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14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Title Image

 

据维权网站“民生观察”12 月 3 日消息,中国蒙古族基督教青年阿拉木沙在呼和浩特第三监狱被关禁闭室,被酷刑折磨近两个月,目前生命垂危。这是一起发生在中国境内,具有代表性的人权危机和人道主义灾难。

据悉,阿拉木沙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人,现年 28 岁。2013 年,阿拉木沙就读上海戏剧学院,当年寒假回家参加同学聚会。因一位随行同学的同学被殴打,他陪同前去查看情况,后发生集体冲突。阿拉木沙并未参与斗殴,却被定成主犯,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 15 年。

据悉阿拉木沙一直不服判决,入狱十年来一直拒绝认罪,受尽监狱方的酷刑折磨。他现在内蒙古呼和浩特高度戒备监狱(刚改名呼和浩特第三监狱)二支队服刑,目前被关押在八支队禁闭室。

据阿拉木沙的姑母日前介绍,阿拉木沙被警察聂永刚和一名黑社会罪犯无故打伤,导致耳膜穿孔。阿拉木沙向监狱领导提出控告,结果不仅未让见领导,反被关进禁闭室,每天只给他一个馒头,很小的一杯水,他还带着镣铐,不给盖被子,导致阿拉木沙双脚严重冻伤。直到他写出不再控告的保证书,才被放回监区。后来,他拦住巡视员再次提出控告,结果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调查,只给他调换了监区。他写了很多控告信,也没有回应。

在阿拉木沙家人强烈要求控告后,当局做了象征性调查,逼迫阿拉木沙及家人撤诉,在遭到拒绝后,他们再次将阿拉木沙关进禁闭室折磨报复。阿拉木沙的家人目前呼吁外界紧急救援,不要让当事人蒙冤死在监狱里。

《中国之春》编委会联系到了曾经跟阿拉木沙同监服刑的杜文先生,从最近距离,最真凭实据的角度去审视中国司公权法滥用和人权缺失问题。

杜文,中共政治犯,原中国內蒙古自治区政府法律顾问室执行主任、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院院长。2010 年 5 月 5 日~2023 年 1 月 4 日在中国监狱服刑 12 年 8 個月,始终不认罪,未获减刑。现已经重获自由离开中国,生活在民主法治的国家。

杜文:高度戒备监狱是 2017 年 7 月组建,我是 2017 年 7 月 25 日在高度戒备监狱 3 支队与阿拉木沙结识。当时我们都被定义为不认罪的“危顽犯”。他从锡林郭勒监狱转来,我從呼和浩特第三监狱转来。

据杜文描述,一千八百多根铁栏杆把高度戒备监区禁锢得像一个兽笼。这里关押的犯人一般都是坚持不认罪被监狱方认为“顽固且危险”的、黑社会暴力犯罪者、前职务较高的公职犯罪人员、重刑犯(刑期 15 年以上)限制减刑者。

杜文:“这里是从各个监狱抽调的品行极差的垃圾警察组成的管理方,而犯人也是汇集了其它监狱认定为不容易管理的服刑人员。这里充满极其残酷的暴力和恐怖,中国所有的法律在这里都失效了。谋杀,在这里成了家常便饭。我在这里亲眼见证过 22 个人被谋杀!”

杜文:“有些时候他们的谋杀是成批的,有预谋的。比如把烈性传染病患者故意跟老弱病残犯人关在一起,然后不予治疗任由新感染者死去,给监狱管理减轻负担。”

根据杜文描述,其间也有很多犯人通过各种渠道向上级机构申诉监狱的黑暗现状,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狱卒加倍的血腥报复。2017 年 8 月,一位叫做高飞的犯人抓住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视察的机会高呼“太黑暗了!太可怕了!救救我们……”,之后便被狱警暴打之后关入禁闭室三个月,被折磨得形如薄纸,命悬一线。

杜文:“中共的司法领域监督体系根本不会起作用,各个环节的管理者最后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杜文:“阿拉木沙的情况很糟糕,我知道帮助他会给我带来危险。但他的家人也帮不了他,我也只能出于良知去帮他书写和递交大量申诉材料,向中国司法当局去控告,要求当局去调查。然而当局调查结果只是继续折磨阿拉木沙,继续威胁他的家人噤声。”

当采访记者问到“中国监狱这种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人权迫害行为应该如何解决?”时,杜文说到,依据我入狱 12 年 8 个月的亲身经历和观察,我认为中共司法体系中的各环节缺乏起码的监督。需要深度检讨这个司法和行政程序逻辑,监狱成了侵犯人权的重灾区,这里时暗无天日、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杜文:“一个酷吏就能彻底改变一个机构的人权状况。比如我们面对的监狱政委张廷华,因为其姐夫徐宏光是时任监狱局局长,所以他在自己的职权范围是可以一手遮天草菅人命的。有靠山的政委可以无视监狱长,蛮横推行自己的暴力逻辑,不再受限于任何监督。”

说到监狱中的人权黑洞,杜文提及一位叫做赵炜的中国前警察,任职于包钢公司保卫处。赵炜因为交通肇事罪被关进该监狱,被监狱内的警黑勾结殴打致伤残,迫于无奈向政委张廷华递交控诉书。三小时之后,赵炜便遭遇了监狱方的报复,关禁闭两月有余,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体重掉了五六十斤。直到后来赵炜跪求饶命并且承诺不再上告,才避免被迫害致死。杜文说监狱管理者的管理逻辑是“我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谁提出问题我就镇压谁!”

杜文对阿拉木沙的现状非常担忧,倘若得不到及时的帮助,他很可能会死在暗无天日的中共监狱。所以杜文希望通过媒体散布和国际社会的关注,来帮助阿拉木沙获得基本的人权保障,以及合法的申诉机会。

杜文还提到,他亲眼所见,即便是监狱系统的前高官因为犯罪而被投入监狱服刑,依然会遭遇监狱方警黑勾结的威胁与迫害,不能幸免。由此可见中国人权状况的极端糟糕是一个体系化、制度化、广泛存在的现状,从小监狱延伸到中国社会大监牢,无不如此。这种现象如若再不得到控制与扭转,中国就会出现规模化的人道主义灾难,被迫害甚至被杀死的人,恐以百万千万计!

采访结束时,杜文先生感叹:“好多人跟我说皇帝皇帝,某某人是皇帝。其实这是侮辱了皇帝这个称谓!历史上 任何一个皇帝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历史上的皇帝还讲究公义。现在的公义在哪里?肆无忌惮地去制造冤案,抢夺他人的财产,去剥夺人们的自由,去折磨他人……有哪一个皇帝会如此去做呢,会如此残害他的人民呢???”

阿拉木沙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大时代下的不幸者。而中国人权,中国监狱侵权现状,却是迫不及待地需要从制度根源去得到拯救的重大危机。小人物不救,何以谈大义?何以论人间正道?

侵权、禁锢、冤案、酷刑、草菅人命。奄奄一息的何止是阿拉木沙们,在中共邪力掌控下濒临死亡的是整个中华族群,是人类基准的良知公允。

请更多的人一起来关注小人物,支援中国的民主、法治、人权维护进程。

《中国之春》编辑部全体同仁致谢受访者杜文先生!

葵阳 2023 年 12 月 13 日,于美国洛杉矶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