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6:42 上午

作者:赵君朔  来源:思想坦克  2024 年 2 月 19 日

图片来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俄乌战争开打将近两周年的现在,各方的情绪和去年此时相比只能说有天壤之别。 一年前拜登总统意外出现在基辅,并且当面告诉泽伦斯基总统「你们提醒了我们自由有多可贵,不管这场战要打多久,都值得打下去。而总统先生,不管要多久, 我们都会陪你」。

乌克兰快弹尽援绝

但知名保守派公共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 2月11日在《彭博新闻网》的专栏文章上先是引用了去年拜登总统颇动人的这段话,然后很讽刺地加上他的注脚「这 段话搞了半天,最后的意思是美国只陪你到众议院共和党人把麦卡锡议长赶下台还切断对乌克兰的援助为止」。

的确根据《华尔街日报》谈论美国政治为主的Podcast「波多马克河观察」(POTOMAC WATCH)上周四的节目中,身为该报评论版编辑的主持人也说他的军方消息来源告诉他 ,乌克兰库存的炮弹和弹药到了3月中再耗掉现存的85%,到6月弹药就会全部耗尽。

而弹药不足这个决定战场胜负的决定性因素还是只有美国能提供充足的援助。 目前刚和泽伦斯基在本周签订安全协定的德、法两北约大国,还有更早在1月便和乌克兰签订协议的英国只能提供金援以维持乌克兰政府正常运作上发挥作用。

但目前援乌的议题不幸被美国政治两党党争所绑架而看不到曙光。 虽然上周参议员以70票赞成、29票反对通过了包含600亿美金对乌援助的综合法案,其中有138亿美金是给乌克兰购买美国的武器和弹药、148亿美金是美国援助如军事训练 的经费所需、80亿美金是援助乌克兰政府预算以让其保持运作,剩下最大的一笔199亿美金的经费则用来回补美国国防部的武器安全库存存量。

援乌计画和边境政策加在一起的难题

为了处理不少共和党议员对援乌经费使用妥善的疑虑,参院通过的法案中还有800万美金是拨给国防部的审计长以监控美国援乌的经费到底是如何使用的。 这个法案在参议院表决时有获得22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 但是送进众议院前,议长Mike Johnson曾放话说没有边境政策改革的援乌法案一送进来就会挂掉(dead upon arrival)。

的确众议院在没有对这个参院已经通过的法案进行表决便进入休会两周的模式。 当然为了要能让这法案有机会在众议院通过,以解乌克兰的燃眉之急,众议院的一些议员已经开始想各种办法来解套。 例如佛罗里达的共和党众议员Carlos Gimenez曾在美国时间本周二的共和党党鞭会议上提议把参议院的版本分拆成几个针对不同国家援助的版本来一个一个表决。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Mike Rogers要求议长把参议院的版本加上边境改革的条款后排上议程。

还有跨党派的共和党众议员Don Bacon、民主党众议员Jared Golden把参议院的法案进行了修正,把对乌克兰人道援助和支援乌克兰政府预算的部分去掉,再加上边境改革条款。 修正后的663亿美金版本加上了川普时代的「留在墨西哥」条款,让申请政治庇护的难民在得到美国庇护许可前必须留在墨西哥境内不得进入美国。

乌克兰战士士气低迷

这些经过修改的法案是否能获得众议院过半的议员支持还在未定之天,但乌克兰军队却因为战场上弹药吃紧已经出现退守的迹象,在本月16日乌军已撤离顿涅兹克北方的阿 夫季夫卡(Avdiivka),后续还可能会撤出其他和俄军对峙的前线城市,而不得不如此的重要原因便是驻守当地的乌军士气低落还需要承受不定量的弹药配给。

今天的窘境源自于乌军去年延迟了几个月才发动的春季反攻几乎没有进展,由于各种准备上的延迟,当乌军真的开始发动攻势时,他们面对的是俄军布下的 大片地雷、壕沟、反坦克障碍物和铁丝网所组成的防线。 乌军只能慢慢去扫雷、在壕沟上搭桥和铲平障碍物。

但他们在进行这类任务时,往往头上很快出现俄军的无人机然后便遭到反坦克飞弹和自杀式无人机的攻击。 地面的战况是如此混乱以至于刚被泽伦斯基总统解职的乌军总指挥官札卢日内曾要求他的参谋把一本名为《打破强化后的防线》的书找出来看,而这 本书由一位苏联准将写成的书是在1941年出版的!

因此若美国国会的僵局无法解决,面对普丁已经把整个俄罗斯经济打造成「战争经济体」─《金融时报》指出俄罗斯的国家预算已经有高达1/3是用在对乌战争上,拨 出的款项从去年的9.6兆卢布上升到今年的14.3兆卢布─乌克兰将会连守住现有的乌东防线都有困难。 而这些经费除了用在战争的硬体上之外,还用在付款给到前线打仗的士兵和其家属、以及用在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

俄罗斯的大宗能源找到出口

而俄罗斯之所以有充足的经费来支应战争机器,主要的原因是俄罗斯的大宗能源出口成功克服了美国和北约盟邦发动的层层制裁,2023年俄罗斯的能源收入达到了8.8兆卢布,和最高的 2022年相比掉了1/4但还是比过去10年的平均值高。

俄罗斯规避制裁的重要方法是运用希腊拥有的一些老旧船只和非西方的海上保险公司组成的影子船队来运送俄罗斯的能源产品,希腊政府表示对这在希腊海岸外的公海上进行的活动无能为力。 这些希腊拥有的船只在公海上航行一段距离后,会和另外的船只会合,并把原油传输到另外一艘来接应的船上。 去年12月初《彭博新闻网》得到的数据就发现希腊营运的船只在2023年承担了20%的俄罗斯石油运输,还运送了30%俄罗斯等级最高的乌拉山原油。

而在背后组织这些影子船队运油的公司一样耐人寻味,扣掉知名的俄罗斯公司Lukoil PJSC、中共的中石油和印度的Oil Corp其他五家买最多俄罗斯石油的公司都是在俄乌战争刚开打时根本 没有人听过的公司-如Bellatrix Energy(这公司名字的灵感似乎是来自《哈利波特》)和Nord Axis Ltd。

这两家都和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商有密切关系。 Bellatrix在去年前9个月就经手了Surgutneftegas─俄罗斯第3大石油出口商─20%的石油运输,但Bellatrix在2021注册登记成立的这年根本没有处理任何这方面的业务。 另一家在俄乌战争爆发前9天才在香港成立的Nord Axis只从俄罗斯的Rosneft PJSC卖原油,这家国营的俄罗斯头号石油公司光2023年就用这家香港的新公司处理了将近1/3 的石油销售。

但在俄乌战争爆发,美国发动的大规模制裁启动前,俄罗斯的乌拉山原油有40%都是由国际能源交易巨头─Vitol、Glencore(中文名称是嘉能可)、Trafigura-来处理其买卖 ,而俄罗斯成功地让一些背景可疑的公司接手处理这些巨头在开战后退出的业务,就是其出口营收不被美国的每桶60美金限价制裁政策所影响的原因。

而更值得讨论的是,即使乐观的假设美国众议员还是找到了让一半的议员支持援乌法案的巧门让乌克兰获得即时的军援继续和俄罗斯对抗,这并不代表世界局势就会好转, 顶多只是避免了乌克兰被迫求和让各地的独裁者纷纷想趁美国限于内政纷争、自顾不暇的空档趁机作乱捞好处罢了。

中东「抵抗轴心」的趁机作乱

更大的问题在于在俄罗斯一方面动员全国之力打这场输不得的战争之余,在中东战争上俄罗斯也开始给由伊朗撑腰的「抵抗轴心」─哈玛斯(Hamas)、真主党 (Hezbollah)、青年运动(Houthis)更多的支持。 《外交事务》上2月14日刊出的一篇新文〈俄罗斯危险的新朋友们〉中便指出俄罗斯在以巴战争开打后,加大了从其叙利亚西部基地发动的电子干扰作战行动,扰乱 了以色列的民航空中交通。 俄罗斯的飞行员还恢复了在以色列-叙利亚边境戈兰高地的巡航任务等等。

重点是俄罗斯为了想分散美国的心力,会持续给予这些抵抗轴心组织支援,让美国一直陷在必须要力挺以色列作战的泥沼之中。 另一位著名战略学者Hal Brand稍早一样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另一场全球战争〉文章中表达了类似的疑虑:这些发生欧亚大陆上的战争会互相强化,甚至有类似当年第 二次世界大战前,轴心国的国家慢慢走到一起变成对抗协约国的迹象。

因此对关注世界局势的台湾人来说,支持乌克兰反抗固然必要,但要留心的是如果只是提供乌克兰足以和俄罗斯维持僵局的支援,以防独裁者最终尝到迫使乌克兰割地停战的甜头,长期下来 其实隐含着更大的风险,让现任或是新任的美国总统用各种力量上的优势尽速让俄乌与中东的战争结束,才是让世界局势暂时平静下来、以专心处理印太地区步 步进逼的中共威胁的较佳解决之道,而不是徒然耗费美国国防部军火库中的宝贵弹药重演西线无战事的荒谬历史,却忽略了中共才是当今世界秩序的最大威胁。

作者有个云霄飞车式的人生,曾很轻松的进了不太好进的美国学校博士班,以为自己会是华文社会科学界的明日之星,又因为一个乌龙,更「轻松」的被 踢出来,开始闯荡亚洲江湖,到处求人下单,到目前为止的心得是「我32岁以前到底活了什么?」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