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1:25 上午

专栏 | 纵横大历史:文革系列 第七十七讲 红八月的暴力幕后推手到底是谁(一)
1966年9月25日,叶剑英在接见北京十三个艺术院校团体的代表时,曾经这样说过: “在这次文化革命运动中红卫兵树立了不朽的功勋…”。 图(前排中)为2012年时的叶剑英。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一、对“政治贱民”们“动一动”:毛泽东与叶剑英的观点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文革历史系列节目。

在上一讲当中,我们指出,毛派们所说的毛泽东对红八月暴行一无所知的说法,实际上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毛泽东不但知道红八月期间的暴行,而且也不允许人阻止这些暴行,甚至连一份制止打死人的通告都不允许发布。有足够的事实上可以证明,如戚本禹这样的文革时期当红毛派,在事后的回忆中没有说实话,而是在试图尽力为毛泽东开脱罪责,为此不惜采用了移花接木式的虚假叙事手段。

值得我们追问的问题是,既然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主要打击目标,是中共的干部们,那么为什么他依然在推动针对所谓“地富反坏右”等毛时代政治贱民们的迫害呢?要知道,在文革最开始的时候,刘少奇所派出的工作组也是把攻击目标定在了所谓“右派”和“反革命”身上。如果说,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中共高干们这样做,是为了转移文革政治攻击目标的方向,那么毛泽东这样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在这里,我们首先要回顾一下叶剑英在文革初期的一段讲话。1966年9月25日,叶剑英在接见北京十三个艺术院校团体的代表时,曾经这样说过:

“在这次文化革命运动中红卫兵树立了不朽的功勋,例如北京市有一万多黑户。深宅大院,解放十六年,谁都没有进去过,一些坏人就是在里头捣鬼,公安局、司法人员没有足够的证据也不能抓。有个圣修小学是外国鬼子在我们中国搞了多少年,谁都不敢动它。红卫兵小将们管你什么法律不法律一扫而光。多少年来老大难问题红卫兵解决了,有些极反动的家伙,十多年来天天骂我们的党,骂我们毛主席。左邻右舍都知道,恨死他们了,但谁都不敢动他,这一回小将们就把他揍死了。可能违反一点政策,可是更大的利益是扫除了坏人,扫除了我们社会上的垃圾。”

叶剑英的这段讲话,一直被部分毛派人士认为,是证明了所谓“走资派”老干部们才是红八月暴行的幕后一号推手,因为叶剑英本人就是一个和江青关系紧张的老干部。然而事实上,毛泽东在文革初期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曾经做过这样一段口述历史,谈到:

“‘八一八’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后,‘破四旧’迎风而起。这件事到现在我也不明白。那时,已经产生了‘西纠’,说‘破四旧’是他们发起的,我怀疑。我估计是中央文革小组发动的,北京市委并不清楚,我问过李雪峰,李雪峰说他不知道。

“‘破四旧’超越了常规。在它的名义下,抄家、伤人、打死人的情况出现了。到处破坏,甚至破坏到了中南海里头。中南海紫光阁后边的武成殿房,康熙题写的一块‘下马必亡’的碑石都被红卫兵抬走了,后来四处找寻才找回来。红卫兵还把中南海院子里的一些石狮子抄走了。堂堂的国务院也在劫难逃。

“首都一带头,‘破四旧’运动便发展到全国,演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砸、抢’,涂炭生灵。

“1966年‘破四旧’后,一天,毛主席找我去汇报‘破四旧’的情况。当时,林彪等人也在场。我在汇报前的想法是想向毛主席反映一些真实的情况,刹一刹这股风。我汇报说市委没有力量控制局面,解决不了‘破四旧’产生的混乱局面。

“我的期望落空。雄才大略的毛主席,以他超乎常人的思维方式缓缓说:‘北京几个朝代的遗老没人动过,这次‘破四旧’动了,这样也好。’林彪也说:‘这是个伟大的运动,只要掌握一条,不要打死人。’

“然而,毛主席哪里知道,运动的发展由不得愿望,岂止是动动而已,动刀动枪了。”

从吴德的这段口述回忆当中可以知道的是,当毛泽东得知红卫兵们到处抄家、把人打死打伤、打着“破四旧”的旗号大肆破坏文物的时候,他的反应是“北京几个朝代的遗老没人动过,这次‘破四旧’动了,这样也好。”他的这个说法,和前面所谈到的叶剑英的说法可谓是如出一辙——叶剑英也谈到,北京有“深宅大院,解放十六年,谁都没有进去过,一些坏人就是在里头捣鬼”,“有个圣修小学是外国鬼子在我们中国搞了多少年,谁都不敢动它。”可见,无论是毛泽东还是老干部,都希望对北京城内残存的原有社会精英“动一动”——这个“动一动”的方式,实际上就是用老红卫兵们展开扫荡无遗式的杀戮、殴打和劫掠。

至于林彪在听闻红卫兵的暴行后所说的“只要掌握一条,不要打死人”,实际上也只是说说而已。在于1966年9月15日陪同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时候,林彪就曾发表过一篇极具煽动气息的讲话,说道:

“红卫兵战士们,革命同学们,你们斗争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毛主席和党中央坚决支持你们!广大工农兵群众也坚决支持你们!你们的革命行动,震动了整个社会,震动了旧世界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你们在大破“四旧”、大立“四新”的战斗中,取得了光辉的战果。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些资产阶级反动“权威”,那些吸血鬼,寄生虫,都被你们搞得狼狈不堪。你们做得对,做得好!”

二、中共各派一致煽动红卫兵暴力

可以说,不但如周恩来、叶剑英这样的中共高干们支持老红卫兵的胡作非为,毛泽东、林彪也是同样如此。在支持老红卫兵们迫害所谓“地富反坏右”等政治贱民的问题上,他们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事实上,就算是毛派的骨干江青、关锋、陈伯达、康生等人,在文革初期也表达过一样的立场。在文革初期,中共官二代主导的老红卫兵们曾提出过一副对联,叫做“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用极其露骨和粗俗的语言讲出了他们的政治诉求。后来,这幅对联改了两个字,变成了“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依然还是“基本如此”。那么,对于这副对联,江青等人是怎么看的呢?文革史研究者孙言诚曾经做过一段详细的考证,写道:

“(1966年)7月27日,在展览馆召开大会,各校红卫兵打着写有对联的大字标语步入会场,高呼口号:‘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江青一旁接道:‘基本如此嘛!’

“8月2日,关锋在国务院接待室对群众说:“有个口号:‘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对这个口号到底怎么看?我看这个口号基本是贯彻了阶级路线的。

“8月4日在北师大一附中,有同学问陈伯达:‘关锋讲话是否代表中央文革?’陈问:‘讲的什么?’答:‘关锋说对联基本精神是好的……对不对?’陈:‘也对嘛,基本如此嘛!’

“最权威的还是康生的讲话。8月6日晚,在天桥剧场辩论对联的大会上,康生说:‘你们一切评论的、一切辩论的、本质的东西就是要不要阶级路线的问题,而不是对联要不要改几个字的问题……你们到处奔走、到处呼吁、到处串联、到处革命,就是为了这一阶级路线——毛泽东的阶级路线而奋斗,我对你们很敬佩!’”(见孙言诚:《血统论和大兴‘八三一’事件》,爱思想网,2012年2月20日;原文载于《炎黄春秋》)

可见,在红八月的暴行爆发和开始蔓延的时候,中共高层内的毛派骨干们也对老红卫兵的“血统论”持高调的支持态度。可以说,在那时,中共高层各派之间尽管矛盾重重,但在放纵、指使官二代老红卫兵们杀人、打人、抢掠、破坏的问题上,他们之间区别不大。十分耐人寻味的是,今天的毛派人士一般都会把这些老红卫兵暴行的幕后黑手说成是老干部们,邓小平时代之后的中共官方叙事又会把这些暴行的幕后黑手说成是江青、林彪等所谓的“反革命集团”。事实上,他们都是在揭露另一派的罪行的同时,极力掩盖自己这一派的罪行。把他们两方的说法合起来,就会发现他们两派在当时实际上没有多大差别。

三、毛派人士的反驳站不住脚

有意思的是,对于孙言诚的这段考证,毛派网站乌有之乡曾有过一篇反驳短文,题目起得很“革命”,叫做《中央文革率先批评“血统论对联”,不容置疑》,文中说道:

“实际情况是,这件事在当时就存在争议了,在8月6日天桥剧场召开的围绕对联的辩论会上,江青却明确表态反对这副对联,并一再重复强调经陈伯达修改后的对联:“父母革命儿接班,父母反动儿背叛”。又气又失望的对联拥护者会后找到了江青,拿出7月26日会上的录音带放给江青听,江青却矢口否认,说:‘这不是我的声音。’并没收了录音带。我认为,即便江青真的说过支持对联的话,但在8月6日已经由支持转为反对了……

“8月2日清晨,陈伯达接见红卫兵代表,对‘对联’提出批评,指出这副对联的意思是‘不全面’的,认为‘老子反动,只要儿子是革命的就要团结他’,陈伯达建议将对联改为‘父母革命儿接班,父母反动儿背叛,理应如此’。”

以上就是这篇短文提出的所有反驳论据。而如孙言诚的文章所述,陈伯达在8月4日还谈到,关锋说那副“血统论”对联基本是好的,是“也对嘛,基本如此嘛!”而在8月6日天桥剧场的辩论会上,江青虽然对这副对联有异议,却也支持了红卫兵们所谓“阶级路线分明的做法”。因此,乌有之乡上那篇反驳文也只好弱弱地表示:“当然,中央文革这个时候对对联的批评是温和的,委婉的,也没有把对联与血统论联系起来。但是温和的,委婉的批评也是批评,它与‘一迭连声地称赞’根本不是一回事。”(钟永:《中央文革率先批评“血统论对联”,不容置疑》,乌有之乡,2012年2月21日)然而从孙言诚的文章所揭示的史实来看,就在8月6日的天桥剧场辩论会上,中央文革小组的骨干康生还在说“你们一切评论的、一切辩论的、本质的东西就是要不要阶级路线的问题,而不是对联要不要改几个字的问题。”因此,纵然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对这副对联提出了一些异议,在大方向上对那些胡作非为的红卫兵们也没有什么反对,反而是在大力煽动和纵容暴力。

在讲述了以上的史实背景之后,我们在下一讲中就会揭示,毛泽东在红八月时的通盘计划到底是什么了,也就是为什么毛泽东的文革一方面要对准中共干部们,一方面毛泽东又回纵容老红卫兵们迫害毛时代的政治贱民们。事实上,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它对于我们厘清毛泽东在文革当中的实际地位,拨开中共官方和毛派人士两种文革叙事所制造的混乱,有很大的意义。

撰稿、主持、制作:孙诚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