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5 月, 2024 9:07 上午

作者:五羊   来源:VOA  2-24.02.23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德国柏林参观一个名为“基辅咖啡馆”的咖啡馆时馆内摆放的用乌克兰国旗颜色的丝带系着的麦穗。(2024年2月19日)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德国柏林参观一个名为“基辅咖啡馆”的咖啡馆时馆内摆放的用乌克兰国旗颜色的丝带系着的麦穗。(2024年2月19日)

“中国的部分政治精英,将这场战争视为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对抗。基于这种逻辑,他们不把我们视为主体,而是将我们视为发生冲突的区域。”—乌克兰国家科学研究院学者塞米沃洛斯博士。

“中国对于这场战争的叙事,与俄罗斯的说法非常接近–发动这场战争是因为西方,是因为北约的扩张,是因为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威胁。但我们是一个中立国家,乌克兰人(在战争爆发之前)根本不想加入北约。”–基辅国立大学教授哈兰。

2024年1月22日,这是美国之音记者在基辅采访的第七天。

清晨6点20分,睡梦中的记者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敲门的是住在隔壁房间的摄像尤里,尤里说,他的手机刚刚收到了导弹来袭的信息,应该马上前往避难所。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记者听到了酒店外的天空中传来了导弹发射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巨大的爆炸。记者猜想,大概是乌军发射的拦截导弹击中了目标。

从当天晚上的报道中,记者得知,俄罗斯在当天清晨对乌克兰全境发动导弹攻击,造成基辅20人伤亡,在俄东的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有4人死亡,至少40人受伤。

乌克兰的反侵略战争

1月22日是乌克兰的一个国家节日—乌克兰统一日。这一天对于近现代乌克兰民族国家的叙事构建,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1918年1月22日,乌克兰国家议会(中央拉达)宣布成立独立自由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并完全脱离俄罗斯。这是乌克兰近代历史上的第一个民族国家。一年后的1919年1月22日,在基辅的圣索菲亚广场,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和西乌克兰人民共和国签署了乌克兰统一协定。

但无论是乌克兰人民共和国,还是西乌克兰人民共和国,都只存续了很短的时间。直到1991年从苏联独立后,乌克兰才再次成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

“当时我们没有成功,尽管如此,当我们1991年获得独立时,这一历史性经验对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乌克兰、乌克兰独立和乌克兰领土完整得到了承认。”

基辅国立大学莫希拉学院的比较政治学教授奥列克西·哈兰(Oleksiy Haran)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采访当日,他特地穿了一件乌克兰的传统衬衫,表示自己对这一节日的纪念。

“1994年,乌克兰放弃了核武器。我们(当时)拥有世界上第三大的核武器库,相当于英国、法国和中国加在一起那么多。但我们选择了放弃,唯一的条件就是我们的领土完整得到保证,这个保证是由三个国家提供的:美国,英国。”

哈兰接着说,“你猜猜第三个国家是哪里?是俄罗斯。顺便说一下,俄罗斯、法国和中国也支持这份《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我们放弃了核武器,以换取领土完整。”

哈兰表示,乌克兰是一个不结盟国家,乌克兰人不想加入北约。这是官方身份。尽管如此,俄罗斯还是在2014年发动了袭击,从占领克里米亚开始,然后进军顿巴斯,最后在2022年进攻整个乌克兰。

哈兰指着自己穿着的乌克兰传统刺绣衫“维什万卡(vyshyvanka)”说,“对普京来说,我并不作为乌克兰人存在,我只是“伟大俄罗斯民族的一部分”。这是了解这场战争非常重要的一个面向,它不是边境冲突,与无主之地的领土无关,这关系到乌克兰民族的存在与否。”

他表示,自己教授比较政治学,也了解一点中国的历史。他将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比喻正如20世纪30年代中国遭到日本的侵略。“如果我们同意侵略者可以夺取你们的部分领土并且得到承认,这将是对侵略者的绥靖政策。但侵略者会走得更远,除非我们阻止侵略者。”

哈兰表示,如果乌克兰有足够的武器,就可以加大对俄罗斯的(军事)压力。如果没有这些支持,就意味着战争会继续下去,还会有更多的流血。

从后苏联体制,转变为欧洲体制

乌克兰国家科学院克里姆斯基东方研究所的伊戈尔·塞米沃洛斯(Igor Semyvolos)博士对于战争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个问题,做出了以下的分析。

“到目前为止,乌克兰社会已经准备好继续处于我们现在所处的状态,即战争状态。而且大部分人都支持政治领导层制定的目标,即回到1991年的边界。

但即使乌克兰人能够回到1991年的边界,并收复所有被占领土,战争也可能不会结束。因为,结束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俄罗斯政治精英阶层的政治决定。”。

毫无疑问,如何结束战争,是当下乌克兰政治生活中的首要问题。但塞米沃洛斯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其他的政治远景目标需要搁置下来,比如,乌克兰未来政治改革的方向和目标。

腐败问题和寡头经济,是长期困扰乌克兰政治良性发展的两个最主要问题,必须通过乌克兰自身的结构性改革来实现的。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即将国家机构从后苏联体制,转变为欧洲体制。这个过程将是漫长的,因为它涉及到消化新的规则,这些不会在一夜之间或一年之内完成。” 塞米沃洛斯说。

“我们没有中国或俄罗斯等国所拥有的资源,那样的资源能让专制的治理方式有效地利用那些资源。民主的治理方式,能让我们节省资源,并有效地分配资源。 因此,如果我们想生存下去,如果我们想成为一个高效的国家,我们就必须尽一切努力靠近欧盟,成为欧盟的一部分”,塞米沃洛斯这样说。

一支乌克兰迫击炮部队向乌克兰东部遭到破坏的巴赫穆特市附近的俄罗斯阵地开火
一支乌克兰迫击炮部队向乌克兰东部遭到破坏的巴赫穆特市附近的俄罗斯阵地开火

 

结束战争,中国应扮演更积极角色

从乌克兰战争爆发至今,北京从未谴责俄罗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直试图展示对这场战争的“中立”姿态。

“中立的立场,显而易见,总比支持俄罗斯更好。我们知道,中国有自己的利益,虽然这些利益并不总是与西方的利益一致。中国的部分政治精英,很有可能将这场战争视为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对抗。基于这种逻辑,他们不把我们视为主体,而是将我们视为发生冲突的区域”,塞米沃洛斯博士在回答如何看待中国的“中立”立场时这样表示。

哈兰教授也表示了相似的观点。“中国对于这场战争的叙事,与俄罗斯的说法非常接近–发动这场战争是因为西方,是因为北约的扩张,是因为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威胁。但我们是一个中立国家,乌克兰人(在战争爆发之前)根本不想加入北约。”

两位学者都认为,除了改变其战争叙事,中国在结束这场战争上,还可以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塞米沃洛斯表示:“乌克兰需要加强与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之间的沟通,以便为这场冲突增添不同的观点。。。毕竟,中国是乌克兰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与中国的政治野心有关。中国将自己视为世界第二强国,因此中国必须学会做出负责任的决定,这样的决定会影响整个世界。”

他建议,中国应该参加乌克兰为结束战争而组织的国际会议,采取具体措施来展示中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你不能说我们是超级大国,我们希望与美国谈判,但同时又不想承担责任,这样是行不通的”。

哈兰教授则认为,俄乌战争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和核安全方面,正在给整个世界带来负面的影响。保障在这些领域的安全,也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我们认为中国可以帮助我们提供粮食安全、生态安全和核安全。 事实上,中国正在谈论和平政策,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如果中国愿意的话,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恢复黑海航行自由,以便乌克兰和国际船只可以运送粮食,这也符合中国的利益。”哈兰说。

哈兰承认,乌克兰没有资格告诉中国应该这样做或那样做,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也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中国政府有能力也有义务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帮助结束这场已持续了两年的战争。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