伯格(Rune Steenberg)是捷克奥洛穆茨帕拉茨基大学的高级研究员,他致力于新疆和维吾尔研究近十五年。十年前,他居住在新疆南部喀什噶尔,进行了一项为期两年的维吾尔民族亲属关系的综合研究,深入研究了婚姻传统、风俗习惯、边境贸易以及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作品。

从2017年起,斯汀伯格将注意力转向该地区的大规模监禁和暴行问题。然而,由于中国政府在2017年加强了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监禁,他无法访问新疆。尽管如此,斯坦伯格未受阻,将研究重心转向了与新疆接壤的中亚国家,与离开新疆的维吾尔和其他民族进行了访谈。这使他能够收集第一手信息,以继续研究不断演变的新疆人权状况。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也开始关注中国的宣传,尤其是更微妙的中国宣传,包括来自该地区的网络影响者和维吾尔网络影响者,”斯汀伯格说。

在最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斯汀伯格深入探讨了2023年新疆维吾尔社区不断变化的局势和面临的挑战。他讨论了中国政府的宣传举措,以及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在这一时期对于有关新疆的叙事的应对。

“在2023年,我们看到了该地区发生了相当多的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新冠疫情防控措施的结束,以及对中亚边境的部分和不断扩大的开放,尤其是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边境,”斯汀伯格指出。

根据斯汀伯格,尽管大多数所谓的再教育营可能不再运作,或其中一些已完全关闭;其中一些以非常低的容量运行,但人们仍然在被监禁。

“人们仍然被监禁和判刑,那里仍然有大量的监狱人口,”斯汀伯格说。“特别是那些在2017年、2018年被判刑的维吾尔人,2023年被监禁的人数并没有真正减少多少,我们实际上看到了之前曾经被关进再教育营或其他类型拘留的人被重新逮捕,以及2023年之前未曾被拘留的人们的新逮捕。”

斯汀伯格指出,在2023年,中国政府在新疆的监控重点不断发生转变,从安全和治安措施转向更加强调高科技和行政单位的控制。其中包括城市地区的社区(居委会)和农村地区的大队、小队,限制了人们的流动性和时间。

斯汀伯格强调,这些流动性限制和阻碍了人们像以前一样寻求劳务迁移的自由,迫使他们参加国家组织的强制性劳工计划。

“维吾尔人现在找到工作变得如此困难,”斯汀伯格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经济上被迫参与这些计划,而统计数据中看起来有更多人在就业,是因为他们过去从事非正式就业。但实际上,当他们失去了土地时,他们也失去了谋生的手段。所以,他们之前未必是失业,只是在从事不同类型的工作而已。”

“2023年,新疆当局的另一个转变是加大宣传力度,” 斯汀伯格指出。他表示,中国政府已加大努力,试图通过创造由政府主导的“新疆故事”来塑造围绕新疆的叙事,将其描绘成一个发展、和平和民族和谐的地区,以转移注意力,避开有记录的人权侵犯。

斯汀伯格表示,中国政府的努力不仅限于国内受众,还针对包括穆斯林世界在内的国际受众。

“新疆被描绘成一个美丽的地方,人们幸福地载歌载舞,再加上殖民叙事,在国内外都有所呈现,” 斯汀伯格说。“政府邀请国际媒体亲眼见证其精心策划的新疆版本,同时掩盖阴暗面,例如集中营地的存在、再教育和政治灌输。”

中国大使馆就新疆局势表态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回复美国之音媒体询问的电子邮件中强烈捍卫了中国的立场,阐述了中国政府对“新疆问题”的看法。

“在社会治理方面,利用现代科技产品和大数据改善社会治理是一种普遍的国际做法。”刘鹏宇说。“在新疆合法范围内在公共场所安装摄像头并不是针对任何特定族群,而是旨在提高社会治理水平、预防和打击犯罪。这一措施得到了各个民族群众的广泛支持,因为它能够使社会更加安全。”

在谈到对行动自由的担忧时,刘鹏宇强调了中国对法治的承诺。“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他说。“中国政府保护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权利等合法权利。新疆从未限制维吾尔和其他民族的迁徙自由。”

关于强制劳动这一问题,刘鹏宇否认了这些指控,称其毫无根据。“所谓的‘强迫劳动’不过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反华组织和个人捏造出来的谬论。”

刘鹏宇进一步强调了新疆在摆脱深度贫困方面的成功,表示:“新疆成功地克服了深度贫困的阵地,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

2023年中国成功引导多数穆斯林国家支持

驻华盛顿的维吾尔活动人士阿尔斯兰·希达亚特(Arslan Hidayat)表示,中国政府在塑造2023年维吾尔人权状况的叙述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功。希达亚特指出,中国有效地获得许多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支持,显示出重要的外交胜利。

根据希达亚特的说法,自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对于与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外交战略显著升级。这次外交活动激增的特点包括强调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等举措。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战略性地营造了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对中国穆斯林的遭遇不表达担忧的环境。因此,当中国加大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并被美国和一些西方议会正式认定为维吾尔种族灭绝时,这些国家选择不表达反对意见,反而支持中国。

“[当]习[近平]上台时,迅速赶到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并建立关系,因为他需要这些国家,” 希达亚特告诉美国之音。“他们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中国争取到了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支持,就能够对维吾尔人进行积极种族灭绝,而没有受到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太多抵抗。”

希达亚特强调,在这些国家的穆斯林在网络上对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抵制时,中国政府迅速派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的代表团前往新疆。然后,这些代表团将参观北京精心策划的展览和博物馆,这些展览和博物馆将维吾尔人描绘成以维吾尔自由的名义进行犯罪。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