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11:37 下午

【林保华按: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冥诞,特发表以前几篇旧文,看看这个”伟大领袖” 的另一面。】

毛逝30年旧文集锦﹕女人看重毛泽东 10篇


凌锋杂文:

女人看重毛泽东

买到一本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女人看重毛泽东”,封面底下有一行字:”我们需要一本诚实的书。”看来此书以”诚实”作为招徕了。

京夫子有一本”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在海外流传甚广。其中有好些是事实,当然也有捕风捉影之处。它主要目的只不过是以毛泽东和女人的形式,衬托出毛泽东的野心、贪婪和奸诈。

现在这本”女人看重毛泽东”是在国内出版,自然不能放肆,用”女人看重”毛泽东,将毛泽东置于被动地位。实际上,在女人问题上毛泽东这位大英雄怎么会甘心处于被动地位呢?从这一点来看,这本书是不够诚实的,但却是一个可以原谅的不够诚实。只要读者把毛泽东和女人的颠倒关系再颠倒过来,大致可以得出比较符合事实的结论了。

其他方面,此书还是比较严谨的,根据真正的史料写出和毛泽东有特殊关系的女人。

此书分九章,除了第六章”苍凉血,血肉情”是写毛泽东的女儿媳妇,第七章”毛泽东的几位’皇亲国戚'”是写其他亲戚(如王海容)之外,其他章节所述及的女人,都和毛泽东有特殊关系,或是夫人,或是爱人,有的可能还有”超友谊”关系。

之所以用”可能”两字,只因床上的事,除非”捉奸捉双”,否则只能运用”推理”方式,或由其他人”揭发”,特别是公开出一些档案。然而毛泽东的性生活乃国家最高机密,真正的资料,需等”批毛”在全国开展时,才可以将之公诸于众,把他的”毛皮”撕下,看看这位圣人是什么货色。

这一天必然要到来。 (明续)

( 1993.11.15 摘自”闲话毛伯伯”)

凌锋杂文:

老毛的阿大和阿二

“女人看重毛泽东”所写的和毛泽东有特殊关系的女人有:姓罗的女人、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吴莉莉(按:莉莉是洋名,真名或为”广慧”)、史沫特莱、张玉凤等等。之所以用”等等”,乃因毛泽东还有其他比较固定的舞伴,是否也是性伴,不敢轻易作结论。

罗姓女人是毛泽东十四岁时家里给他娶来的十八岁女人。这是毛泽东向美国记者斯诺亲口透露的,据称他从来没有和她同居过。这当然并非毛泽东当时还不晓人事。

据京夫子在”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中所述,韶山民间的传说,乃因毛泽东父亲毛顺生和这女人有一腿,即中国传统所说的”扒灰”是也。毛泽东是何等人,岂能容忍此事?所以毛泽东和母亲文氏建立”统一战线”反对他的父亲,相信和此事多少有点关系。

杨开慧则是他”自由恋爱”来的,是他的恩师杨昌济的女儿。从当时毛的社会地位,这段婚姻也是他的”高攀”。而杨开慧对他则是忠心耿耿,一往情深,也是”革命伴侣”。

但是毛泽东一九二七年去井冈山落草之后,三天就和贺子珍(当时未满十八岁属于受保护妇孺)由工作关系大跃进为床上关系。毛泽东就将杨开慧丢在长沙,听任湖南的统治者捉杀杨开慧。杨开慧是一九三零年十月被捉,十一月被杀。从一九二七年秋天到一九三零年秋天三年内,毛泽东和贺子珍打得火热,将杨开慧生死置之度外。 “水浒”里面的英雄好汉投奔梁山后第一个工作就是将”敌占区”的家属接到梁山泊。毛泽东熟读”水浒”而不为之,显示其喜新厌旧、借刀杀人的恶劣品格。也怪不得他在”清醒”时会说:

“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明续)

( 1993.11.16 摘自”闲话毛伯伯” )

 

凌锋杂文:

毛泽东的爱人们

毛泽东和贺子珍亲热过一段时候,他的性欲,使贺子珍这个女中豪杰也吃不消。据其他书籍记载,当时红军中对毛泽东和这位”压寨夫人”的同居关系并不以为然。

长征期间,贺子珍为毛泽东怀过两次孕,甚至她被飞机炸成重伤后,毛泽东还不放过她,使她再度怀孕,并在延安产下李敏。

毛泽东长征到达陕北后,在瓦窑堡会议上所作”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毛泽东就是那个”播种机” ,将革命种子播种到贺子珍身体里。

红军到延安后,延安不但有好些大学生闻讯而来”抗日”,连老外也来了,于是毛泽东的”革命浪漫主义”得到空前发扬。

人们现在所知道的是江青取代了贺子珍的地位。但促使贺子珍和毛泽东闹翻,并且打了他一巴掌的,是江青之前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上海来的吴莉莉(广慧),一个是美国来的记者史沫特莱。毛泽东在延安热衷于跳舞,也和这两个女人有关系。毛泽东除了在党内外开展阶级斗争外,还在脂粉堆里埋身肉搏。吴莉莉据说因为不愿伤害贺子珍而自动退出,而史沫特莱以外国人的性观念亦不过玩玩而已,最后趁虚而入的反而是居有野心和虚荣心的江青了。

江青的故事大家知道,这里不说了。

老毛在建国当了主席后,这方面活动更加方便,但属于机密,还没有到公开的时候。只有到后来晚年冒出贴身秘书张玉凤,才引起很多议论。

在”毛泽东的黄昏岁月”里,陪伴毛泽东的左右两个女人是张玉凤和孟锦云,人们也只能以”革命浪漫主义”去想像。

( 1993.11.17 摘自”闲话毛伯伯”)


毛泽东贺子珍姘居考

亚洲电视转播北京中央电视台为纪念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所摄制的特辑《还看毛泽东》,提及毛泽东是在他的妻子杨开慧逝世后才和贺子珍结合的。而英国广播公司所摄制的《毛泽东──中国的最后一个皇帝》,披露了毛泽东的一些私生活,引起中共的狂怒。那么,是否正如《还看毛泽东》中所说,毛泽东的私生活是那样严谨,依循「法治」,在杨开慧死后才和贺子珍结合呢?

毛贺姘居的起始

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在杨开慧逝世前,甚至在杨开慧被捕前,毛泽东已经和贺子珍「姘居」了。 「姘居」是中共常用的字眼,指的是婚外或婚前的同居生活。

毛泽东通过自由恋爱而「同居结婚」的妻子杨开慧是一九三○年十月被国民党逮捕入狱的,同年十一月四日被枪决。而毛泽东和贺子珍「结婚」是一九二八年!为了了解他们「姘居」的详细情况,我翻阅了有关书籍。

这几年来以纪实文学形式撰写中共党史和某些重要人物的传记的著名作家叶永烈,在《毛泽东之初》一书中对毛泽东这段时间的活动以及他和贺子珍如何「姘居」有具体记载;王行娟是贺子珍复出后第一批访问贺子珍的记者,她也做了好些有关贺子珍的调查,着有《贺子珍之路》(那时人们的思想比较开放,不像后来诸多限制,因此,资料应该是比较可靠而权威的)。

兹据此综合整理如下:

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的湘南秋收暴动,毛泽东是领导人之一。 「三湾改编」以后,暴动部队于十月三日到达井冈山下的宁冈县城。当时身为永新县委委员的贺子珍(官方说是一九○九年生,《中共党史简明辞典》则说她是一九一○年生──这涉及姘居时贺是未成年少女)也到了井冈山。当时井冈山的「寨主」是王佐、袁文才。袁文才的部队驻扎在茅坪大仓村,贺子珍也在那里。

十月六日,毛泽东到了大仓村,认识了袁文才和十六七岁的贺子珍。贺子珍长得很漂亮,被称为「永新第一美人」,所以毛泽东马上就把她记住了,说﹕「哦,祝贺的『贺』,善自珍重的『自珍』」

在红军时期当过高级将领、后来脱离红军的龚楚,在他的回忆录中曾提及贺子珍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在第三天夜里就在毛泽东那里过夜了。

就算两人没有这样快「姘居」,至少也是很快就热恋上了──绝大部份回忆录和有关书籍都肯定毛和贺子珍是一九二八年结婚的,差别只在于具体日期。

按照不同的回忆和记载,结婚日期是该年的五到七月间,但也有说是那年秋天的。反正认识半年多就「姘居」。

书上说,在「三打永新」(一九二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在塘边村「终于结合在一起了」。书上也说﹕「没有举行什么仪式,更没有摆酒祝贺……」可见「结合」也者,相信并非表示正式结婚,而是「姘居」。

「八月失败」之后,毛泽东于九月十三日带部队回井冈山,此后就与贺子珍住在茅坪的八角楼──八角楼成了革命「圣楼」。

据《贺子珍之路》所载,毛泽东常于工作之余在茅坪河边散步。 「不过,贺子珍很少同毛泽东一起散步,一起出门,这倒不是他们俩不想这样做,而是考虑到群众影响,不便这样做。在二十年代,在这偏僻的山区,群众的思想是比较封建的,部队的同志也不习惯这样做。」

有一次,两人一起经过红军医院,毛泽东对贺子珍说﹕「我先走一步,在前边等你。」使得贺子珍莫名其妙。后来毛泽东向她解释﹕「刚才经过红军医院,我们走在一起,怕影响不好,所以我先走了一步。」

「结婚」了,还不能走在一起,怕影响不好,这和「封建」并无多大关系,应是毛贺「姘居」,部队里的人看不惯。特别是知道毛的妻子杨开慧被丢在长沙,自然更看不过眼。毛泽东的「性解放」,在农村仍被看成「非法姘居」,所以就连「和尚打伞」的毛泽东也不能不顾及群众影响。

战争当中生育不断

贺子珍为毛泽东生了几个孩子? 《贺子珍之路》有比较详细的介绍。

「姘居」后,贺子珍很快为毛泽东生下第一个「结晶」。一九二九年,「在红军第二次打开龙岩时,贺子珍分娩了,生下了一个女孩。」毛泽东率领的红军在一九二九年三月打到闽西,怀孕的贺子珍跟随军队。五月下旬到六月下旬,红军有「三打龙岩」之举。孩子一生下,毛泽东就将她托给人。一九三二年四月红军再次攻打龙岩时,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受贺子珍之托去找这孩子时,说已死了。

不久,贺子珍又生下一个男孩,但不久死去。日期没有注明。一九三二年,贺子珍在福建长汀的福音医院(院长是毛泽东最早的御医傅连璋)生下了一个男孩称为「小毛」。一九三四年红军「长征」时,毛泽东丢下两岁的小毛,交给弟弟毛泽覃,毛泽覃再转交给瑞金一个警卫员的家,此后下落不明。

红军长征,贺子珍是怀孕上路的,这是毛贺的第四个孩子。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以后,贺子珍在贵州白苗族的一个村庄生下个女孩,立刻送当地老乡,贺子珍继续赶路。

没多久,在贵州盘县,贺子珍被国民党飞机炸成重伤,头部、背部十四处弹伤,当时没有条件动手术,嵌入头骨里和肌肉里的弹片无法取出,一度昏迷,后来经常注射吗啡以减少痛苦。

一九三五年十月,红军长征到陕北,但贺子珍发现自己又怀了孕。第二年生下女儿李敏。这是毛贺唯一留下来的后代,她和贺子珍后来都被送进苏联的精神病院。

十个子女还说无后

据广西人民出版社和漓江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大辞典》(中共党史专家廖盖隆为此书作序,因此有一定的权威性)所载,贺子珍和毛泽东先后生下三子三女,但据《贺子珍之路》所记述,加起来是五个。不论怎么说,毛贺「姘居」以后,虽然因为连年战争,两人也常有分手的时候,但是生殖率仍是高的。

曾是中共重要领导人之一的陶铸的夫人曾志在井冈山时和贺子珍关系很密切。她说﹕「战斗生活紧张残酷,有时贺子珍不到毛泽东那里去,就和我睡一起,在一个被窝里无话不说,成了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

曾志引述贺子珍的话说,她平时不大愿意同毛泽东在一起,太累。毛泽东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精力,好像不懂什么叫累。大家行军一天,累得要死,唯一的心思就是赶紧躺下睡觉,可是毛泽东没有一天肯躺下睡睡,住下来就办公。贺子珍说她的体力精力受不了,应该还有毛泽东的性需索。

毛泽东和贺子珍生有五、六个子女,和杨开慧生三个(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再和江青生一个(李讷),「合法」的已经有十个左右。可是毛泽东还哀叹「无后」──不把女儿当「后」,充分反映他的封建思想。

为何他和江青只生一个李讷?有消息说,那是江青生了李讷后绝育了。江青思想新潮,为了享受生活,在延安就绝育,可谓新时代的女性也。

另外据《毛泽东大辞典》所载,杨开慧于一九二○年冬「与毛泽东同居结婚」。不知道「同居结婚」是什么意思,是先同居、后结婚,还是将同居美化为结婚,但毛泽东与女人的关系,是同居还是结婚似乎都不重要,也不需要划分清楚。正如在中共的称呼中,「爱人」和「妻子」也不需要分清一样。

(一九九四年三月十六日)


凌锋杂文:

毛泽东和张玉凤

张玉凤出台

虽然工人出版社出版的”老革命家的恋爱、婚姻和家庭生活”中缺了毛泽东,但毛泽东作为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这个空白是应该填补的。笔者也有意搜罗这方面的资料,包括正史和野史。可惜中国大陆由于封建观念太重,加上把正面的政治人物神秘化、非人化,因此有关的材料多以小道消息流传,正谬难分。内地出版的一些杂志、书籍,最近开始有些透明度,登载一些有关情况。但是否会如实地反映了情况,还得将一些材料相互对证,最后得出正确的结果。

而有关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的恋爱、婚姻和家庭生活最脍炙人口的,是毛泽东和张玉凤的罗曼史了。有关情况在毛泽东死后就很快传出,审判四人帮时张玉凤也曾经出庭。在张玉凤和毛泽东的合照中,见诸于报刊的,有张玉凤扶着毛泽东会见外宾的一张像,另外一张是毛泽东夹在两女当中,一个是张玉凤,另外一个据说是她的妹妹(按:应是孟锦云)。

由于大陆内外对毛张的关系传说纷纭,以至本港一份党的喉舌的驻京记者专程去访问张玉凤,并在该报连着四天刊出,图文并茂,为中共新闻改革和增加透明度作出表率,值得赞扬。

这篇文章的采访形式如何,记者向张玉凤提过什么问题,不得而知。看来是根据张玉凤讲的一些情况而整理出文章的,因此虽有参考价值,但由于是一面之词,有些地方的可靠性就有问题了,包括对某些敏感问题,文中毫无提及,不知道是记者没有问,还是张玉凤拒绝回答。

不过比较肯定的一点是,张玉凤现在仍在北京,不是如同前一阵有传说她调到上海去了。其他情况笔者随后再谈。

(1988.8.3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问题”)

 

毛宠生娇

虽然党的喉舌对张玉凤的访问文章只限于她和毛泽东的工作关系,但是间中也露了破绽,说明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同寻常。

文中是这样说的:”在七一年的时候,张玉凤曾经被毛主席辞退过一次。她回忆说,’那天毛主席有客人,我脸上表现出不大高兴的样子,受到毛主席的批评,我仍在辩解。毛主席一怒之下瞪着眼说,你要是不高兴就给我滚。’张玉凤二话不说,收拾包袱便跑了回家。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心情很难受,原因是难以接受被’伟大领袖’辞退的现实。”

在文革期间,哪一个人敢在毛泽东面前耍态度?除了江青,大概就是张玉凤了。张玉凤敢于在毛泽东面前表示不高兴,敢于回嘴,并且说滚就滚,说明她已经”恃宠生娇”,乃至”生骄”。而她也没想到和毛的特殊关系,竟会因为一点小事被毛泽东喊滚,自然也就”难以接受”。

但是事情没有完。 “中央办公厅主任张耀祠让张玉凤写检查,倔强的她没有写,她的婆婆劝她回去向毛主席认错,她已打算不回去了。后来张玉凤想起还有一件衣服仍在中南海,便打电话给吴护士长让她把衣服送到门口。吴护士长在电话上让她等了一会儿后对她说,你在家里等着吧,马上有车来接你。”

张耀祠要她检查自是例行公事;而吴护士长在生活上更接近毛泽东,知道其中的隐情,所以才会去请示,而毛泽东想起张玉凤的其他”好”(此字由”女子”组成)处,便派车接张玉凤回去。

在那个年代,对毛泽东凡有不敬者,岂止写检查,还要”请罪”呢。而张玉凤敢不写检查,这种任性,自然不是脾气倔强,而是”毛宠生娇”。

(1988.8.4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问题”)

张玉凤的身世

有关张玉凤前半段的身世,党的喉舌的访问文章应该是可信的,因为那时她还没有接触到党的机密。

一九四四年,张玉凤出生于东北牡丹江的一个小商人家庭,但是家庭已十分清贫。十四岁(一九五八年)便辍学到铁路局工作。大概因为长得漂亮,所以六零年被调到北京铁路部门的转运处,具体工作是给外国元首及国家领导人外出的专列上当服务员。相信张玉凤工作时,文化水平顶多是初中毕业。一九六八年,和铁道部的同事刘爱民结婚。

文革期间的一九六九年六月,毛泽东乘专列到大江南北视察,历时三个多月。七零年七月的一天,张玉凤在北京专列处照常打扫着车厢,随后候命出发。列车长及副书记来到她跟前,问张玉凤工作什么时候能完成,通知她去中南海一趟。早上十一时,张玉凤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来到中南海,中央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及毛泽东的护士长吴旭君接待了张玉凤,问她是否愿意到中南海当服务员。张玉凤当然一口答应下来。

中共干部的回忆录,在有关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或其他首长时,必然有很详细的描述,包括他们的神态,他们所说的非常英明的话,或者其人情味。当然,间中也不乏阿谀之词。但张玉凤丝毫未提及此事,包括在专列见面的情况,以及进中南海为毛主席服务时第一次见毛的情况。相信不足为外人道也。

据小道传播,毛泽东在列车上见过张玉凤以后,日思夜想,有一次在纸上频写张玉凤的名字。那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拍马大王汪东兴心领神会,便把张玉凤调到中南海专门为领袖服务了。

(1988.8.5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问题”)

 

张玉凤的工作

张玉凤在毛泽东的身边工作,她的职务名称是什么?张玉凤在接受党的喉舌访问时,没有丝毫透露。她只把自己称作”服务人员”。

张玉凤只是初中文化水平,又无医疗工作的经验,照理她只能是体力上打杂式的服务,那是最低下的工作。但是张玉凤的实际工作并非如此。她在被访问时透露:”由于我有时给毛主席读书读文件,显得支持不住就睡着了。”加上她和毛泽东不寻常的关系,想来她的服务该是”全套服务”。

关系以往的一些说法,张玉凤被召入宫(据张玉凤自己承认,她被毛泽东赶出中南海而再被接回去时,毛泽东就对她说:你可是二进宫,以后要注意啊!张玉凤为此而感动得哭了)时,工作职务是”生活秘书”,也就是照顾毛泽东的生活,为他的生活需要服务。以后她改任机要秘书。

毛泽东死的前一天,江青在床上将他翻身,搜他身上的钥匙,实际上钥匙在张玉凤手里,可见她的”机要”身分。

据张玉凤所说,七三年八月一日她产下第二个女儿(不知这是不是外界所传的”小太阳”,其长相确实像毛泽东,不过也有些像张玉凤的丈夫刘爱民),在家休假,九月的一天,毛泽东派江青来请张玉凤早点上班。大陆产假五十六天,毛急急请她回去,可见她的重要。根据中共历来的说法,此时毛泽东和江青已经分居,不但互不干涉,关系甚至颇为恶劣,而江青居然劳动大驾到张玉凤家里请她回去。这三人之间是什么关系,特别是有什么默契,该也颇耐人寻味。

(1988.8.6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问题”)

张玉凤的责任

写了几回的张玉凤,今回该结束了。

张玉凤其实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人物,她是一个小人物,但因为毛泽东是个大人物,在评毛的时候,不能不挂到张玉凤。

实际上有关毛、张的关系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宫闱秘史,而且是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肯定是内部有人故意传播出去。同时传出来的还有江青的”艳史”。而在批林彪时,也把他的老婆叶群的放荡生活以小道形式传出。总之,这是中共内部政治斗争要搞臭对方的一种手法,不论哪一派,都以此为辅助手段。

党的喉舌刊出访问张玉凤的文章后,我问了一些朋友,甚至将文章影印给他们看,征求意见,他们的答覆大致是”欲盖弥彰”。

这里就牵涉到为什么党的喉舌此时会炮制出这篇文章。如果说是要为圣者讳,似乎并不见得,因为该报驻北京的那位记者,思想并不保守,也绝非亲毛派。

因此,要探讨一下”时代背景”。

最近,内地批毛的暗流在蠢蠢欲动,八十八岁的夏衍公开提出,谁敢带领批毛?因为此文不论是为毛辩护也好,打着毛旗反毛旗也好,无疑都是为批毛的空气火上加油。评论历史人物,不应在私生活上下太多工夫,但毛泽东是个伪君子,因此需要撕下他的假面具。在整个事件中,张玉凤虽然有私心杂念,但总的说来她是一个受害者。试问,在当时的情况下,有哪一个敢反抗毛泽东的淫威。因此,未来的批毛,也不应给张玉凤和她的家庭带来太多的干扰,但她作为一个重要历史时期内和毛泽东最贴身的人,应该对历史负责,写下真实的回忆录,以便历史学者能对毛泽东做出更准确的评价。

(1988.8,7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问题”)

有关张玉凤的补遗

去探访最近身在香港的黄苗子先生和郁凤女士,顺便送上我的几本小册子。他们见到那本”老革命遇到性问题”,颇感兴趣,并且谈及在美国”世界日报”上连载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此书我在香港也见到,后来想去买时,却已脱销。谈起这本书的作者京夫子,他们说没想到他会写出这样内容的书。人不可貌相,大抵如此了。

谈到老革命,为首的当然是毛主席。涉及他的性问题,自然也要扯到他的”贴身”秘书张玉凤。后来谈到那位”小太阳”,我说如果从相片看,实在看不出像张玉凤丈夫刘爱民,还是像毛泽东,因为这三个人长得实在太相似,就像祖孙三人。由于苗子先生没有看过当年”文汇报”刊载的那篇访问张玉凤的文章和照片,我遂影印一份给他们。

讲到张玉凤,我告诉他们近来有一件”补遗”。

那是那篇访问文章刊出后的一段时间,和香港的一位也算是”老革命”的前辈谈起此事,他告诉我一件事,张玉凤承认一九七一年曾被毛泽东赶出中南海:”那天毛主席有客人,我脸上表示出不大高兴的样子,受到毛主席的批评,我仍在辩论,毛主席一怒之下瞪着眼说,你要是不高兴就给我滚。 ”

这个”客人”是谁,读者当然很想知道。那位老革命告诉我,八十年代初期,有一位从大陆来港移民的陈女士,做大陆生意的,曾和他说起她的威水史,也就是她可令毛主席赶走张玉凤。但是此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这位陈女士(一九七一年时那是陈小姐),也许因为口疏而出事。

由此可知,毛泽东不但和张玉凤关系不寻常,和这位陈小姐亦然。毛主席日理万机,哪里能容忍他身边的人争风吃醋?

纪念中共成立七十周年,左派又煽起”毛热”,大量回忆录出现,可惜没有张玉凤的。

(1991.6.26 摘自”闲话毛伯伯”)

按:这位陈女士后来还是回到了香港,并在”镜报”月刊写了当年的经历。

但我没见过她。九五年一月我去北京专程到天宁路立交桥下的”毛家菜馆”探访张姐,也没见着。 2001年再按:这位陈女士后来再到香港,的确因为大嘴巴被一度禁止出境。现在据说已移民英国。

2006年

详见: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4090784

文章转自新世纪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