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6 月, 2024 7:40 下午

搜狐图片

 戈多的叹息 香格里拉的雪 2024-01-21 18:56 

  人缺什么就在意什么,不缺什么就不在意什么。

  俞敏洪不差钱,于是,感叹人生,想下辈子去过流浪汉的生活;马云也不差钱,交出了支付宝,不再做实际控制人,也不用去过流浪汉的生活。

  这不是什么境界,是境遇。

  马云又是什么境遇?有这样一种说法,是时代造就了马云,而不是马云造就了时代。但这不妨碍他已经成为那个时代的标签。

  支付宝是马云的成功,也是马云失败的起点。

  在上海滩上,马云放言:如果银行不改变,那我们就改变银行。结果,被改变是蚂蚁金服,然后是支付宝,还会有阿里巴巴。

  马云进军金融,自己做了一个支付系统,谈不上是什么私人资本无序的扩张,法律上并没有禁止,既然是合法的,也谈不上有什么阴谋;说到底是市场的推动,一切源于对淘宝网的体验,用户想要网购,如果没有支付宝,要通过银行系统操作,种种的不方便将沉淀很多潜在的客户。

  实际控制人的地位本身,对马云来说并不太重要。

  当年马云创业时,银行是不会在意你是谁的,是孙正义的投资托起了马云的事业,我们现在批评阿里巴巴是买办,这还真怪不了马云,因为根本不存在选择性的问题;那时没人看好马云,银行更不会,他连弃婴也算不上,也就是商海中一只拼命挣扎着爬上岸的“蚂蚁”。有多少批评者清楚中国民营创业的艰辛?

  孙正义也是支付宝的投资人,几乎统治了中国老百姓支付方式的支付宝,怎么能让日本人参与?当然,也不可以有美国雅虎的股权,按照中国的管理意识,日本人不行,美国人不行,马云也不行,因为是私人资本。这一切与垄断无关,是中国的意识形态所决定的。于是,马云清理了孙正义与雅虎的股权,自己也放弃了实际控制人的地位,这算是回答了民营经济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民营的边际是什么?

  边际就是必须在公有经济主导的框架内。

  如果说,《意见》的出台,是对民营经济的市场地位的一次再定义,那么,支付宝的结局就是对《意见》具体而微的诠释,民营经济当然可以发展壮大,是下一个百年计划的生力军,但是,有一个基本的前提,不能超越国营,打破市场意义下的国家资本的主导与垄断。

  陈云说,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一个鸟笼经济,这其实是一只如来佛的大手,民营可以壮大,但是不可以跳出如来之手。支付宝如此强大,方便了千家万户,所以,放弃支付宝的实际控制人,应该是必然的选择,也是马云最好的选择。

  马云是主动放弃了对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权,表决权下降到了6.208%,早已经谈不上什么实际控制人了,这本身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残留下来的象征性,马云的退隐,是一个时代的落幕,它象征着中国经济的未来,必定是国企天下。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