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5 6 月, 2024 10:33 上午

图为深圳微信总部;移动支付风行于全国,是民企功劳, 为民间金融开辟了一片广阔天地。 路透社图片

座谈人: 李恒青,经济学家和政治评论家

 

一、民间金融的绝响

马云被正式终止了支付宝的实控人地位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12月29日公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重大事项变更许可信息公示(截至2023年12月)显示,人民银行同意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作为蚂蚁集团的关联公司,恒生电子和国泰产险也于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称,由于蚂蚁集团股东上层投票权结构调整的相关各方已履行程序并完成交割,蚂蚁集团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恒生电子和国泰产险亦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

根据中国《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无实际控制人意味着: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分散,不存在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东;不存在实际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的情况;单个董事、高级管理该公司决策人员无法支配公司重大财务和经营决策等情况。(公司内的党委可以发挥领导作用,整合股东意志,从而达到党领导公司决策的实际效果)

这就是说,马云已经被正式终止了支付宝的实控人的地位。实际上,支付宝已经变了中国国家金融体系的一部分。

国有化的第一步

由于支付宝在中国的业务涵盖支付、理财、保险、信贷等多个领域,用户数量超过10亿人,因此这项变动会否对支付宝相关业务运营和用户权益产生影响。该公告发布后引发人心浮动,破涛汹涌。

马云,是中国民营经济和民间金融的一个符号,他实际控制的公司的国有化,标志着在原则上,中国民营经济已面临灭顶之灾。

这意味着,北京这几个月来拼命对中国和外国企业家及金融家所说的改革开放的甜言蜜语及安慰政策已经化为乌有。习近平决心在倒退之道上一条路走到黑。中国2024年的经济天空将黑云滚滚,涉及金融的民营企业将四散逃离。

大约10年前,马云曾说过:“如果国家有需要,支付宝随时送给国家”。这句话本身就透露出中国民营企业家无法保障自己财产权的无奈。如今,一语成谶。中共让支付宝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这算是兑现了马云10年前的“承诺”,让马云没脾气地淡出了巨无霸的金融舞台。

二、支付宝、微信支付……中国民间金融创新

支付宝的故事

支付宝成立于2004年。当年年初,马云去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听了一天的会,当晚他给国内的同事打电话,“立刻,现在,马上启动支付宝。”还不忘加一句:“如果要坐牢,我去。” 此后,伴随着淘宝的快速发展,支付宝逐步壮大,用户大规模提升。

支付宝是为了解决淘宝的信任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担保交易支付。当时,电子支付牌照并没有放开,阿里做支付宝面临一定的法律风险.

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支付宝支付牌照持牌主体,注册地在上海,技术开发人员占比超过50%。支付宝面向商家机构开放支付技术,并提供收单服务,形成了长期且成熟的商业模式,服务海内外8000万商家以及10亿消费者。

支付宝给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什么样的巨大变化呢?

没有支付宝之前,有谁能够想象这样一个场景:网购和出门,带一部手机就够了,无需实打实的现金……

当年银行和线上平台之间的转账提现,有时候要1-2天才到账。最快也要2小时。那个时候的银行非常傲慢,几乎是不待见任何线上支付,甚至有大银行联合起来要求封杀线上支付。是支付宝找一家家小银行单独谈,单个突破。那些理财基金等等,完全看不上小基民这50、100块钱的小钱。扫码支付更是连想都没想过是什么。当年,余额宝也因为收益比国有大银行们高,还有银行甚至出来跟支付宝开撕。

当年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各ATM就开始排长队等着取钱。有时候还碰到,AMT钱被取完了或者机器坏了,队还白排了。转账也是在ATM上操作,转完账就回去等,1天、2天、3天地等着。着急了,就打电话问银行,钱怎么还没转成功?那些年,支付宝倒逼着银行做出了很多改变。

人们的生活,一下子大大地方便了,支付宝(以及后来的微信支付等)迅速风行于全国。

这是民营企业的功劳,是民间金融打开的一个缺口,随之开辟了一片广阔天地

如今,它们将被党捏在手中,逐渐枯萎,最终将成过眼云烟。

现在何时? 经济下行,市场信心脆弱不堪。此时,把支付宝等一系列便民金融创新企业收归国有,将导致什么结果,会否引发更广泛的市场及社会骚动呢?

三、房地产爆雷与金融危机

中国房地产巨头碧桂园不能支付美元债利息,再加上之前的恒大和融创,中国三大民营房地产企业已经暴雷。而更多的中小型房地产商和中国政府控制的国家或省属房地产企业也在暴雷的路上。须知,中国地方政府收入4成来自房地产相关卖地收入;房地产及相关产业投资占中国总体投资的5成;房屋价值在崩盘之前占中国公民总财产的6成,更是占银行贷款收入的7成。因此房地产市场已经崩溃,意味着曾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疫情缓解后半年正在爆发金融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对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年度评估。IMF的报告对中国的银行系统是否有足够的金融储备提出了疑问,在该国房地产行业持续萎靡之际,这是投资者非常担心的问题。

“由于金融机构资本缓冲减少、资产质量风险不断上升,金融稳定风险很高且仍在上升,”IMF写道。

四、习近平加紧强化党管金融

12月5日,中共党刊《求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详尽的意识形态声明,明确要求中国的银行、养老金金融、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遵循马克思主义原则,并服从习近平的领导,为党的政策服务。

十年来,习近平一直主张由他和中共掌握更多经济大权。现在,习近平把这种权力更多地扩张到中国的金融体系。

《求是》的文章被中国的银行家和经济学家高度重视,它对商业施加了更严格的管控。

有金融学者认为,该文的出台表明,“不能再期望金融部门推动市场化改革,甚至连利润最大化也不一定能实现了。作为一项金融规划,它雄心勃勃、令人失望,同时也带有不祥意味。”

在中国大陆拥有大量业务的西方银行属于北京的监管范畴;一些机构已在削减规模。

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摩根大通等西方银行在中国大陆拥有规模可观的业务,而这些业务都属于北京监管机构的管辖范畴。但部分金融机构已在缩减规模。

花旗银行10月9日宣布,将把其在大陆的个人银行财富管理业务出售给汇丰银行。先锋集团也一直在从大陆撤出其有限的业务。

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的近40年时间里,中共曾经逐渐放松了对社会、经济和银行业的控制。金融机构的创新和逐利受到鼓励。

但习近平上台后一直在全面扭转这种自由化趋势。在10月底的金融政策会议上,他和其他领导人要求加强金融监管。《求是》的文章则明确了这种转变如今已成为中共思想理论的一部分。

这让支持市场导向的经济学家越来越紧张。“政治必然将进一步支配中国的金融,使中国更加接近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前的状态,”香港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近年来,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简称三中全会)往往都与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在同年先后召开,最高层官员将在这场会议上为中国制定未来五年的经济政策。但今年的三中全会并未提上日程,可能会推迟到明年。该会议的召开传统将被打破,引发了外界关于中国经济政策失去方向的猜测。

何立峰副总理在《求是》文章的署名委员会中担任书记,他如今负责主持中国经济政策的制定。

《求是》是阐述中国当前意识形态——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刊物。上周五发表的这篇文章宣称,习近平在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我们党不懈探索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形成的宝贵思想结晶”。

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朱天表示,这篇文章应被视为一份政治声明,而非政策办法。“政治影响了一切重大领域,经济或金融问题本身就是政治问题,”他说。

诚然,《求是》文章中反复申明中共对金融的控制。“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和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全面领导,”该文章写道。

随着中国政府包揽更多金融工作,银行和企业可能会基于这样一个假设继续放贷和借贷行为,即哪怕犯了错误,也有国家来兜底。史宗瀚警告,这可能导致“把中央对稳定的绝对保证视为安抚的行为者继续做出有失谨慎的金融行为”。

民间金融被一巴掌打死,后果将如何?

支付宝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将为监管机关带来挑战。 过去,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对实际控制人的监管,来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安全。 党管金融之后,过去通行的依照国际惯例的常规金融监管将失去作用,将出现高度政治化的警察化的国安部门进驻金融机构,实施国安方式的监管:如强行不准出售股票,只准买,不准卖。……等等稀奇古怪的干涉。市场监管变成警察监管,甚至军事接管。

对消费者来说,过去,可通过对实际控制人的追责,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未来,消费者可能需要提高自己的法律意识来维护权益,同时也需要加强与企业的沟通与互动,透过各种管道反映自己的诉求与意见。

这种做法将增加公司运营管理的复杂性,不再唯股东的董事会之命是从,而首先要听从党委的意见和命令。并且,在无明确控制人的情况下有效地执行决策会变得很缓慢,效率变低会打击企业家创业的动机。

央行此次公告,无疑是重磅炸弹,颠覆众人对传统企业治理模式的认知。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到另一种企业治理的可能性或新趋势。 在当前大陆整体政经环境下,企业不能再追求盈利,而是必须保障党国不垮。

不久之后,人们将会看到一座新的烂尾楼——支付宝废墟——在那里巍然矗立。

它意味着民间金融,在辉煌20年后,将灰飞烟灭。更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半壁江上——民营企业——走向末路。

这就是北韩之路。中国,正在步上那条末路。

并且它还可能导致连北韩未曾见过的景象:金融海啸!

愿上帝保佑,我们的预言不要实现。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