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5:56 上午

作者:叶兵  来源:VOA  2023.12.26

近年每逢毛泽东冥诞或忌日,大批中国民众到其湖南韶山故居祭拜这位已故独裁者。

近年每逢毛泽东冥诞或忌日,大批中国民众到其湖南韶山故居祭拜这位已故独裁者。

 

12月26日,中共已故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130周年冥诞,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率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和国家副主席韩正到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央的毛泽东的纪念堂瞻仰,随后举行了纪念座谈会。习近平发表讲话,高度赞扬毛泽东。与此同时,一如往年,许多民众涌至韶山纪念毛泽东130冥诞,引起网络舆论关注。民间对这位已故中共最高领导人是非功过的评价褒贬不一,许多争论涉及65年前中国人共同经历的那场大饥荒。

资料照片: 中国“大跃进”政策造成的饥荒期间,有14万至20万人非法进入香港。1962年5月中国难民在香港的临时避难所。
资料照片: 中国“大跃进”政策造成的饥荒期间,有14万至20万人非法进入香港。1962年5月中国难民在香港的临时避难所。

史料记载显示,始于1958年的大饥荒导致数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尤其是农民。一些研究、记录大饥荒史实的作家和学者认为,65年前发生的五年大饥荒是毛泽东主导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造成的浩劫,是一场大屠杀。然而这段历史遭到中国当局长期冷藏,年轻世代知之甚少,甚至漠不关心。关注大饥荒及死难者的民间人士呼吁解密当年的政府文件和档案,为死于这场浩劫的数千万人建纪念碑,以期后世汲取惨痛教训,铭记死难者的无辜蒙难,避免悲剧重演。

依娃:一场大屠杀

《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作者依娃(本名宋琳)指出,大饥荒是一场大屠杀。她自己的家庭在大饥荒中有五人饿死。2011年至2019年,这位定居美国的作者到中国一些地方采访调查。

依娃说:“最初的着重点在我母亲的故乡甘肃省秦安县、通渭县一带。最后的两年又去了河南省的信阳地区采访当年的“信阳事件”,先后走访了近二十个县,500位左右幸存者,整理出有上百万字的口述材料。对这样一个饿死3600万农民的巨大灾难,目前所有的研究是非常不“匹配”的,就是留下的第一手资料太少。甘肃省通渭县当时据官方承认是饿死了三分之一人口,称’通渭问题’。我在村里采访的时候几乎每家都饿死好几个人,不是父母就是未成年的孩子。一个叫苟应福的老人一家饿死了十六口,父母哥哥嫂子侄子侄女,我都记录下他们的姓名、性别、年龄等等。老人因为出门干活,勉强有点吃的,虽然饿得成了凸子,但活了下来。我问:有人来统计过吗?登记过吗?问过吗? 老人默默地说:死了就完了,谁管呢? ”

“人相食”历史铁证

依娃告诉美国之音,人吃人在通渭、信阳一些村子相当普遍,人们讲述了很多细节,这些都是历史的铁证。

她说:“通过调查大饥荒我对毛泽东时代对农民敲骨吸髓式的压榨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农民被剥夺了吃饭的权利。许多生产队的粮食是一边打一边收,村子里是翻箱倒柜搜刮一空。妇女从地里干活回来,干部会上下搜身。一位96岁的老奶奶气愤地告诉我:‘我的鞋都用铁棍扎着查粮食,粮食吃到生殖器里都能搜出来。’因此,有一部分农民是被活活打死的,被逼自杀的。”

年近七旬的王平是民间研究和推动铭记中国大饥荒历史活动的一位志愿者。他说:“当年各省市县公安系统存有很多人相食的刑事案件档案。湖南澧县刘家远案,……当地公安局保存有文字记录,有照片,真正是铁证如山。”

评论:顾及领袖颜面 人祸洗成天灾

大饥荒在中国官方叙事中一直被轻描淡写,甚至回避抹杀,往往以“三年自然灾害”或“三年困难时期”一笔带过。《中国大百科全书》没有收录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或“困难时期”。中学历史教科书只是以“我国经济发生了严重困难”泛泛提及。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荣休教授、中共党史学者宋永毅对美国之音指出,当年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作出结论说,大饥荒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是对毛泽东比较客气的批评,实际上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祸,因为气象资料显示,1958年到1961年,中国没有出现自然灾害。

依娃说:“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学校老师、电视报纸上讲得都是‘三年自然灾害’,直到我看到杨继绳先生的《墓碑》才了解了这场大饥荒的真相、规模和原因。虽然我母亲1961年在家里饿死了四口人之后,由人贩子把她和我的外婆舅舅领到陕西活下来,但是作为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她没有大饥荒的概念,更说不出来为什么没有粮食。前些年国内的一位数学家出版了一本书《总要有人说出真相》,七算八算得出的结论是当年城市下放农村时户口搞错了,顶多有250万人口‘营养性死亡’。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是孙经先。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给大饥荒的制造者毛泽东涂脂抹粉,让今天的年轻一代继续愚昧地崇拜他,维护共产党的统治。”

依娃:为无名死难者建文字纪念碑 避免悲剧重演

对于一些学者、作家和民间人士记录并呼吁纪念毛时代发生的大饥荒的意义,58岁的依娃认为,其意义在于为那些饿死的冤魂建立文字的纪念碑,同时要以史为鉴,反对浮夸和瞎指挥,避免大饥荒历史重演。

她说:“如杨继绳先生所说:一个没有记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我觉得这么多年许多学者作家研究、记录大饥荒重要的意义有两个方面。第一,就是最真实的、最全面的、最细致的记录中国广大农民所经历的这场大饥荒,把农民的声音留下来,留给后代,留给历史。给饿魂修建起一座文字的纪念碑,永远纪念他们。第二,以史为鉴。习进平主席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时候不是也说永远以历史为明镜吗?不学习历史,不反思历史,不从以往的历史中得出教训,历史将毫不客气的、甚至惊人相似的重演。其实,作为农民子女,知道农村的瞎指挥风一直存在,一会鼓励你种这个,一会鼓励你种那个,有时候仅仅是为了挣种子钱,农民最后的收成怎么样没有人管。还比如目前的房地产热已经龙卷风一样刮到农村,和大跃进时期一样。高楼大厦林立,农民争先恐后到县城买房子,花去大半生积蓄。但是又需要回到农村种地养殖。我真的担心再过二十年,谁还会种地?还有没有地种?中国人将吃什么?大饥荒会不会重演一次?”

依娃:毛像香火旺盛 备感悲哀绝望

《墓碑》一书作者杨继绳在为依娃的《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撰写的序言中说:“这些大饥荒亲历人的口述文字,将成为无懈可击的历史的铁证”。

依娃说:“虽然我的大饥荒口述历史书籍已经出版了近十年,但是关注的人非常有限。很多人并不感兴趣。有人会说都是过去的事情,有人会说哪个国家没有过饥荒。我这个年龄的人大多数不知道这段历史。看到长沙、韶山毛泽东像前人山人海,香火旺盛,我是极其悲哀和绝望的。我也不期望习进平这一代中共领导人会承认这场大饥荒,承认毛泽东在和平年代导致3600万人饿亡,承认共产党对中国农民欠下的滔天大罪。我相信,那片土地上有一天会矗立起一座大饥荒纪念碑,有一座大饥荒纪念馆。但是我感觉我活着的时候看不到了。”

民间学者:饿死3600万 细思极恐

民间历史学者王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大饥荒随着1958年大跃进和大炼钢铁等运动爆发,延续到1962年,遇难人数至今没有定论。

他说:“按照《墓碑》这本书的结论,有3600万人饿死,很多人认为这个数字偏低,保守。用这个3600万除以5年1826天,得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19715。也就是说,在长达5年1826天的大饥荒时期,平均每天有约两万人死于饥饿。”

王平认为,3600万人被活活饿死,这是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数字,一个让人深感痛苦的数字。

他说:“这段历史,今天的中国人绝大多数一无所知,因为六十五年来,它一直被隐瞒,被篡改,我们的历史教科书用六个字“三年自然灾害”一笔带过,对大饥荒的惨烈和遇难人数只字不提。但是,这段历史的存在像一块巨大的坚硬无比的钢铁,沉重地压在我们幸存者的心底,让我们常常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六十五年了,这是我们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王平:新年心愿——3项诉求

这位研究中国大饥荒历史的民间人士多年来坚持每天上网为大饥荒和数千万死难者发声。2024年到来之际,王平表达了他的新年心愿。

他说:“2023年是1958年过去65周年的纪念年。明年,很快就要来到的2024年,是1959年过去六十五周年的纪念年。借此机会,我们再次重申中国人民的三项诉求:1)建立中国大饥荒纪念碑,建议地点在河南信阳或者甘肃酒泉夹边沟;2)确立中国大饥荒纪念日,建议定在每年的4月5日;3)解密大饥荒档案。2024年4月5日北京时间上午10点整,我们将再次为遇难的3600万同胞做一个36秒钟的静默。每一秒钟,代表100万个生命,100万个曾经鲜活、曾经美丽的生命,也代表我们幸存者对他们纪念、哀思、忏悔和爱。”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